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斗破苍穹 > 正文 第两百九十九章 纳兰嫣然的出手
  • 正文 第两百九十九章 纳兰嫣然的出手

    作品:《斗破苍穹

        第两百九十九章  纳兰嫣然的出手

        大厅之中,众人满脸惊讶的望着萧炎,他们可没想到,这位看上去应该是擅长炼药的青年,竟然在战斗方面,丝毫不比木战逊色多少,先前的那轮闪电交锋,时间虽短,可明眼人都知道其中的凶险。www.00ksw.org

        木战在帝都年轻一代中,战斗天赋几乎可以说是名列前茅,而加玛圣城中,也少有同龄人能够和他战得不分上下,特别是经过这两年军营历练,现在的木战,无疑是比以前更加强横与凶悍,然而在先前的那番交战中,他却似乎并未占多少上风。

        虽说这次的战斗,木战并未动用全力,甚至连斗技都未曾施展,然而众人也并不会忘记,那位长相平凡的青年,同样是完全在凭借着身体本能在战斗。

        “没想到这岩枭战斗力竟然还这般不错…”惊愕的望着萧炎,小公主讶然道,她最是清楚不过木战在战斗方面的天赋了,然而在刚才,他却并未将岩枭揍得极其狼狈,反而两人是以互不分上下而结场。

        柳翎嘴角微微抽了抽,没有见到想象中萧炎被揍得落花流水的场景,他此时的心情跟并不是如何的好,听得小公主话语中的诧异,他心中略有些不愉,淡淡的道:“若木战真的是放开手脚全力来战,我敢说,岩枭绝不是对手!”

        “呵呵,或许吧。”小公主不置可否的笑了笑,身为女性,她的观察自然是要比心怀芥蒂的柳翎要仔细许多,在木战退后之间,她分明的瞧见,这个家伙的脚,退后间,略微有些不自然,看来,在先前的那一击对轰间,木战似乎受了点暗创。

        “岩枭,你没事吧?”

        心焦的望着退后的萧炎,雅妃急忙上前,担忧的问道,在说话的同时,纤手已经拉住了前者的衣袖,显然是不想他再上去战斗。

        “没事。”萧炎微微笑了笑,袖袍垂下,拳头缩进袖袍中,微微颤抖着,将拳头上的那股疼痛感缓缓驱逐。

        “这家伙,实力果然很强,看样子,应该在斗师八星甚至九星间…”感受着拳头上传来的一**痛感,萧炎在心中暗自猜测道。

        “不过…想必他此时也不好受吧…火克木,青莲地心火的那一次灼烧,可让得这家伙吃了个暗亏。”萧炎瞟了一眼木战的脚掌,嘴角掀起一抹冷笑。

        木战一脸凶气的死盯着萧炎,脚掌传来的剧痛,让得他嘴角不断抽搐着,体内斗气迅速流转,然后包裹上了脚掌,将之渲染成淡淡的绿色。

        木战的斗气,是属于木属性斗气,这种斗气,有着一定的疗伤作用,因此,随着斗气的缭绕,木战那受伤并不算太过严重的脚掌,又是逐渐的恢复了过来。

        “小子,很不错嘛…没想到你一个养尊处优的炼药师,居然还懂得如此凌厉的战斗方式。”木战冲着萧炎咧嘴一笑,犹如一头呲牙咧嘴的猛虎,凶气盎然,这个家伙,若是放在战场之上,定然是一名难得一见的凶将。

        萧炎冷笑不语,青色斗气依然缭绕在身体表面,没有丝毫的放松。

        “不过…,不管你是谁,都不要动我喜欢的女人!”

        脸庞上的笑意,骤然消失,木战一声厉吼,雄浑的斗气自体内暴涌而出,斗气翻腾间,一套有些模糊的斗气铠甲,竟然逐渐的出现在了他的身体表面。

        望着木战身体表面的斗气铠甲,萧炎眼瞳微缩,没想到这个家伙竟然能够召唤出大斗师方才能够具备的斗气铠甲,虽然他现在的铠甲仅仅只是初具雏形,不过防御力,却是远远超过了斗师的斗气纱衣。

        “这家伙要动真格的了…”心中喃喃了一声,萧炎脸庞逐渐凝重,心神运转间,一缕缕青莲地心火被从气旋之中的纳灵内扯了出来,然后在经脉间飞速穿梭着,随时准备着爆发出属于它的恐怖能量。

        “木战,你个疯子,住手!”望着那还不肯罢休的木战,雅妃气得俏脸铁青。

        没有理会雅妃的怒喝,木战身体表面上的斗气越来越浓郁,一股强横的气势,从其体内升探而出,将大厅中一些实力稍弱之人,压迫得脸色微变。

        “我说过,谁敢碰你,我就杀了谁!”

        脚掌轰然落地,一道道裂缝,犹如蜘蛛网一般,从落脚之处飞速的蔓延开来,木战的身体略微前倾,然后咻的一声,化为绿色影子,对着萧炎暴射而去,沿途所过之处,一道一尺深的沟壑,一路蔓延而来。

        整个大厅,在此刻变得一片狼藉。

        感受到木战身体之上缭绕的凶悍气势,萧炎脸色凝重的将面前的雅妃拉扯在身后,袖袍中的指尖处,青色火焰开始了诡异的跳跃…

        木战的速度极为迅猛,眨眼间,便是出现在了萧炎面前不远,高高的举起拳头,拳头之上,赫然布满着尖锐的绿色木刺,看上去极具攻击力。

        “青木刺!”

        一声压抑的低吼,木战那布满绿色木刺的拳头,夹杂着一股尖锐劲气,狠狠的对着萧炎砸了过来。

        漆黑的眸子,冷冷的注视着越加接近的拳头,那股压迫劲风,将萧炎身体上的衣袍,压得紧紧贴在皮肤之上。

        袖袍之中,青色火焰,在这般压迫下,也是翻腾得越加欢快,炽热的能量,急速凝聚着…

        就在萧炎即将使用青莲地心火反击之时,眉头忽然有所感应的微微皱了皱,旋即略微前倾的身体,停顿了下来,在同一时刻,一道清冷的娇喝声,在大厅之中响了起来。

        “木战,给我住手!”

        随着娇喝的落下,一道月白影子,闪电般的从大厅的另外一个角落暴射而来,身形在半空几个诡异漂浮间,便是出现在了萧炎身前。

        眼角余光瞟着纳兰嫣然在半空中移动时的诡异身法,萧炎眉头不着痕迹的跳了跳,这女人,三年中进步了很多啊…

        “千风罡!”

        闪现在萧炎身前,纳兰嫣然俏脸微冷的望着那依然没有停止攻击的木战,雪白纤手探出宽松的衣袖,修长玉葱指轻轻一弹,五缕淡青色的螺旋罡风,在指尖之处浮现而出,犹如五根锋利无比的青色指甲。

        五根锋利的螺旋罡风,在疯狂旋转间, 居然是犹如将空间撕裂了一般,屈指轻弹,螺旋的罡风气劲暴射而出,旋即狠狠的射在木战那布满绿色木刺的拳头之上。

        “嘭!”

        随着一道响声炸起,木战拳头之上,一阵阵木屑暴射,罡风所携带的凶悍劲气,直接是让得木战暴退了几步,每一步的落脚,都会在地板之上留下深深的脚印。

        待得最后一步落下,木战肩膀一阵猛颤,一股无形的劲气,透体而出,在其身后的柱子上,留下了一记深深的印痕。

        “纳兰嫣然?嘿,没想到不过两年不见而已,你竟然强了这么多,看来云韵宗主对你教导得很用心嘛。”舔了舔拳头之上的鲜血,没有理会这点痛疼,木战惊诧的道。

        “木战,这里是纳兰家,不是你木家,岩枭先生是我纳兰家的客人,容不得你如此放肆!”纳兰嫣然轻喝道。

        木战眼眸微眯,拳头握了握,目光在大厅中扫了扫,然后顿在了那正快步对着这边走过来的纳兰桀纳兰肃两人身上,知道失去了再向萧炎动手机会的他只得无奈的摊了摊手,下巴微抬,盯着萧炎:“今天看在嫣然的面上,就不废了你,不过日后,奉劝你离雅妃远一点!否则…”

        “随时奉陪…”萧炎冷笑道,经过先前的那番交锋,他知道木战的级别比自己高上一些,不过若是将底牌动用而上,谁胜谁负还未可而知。

        “有骨气!没想到刚回帝都,便是遇见了个能让我踩的人,我很兴奋啊…”冲着萧炎咧嘴一笑,木战那白森森的牙齿,颇为森然。

        “踩人,那也得量力而行啊,不要到时候人未踩到,反而把脚给刺破了…”对于这个丝毫不掩饰自己嚣张跋扈气质的青年,萧炎并未有丝毫的软弱退缩之举,针锋相对的模样,让得众人诧异不已。

        “好了,你们都少说点吧,今天是纳兰家的聚会,不要扰乱了大家的雅兴。”这针尖对麦芒的两人,让得纳兰嫣然微蹙着柳眉,无奈的叱道。

        萧炎耸了耸肩,目光从木战的身上,转移向了那背对着自己的美丽女人,眼眸虚眯了起来,手指在袖袍中轻轻的弹动着,先前纳兰嫣然的出手,是萧炎自从认识她后,首次瞧见,所谓管中窥豹,她一击便能够逼退与自己战得不分上下的木战,这女人,三年之中,实力进步也极快啊,虽说先前她所施展的斗技或许等级不低,不过若是没有雄厚实力做支持,斗技等级再高,在这种等级相差不远的对战中,也顶不了多大的用啊…

        “云岚宗对她的栽培,还真的是不有余力啊,这次的三年之约,有得玩了……”目光停在纳兰嫣然那线条优美的娇躯上,萧炎在心中喃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