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斗破苍穹 > 正文 第三百一十二章 真相
  • 正文 第三百一十二章 真相

    作品:《斗破苍穹

        第三百一十二章    真相

        夜空之下,两道影子敏捷的在房屋之顶穿梭着,在房屋间某些宽敞的空隙间,是宽阔的街道,虽然此刻已是深夜,可街道之上,人流依然鼎沸,不过好在半空上的人影速度极为快捷,即使偶有人抬头,也仅仅是只能看到两条一闪即逝的黑线。www.00ksw.org

        紧紧的跟在海波东身后,萧炎体内的斗气缓缓的滚动着,为身体肌肉制造出一股股仿佛用之不竭的能量,脚尖轻点屋顶,身形便是暴掠而出。

        “到了...”闷头跟着海波东一阵猛冲之后,前面的海波东忽然出声提醒道。

        闻言,萧炎点了点头,前倾的身体微微弯下,脚掌落地间,双掌也是轻贴在了瓦片上,完美的落地,除了有丁点细微的声响外,连那脆弱的瓦片,都未有丝毫破裂。

        拍了拍手,萧炎站起身来,对于自己的落地,却是有些感到不满,如果下方有着一个斗灵级别的强者话,恐怕就将会因为那点轻响而发现他。

        抬起头来,萧炎望着对面巨大屋顶之上正惬意而坐的法犸与加老两人,显然,他们早已到了此处,此时,两人正笑吟吟的望着赶来的萧炎与海波东。

        掠过房顶,萧炎两人出现在法犸两人身旁,四目对视,都是低声笑了笑。

        “我就知道你也会跟来。”望着萧炎,法犸笑眯眯的道。

        “我对那家伙也挺感兴趣的,这般年纪,实力便是如此恐怖,这种天赋,简直堪称bt啊。”萧炎叹息着道,如果那家伙真的只是表面上那点年纪,那么可实在是有些打击人,看他炼药时候的利落,恐怕真实等级应该在四品左右吧?一个十七岁的四品炼药师...啧啧...想当年古河到达四品的时候,那也是将近三十岁了,而这人,却是将近比他小了一倍之多。

        如果他的岁数是真的,那么等其日后逐渐长大,那会成为何种恐怖的人?七品?或者是八品?这种等级,几乎已经能够屹立斗气大陆巅峰层次了!

        即使是现在的萧炎,那也不过方才进入三品炼药师的层次,而且,这还是得依靠青莲地心火的缘故,两相比较,这之间的差距之大,简直让人目瞪口呆。

        “应该不可能...”望着萧炎那惊叹的神色,法犸摇了摇头,沉吟道:“出云帝国如果出了这种天才,我想恐怕早就闹得沸沸扬扬,不可能我们半点风声都收不到,毕竟,十七岁的四品炼药师,这消息,实在是太过劲爆了...”

        “嗨,在这瞎猜干什么,还是赶紧动身去探查一番吧,你若实在放心不下的话,那...”一旁的加老淡淡的笑了笑,手掌作横切之势,在这种强者眼中,杀人几乎是能够没有丝毫的情感波动,当真是杀人如杀鸡,境界高深得让萧炎苦笑不已。

        “呵呵,走吧。”笑着点了点头,法犸并未有所反对,明显是默认了这种并非不可能的举动,对着海波东与萧炎笑了笑,然后率先展动身形,对着城市偏南处的一座豪华旅馆,闪掠而去。

        望着前面闪掠的三道人影,萧炎略一踌躇,便是紧跟了上去,那家伙和他屁关系都没有,被宰了就宰了吧,反正对那家伙也挺不感冒的,他虽然不是什么穷凶极恶之人,不过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对待与自己毫无关系的人,萧炎倒也还能做到冷漠的地步。

        此次的闪掠,紧紧持续了几分钟,便是在前面法犸挥动的手势中,停了下来。

        “那家伙就是住在这里...”法犸没有带起丝毫异声的落在了房顶之上,目光瞧着萧炎的掠来,忽然一拂袖,一股柔软的劲气便是覆盖在了萧炎落脚之地,这次,后者再没有弄出细微的声响。

        对着法犸感激的点了点头,萧炎安静的站在海波东身侧,他知道,这种场合,他只需要当个观众就好。

        “嘿,这家伙原来还有所戒备啊...”加老忽然冷笑道,此时,他脚掌前方许些距离,一根极为纤细的黑线,正延伸而出,萧炎顺着望过去,只见在那黑线的两头,竟然都是挂着两枚细小的黑色铃铛。

        “雕虫小技。”手掌一挥,一股凶悍劲气悄无声息的融过空气,两枚黑色小铃铛,连半点声音都未发出,便是被震成了一片虚无。

        “让我来吧...”海波东笑了笑,干枯如枯木般的手掌缓缓探出衣袖,掌心之间,缭绕着淡淡的白色雾气,那股冰凉寒气,让得周围的温度瞬间便是降低了许多。

        双掌轻轻压下,白色雾气,覆盖在了瓦片之上,最后迅速扩散开来,眨眼时间,便是将屋顶完全所笼罩。

        “冰镜!”望着那些覆盖的白色雾气,海波东一声轻喝,雾气迅速凝结,最后化为薄冰,将屋顶所覆盖。

        “现!”再度轻喝,萧炎忽然奇异的发现,那一片白茫茫的波冰层,竟然开始了虚幻,某一霎那,一个宽敞的屋子,被印射在了薄冰之上,犹如放着电影一般,将其中的所有物体,都清晰的印刻在冰层之上。

        做完这一切,海波东拍了拍手,望着萧炎那满脸惊异,不由得笑着解释道:“一点小把戏,用寒气侵入屋中,然后凝结成不易被发现的碎冰,最后再由碎冰的反射,将之投射而出。”

        “好高明的控冰手法。”萧炎赞叹道。

        “小把戏而已,也就这点效果,不值一提。”笑着摆了摆手,虽然嘴上这样说着,可海波东脸庞上的得意,却并未多加掩饰。

        笑了笑,萧炎将目光投下脚下的冰层,此时的房间中,正空无一人,想必那灰袍少年应该还未回来吧。

        “等等吧。”说完这话,法犸便是盘坐在冰层之上,闭目养神了起来。

        苦笑着点了点头,萧炎也只得坐了下来,摸着冰层,却并未感觉到丝毫的寒气,想来上面的低温,应该已经被海波东压制了下去,当下心中对他的控冰之术再次高看了许多。

        随着萧炎几人的各自沉默,屋顶之上,便是陷入了寂静,而当寂静持续了将近半小时之后,冰镜中房门,忽然动了动,紧闭双眸的海波东,率先有所感应的睁开眼来,对着一旁同样有所察觉的法犸两人压了压手,然后低头盯着冰镜。

        房门在动了动之后,一道灰袍缓缓走进,那副稚嫩的少年面孔,正是今日大会上最令人震撼的那匹黑马。

        望着那进来的灰袍少年,萧炎不由自主的压低了呼吸,身体不敢有着丝毫的动弹,眼睛死死的盯着对方的一举一动。

        灰袍少年进屋之后,却并未有着什么怪异的举动,将房门关好后,随意的洗漱了一下,便是上床盘坐调息。

        微皱着眉头望着他的正常举动,萧炎舔了舔嘴唇,转头望了望依然安静等待的海波东三人,只得继续将目光投下,耐心的等待着。

        一个小时之后,此时已是夜深人静,调息中的灰袍少年忽然睁开了眼来,阴冷的目光在房间之中缓缓扫视着,然后行下床榻,轻轻的将房间的窗户完全关闭,最后双手负于身后,抬着头,目光在房梁各处,仔细的扫描着。

        站在屋顶之上,萧炎望着那抬头望着房梁的灰袍少年,忍不住的咽了一口唾沫,因为冰层能够瞧见里面的缘故,所以,这般看着灰袍少年,就好像他正在阴冷的盯着自己一群人一般。

        不过好在这只是萧炎的错觉,海波东所布置的那些碎冰,位置极为隐蔽,所以在扫视了一圈之后,灰袍少年方才轻松了一口气。

        “哼,狗屁的大会,等我这次取得冠军,看你加玛帝国的炼药公会会不会名誉扫地,一个公会失去了炼药师的信任,那也就该结束了!”扭了扭脖子,灰袍少年忽然冷笑道。

        手掌摸着脸庞,灰袍少年眉头皱了皱,低声嘀咕了几声,手掌一翻,一枚淡红色的丹药,出现在了掌心中。

        “该死的复容丹,虽然能够让人返回到少年时的面容,可却仅仅只是表面,唉,若不是想要让加玛炼药师公会在他们国家内名誉大减,我们公会也不至于会花费这般大的精力,来炼制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东西,而且想要恢复以前的容貌,还必须吃特定的丹药,这种消耗,太庞大了...”低声嘀咕着,灰袍少年将手中的淡红色塞进嘴中,微微嚼动,最后吞进肚内。

        房间之中,服下红色丹药之后不久,灰袍少年那稚嫩的脸庞,忽然恐怖的颤抖了起来,而且与此同时,身形也是拔高不少,仅仅是片刻时间,年仅十七的稚嫩少年,便是让人目瞪口呆的变成了一个脸色阴冷的中年大汉

        “这家伙果然有鬼...”望着房间中所发生的一幕,萧炎那盯着冰层的眼睛,缓缓睁大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