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斗破苍穹 > 正文 第三百六十六章 斗宗强者间的大战!
  • 正文 第三百六十六章 斗宗强者间的大战!

    作品:《斗破苍穹

        第三百六十六章    斗宗强者间的大战!

        随着周身一道道狂风的凝聚,云山手指处的那道白光也是越来越刺眼,到得最后,几乎是犹如一轮天空上的耀日般。www.00ksw.org

        “风之极,陨杀!”

        某一刻,云山周遭空气瞬间凝固,手指豁然指向萧炎,一声厉喝,手指处,白光暴闪,一道极为纤细的光线,暴射而出。

        光线速度快捷得有些恐怖,其所过之处,空间震荡,一道漆黑的痕迹,遗留在蔚蓝天空上,显得极为刺眼。

        这恐怖的斗技,当年云韵在与紫晶翼狮王对战时,也曾经使用过,那一次的攻击,直接是将同为斗皇实力的紫晶翼狮王全身最坚硬的独角给居中切断,由此可见,这神秘斗技的洞穿力,将是何种恐怖,而且如今这斗技由云山施展出来,不管气势以及劲气强横程度上,都是远远超过了当初云韵所施展时的强度。

        而风之极一出,那远处场外的加刑天等人脸色几乎是同时微变,旋即犹如逃难一般,赶紧后退了老长的距离,看来,他们似乎是早就清楚这一斗技的恐怖,甚至,说不定要亲身体验过。

        在那天空上,也就唯有萧炎以及美杜莎女王还能面不改色的就地停留。

        淡淡的望着那破空瞬间袭来的白色光线,“萧炎”手掌轻抬,那缭绕在指尖的森白色火焰,猛然腾烧而起,眨眼时间,便是将他的身体完全包裹其中,右手微张,巨大的玄重尺再度浮现掌心,猛的紧握,漆黑的尺身,爆发出刺眼强光。

        尺身之上强光越来越烈,到得最后,几乎是犹如一轮耀日般,让人不敢直视。

        脸色略现凝重,萧炎一声低喝,手中重尺猛然对着不远处的云山狠狠劈下。

        “焰分噬浪尺!”

        喝声,响彻天空,一道足有三丈宽大的弯月形状的白色能量刃,自玄重尺顶暴射而出。

        巨大的白色火焰能量弯月刃,飙射天际,一闪而逝,那股骤然而来的炽热之感,几乎让得场上的人犹如处于火浪之中一般。

        弯月刃带起一道道刺耳的音爆之声,划破天际,那股一往无前的强悍威势,甚至是有种要将天空横劈为两半的势头。

        同样是施展同一种斗技,可这一次的焰分噬浪尺,却是比上一次萧炎在云岚宗所施展的,强横了将近十倍不止!而这,便是本身实力所早就而成的差距!

        弯月刃划破长空,最后在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下,与那道闪电而来的白色能量线条,轰然撞击在了一起,霎那间,雷鸣般的巨响,在蔚蓝的天空上炸响而起,恐怖的能量冲击波,自碰撞处暴涌而出,那股庞大的压力,竟然是将广场上一些站立的人,直接给压爬了下去。

        “这就是斗宗强者的实力么?果然非同一般啊...”即使是相隔甚远,可那迎面而来的能量冲击波,却依然是让得加刑天等人脸色微变的再度退后了一段距离,在稳下身形后,加刑天抬头眼神炽热的望着两人交战处,不管如何说,他也是半只脚踏入斗宗级别的超级强者,可即使如此,在面对着真正斗宗强者时,却依然感觉到那般难以跨越的巨大差距。

        “此时的萧炎,怕是也有斗宗实力了吧?不然是绝不可能将云山的风之极阻拦而下,要知道,当年云山尚还是斗皇时,便是凭借这招,击杀了出云帝国两名同等级的强者啊。”法犸脸色凝重的道。

        “不知你是否发现,自从萧炎实力忽然大增之后,所使用的异火,仅仅是那种森白色...而那青色火焰,则是半点未用。”法犸忽然道,他身为炼药师,自然是对火焰最为关注。

        “嗯...可是现在萧炎操控那白色火焰的手法,可比先前高明了不知道多少啊。”加刑天点了点头,道。

        “这家伙,真是让人琢磨不透。”法犸沉思了一会,却没有半点头绪,只得摇头苦笑道。

        加刑天深有同感的点头,旋即抬头望着那能量涟漪逐渐消散处,待得他看见那依然安然无恙的站在半空中的萧炎后,道:“看来今日云山想要留下萧炎,还真是比较困难啊,而且,在那一旁,还有个不逊色于萧炎的美杜莎女王在虎视眈眈,若是这两人一联手,就算是云山,也唯有暂避锋芒啊。”

        “现在云山也是骑虎难下啊,宗门大长老在这么多人的面前被人击杀,不管对方实力如何,他都必须出手啊,不然的话,这传了出去,云岚宗脸就丢大了,毕竟,这事,可不比上次了啊。”法犸叹息道:“而且,双方梁子已经彻底结下,以云山的性子,断然不会让一个潜力这般恐怖的未来敌人顺利离开。”

        “这事,也是云棱自找啊,没事竟然跑去乌坦城对付萧家,这不是逼得萧炎发疯么?以为借着云岚宗名头便可为所欲为,可却是没想到这次遇见了个狠角色。”加刑天淡淡的道。

        法犸苦笑着摇了摇头,也不为这事发表什么意见,抬头望着现出身形的萧炎以及云山,低声喃喃道:“唉,希望别搞出什么伤亡吧,不然的话,那对加玛帝国,可是大损失啊。”

        “嘿,云岚宗宗主,也不过如此而已。”天空上,萧炎袖袍轻拂,将那扩散自面前最后一道能量冲击波击散,清秀脸庞,浮现一抹冷笑。

        云山脸色冰寒的望着那竟然毫发无损的萧炎,半晌后,缓缓吸了一口气,冷声道:“此时的你,的确很强,不过我相信,透支的力量,总是会有着代价,我的力量是属于我自己的,而你的力量,却是借助或者透支,今日只要拖住你,我就不信,你能一直将这股力量持续下去!”

        “我们双方的关系已经难以调合,所以,我不会放任一个日后能够真正成为斗宗的强者顺利逃脱,然后背负着对云岚宗的仇恨,逐渐成长,最后,再来颠覆我云岚宗!”云山的话语中,竟然是开始缭绕上了森寒的杀意。

        满场一片安静,云山此话,无疑已经表明了他对萧炎的必杀之心,因为他也清楚,一旦萧炎顺利逃脱,那么,绝对便是放虎归山,日后,或许云岚宗将会付出极为庞大的代价。

        “萧炎”脸色微微变了变,云山此话不假,虽然萧炎此时是由药老在掌控,可毕竟后者不能真正完全控制萧炎的身体,再者,萧炎先前施展佛怒火莲,也是消耗了不少药老的灵魂力量,若非是因为那株七幻青灵涎的缘故,恐怕这一次的佛怒火莲,又将会让得药老进入一段衰弱期,

        不过即使如今因为七幻青灵涎而让得药老并未进入衰弱期,可毕竟也如云山所说,他也不能真正的长时间借助萧炎的身体来与云山战斗,等那时限一过,他也只得收回灵魂力量,而倒时,失去了他的庇护,萧炎定然难逃一死。

        “老师...先撤吧,云山很强,现在的我们,并不能正面击败他,而且,您出现的时间,也不会太久的。”微弱的声音,忽然在“萧炎”脑中响起。

        “呵呵,放心吧,虽然如今实力大减,可光凭那云山,想要阻下我,尚还是有些异想天开。”苍老的笑声,安抚着萧炎的情绪。

        “不过今日这场景,倒还的确不便与他硬拼,云岚宗的合击阵法有着几分奇妙,若是开启的话,想走,就要麻烦许多了,虽然那美杜莎女王看似是在助你,可若是要她联手击杀云山,她定然不会肯,一个斗宗强者的临死反击,也非同小可,她不可能为了你,便冒这般大的险。”略微沉吟了一下,药老轻声道。

        “也好,今日,便不与他过多纠缠,先撤吧,来日再回此处,老师定帮你讨回公道!”

        “呵呵,此次离开,下次,或许就得好长时间才会回到加玛帝国了,而到时候...便让徒弟来吧...到时候,父亲失踪,家族被迫迁移的耻辱,便由徒弟自己解决。”微弱的声音中,噙着淡淡的仇恨,父亲的失踪,让得萧炎将这些仇恨与愤怒,完全的嫁接在了云岚宗上,若非是因为他们,萧战也不会被追杀出乌坦城,那么,自然也不会忽然失踪,而且,在击杀云棱时,云岚宗的阻拦以及对他先前所展现出来的杀意,也是让得萧炎对这个宗派,彻底的起了厌恶之心。

        “哈哈,有这般豪气,那自然是好。”欣慰的笑了笑,药老道:“既然如此,那便先撤吧,我所出现的时间,也不多了...”

        天空上,“萧炎”缓缓抬头,目光四转了一圈,对着云山大笑道:“我先前便是说过,我若是要离开,你云岚宗,还无人能阻我。”

        “猖狂,你真当我云岚宗屹立加玛帝国这么多年,是靠虚名不成?”云山嘴角微扯,袖袍猛然挥动,几道白芒自袖间暴射而出,这些白芒散布在天空四处,半晌后,白芒大盛,无数白丝蔓延而出,仅仅是眨眼时间,这些白丝便是密布了天空,最后形成一张若隐若现的天罗地网,将整个天空,都是遮蔽了下来。

        “云岚宗众长老听令,结云烟覆日阵!”

        一声厉喝,广场之上,将近二十道身影应身闪掠,旋即光亮大盛,一道道白色雾气,自这些长老体内涌盛而出,最后再度犹如上一次一般,在天空上汇聚成一片云海,只不过,这一次云海中央,是云山。

        上一次,斗王级别的云棱,凭借着云烟覆日阵,将斗皇实力的海波东都是逼得不得不凝重对待,而如今,这主阵之人换成了斗宗实力的云山,无疑的,这一次,这个所谓的云烟覆日阵,将会变得更为恐怖。

        “撤!”在云烟覆日阵尚还未结成之时,药老便是操控着萧炎的身体,闪电般的出现在那白色能量网处,手掌之上,森白火焰暴涌而出,狠狠的砸在白网之上。

        “嘭!”森白火焰砸上白网,竟然并未一击而破,反而是被其上那柔软的触感给弹射而回。

        “果然有几分诡异...”轻咦了一声,药老手掌挥动,再度召唤出一团森白火焰,然后紧紧的黏附在白网之上,此次,火焰并未再被弹射而回,炽热的温度,使得白网,略微有些虚幻了起来。

        “想走?哪有这般容易!”就在白网即将被焚烧出漏洞时,背后却是响起云山冷喝之声,随着冷喝而来的,还有一道夹杂着音爆之声的磅礴劲气。

        瞬间转身,药老望着那道急射而来的白色能量匹练,袖袍挥动,一大团森白色火焰自袖中暴涌而出,旋即最后竟然是在面前快速凝固成了犹如冰块般的冰镜,只不过,在那冰镜之上,还粘附着一袅袅白色火焰,冰火相融,互存一体,看上去极为诡异。

        “轰!”

        能量匹练重重的砸在冰镜之上,两者相接触处,白色火焰扑涌而上,而凡是被它所沾染的能量匹练,都是在瞬间,被冻成了实质的冰块。

        不过虽然白色火焰极其诡异,可那道能量匹练中所蕴含的劲气也实在是太过庞大,因此,在白色火焰在攀爬到一半之时,便是力竭,随即,便是被其后暴涌而来的能量,冲击成一片虚无。

        能量匹练击破白色火焰,旋即便是狠砸在了冰镜之上,顿时,后者一阵摇摇欲坠,一道道裂缝布满冰镜,最后咔嚓破裂,化为漫天冰屑。

        “就算你有异火之助,今日,想要离开,也绝非易事!”身体悬浮在云海之中,周围浓郁的能量,让得云山身体散发着淡淡的毫光,他冷冷的望着萧炎,双手急速旋转,面前云气蠕动,片刻后,那曾经被云棱所召唤出来过的巨大的云弓,再度浮现,只不过这一次,云弓的体积,比上一次,几乎是扩大了将近几倍,一眼望去,就犹如射日专用的巨弓一般。

        “这云烟覆日阵,倒是的确有点麻烦...”略微皱眉的望着那巨大云弓,药老目光四处扫了扫,忽然在心中低低的对着萧炎说了些什么。

        片刻后,交代了某些事之后,药老身体忽然轻颤,旋即诡异的消失在半空之上。

        药老的消失,并未让得云山脸庞上有所动容,微微闭目,双手成拉弓之状,然后身体缓缓的扭动着,似是在依靠着感知,而寻找着攻击目标。

        天空上,突兀的陷入了一片安静。

        然而,安静并未持续多久,便是骤然打破,只见那微微闭目的云山眼眸豁然睁开,拉弓的手掌不再迟疑,手指一松,面前巨大云弓,也是随之松开,弓身上那把巨大的云箭,嗤的一声,划开云层,对着某一处空荡荡的空间,狠狠射了过去。

        云箭化为一道白色流光,瞬间划破天际,就在其即将射中那处虚空时,汹涌的森白色火焰,忽然席卷而出,宛如那天火降临般,成涟漪状,四面扩散。

        “轰!”

        两者相触,又是一道巨响,不过此次森白色火焰似乎并未取得太大的成效,仅仅是阻拦片刻后,恐怖的云箭,便是破火而入,咻的一声,射穿某处虚空,可惜,却并未有着半个人影出现,同样的,也并未有着鲜血落出...

        目光紧紧的望着云箭射穿之处,瞧得那射空的云箭,云山一怔,旋即脸色骤变,豁然转身,双手舞动,周围云气急速缭绕,转瞬间,便是在身前凝固成了巨大的一面云白色盾牌。

        在云白色盾牌成形霎那,那云海之中,一道黑影突兀闪现,冷冷的望着那透明云盾后的云山,双手旋动,青色与白色火焰,竟然是同时出现了掌心中。

        望着那两道火焰,云山身体一震,目光直视着青年那对眸子,只见那里,原本的青白两色,居然是再度转还成了漆黑之色,看着那对漆黑眸子,不知为何,云山忽然想到,现在的萧炎,或许才是真正的他自己吧?

        “既然你想留,那便再试试火莲的味道!”嘴角微勾,萧炎阴声冷笑道,在先前,药老便是暗地通知他,近身后,由他来施展最刚猛的攻击,因为,只有萧炎,才能操控佛怒火莲!

        随着笑声落下,双手猛然重重对砸在一起,此次有了药老力量支持,两色火焰融合的速度,几乎比先前快捷了不知道多少倍,在一道闷雷响声中,一道比巴掌大小的青白火莲,迅速自萧炎掌心中升腾而起。

        “去!”嘴角弧度越加扩大,萧炎一声低喝,火莲顿时飙射而去,最后在云山那微缩的瞳孔中,重重的砸在云色盾牌之上。

        “嘭!”

        虽然这一次的佛怒火莲,并没有上次那般倾力所制般的完美,可不管如何说,也加注了药老那雄浑力量,因此,威力倒也是丝毫不比先前药老亲自施展的焰分噬浪尺弱。

        随着雷鸣般的炸声响起,一朵火莲再度在云海中浮现,周围那些完全由能量构成的能量云团,也是被冲击得略微有些虚幻。

        云山身体急速的下降着,脸色略有些苍白,这般近距离的爆炸,几乎是让得他全盘接收了火莲的冲击破,所以即使是有着云盾保护,可他却依然被震得脱离了云海,而其人一旦脱离了云海,那大阵,也是自然不能使用。

        广场上,无数云岚宗徒弟望着那被萧炎震得脱离云海的云山,面面相觑着,皆是有些说不出话来,不知为何,心中却是由衷的升起一股寒意。

        “师祖...”看着那坠落而下的云山,纳兰嫣然纤手忍不住的掩住红唇,失声道。

        “不愧是斗宗强者间的战斗啊...那般近距离的火莲爆炸,若是换作我们,恐怕至少也得丢半条命吧?”法犸苦笑道。

        “我还以为萧炎并不能再使用青色火焰了,原来是留着当后手...”加刑天摇了摇头,叹息道。

        “萧炎的能量,似乎是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弱了...”法犸忽然皱了皱眉头,身为五品炼药师,他的灵魂感知力远远超过一般斗皇强者,因此,他第一时间便是察觉到了萧炎那细微的变化。

        天空上,在将云山击落云海之后,萧炎略微迟疑,便是猛的一咬牙,双脚轻踏虚空,身体猛然下降,旋即对着云山爆袭而去。

        “今日,就权当收点利息吧!”双手间,两色火焰急速缭绕而上,萧炎迅速接近了坠落中的云山,此时的后者,正被先前那般恐怖爆炸,给震得体内斗气有些上下不接,因此,竟然只能看着萧炎靠近过来。

        “老家伙,你既然都下了追杀令,那我就先杀掉你吧!”一声冷笑,萧炎双掌重重对着云山胸膛轰出,然而就在其即将得手时,一道惊慌的声音,却是急忙响起:“萧炎,不要!”

        在声音响起时,一道劲气也是急速对着萧炎背后袭来,他眉头微皱,转身手掌轻挥,一股白色火焰飙射而出,将那道凌厉剑气焚烧成虚无,冷眼望着那手持长剑,悬浮虚空的云韵,冷笑道:“你也想对我出手?”

        “我是云岚宗宗主,云岚宗的声誉,我必须维护,而且云山是我老师,我不可能看着你伤他的。”云韵苦笑道。

        “你认为如果今日我落到他手中,能有活命机会?”萧炎讥讽道。

        云韵沉默,美丽容颜上,尽是挣扎。

        手掌轻微颤抖,萧炎深吸了一口气,豁然转身,手掌挥动,就欲对着下降的云山甩去一道火焰。

        望着萧炎的举动,云韵银牙一咬,背后风翼一振,手持长剑便是对着萧炎后背刺了过去,不管如何,宗主的身份,都是让得她时时刻刻谨记着宗门的声誉,她不可能看着云岚宗几代名声,被萧炎给终结。

        背后传来的寒风,让得萧炎心中也是悄然冷下来了许多,或许在她心中,自己与那云岚宗比起来,根本是有些微不足道吧。

        心中一道低叹声,萧炎缓缓摇了摇头,放弃了追杀云山,转身淡漠的望着那攻击而来的云韵。

        “小心!”

        就在萧炎转身霎那,两道急喝声,便是猛的响起,一道是出自云韵之口,另一道,则是体内药老在出声提醒。

        在喝声刚刚响起时,萧炎便是有所察觉,急忙扭动脑袋,一道白影从眸子闪过,旋即一张森然的脸庞浮现而出,那赫然是先前一直坠落而下的云山!

        “结束了,萧炎!”

        拳头夹杂着音爆之声,庞大的压迫力,直接是导致拳头周围的空间出现了一道道涟漪,被云雾能量所包裹的拳头,在萧炎那紧缩的瞳孔中,几乎是犹如一道风雷闪电般,狠狠砸在措手不及的萧炎后背之上。

        “噗嗤!”

        背后巨力传来,萧炎脸色一阵苍白,一口鲜血终于是忍不住的喷了出来,借助着这股巨力的推力,身体暴射而退。

        “哗...”电光火石间,天空上的局势,竟然便是骤然转变,这般变故,令得下方所有人都是满脸惊愕。

        “云山,以你的身份,竟然出手偷袭,你也好意思?”脸色微变的望着吐血而退的萧炎,海波东忍不住的怒喝道。

        一旁,加刑天等人微微皱了皱眉,显然也是对云山的举动有些不认同,不过却并未出口说什么。

        冷漠着一张脸,云山没有理会海波东,他清楚的知道萧炎所具备着何种恐怖的潜力,若是放他离去,日后,云岚宗恐怕将会真正毁在他手中,所以,即使背着那一些骂名,他也必须在今日将萧炎击杀!

        耳边风声呼啸,萧炎抹去嘴角血迹,眼睛冰冷的望着那一脸苍白的云韵,手掌翻动,一件淡蓝色的内甲出现在手中,手握内甲,自嘲的摇了摇头,然后狠狠对着云韵掷了过去。

        “不管你是云芝,还是云韵...日后,我们再没有任何关系!这东西,还给你!”

        绝决的话语,被斗气所包裹着,冷冷的传进了云韵耳中,顿时,后者那本就苍白的脸色,更是白了几分。

        条件反射般的伸手接过那射来的淡蓝色内甲,云韵贝齿紧咬着红唇,低头望着那虽然布满裂缝,可却被搽拭得极为干净的内甲,一时间,竟然呆了下来。

        萧炎的身体,重重撞在白色能量网上,两色火焰自其背后汹涌而出,两种火焰交织,白网急速融化,旋即萧炎犹如一颗两色流星般,砸进了那望不见尽头的密林山脉之中...

        “哈哈,云山,今日这一掌,我萧炎铭记在心,日后,定要十倍讨还!”

        身形快速的落进深山中,而萧炎那森然笑声,却依然是徘徊在广场上空,笑声中所蕴含的杀意,让得一些云岚宗浑身寒意大盛。

        脸色铁青的望着萧炎消失之地,云山手掌一挥,冷喝声,响彻全宗。

        “云岚宗众位执事,长老听令,带队立刻进入深山,给我把萧炎找寻出来,他体内有我所留下的特殊标志,绝对逃不了!”

        “抓住他,死活不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