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斗破苍穹 > 正文 第两百九十章 潜在对手
  • 正文 第两百九十章 潜在对手

    作品:《斗破苍穹

        第两百九十章  潜在对手

        安静的房间之中,盘腿坐于床榻之上的萧炎缓缓睁开了眸子,漆黑的眸间,精芒闪掠而过,一口浊气顺着喉咙被吐出,萧炎脸庞之上隐隐散发着淡淡的毫光,显然,经过这次的修炼,体内斗气几乎是大进。www.00ksw.org

        “这些烙毒中所蕴含的能量,实在是庞大,即使是被我好几次炼化,却依然是还剩着这般可观的能量。”感受着体内越加雄浑的斗气,萧炎忍不住的低声喃喃道。

        “不过能量虽然客观,可…也是有代价的啊。”苦笑了一声,萧炎右手一晃,一团青色火焰升腾而出,在火焰的外围处,模糊的黑色印纹微微翻腾,最后被萧炎完全压缩在中指之上,顿时,修长的手指,便是变得漆黑如墨,看上去颇为的诡异。

        “唉,烙毒越来越浓了…”望着那颜色变得更加深沉的手指,萧炎苦笑着摇了摇头,手指对着一旁的床柱点去,坚硬的木柱,顿时被腐蚀出了一个空洞。

        “算了,只要将七幻青灵涎弄到手,便能把老师唤醒,到时候这些问题,应该便能有办法解决了。”盯着手指良久,萧炎喃喃道:“虽然这东西很危险,可这两天从这些烙毒种所吸取的能量也是一股不菲的的量了,按照这程度,等到将纳兰桀体内的烙毒完全吸取出来,恐怕足以让我从六星斗师达到七星斗师吧?”

        微微摇了摇头,萧炎手指微卷,漆黑之色迅速褪去,片刻后,便是变回了正常之色。

        “嘎吱。”

        在萧炎收回手掌之时,紧闭的房门也是被轻轻推了开来,海波东懒洋洋的走进,瞧了一眼房间中的萧炎,望着他那不太好看的脸色,不由笑道:“怎么?去纳兰家族受气了?要不下次让我和你一起吧。”

        无奈的摇了摇头,萧炎从床榻之上跃下,道:“还不是那烙毒的事,我的异火,似乎有些奈何它不得,每替纳兰桀驱一次毒,我身体内的烙毒,便是越加浓厚。”

        “越来越浓厚了?”闻言,海波东一怔,旋即皱眉道:“既然这样,那还给他驱什么毒?我可不相信你是那种烂好人,而且你似乎还和纳兰家族的纳兰嫣然有些过节。”

        “我想要那七幻青灵涎,难道我们去强抢?”萧炎耸了耸肩,淡淡的道。

        “那可不行,纳兰家族因为纳兰嫣然的缘故,所以和云岚宗关系特别好,而且其家族在帝国政府中也极具份量,若是他们出事,想必皇室的那个老妖怪也会出手的,你认为我们有实力抗拒这两大势力么?”海波东讪讪的笑道。

        “那不就得了,现在想要得到七幻青灵涎,就只能将纳兰桀治好了,虽然这烙毒很具危险性,可至少现在似乎还未对我产生什么伤害。”萧炎无奈的摇了摇头,经过海波东这一分析,他心中倒还真是多了几分凝重,这纳兰家族的确不愧是帝国三大家族之一,背后牵扯的势力,太多了。

        “随你吧,只要你别把自己给陷了进去,我还等着你给我炼制复灵紫丹呢。”摊了摊手,海波东道。

        “放心吧,只要你将药材收集齐全,我会替你炼制,虽说因为佛怒火莲的缘故,灵魂力量有些受创,不过炼制复紫灵丹应该不是什么难事。”萧炎缓缓行至桌旁,将桌上的杂物搬开,然后从纳戒中取出药鼎,随口敷衍道。

        “呵呵,我对你自然是有信心。”笑着点了点头,海波东望着萧炎的举动,有些愕然的道:“你这是?”

        “我看你还是继续出去逛逛吧,我要开始修炼炼药术了。”萧炎从纳戒中取出一样样的药材,冲着海波东笑道。

        “呃…我可才回来不久。”闻言,海波东苦笑着摇了摇头,片刻后,瞧得萧炎偏头盯着他,只得无奈的撇了撇嘴,道:“算了算,你练习吧,我出去走走…”

        说着,他转身摇摇晃晃的打开房门,不情愿的走了出去,他也知道,炼药师在炼制丹药时,并不太喜周围有人打扰。

        望着那缓缓关上的房门,萧炎这才将目光投注到面前的药鼎之上,手掌缓缓的摸过桌面上的一些药材,微皱着眉头沉吟着,经过将近一年时间的大漠苦修,特别是最近因为服用地火莲子,而导致与青莲地心火契合度大涨的缘故,他很有信心,想要考核三品炼药师,并不是太过困难的事,因为三品炼药师,最注重的,便是火焰的操控能力,而在这一点之上,萧炎甚至有信心与四品炼药师相比较。

        “唉,不过即使是这样,想要顺利的取得炼药师大会的冠军名次,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啊,那些对手,可都不是省油的灯啊…”叹息着摇了摇头,萧炎想起今日见到的那位古河的弟子柳翎,虽然并未亲自见过对方出手,不过以古河的本事,所调教出来的弟子自然不可能是废柴,而且在面对的时候,萧炎也的确感受到了对方言谈行止间所蕴含的那股信心,这股信心,并非是强行装出来的,这是在一个人在的的确确的拥有着某些本钱时,方才能具备。

        手掌磨挲着冰凉的药鼎,萧炎忽然耸了耸肩,轻笑道:“当然,我也不是省油的灯,若是在炼药大会上输给了柳翎,那岂不是说老师连古河都比不上么?”

        “这可是不行的啊…”缓缓的吐了一口气,萧炎微抿着嘴,半晌后,淡淡的笑了笑,屈指轻弹着药鼎的通火口,一缕青色火焰迅速窜进,旋即随着一道轻微的闷响,青色火焰在药鼎之中升腾着燃烧了起来。

        “先试试炼制三品丹药吧…”手掌在桌面上那些药材之上缓缓移动着,最后停在几株药草之上,掌心微曲,细微的吸力将之扯进掌心中,然后随意的投入药鼎之中。

        注视着那些被青色火焰分开包裹的药材,萧炎微微点头,脑海之中,自动的浮现出了一张三品丹药的药方,这些药方,都是在修炼之时,药老偶尔间以灵魂力量灌注给萧炎的,如今想要使用,自然是极为简单。

        “醒神丹,三品丹药,能够使得服用之人在修炼状态中,对外界天地能量的感应更加敏感,吸收能量的速度,也会适量的增加许多,炼制材料:三十年份的清心三叶草,成熟的佛心果,十年份的吸灵树…三阶魔核一枚。”

        脑海中缓缓的回味着药方中所记载的药材,半晌之后,萧炎修长十指轻轻弹动,顿时,药鼎之中的火焰,便是汹涌着腾烧而起。

        随着萧炎炼药的开始,房间之中的温度也是逐渐的提高着,淡淡的烟雾从鼎中渗透而出,最后缭绕在房间内,将之弄得云雾缭绕。

        由于第一次炼制这种丹药,所以前两次,萧炎皆是不出意外的将药材烧毁了去,不过这并未让得他有所失望,毕竟炼制丹药失败,就算是药老亲自出手,也是难以避免的。

        所以在停火总结了失败的经验之后,萧炎迅速的掌握了丹药所需要的火候等等,在第三次的炼制中,一枚浑圆而光泽的醒神丹,在折腾了两个多小时后,终于是新鲜出炉…

        望着那枚安静的躺在玉瓶中的醒神丹,萧炎抹了一把额头之上的汗水,满意的笑了笑,然后再度起火,继续炼制……

        消耗了一下午的时间,萧炎炼制醒神丹的成功率也是在以一种喜人的速度稳步的上升着,当桌面之上的药材即将告竭之前,三枚醒神丹,已经出现在了玉瓶之中。

        将装着三枚醒神丹的玉瓶小心收进纳戒之中,萧炎脸庞上的疲倦神色几乎难以掩饰,把桌面清理了一下之后,便是踏着有些虚浮的脚步,一头栽上了床。

        ……

        当萧炎从沉睡中苏醒过来时,发现竟然已是翌日清晨,甩着有些昏沉的脑袋从床榻上爬起来,萧炎望着空荡荡的房间,苦笑着摇了摇头,这炼制丹药果然是个累活,对于精神的损耗实在是太大。

        爬起床来,萧炎简单的洗涮了一番,待得完全回复清醒之后,方才出门对着纳兰家族行去,开始今天对纳兰桀的驱毒。

        虽然有一天时间未见到海波东,不过萧炎并未有什么担心,以那老家伙的实力,在这加玛帝国,除了那些老家伙与云岚宗的宗主,恐怕还没有谁能对他造成太大的麻烦。

        ……

        今日的驱毒,与上次大致相同,期间并未有着什么特殊的事件发生,待得替纳兰桀驱毒之后,萧炎也受他的邀请在家族中闲坐了一会,在闲坐的时候,那纳兰嫣然不知为何,倒是略有兴趣的凑上来询问了一些萧炎关于他的事情,不过这些问题,全被萧炎那冷漠的脸色与语调含糊的抵挡了回去,对于这个女人,虽然如今她似乎看起来比当年变了许多,可萧炎实在是难以对她产生什么好感。

        有纳兰嫣然在的地方,那柳翎自然也紧跟其后,在纳兰嫣然与萧炎谈话期间,萧炎能够感受到这家伙的眼角余光不断的瞟过来,虽然他脸庞上依然是微笑不语,可萧炎却依然是察觉到他似乎有些不爽以及对自己的淡淡敌意,不过对此他只是耸了耸肩,你不爽,关我屁事…古河看上的异火我都敢抢了,你这还未出师的徒弟,能有何让人惧怕之处?

        在柳翎略微有些冷的目光中,萧炎在客厅中坐了将近半个小时后,方才起身告辞,然后便是在纳兰桀几人的送行下,行出纳兰家族,缓缓消失在几人的视线尽头。

        微眯着眸子望着那消失的萧炎,柳翎偏头转向纳兰桀,忽然微笑道:“老爷子,不知道这位叫做岩枭的炼药师,你们可知道他的底细?”

        “怎么?”闻言,纳兰桀一愣,旋即皱眉道:“岩枭先生是我们纳兰家的贵客,我只管他能否将我的烙毒驱逐,至于他究竟是什么身份,我并不在乎。”

        “年轻人,心胸要宽一些,不要为一些小事便心存敌意,你虽然是古河的弟子,不过我敢说,岩枭背后的老师,恐怕不会比古河弱,与这样的人为敌,可不是什么好事…”纳兰桀瞥着含笑的柳翎,意味深长的低声道,以他老辣的目光,自然是能够察觉到他对萧炎的一些心思。

        “呵呵,老爷子说笑了,我与岩枭先生素不相识,又怎会对他抱有敌意。”脸色微微变了变,不过柳翎也非是常人,迅速的收敛好脸上的表情,瞟了一眼那黛眉也是微微皱起的纳兰嫣然,笑吟吟的道。

        “如果真是这样,那自然是好啊,这个岩枭,或许现在比不上你,不过他的潜力极其庞大,若是有机会,我倒是很想拉他进入纳兰家族,。”纳兰桀淡淡的笑了笑,不再看向脸色微僵的柳翎,转身便是对着大门之内行去。

        纳兰嫣然瞥了一眼那正无奈的耸着肩的柳翎,轻声道:“你可最好别乱来,爷爷也说了,他是纳兰家的贵客。”说完,纤手锊开飘落额前的青丝,缓缓跟上前面的纳兰桀。

        “嫣然,这么多年了,你应该知道我对你的…”

        望着那迷人的优雅背影,柳翎忍不住的出口道,然而话还未说话,前面那背对着他的纳兰嫣然便是随意的挥了挥那在日光照耀下,犹如白玉般光洁的纤手,叹息道:“你应该知道,现在的我并不想谈这些事情,你是这么多年少有能够成为我的朋友的男性,或许日后你能够打动我,不过至少,现在,我还仅仅是把你当成普通朋友,我不否认你的优秀,不过,那还并未达到我的要求,我纳兰嫣然的男人,非庸人。”说罢,她不再停留,莲步微移,走进大门。

        “我知道你心高,那么这次,我便用那大会的冠军,来向你证明,我柳翎,能配上你。”望着那迷人背影,柳翎眼中闪过狂热,作为日后云岚宗的掌舵人,纳兰嫣然在加玛帝国的地位几乎比帝国的公主还要高贵,以柳翎心中的傲气,自然是需要征服这种女人,方才能够证明他的优秀。

        “等你取得冠军再说吧。”淡淡的动听声音,顺着大门,缓缓的传了出来。

        “等着吧…”耸了耸肩,柳翎转过身来,盯着先前萧炎消失的地方,阴柔一笑,低声喃喃道:“我会在大会上让他自惭形秽的,丹王的弟子,是加玛帝国最杰出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