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斗破苍穹 > 正文 第三百零七章 测验,神秘的灰袍人
  • 正文 第三百零七章 测验,神秘的灰袍人

    作品:《斗破苍穹

        第三百零七章  测验,神秘的灰袍人

        抬头望着那枚飞射而出的圆圆丹药,萧炎脸色平静,手掌一招,一股吸力将之扯进了掌心中。www.00ksw.org

        在丹药入手的那一霎,巨大沙漏之中的最后许些沙粒,终于是完全的倾洒而下,顿时,喏大的广场之上,上百道红色光芒,从那些依然还未炼制出成品丹药的炼药师面前的石台上,亮了起来。

        失望的望着面前闪烁的红色光芒,那些炼药师,只得苦笑着摇了摇头,然后将各自的药鼎收回,满脸颓丧的对着广场之外行去。

        站在青台后,萧炎望着那些陆陆续续退出的参赛者,目光四处看了看,有些错愕的发现,这仅仅是第一轮的考核,竟然便是把将尽三分之一的参赛者给淘汰了出去,这实在是让他不得不感叹,大会的严格与苛刻。

        把玩着手中的那枚丹药,萧炎转了转头,将目光投向一旁的柳翎,此时这个家伙正笑眯眯的抛着手中的丹药,满脸的得意之色,瞧得萧炎望过来,他将丹药稳稳的握在手中,冲着他笑吟吟的道:“岩枭先生,运气挺不错的啊,竟然是在最后一刻把丹药炼制了出来…你可是内部测试成绩的最佳者哦,若是连这关都不过了,那可真是玩笑开大了。”

        瞥了一眼柳翎那得瑟的模样,萧炎淡淡的笑了笑,道:“反正这东西只要是炼制了出来,便是过关,第一刻与最后一刻,似乎也没什么区别…”

        “岩枭先生这话可是有些自欺欺人了啊,能够在这有着无数优秀炼药师参赛的大会上,以最快的速度炼制出丹药,那也是一种无可否认的本事啊。”柳翎笑道,他自然是不愿意萧炎一句话便将他的成绩给消减去了。

        “呵呵,或许吧…”耸了耸肩,萧炎不再与他多费口舌,转过头与一旁的小公主笑着拱了拱手,然后便是抬头望着贵宾席之上的法犸,等待着他的开口。

        “呼…”

        贵宾席上,奥托重重的喘了一口气,用袖袍抹去额头上的冷汗,对着一旁同样满脸冷汗的弗兰克苦笑道:“这个家伙,不管什么事,都总是喜欢搞得这般惊险万分,他难道就不知道替我们这些老家伙着想一下么?这种惊心动魄的事,我们可没有他那么好的心脏啊。”

        弗兰克同样是一脸苦笑,当然,苦笑之余还有着一些庆幸:“不过还好,总算是赶在最后一刻完成了考验,不然的话,内部测试的最佳成绩者,竟然是连第一关都过不了的话,那可才真的是丢人丢大了啊…”

        闻言,奥托也是深有同感的点着头,如果真那样了,那就好玩了,他直接卷铺盖回黑岩城吧…

        法犸站在前台位置,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巨大的广场,目光微微扫动着,望着那已经被洗刷了三分之一的参赛者,轻笑着点了点头,双手略微虚压,喧闹的场地,顿时逐渐的安静了下来。

        “恭喜还站在广场中的你们,成功的通过了第一轮的大致测试,不过,这还并未完全结束…”法犸微笑道:“大家想必也知道,有些狡猾的小家伙,总喜欢搞些莫名其妙的东西,他们或许也是成功的炼制出了外形看似圆圆的丹药,不过,那种没有丝毫疗伤效果的丹药,基本上与丹药二字,没有丝毫关系…所以,接下来,我们便是测验你们所炼制出来的“生骨丹”,究竟是否达到了药方的要求…”

        法犸那略微有些嘶哑的声音,缓缓的在每一个人耳边响起着:“现在,请诸位参赛者,寻找到你们青石台左下角的一个绿色按钮,然后按下去。”

        闻言,萧炎目光在石台上扫了扫,最后停留在了左下角那个并不太引人注目的角落,有些愕然的发现,在那里,原来错落的分布着几个颜色不同的细小按钮,手指依言的停留在绿色按钮之上,萧炎轻按了下去。

        随着按钮的按下,光洁的青石台忽然一阵细微的颤抖,在台面上,一个石板,缓缓的凸出,待得升出半尺后,表面上的石板,微微凹陷,最后露出一个细小的黑洞。

        “这是一台测验机,将你们炼制出来的“生骨丹”投入进去,若是达到了要求,台前的玉镜会亮起绿光,而若是没有达到,则是红光,那便代表着失败,失败的结局,便是退场…另外,绿光越盛,那则说明他所炼制出来的“生骨丹”最符合药方所记载的特效,反之,红光越盛…那就说明…你炼制出来的根本不是“生骨丹”,而是一种毫无半点效用的丸子,当然,如果它能充饥的话,也还是有点作用…”

        听得那响彻在广场上空的幽默笑语,观众席以及贵宾席上皆是响起一阵笑声,而那广场中,却是有着不少炼药师脸色忽然的变了变…

        “呵呵,好了,诸位,开始吧…”

        手指轻轻的捏着圆圆的丹药,萧炎平静的望着那漆黑的测验机洞口,可却并未急着投进去,反而是将目光扫向四周。

        此时,已经开始有着炼药师将手中的丹药投了进去,在丹药投入测验机之后不久,空旷的广场之上,赫然间变得色彩斑斓了起来,或强或弱的绿红两色光芒交织闪烁,互相印衬着欣喜与阴沉…

        “狗屁的测验机…”一名二品炼药师,脸色阴沉的怒视着那闪烁着红芒的玉镜,那里的红芒,几乎是整个广场上最浓郁的一处,因此,无数错愕的目光,都是投注在了这个脸色阴沉的青年身上。

        拳头狠狠的砸在石台之上,这名炼药师将药鼎收进纳戒之中,然后在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下,骂骂咧咧的下台,铁青着脸,咬牙切齿的对着广场之外行去。

        “尽搞些乱七八糟的考核…正经的炼制丹药,会死人啊?一群老不死的家伙…亏得我费尽心机的把那些药材塞在一起,你竟然还给来个测验,给个药方,除了名字之外,屁点信息都没有,炼个鬼啊…”

        目光望着那名从面前走出去的二品炼药师,听得他嘴中那极其不忿的骂语,萧炎忍不住的有些哭笑不得,没想到这种活宝也能通过前面那番让人惊心动魄的考核。

        随着这轮的测验,又是起码有着将近百名的炼药师,或青或红着脸,离开了广场。

        “呵呵,岩枭先生,一起吧…”小公主抛着手中的丹药,忽然对着萧炎笑道。

        “随便吧…”萧炎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偏头望了那也正注视着自己的柳翎,此时对方眼中的那较量意味,甚浓…

        萧炎微微笑了笑,三人手中的丹药,几乎是同时的,丢进了那漆黑的测验机洞口之中。

        随着三人丹药的投入,顿时,无数道目光,都是投向了这处最引人注目的位置,所有人都很想知道,这三位明显皆是算得上种子级别的选手,谁炼制出来的丹药,会更盛一筹…

        “嘭,嘭,嘭…”

        玉镜略微寂静,瞬间之后,细微的闷声响起,三道颜色璀璨的绿色光柱,猛的自三人面前的石台中暴射而出,那股颜色浓度,明显比先前场地中的任何一股绿光,都要显得浓郁。

        三道绿光,左者稍淡,右者略胜许些,而中间的那一道绿色光柱,却是早已经绿得犹如翡翠一般,颜色极为诱人。

        “哗…好浓的颜色啊。”望着中间那道翡翠般的光柱,观众席之上,一道道惊讶的声音,连绵不绝。

        “呵呵,岩枭先生果然是胸有成竹,虽然时间消耗最久,可这丹药特效,却是最佳啊,月儿甘拜下风。”美眸惊讶的望着萧炎面前的那道翡翠光柱,小公主摇了摇头,叹息道。

        “侥幸而已。”

        萧炎随意的笑了笑,偏过头来,瞧得柳翎那略微有些阴沉的脸色,耸了耸肩,轻笑道:“抱歉了,柳翎先生。”

        柳翎嘴角微抽,深吸了一口气,转过头来,目光死死的盯着那闪烁着绿光的玉镜,心中忽然有种将之砸碎的冲动。

        “呵呵,果然还是岩枭略胜一筹啊。”望着广场中那三道璀璨的光柱,法犸轻笑道。

        “先前若非那小家伙紫火忽然消失的缘故,想必早就赶在柳翎前面将丹药炼制了出来,嘿嘿,我早就说过,这小子的炼药本事,可不是这些毛头小子可以相比的啊。”海波东得意的笑道。

        法犸笑了笑,刚欲说话,脸色却是忽然微变,嘴中发出一声轻咦,目光在巨大的广场之上扫过,最后停留在一个偏僻的角落处,那里,一个全身被包裹在灰色长袍中的人影,正缓缓的将手中的丹药,投入测验机中。

        “怎么了?”瞧得法犸的反映,加老略微一愣,疑惑的问道。

        “那个人…”老眼微眯,浑浊的眼中精芒闪烁,法犸手指轻轻的敲打在护栏之上,低声道:“那个家伙,似乎有点强啊…”

        “哦?”闻言,海波东与加老皆是有些诧异,目光瞬间投注在那灰袍人身上,旋即皱了皱眉,疑惑的道:“没发现什么不对啊?”

        “你们不是炼药师,所以对灵魂力量的感应不是很清晰,可在我的感应中,那个家伙的灵魂力量,恐怕比柳翎,月儿,甚至岩枭,都还要强许多,在下方的广场中,他的灵魂力量,应该是最强的,我记得,当年古河参加炼药师大会时,灵魂力量,都没有他这般强…”摇了摇头,法犸紧皱着眉头,目光紧紧的盯着下方,片刻后,那灰袍人面前的石台上,璀璨的绿色光柱,猛然暴射而出,其光亮程度,几乎隐隐的超过了萧炎的那缕绿光。

        突如其来的绿色强光,几乎是瞬间,便是把广场之上的视线吸引了过去,当众人瞧得那制造出这般光柱的,居然是一个缩在偏僻角落中的灰袍人后,皆不由得满脸惊愕。

        忽然出现的绿色强光,也同样是将萧炎三人的目光吸引了过去,望着那缕甚至比自己这道光芒还要浓郁的光柱,萧炎微微一愣,旋即微皱着眉头,望着那将全身都包裹在灰袍中的神秘人,他没想到,在这个时刻,竟然会莫名其妙的出现这么一个牛人,而且看他的体形以及所站的位置,明显不是当日参加内部测试的那些人…

        “难道是自由炼药师?”低声喃喃着,萧炎微抿着嘴,目光盯着那灰袍人,冥冥感知中,他觉得,这个神秘的灰袍人,恐怕将会是这次大会他最棘手的对手。

        似是察觉到了萧炎目光的射来,灰袍人头颅微微抬起,露出了半截苍白的稚嫩面孔,斗笠遮掩间,一对闪烁着淡蓝光芒的眸子,带着许些冰冷,淡淡的注视着前者。

        “这家伙是谁?”愕然的望着那忽然冒出来的强劲对手,小公主与柳翎皆是满脸诧异,互相对视了一眼,满脸的茫然。

        “切尔西,给我他的资料…”贵宾席前台,法犸忽然转头对着切尔西沉声道。

        在先前法犸发出惊讶声时,切尔西便是察觉到了事情的不对,迅速的辨认出灰袍人所在的位置编号,然后从纳戒中取出一叠文件,快速的翻动着,半晌后,翻动逐渐停止,一张薄纸所记载的资料现了出来,上面所绘的画像,正是那神秘灰袍人,只不过,这一次的灰袍人,还有着清楚的脸部特写,那是一张拥有着一对蓝色眸子,并且脸色苍白而冰冷的少年面孔,看上去年龄似乎不过十六七左右,小得让人觉得有些诡异…

        将资料递给法犸,后者微皱着眉头仔细阅读着,片刻后,脸色一变,道:“是出云帝国的炼药师?”

        出云帝国与加玛帝国严格的说来,是经常交战的敌对国家,并且由于出云帝国对炼药师的死敌职业:“毒师”很是捧顶,这也使得加玛帝国的正统炼药师们,对他们好感欠佳,当然,最重要的,还是每当两国开战,那些“毒师”便是会采取那些极其下三滥的手段,在各种地方释放毒药,毒粉,毒液,每次的大战,加玛帝国因此而死亡的战士,都是一个极为骇人的数字。

        另外,在出云帝国中,他们国内的炼药师,却并不如何反对毒师,有些甚至还能彼此合作,所以这也导致加玛帝国的炼药师,对这些几乎背叛了炼药界宗旨的家伙,很是感到愤怒与不屑。

        而也正因为如此,所以当法犸瞧得那神秘灰袍人竟然是出云帝国的人后,脸色会有些难看。

        “这上面怎么才写的是二品炼药师?以我先前所感应到的灵魂力量,那家伙,至少也是四品炼药师!”目光瞟着资料上所记载的等级,法犸皱眉道。

        “十七岁的四品炼药师?会长,您认为这可能么?不管他再如何天才,可毕竟炼药术是需要时间以及经验的累积。”切尔西苦笑道。

        “我的感应不会出错…”法犸摇了摇头,目光死死的盯着那张稚嫩面孔,不知为何,他总是觉得,这张面孔,略微有些怪异。

        “难道,他是易容而来的?看他炼制丹药时的熟练手法,极其不像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所能够具备的啊。”法犸低声喃喃着。

        “易容的话,自然是不可能逃出我们的察觉。”加老淡淡的笑了笑,说着这话的时候,他的眼角却是不着痕迹的对着广场下方萧炎所在的位置扫了扫,看来,他似乎也是发现了萧炎的伪装,只不过,因为一些缘故,并未揭破而已。

        “可那家伙把自己藏得严严实实的,在这种比赛的时候,我们总不好暂停大会,让他把斗笠掀开吧?那样别人会说我们加玛帝国的炼药师公会太过霸道与无礼了。”瞧得那将脑袋遮得严严实实的灰袍人,法犸无奈的道。

        “他不肯掀开,便让我们帮他一把吧…”海波东站起身来,来到法犸身旁,低声笑道。

        “你…不会被人发现吧?”闻言,法犸神色一动,旋即迟疑的道。

        “嘿嘿,虽然如今实力退步了一些,不过操控寒流,不知不觉间将那脆弱的头袍冻成粉末,这点本事,我还是能够办到的…”海波东轻笑道,他自然是知道,若是让一个出云帝国的炼药师,在加玛帝国的炼药师大会上取得了冠军,那将会让得法犸等人有多丢脸。

        “这种需要精微操控的事,倒还真是海老头的冰系斗气来做最合适,我的斗气属性,偏向霸道,开山裂石,适合,现在,不行…”加老摇了摇头,道。

        “也好…那便拜托了。”略微沉吟,法犸点了点头,低声道。

        笑了笑,海波东眼眸逐渐虚眯,干枯的手指伸出袖袍,微微弹动着,而随着其手指的弹动,淡淡的奇异波动,悄悄的传了出去。

        在海波东暗自动作之时,加老与法犸与他靠近了一些,看似是在商量着什么,可却刚好是将周围的视线,隔绝了开去。

        “看来,大会似乎出了点变故啊…”雅妃眸子若有深意的望着前方不远处的海波东三人,低声道,以她这么多年所锻炼出来的眼力,自然是能够发现,自从先前那一道绿色强光出现之后,法犸的脸色,便是略微有些不太好看,而且后面切尔西翻看着文件的举动,也是证实了某些东西。

        “嗯…那个神秘的灰袍人,貌似打破了大会的秩序啊。”夭夜与纳兰嫣然微微点了点头,她们不是摆着看的花瓶,雅妃所能发现的东西,她们两人也是没有漏掉。

        “那个灰袍人所炼制出来的“生骨丹”,似乎比岩枭他们三人的,还要更加优秀啊…原本以为这次大会是他们三人争夺冠军,没想到,现在却突兀的跑出这么一匹黑马…”雅妃微蹙着精致的黛眉,在心中无奈的道。

        ……

        淡淡的寒流,悄悄的在空气中穿梭着,半晌之后,不着痕迹的缭绕在了神秘灰袍人头顶上空之处,犹如几缕肉眼不可见的冰蛇一般,悄然吐露。

        此时的灰袍人,正在缓缓的收拾着石面上的东西,在某一刻,他移动的手掌猛然一僵,灰袍下的蔚蓝眼睛,骤然一缩,脚掌重重一踏地面,身体就欲暴退。

        “哼,哪里走?”瞧得那似乎发现了寒流的灰袍人,海波东也是略微有些诧异,旋即冷笑了一声,手掌猛然紧握:“破!”

        “嘭!”

        随着海波东手掌的紧握,那刚欲移动身形的灰袍人,头顶之上的斗笠,忽然突兀的化为一片粉末,然后倾洒而下。

        斗笠消失,那张掩藏在其下的稚嫩面孔,顿时便是出现在了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下,当下,观众席以及贵宾席中,响了一道道抽冷气的声音,谁也没想到,这个取得第一轮最佳成绩的人,居然会是这么一个稚嫩的少年…

        拥有着蓝色眸子的少年,伸手摸了摸那已经消失的斗笠,片刻后,骤然抬头,将冰寒的目光,射向了贵宾席前台的海波东三人。

        “这个家伙,绝对不简单,不仅能够发现我的寒流,而且还能借此察觉到我的方位…”微眯着眸子望着那灰袍少年,海波东磨挲着下巴,冷笑道:“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有着这幅稚嫩的少年面孔,可他若真的只有资料上所写的十七岁的话,那我海波东,也就不用继续出来了,直接去隐居残生吧…”

        法犸与加老眼眸虚眯,缓缓的点了点头。

        “这次的大会,看来是有趣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