•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斗破苍穹 > 正文 第三百九十三章 横生变故
  • 正文 第三百九十三章 横生变故

    作品:《斗破苍穹

        第三百九十三章  横生变故

        水晶台上,白发拍卖师口沫横飞的介绍着这古老残破布片是如何如何的神秘,总之他是费尽所有力气的想将这古老布片的价值提升一些,可惜似乎效果不大,因为在他不耐其烦的介绍下,场中已经开始有些人不耐烦了起来,一些脾气火爆的人,更是直接骂了出来。www.00ksw.org

        听得下方那依然没有多热烈的反映,白发拍卖师也只得无奈的摇了摇头,咽了一口唾沫润着干涩的喉咙,苦笑道:“按照设定,这块残破布片的低价是十万金币,现在,拍卖开始吧。”

        随着白发拍卖师的声音落下,巨大的拍卖会场内顿时一片安静,一些人扫向台上的眼光犹如看待白痴一般,谁会花费十万金币去买一个根本连是真是假都不知道的残破东西?而且就算是有钱,那也不是这般乱花的吧?

        黑袍之下的目光死死盯着那块古老布片,若非是有着斗篷阴影遮掩,恐怕任何人都能从那张布满激动的脸庞上看出什么来,深吸了一口气,萧炎强行压抑着内心的激荡,理智告诉他,现在并不是出价的最好机会,一旦因为他的举动而引起前方那些大势力的疑惑以及注意力,恐怕这东西就该会改落他人之手了,至少,萧炎心中也清楚,以他此时财力,根本不可能与那些势力相抗衡。

        望着场中的安静以及无数道嘲讽目光,那名白发拍卖师不由得再次无奈摇头,心中不断的毁谤着那些评估价格的家伙,虽然这布片年代久远,可毕竟只是残破之状,而且从这上面所展现出来的信息,根本不足以让得人分辩出其中究竟隐藏着什么东西,而在这种种都是未知的状况下,即使是他自己,都没多大的信心认为能够顺利拍卖出十万的价格。

        拍卖场中的安静持续了将近五分钟后,白发拍卖师终于是叹了一口气,刚欲宣告此次拍卖告吹时,一道声音,忽然让得他大松了一口气的响了起来。

        “十一万...”

        淡淡的声音,打破了场内的安静,顿时,无数道目光顺着声音移动,最后停留在了靠近前排位置的一位黑袍人身上,许些嘟囔声,响了起来。

        “这家伙脑子有毛病吧?花十一万来买一个不知道用途的破玩意?”

        不仅是那些后面的人群,甚至就是连前排的一些势力,都是将那略有些诧异的目光投向了全身包裹在黑袍中的萧炎。

        血宗少宗主范凌偏头望着萧炎,眉头却是忍不住微微皱了皱,不知道为何,他对于这个神秘人,心中总是有种格外敏感的感觉,如今再瞧得他竟然首次出价拍卖这谁也不知道有何用途的古老残破布片,一股奇异的感觉,便是缠绕在心头,挥之不去。

        甩了甩头,范凌略微沉吟了一下,微眯的眸子,盯着那在拍卖师手中微微摆动的古老残破布片上,眼神闪烁。

        水晶台上,听得终于有人开价,那拍卖师也是悄悄吐了一口气,抬头对着萧炎所在的地方笑道:“这位大人出价十一万,还有人想要加价吗?”

        听得拍卖师的话,当下无数人翻起了白眼,你当这世界上白痴有这么多么...

        拍卖师似是也清楚这话是白问,讪笑了一声后,便是欲砸下手中的拍卖锤。

        “等等。”

        冰冷的声音,忽然响起,让得拍卖师手中的锤子僵硬了下来,疑惑的目光顺着声音望去,却是见到那缓缓站起身来的血宗少宗主范凌,当下一怔,笑道:“少宗主这是?”

        没有理会他,在众目睽睽之下,范凌转身,阴冷的目光凝视着那坐在椅子上动也不动的黑袍人,忽地笑了一声,道:“没什么,只是忽然间对这东西也有了点兴趣,十三万。”

        黑袍之下,原本有些激动的目光陡然间变得锐利,袖袍中的拳头紧紧握起,黑袍微微抖动,萧炎的视线透过帽檐,森然的盯着那一脸苍白的青年,淡淡的斗气忍将不住的在经脉之中犹如咆哮的湖水一般,奔腾了起来。

        “不要激动,现在自乱阵脚,对你没好处!”就在体内斗气忍不住的要喷薄而出时,药老的轻喝声,却是犹如春雷般,将萧炎从那愤怒中惊醒了过来。

        深吸了一口气,在无数人的注视下,萧炎看似懒散的靠在了柔软的椅背上,平淡的语气,犹如是在随意的与人赌气争夺一般:“十五万。”

        萧炎的加价,让得范凌眉梢一掀,在这个拍卖场内,除了那些个同样背后是拥有强横势力的人外,萧炎还是第一个敢与他正面竞价的独行者。

        “二十万。”目光盯着萧炎良久,这个血宗少宗主手掌一挥,又是加了将近五万价码。

        “少宗主...”瞧得范凌的举动,其身旁的老者忍不住的站起身来,先前如果说是拍买那飞行斗技花大钱,倒还是情有可原,可现在又去花一些无谓的金钱与人较气,这可实在是与范凌以前的脾性不符啊。

        “给我坐下!”范凌脸色一冷,冲着老者冷喝道,脸庞上一闪而过的戾气,让得老者心头一寒,只得缩了回去。

        这来得有些莫名其妙的竞价较量,顿时让得满场目光有些错愕了起来,谁也不知道这个少宗主是在发什么疯,竟然忽然间的和一个不认识的人用钱较气,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也当真是有些奇葩了。

        当然,场中除了这些一头雾水的人外,那水晶台上,那位拍卖师则是笑裂了嘴,没想到这已经被认定没多大用处的东西,竟然是引得了两人的竞拍,而且这之中的一位,还是财大气粗的血宗少宗主。

        袖袍中的手掌轻微的颤抖着,萧炎竭力的让得自己回复平静。

        “别再与他竞拍了,再这样下去,恐怕会被其他势力也看出一些端倪,现在的这个范凌,应该还只是因为一些怀疑而试探性的加价,不过你若是执意与他拼下去的话,恐怕就得暴露那神秘残破地图的一些价值了,而到时候的话,很难肯定,其他的势力,说不得也会来凑一脚,以你现在的经济实力,根本不可能争过他们那些经过好些年的积累。”就在萧炎不甘心的打算再度猛加价时,药老的沉声,忽然响起。

        “那怎么办?难道任由这残破地图从眼中溜走?”萧炎咬着牙道。

        ““净莲妖火”,我们一定要弄到手,因此,这些地图,也必须凑齐,不过关于那净莲妖火的事,不能泄露出去半点,所以,这种大庭广众下,最好不好让得这残破地图引起太多人的注意,否则的话,虽然那地图上的图案只有一半,可也保不准遇见某些见多识广之人,将之辨认出来,而真到了那一步,那就真正的大麻烦了...”药老缓缓的道。

        “老师的意思是,让那范凌将地图取走?”萧炎皱眉道。

        “既然他想要,那便暂时给他吧,不过...我也说过,那东西,必须是我们的。”药老的声音,略微有些冰冷。

        “老师是想,事后暗中动手抢夺?”漆黑眸子闪过一缕森然,萧炎在心中低声道。

        “也正如你所说,那张残破地图,我们必须不惜一切代价弄到手,即使他是所谓的血宗少宗主,那也不需要任何迟疑。”药老冷笑道:“这家伙既然想要,那便先给他,你不要表现得对这东西太过关注了,免得惹人生疑。”

        缓缓吐了一口气,萧炎默默的点了点头,将心中翻涌的念头强行压抑而下,斗篷下的阴森目光瞥向范凌,身体缩在椅子中,不再开口。

        瞧得萧炎的这般举动,范凌眉头顿时一皱,难道感觉错了?这个家伙拍买这东西,只是随意而为?

        心中这般想着,范凌脸色也是有些难看,而且那从周围射过来犹如看待白痴疯子一般的视线,更是让得他嘴角抽搐了一下,冷哼了一声,转身一pp坐回了椅子,脸庞阴沉得可怕。

        “呵呵,范凌少宗主二十万金币拍买这地图,可还有人加价?”拍卖师笑眯眯的问了一句,可却再没有人回答他,因此,他倒也是爽快的赶紧把拍卖锤给敲了下去。

        身体安静的坐在椅子上,台上换过几批的拍卖物品,都没有将萧炎的目光吸引过去,他的视线,若有若无的停留在前方的范凌后背,黑袍下的脸庞,一抹森然狞笑,越加扩大。

        那范凌以为一次随意出手,能够得到一张真正有价值的藏宝图,可惜,最后藏宝图倒的确是到手了,但也是将一张死亡通行证给顺便领了回来。

        对于那份残破地图,萧炎势在必得,并且还是不择手段!不管事后这范凌能跑到哪,都将会受到那隐藏在黑暗中致命的袭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