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斗破苍穹 > 正文 第三百六十二章 药岩,云芝
  • 正文 第三百六十二章 药岩,云芝

    作品:《斗破苍穹

        第三百六十二章    药岩,云芝

        冰冷喝声,如怒雷般,席卷山峦。www.00ksw.org

        云岚宗内,所有徒弟都是抬起头,将目光投向那蔚蓝天空上,那里,两道人影悬空而立,而那森然杀意,则正是从领头的一位黑袍青年体内满溢而出。

        “萧炎?他怎么又来了?”当一些眼尖之人瞧清黑袍青年那冷漠脸庞之上,顿时,一道道惊呼声,在云岚宗内接连不断的响了起来,这个当初将云岚宗闹得天翻地覆的青年,让得每一名云岚宗徒弟,都是牢牢的记住了这个名字。

        萧炎阴冷的目光缓缓在下方云岚宗各处广场扫过,最后停顿在了一处大殿之上,那里,一道白光忽然夹杂着怒气,暴射而出,最后悬浮在天空,愤怒的咆哮声,响彻天空:“萧炎,你竟然如此无礼,当真是找死不成?”

        眼睛死死的盯着那悬浮天空,脸色铁青的云棱,萧炎右手猛的将背后玄重尺抽出,赫然指向后者,森然道:“老王八蛋,今天就算云山护着你,也定要取你性命!”

        “呵,好大的口气!正好在找你,今日,我看你还是留在云岚宗吧。”冷笑了一声,云棱咬着牙怒道,被人这般闯上宗门,指名点姓的一通威胁怒骂,简直是让得他在宗门内名誉扫地。

        “云棱,住嘴!”清冷喝声,忽然在天空响起,听得这喝声,下方那些云岚宗徒弟们,皆是不约而同的微微弯身,连那云棱,也只得恨恨的甩了甩手,退后了一步。

        几道白光闪过天际,顿时,几个人影,错落的出现在了天空之上,其中间位置一人,一袭月白裙袍,裙角随风轻扬,头上长发被盘成凤凰之状,衬托着那张美丽容颜,高贵中,噙着几分难以掩饰的威严。

        目光缓缓自出现的这几人身上扫过,萧炎的目光在云山处停留了一会,便是移到了处于中间位置的月袍女人身上,能够如此肆意喝斥身为大长老的云棱,想必她的身份绝对不会低,而在这云岚宗内,除了在场的云山之外,恐怕也就那现任宗主云韵有这般资格了吧。

        视线移上,最后停留在了那张雍容高贵的美丽容颜之上,两目交织,微微一愣,旋即骤然呆滞...

        这一刻,微风拂过,现出两张对视的呆滞脸庞。

        “云芝?”

        “药岩?”

        安静的半空中,两道惊诧的声音,带着茫然,忽然从萧炎与那云岚宗宗主云韵嘴中传了出来。

        话脱口之后,两人又是一怔,目光环视了一圈周围,似乎都是察觉到了什么,当下脸色却是各自有些变化。

        “云芝...”

        目光死死的盯着那张竟然略显慌乱的美丽脸颊,半晌之后,想通了什么的萧炎,忽然深吸了一口冷气,不知如何,心却是悄悄冷了一圈,声音中有着点点愤怒的颤抖:“恐怕叫你云岚宗宗主云韵更好一些吧?”

        “你...”在先前大殿之中充斥着威严的眸子,此时却是有些慌乱与飘忽了起来,云韵苦笑道:“你...没想到,嫣然嘴中的萧炎,竟然便会是你...”

        “韵儿,你与萧炎认识?”听得两人这有些没头没脑的谈话,周围的云棱等人也是一愣,面面相觑着,一旁的云山眉头一皱,忍不住的插口道。

        “嗯...有...有过几面之缘,不过他也是掩去了真实姓名,所以...”云韵眼光有些躲闪,轻声道。

        听得云韵的话,萧炎心缓缓凉了下去,自嘲的摇了摇头,抬头轻笑道:“云韵大人贵为云岚宗的宗主,我一届无名小子,又怎可能与她相识?我认识的那人,叫做云芝,并非云韵...”

        贝齿紧咬着红唇,云韵盯着那张蕴着自嘲的年轻脸庞,他的话,让得云韵心中隐隐有种作痛的感觉,那袖袍中的玉手,也是紧紧握了起来,其大力程度,竟然是让得那手掌指骨处,也是有些发白了起来。

        目光来回的在萧炎与云韵脸上扫过,云山眉头皱得更深了,他能够感觉到,他们两人之间,必然是有着什么事情...

        “萧炎,上次放你离去,此次为何再度来我云岚宗,并且当众侮辱我宗门长老,你还真当我云岚宗好欺负不成?虽说你有美杜莎女王撑腰,可老夫依然要奉劝你,做事,留一线,想要找软柿子捏,你可是找错了地方!”云山瞥了一眼萧炎身后的美杜莎女王,沉声喝道,喝声中,隐隐有着怒意。

        淡淡的将目光从云韵身上移到云山身上,萧炎冷笑道:“云山宗主,我为何要来云岚宗,恐怕这事,你得问云棱大长老吧?”

        脸色微变,云山狠狠剐了云棱一眼,沉声道:“云棱此次行事,也仅仅是一时意气用事而已,况且,他也并未给你萧家造成太大的损害,那些破坏的东西,我云岚宗会派人给你们赔偿便是,好了,如果你是为这事来的,那就可以走了。”

        “哈哈...”听得云山此话,萧炎却是一怔,旋即忽然笑了起来,笑声中,却是有着几分狰狞杀意,下一刻,低头大笑的萧炎猛然抬头,清秀的面庞,却是布满杀意:“云山,我敬你是前辈,方才这般客气说话,不过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云棱那老狗来我萧家,你还真以为仅仅只是破坏了点建筑?因为他此次缘故,我萧家满门,差点便是被灭,这后果,你轻描淡写的一句赔偿,便是可以完全抵消?”

        闻言,天空上几人脸色都是微微变化,云山与云韵,脸色都是难看了许多,他们没想到,云雷两人对他们保留了这么多...

        “这事,的确是云棱做得过分了,你想要如何补偿,我云岚宗可以尽量答应。”云山严肃的道,这一次,他的口风,或许是因为己方的理亏,却是软了一点。

        “补偿,你就知道补偿!”雷霆般的暴怒咆哮,猛然自脸庞狰狞的萧炎嘴中暴响而出。

        听得这道毫不客气的怒骂声,云岚宗所有人,即使是包括云山本人,脑子都是略微有些晕眩,以他的身份,这么多年来,何时受过这种辱骂?晕眩之后,是那暴涌而起的怒火,云山的脸色,也是变得阴沉下来。

        “云棱那老狗从萧家将我父亲追杀出去,至今未归,生死未卜,你今天不给我一个交代,就是拼了这条命,也要让你云岚宗元气大伤!”原本萧战的失踪,便是让得萧炎满心杀意与暴怒,如今忽然发现云芝的真实身份,更是让得他内心添了几分烦躁,再加上云山满嘴的废话,萧炎那满心澎湃的杀意与狰狞,终于是在此刻犹如火山般,爆发了起来。

        “你父亲?云棱可并未说过他伤过你父亲啊。”望着那暴走的萧炎,云韵忍不住的道。

        “那你的意思是我们萧家上下几百人亲眼所见的事实,是捏造不成?为了引开云棱三条老狗,我父亲独自逃出乌坦城,而云棱三人则是一路追了出去,至此后,我父亲便是从未归来,这笔帐,我不找你云岚宗算,该找谁?找谁?你给说啊?!”萧炎脸色狰狞的对着云韵暴吼道。

        这么多年来,头一次被人这般怒声责吼,照理说云韵本该立刻勃然大怒,可不知为何,对于面前这人,她却是生不出半丝怒气,贝齿咬着红唇,半晌后,目光瞪向云棱,怒声道:“云棱,给我把事情说清楚,否则,我有权利让你暂时交出大长老的职位!”

        “宗主,我并没伤害他父亲啊。”脑门上淌下许些冷汗,云棱急忙道:“当日我们的确追了上去,可就在一处密林即将抓到他时,他人却是忽然消失了,再后面,虽然我们搜索了附近区域,可却依然没找到他的踪迹啊。”

        “忽然消失了?”黛眉一皱,云韵咬牙叱道:“萧战实力仅仅在大斗师级别,怎么可能从你们一名斗王,两名斗灵面前消失?你说谎也找个好点的借口吧!”

        “这我也不知道啊,可事实就是如此,宗主若是不信的话,可以询问云雷两人,他们也是亲眼所见,此事,我可以发誓,真未説假的。”云棱苦笑道。

        云韵与云山对视了一眼,皆是眉头紧皱,这话就算他们相信,萧炎也是绝对不可能就这般罢休的啊,两人抬头,果然是见到萧炎那逐渐彻底阴沉的脸色。

        萧炎目光阴寒的盯着云棱,心中暴涌的怒火,让得他再听不下对方的任何一句废话...深吸了一口冰凉的空气,双手翻动,巨大的玄重尺消失在掌中,右手轻探而出,在众人注视下,青色火焰,袅袅升起。

        “今日,交不出人,那便毁了这里吧...”萧炎盯着青色火焰,漆黑的眸子中反射出狰狞的青光,犹如自喃的声音中所蕴含的杀气,却是让得在场所有人脸色微微变化。

        “萧炎,给我几天时间,我可以派人帮你寻找,如果真按云棱所说,那你父亲应该并无性命之忧。”瞧得即将疯狂暴走的萧炎,云韵急声道。

        “不必了...云岚宗的人,我不相信。”萧炎轻轻摇了摇头,低头望着那在手掌上轻轻飘荡的青色火苗:“今日,云棱老狗的命,我要了...”

        “萧炎,此事的确是云棱之错,可你就凭这便要取他性命,未免有点太过了吧?”云山沉声道:“而且就算你有美杜莎女王帮忙,想要凭借你自己的力量便击杀云棱,也是有些不可能吧?今日之事,我可以不计较,你走吧。”

        萧炎望着挥手的云山,嘴角却是溢出一抹讥讽,左手也是缓缓升起,掌心一晃,森白色的火焰,猛然间出现在了所有人视线之中。

        “这...异火?”望着那团森白色火焰,在场众人,眼瞳都是猛的一缩。

        “云山,是你逼我的啊...”凝望着手掌上两种颜色不同的火焰,萧炎低声喃喃道。

        双手略微停顿,旋即在所有人注视下,缓缓靠近着。

        云岚宗之外,几道流光猛然闪掠而至,旋即停留在一处巨树之上,当他们的目光扫到萧炎手中缓缓靠近的两种异火时,却是忍不住的吸了一口凉气。

        “天啊...这家伙,真的疯了...他想把云岚宗彻底毁灭么?云岚宗那些白痴,怎么把他惹到这一步上了?”

        海波东身形出现在树尖上,目瞪口呆的望着那靠近的青白火焰,近乎呆滞的呢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