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斗破苍穹 > 正文 第三百零五章 第一轮,开始!
  • 正文 第三百零五章 第一轮,开始!

    作品:《斗破苍穹

        第三百零五章第一轮,开始!

        站在贵宾席前台,法犸望着那沸腾的广场,半晌后,轻笑道:“现在,请所有的参赛者,进入自己的席位吧。www.00ksw.org”

        虽然此刻的广场沸腾得连钟鸣声都难以听见,不过法犸那轻笑的声音,却依然是在每一个人耳边响彻了起来,由此可见,这位行将就木的老人,实力也极为不凡。

        听得法犸的话,贵宾席之上,顿时站起了不少炼药师,这些炼药师,大多都是一些实力不错的势力所培养或者拉拢过去的,因为有着背后势力的支持,这些炼药师的等级,总体来说,要比那些自由炼药师要高上一点。

        高台距离下方广场足有几十米高,这般高度,这些实力尚还只是斗师甚至斗者的年轻人,自然是不敢直接跳下去,所以在贵宾席的走廊两旁,有着专门通向下方广场的楼梯,此时,他们也正在无数目光的注视下,依次的缓缓行下。

        “呵呵,柳翎,小月儿,岩枭,你们也回各自的位置吧…由于你们在内部测试成绩杰出的因故,所以,那里的位置,属于你们,它们会让你们,成为全场瞩目的焦点。”法犸手指指向广场中央位置,那里,有十来个硕大的青石台,这些青石台不仅面积比其他的宽敞,而且连地基,似乎也要比其他的高上一些,而如此鹤立鸡群的特殊位置,自然是能够让得站在上面的人,成为全场的焦点。

        顺着法犸的所指投去目光,三人瞧得那特殊的位置,表情却皆是有些不同,柳翎在诧异之余有点兴奋,小公主则是好奇与跃跃欲试,而萧炎,则是愣了一下,旋即微微蹙起了眉头,以他的性子,并不是很喜欢这种大出风头的特殊位置。

        法犸目光缓缓瞟过三人的脸庞,最后停留在萧炎身上,似是瞧出了他心中所想,温和的笑道:“年轻人,懂得低调自然是好事,不过有些事,注定低调不起来,你既然来参加了大会,那么便是想取得好成绩,而想要取得好成绩,从这两千多人中脱颖而出,那便少不了成为瞩目的焦点,既然迟早都会暴露,那晚与早,又有何区别?”

        “年轻的时候不干点狂妄桀骜的事,日后则是没了回忆的趣味啊…”法犸笑着道。

        “法犸会长说得是。”苦笑着点了点头,萧炎也就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

        “呵呵,好了,几位,下去吧…”法犸笑了笑,道。

        “两位,我先行一步了。”

        柳翎率先应了一声,对着萧炎两人大笑道,旋即轻点地面,身体冲上高台的边缘,望了一眼下方庞大的广场,身躯一跃,便是在贵宾席上无数惊讶的嘘声中,径直跳了下去。

        身体急速的下落着,在即将着地之前,柳翎脚跟之处猛然喷出两股肉眼可见的斗气柱,借助着斗气柱的卸力,他倒是毫发无损的落下地面,然后在那漫场火热的目光中,微笑着迅速行上了广场中央的位置。

        “这家伙,还真是爱炫,不过还以为就你会跳啊。”望着那径直跳跃而下,而受到满场瞩目的柳翎,小公主撇了撇嘴,娇躯一跃,竟然也是直接闪出了高台,身体犹如一条落叶一般,轻飘飘的优雅滑落而下,那美丽的姿态,宛若天女一般。

        “吼,吼…”小公主的这漂亮的一手,无疑是比柳翎先前更加引动人心,而且也因为她那娇俏的可爱模样,这次不仅贵宾席上响起一片狼嚎,就连对面的观众席上,也是传出震耳欲聋的吼声。

        “呵呵,加老头,没想到你竟然连自己的“飞絮”都教给了这个小妮子啊,我以前就说过,你那身法斗技,还是更适合女人啊。”望着小公主那完全无视重力而飘落的身形,法犸不由得转头对着加老笑道。

        “这身法斗技她还只是学着点皮毛呢,一味的追求美观,若是对敌之时,可就直接成人的靶子了。”加老笑着摇了摇头,然而虽然嘴上这般说着,不过看其脸庞上的笑意,明显还是对小公主露出的这手较为满意的。

        “嘿,小家伙,你也直接跳下去吧,这入场式,可不能输给他们啊…”瞧得加老那副略微得意的面孔,海波东不由得翻了翻白眼,对着萧炎催促道。

        “….我还是走下去吧。”感受着那无数道目光汇聚在自己身上,萧炎摇了摇头,转身就欲从走廊下去,然而那海波东却是猛的一挥手,一股无形劲气拂动而出,将措不及防的萧炎扇了出去。

        “哈哈,你别给我丢人了,下去吧你…”

        “你个老混蛋…”直接被丢了出去,萧炎手掌急速的舞了舞,刚刚骂了一句,身体便是在漫场目光的注视下,猛的坠落而下。

        呼呼的风声在耳边急速的响起,由于海波东的强行推出,导致他现在居然还是头朝下的掉落姿势,听着耳边那剧烈的风声,萧炎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双手动也不动,就这般任由自己做着直线掉落。

        广场之上,无数道目光愣然的望着那距离地面越来越近,可却依然没有丝毫反应的萧炎,一些胆小的少女,已经赶忙捂上了双眼,生怕见到那极为血腥的一幕。

        就在无数人瞪大着眼睛,想着这个看上去似乎有些本事的家伙,会不会在出场时便化为一堆肉泥时,一直静立不动的萧炎,终于是移动着手掌,将之对准了地面,瞬间之后,一股凶悍无匹的无形劲气暴涌而出,狠狠的砸在坚硬的青石地板之上,顿时,一道裂缝,从地板上蔓延了开去。

        借助着劲气的反推力,萧炎骤然下降的身体缓慢了许多,身体在半空犹如螺旋球一般,开始了快速移动,在每一次劲力即将消逝之时,萧炎手掌都会随意拍下,借助着劲气所造出的上升气流以及身体下坠力量的抵消而造成的完美平衡,萧炎的身体,便是在满场惊异目光的注视下,象螺旋一般,旋转着对着广场中央移动而去。

        “啧啧,好精妙的气流掌控,如此年纪,居然便可不使用双翼而在空中移动,这可是一些斗王强者,都办不到的事情啊。”望着那飞速螺旋着移过广场的人影,加老与法犸脸庞上不由得浮现许些惊讶,赞叹道。

        “嘿,这家伙还真是让人意外,我原本以为他会使用他那飞行斗技的,没想到竟然还有这一手…”海波东同样是满脸惊讶,虽然他知道萧炎的这种办法并不实用于真正的飞行,可在现在的这个场合下,无疑是能够让得很多人大吃一惊。

        身体在下方几千名参赛者目瞪口呆的目光中,迅速旋至中央位置,身体旋转逐渐减弱,脚尖轻点虚空,身体凌空翻滚,然后便是犹如葫芦一般的翻滚而下,半晌后,身体微曲,单手撑地的安稳落下,轻拍了拍手掌上的灰尘,萧炎缓缓站起身来,抬起头,望着观众席上那望不见尽头的黑压压人头…

        “啪啪…”

        “太帅了!”

        “吼,好样的!”

        略微有些安静的观众席,在瞬间之后,震耳欲聋的巴掌声,尖叫声,轰然间响彻了整个广场,这大会还未正式开始,这个年轻人,便是为他们来了一个大开眼界的入场式。

        光是这个完美的入场式,便是不知道在场多少少女为那个一身黑色炼药师袍服的青年着了迷。

        贵宾席之上,雅妃玉手托着香腮,美眸直直的盯着那站在广场中最显眼角落上,接受着万众瞩目的青年,妩媚动人的脸颊上,略微失神,眸子间,异彩闪烁,这个小家伙,似乎真的不再是以前那个稚嫩少年了呢…

        “还真是的有着一些本事呢,难怪太爷爷会如此推崇他…”望着场中安静承受着无数喝彩的青年,夭夜低声喃喃道。

        身体慵懒的坐在舒适的软椅上,纳兰嫣然那在宽松月白裙袍的包裹下所勾勒出的优美线条,让得后面不少目光,偷偷摸摸的扫过来,此时的她,也同样是将视线停留在下方广场上的萧炎身上,望着后者那在无数喝彩声中,恍若未闻的淡然模样,俏脸忍不住的柔和了许多,或许是因为与自己心中视若神明的老师待得久了,所以纳兰嫣然对这种与老师有些相仿的气质,很是具有几分好感。

        木辰微眯着眸子,盯着场中的萧炎,半晌后,偏头对着身后的木战道:“他便是你所说的那个小子?”

        “嗯,这家伙,竟然敢和雅妃走得那般近,昨天若非是纳兰嫣然阻拦,定要他好看!”木战恶狠狠的道。

        手指轻轻的敲打在干枯的手背上,木辰微微摇了摇头,缓缓的道:“以后,不要去招惹他,若你实在喜欢雅妃那妮子,可以用正常手段去追求,可这个叫做岩枭的小子,你最后不要再去挑衅了…说不定,真要动起手来,你还不是他的对手。”

        “可…”闻言,木战一急,刚欲说话,却瞧得木辰沉下来的脸庞,脑袋一缩,只得无奈的应是。

        安静的站在光洁的青石台之前,萧炎目光扫过台上,发现在石台之上,整齐的叠放着一份药材,在药材之前,一张薄纸安静的躺着,另外,青石台之前,还镶嵌着一个玉镜,微弱的青红光芒闪烁着。

        顺手拿过薄纸,萧炎目光扫了扫,有些愕然的发现,这竟然是一张二品丹药的药方,最让得萧炎无语的是,这张药方,明显只是这般随意的将药材份量等等一些东西抄上去,规格模式,完全不符合正统的药方制作。

        前面便说过,正统的药方,需要使用灵魂力量阅读,这样方才能够使得阅读之人,在最短的时间内,掌握这种丹药炼制间所需要注意的任何问题,而这种薄纸所记载的东西,则是只告诉了你大致的炼制方法,其他的细节等等,居然完全需要自己去把握,这无疑是让得炼制丹药的失败率,提高到了一个恐怖的地步。

        最最让得萧炎彻底无语的,还是石台上所摆放的药材,这分明只是炼制两份丹药的份量啊,也就是说,每个人,都只有两次的失败率,如果在将药材完全消耗后,依然没有炼制出成品的丹药,那么很明显,你失败了…而失败的结局,便是退场。

        “果然不愧是八年一届的大会啊,这种难度…很大啊。”握着薄纸,萧炎苦笑着摇了摇头,转头四望,发现很多炼药师脸庞上都是有些苦意,偏头望着左右两边的小公主以及柳翎,他们两人倒是平静许多,现在正微皱着眉头细细的阅读着薄纸上所记载的一些屈指可数的炼制问题。

        轻叹了一口气,萧炎只得也将目光投注到薄纸上去,这种奇怪的考核,是他从未试过的,因此,心中还真是有着一些忐忑。

        在萧炎收回目光时,那柳翎却也是将目光送了过来,瞧得前者脸庞上还未消散的苦笑,不由得低低冷笑了一声,轻声道:“哼,提炼药材出色又能怎样?我早就说过,大会的考核,可不是光光比试那东西,接下来,便让我看你如何在嫣然面前出丑吧…乡巴佬…”

        接受过古河极为正统的传授,柳翎对于这次的大会,有着极足的信心,因此,他要取得大会的冠军,然后,他便有资格,追求心中的女神,纳兰嫣然…

        巨大的广场之上,所有参赛者都是捧着薄纸,面露各种表情的细细阅读着,一时间,整个广场,鸦雀无声…

        安静的氛围,持续了将近五分钟,一道清脆的钟鸣声,悄然的在广场之中响彻了起来。

        听得钟鸣声,所有参赛者,都是不约而同的放下了手中物品,手掌一招,霎时间,上千座颜色形状各不相同的鼎炉,突兀的出现在了青石台之上。

        随着钟鸣声响起,微闭着眸子的法犸也是睁开了眼来,目光扫过下方,平缓的声音,响彻在每一个人的耳边:“想必你们也看明白了一些东西,这第一轮的考核,便是需要你们依照着这不怎么完整的药方,炼制出成品的丹药,你们每人有着两次机会,两次之后,丹药还未炼制成功,那么青石台之上的玉镜,便会自动亮起红光,红光闪动,人则退场…”

        “在对面的墙壁上,有着一个巨大的沙漏,那是比赛时间,在沙漏倾洒完毕之前,依然没有炼制出丹药者,同样失败。”

        “你们,清楚了?”法犸微笑道。

        “是!”下方广场,上前道声音,犹如闷雷般,轰鸣而上。

        “既然如此,那么…第一轮考核,现在,开始!”

        缓缓举起手掌,法犸微笑着,猛然划下,这一刻,巨大的广场之上,上千朵火焰,犹如焰火一般,突兀而现,壮观的场面,让人热血沸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