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斗破苍穹 > 正文 第两百二十二章 云芝?
  • 正文 第两百二十二章 云芝?

    作品:《斗破苍穹

        第两百二十二章  云芝?

        沙漠之中,尖锐的音爆之声,在虚空之上响彻着,音爆声响起的霎那,一道影子闪现而出,略一停顿,再次出现之时,便是在那几百米之外。www.00ksw.org

        在这道影子消失之后的霎那,又是一道黑影紧随而来,这道黑影在空中飞掠的身形,犹如是那漂浮的柳叶一般,身姿摇曳间,速度与优雅,完美的结合,极为的赏心悦目。

        这道黑影的速度,较之前面的影子,有过之而无不及,每次身形飙射间,一道淡淡的残影便会停留原地,片刻之后,在日光的照射之下,缓缓消散,这一路暴掠而来,天空之上,最多一次,竟然同时出现了八条残影,可以想象,黑影的速度,是如何恐怖。

        随着一逃一追之下,萧炎的身影,便是已经再次化为小黑点出现在了黑袍人的视线之内。

        淡淡的抬头,望着前方那托着青莲座快速飞行的黑衣人影,黑袍人黛眉微皱,略微有些疑惑的喃喃声,从袍下传出:“这人的速度,实在是有些诡异,在飞行之间,竟然没有斗气外溢,这般完美的控制力,实在是有些罕见。”

        “为何我从不知道塔戈尔沙漠附近出了这等强者?这种速度,即使是一些斗皇强者,也难以比喻啊,若不是我有着“风絮残影”这等加速身法斗技,恐怕也不可能与之拉近距离,可即使是这样,似乎也总是难以真正的追赶而上。”黑袍之下,一对细长的如画黛眉越皱越深,显示出其主人心中的疑惑。

        “不能再继续这样拖了啊,不然万一沙漠刮起了沙尘暴,就得丢失目标了…”缓缓的吐出一口兰花般的香气,黑袍人一对雪白玉手从黑色袖袍中滑出。然后缓缓结出印结,轻声喃喃道:“五百米距离,就能攻击,现在,还差一点…加速吧。”

        随着音落,黑袍人脚尖轻点虚空,身体优雅的在空中略微旋转,一道残影驻留原地。本体,却是诡异地消失,再度出现时,已经是在百多米外。

        ………

        “老师,我们似乎惹到马蜂窝了…”察觉到耳边略微有些异样的风声,萧炎眼角向后瞟了瞟,瞧得那身形闪现而来的黑袍人,不由得在心中苦笑道。

        “来的是那位斗皇么…难怪能追赶上来啊。”药老轻叹了一声。旋即戏谑道:“我看那黑袍人似乎对你有些好感啊,要不然试试她会不会再次饶了你?”

        “咳…还是算了吧,上次或许只是她连怜悯我这可怜虫而已,这次可不一样,异火这东西。诱惑力太大了,我与她又不认识,她只要脑子没有被门夹过,我想。应该会很干脆的把我解决,而且是还没有半点迟疑那种。”闻言,萧炎干笑了一声,刚欲催促药老加快速度,心头猛然一紧,全身的毛发,都是在此刻倒竖了起来。

        “小心!”

        “风旋壁!”

        淡淡的清冷喝声以及药老的急喝声,忽然突兀地响彻而起。而随着喝声的落下,萧炎面前几十米处的空间骤然扭曲,一片完全由狂风而凝聚成的实质墙壁,豁然成形,墙壁之上,无数风刃疯狂的旋转着,看这模样,谁若是一头撞了上去。恐怕会立刻被无数风刃切割成一小片一小片的肉丝。

        睁大着眼睛死死的盯着那越来越近的风刃墙壁。萧炎地瞳孔在此刻几乎缩成针孔大小,犹如惯性的使然。使然他已经死死的将速度压了下来,可身体依然是在狠狠的对着风刃墙壁撞击而去。

        “哇啊啊!停下来!”心中的骇然,让得萧炎脸色一片惨白,而就在他地身体距离风刃墙壁仅仅只有几米距离时,森白色火焰猛然从其体内腾烧而出,他的身体,也是犹如忽然被钉子狠狠的钉在半空中一般,极其僵硬的静止了下来。

        身体静止在半空,萧炎嘴唇微微哆嗦着,在他面前几公分处,巨大地风刃墙壁,正犹如搅碎机一般,互相间狠狠的磨动着,一道道锵锵的声响,不断响起,颇为可怖。

        几滴冷汗从额头之上滑落而下,萧炎的声音,兀自有些颤抖:“他…***…这也太狠毒了。”

        “把异火交出来吧,我并不知道你是何方强者,不过,得罪一名六品炼药师,并不是什么明智的决定。”平淡的清冷声音,缓缓的在身后响起,声音中略微有几分气喘,显然,这般突然地出手,也让得她略微有些吃力。

        “唉,老师,准备拼命吧。”听得身后的声音,萧炎顿时轻叹了一口气,逃跑计划,已经失败,现在,也唯有开始最惨烈的正面战斗了。

        “唉,尽量吧,还是那句话,与斗皇强者战斗,我能保你性命,可我不能保证异火。”药老也是叹了一口气,无奈的道。

        闻言,萧炎苦笑了一声,道:“没有了命,要再多的异火能有什么用?还是先保命吧。”

        手掌托着青莲座,萧炎凝望着莲心处的火焰,轻吐了一口气,声音因为长久的飞掠,略微有些嘶哑的道:“好吧,你赢了,东西拿去吧…”

        说着,萧炎将手中地青莲座对着身后随意地抛了过去,而在青莲座离手的霎那,萧炎脚掌猛地一踏虚空,背后双翼狂振,身体暴冲下地。

        瞧得答应得这般干脆的萧炎,黑袍人明显愣了一愣,瞧得那缓缓飘过来的青莲座,再望着那猛然暴冲的萧炎,迟疑了一下,便是放弃了拦截,背后青翼一振,就欲扑过去将青莲座夺回。

        就在黑袍人距离青莲座尚有十几米距离时,一股凶猛的吸力猛的自地面下传出,半空中的青莲,顿时暴射而下。

        “嘿嘿,抱歉了。”落下地来,萧炎手掌一招,青莲座再度落回手中。嘿嘿一笑,也不回头,双翼猛的一扇,地面上的黄沙猛的暴涌而起,只是片刻时间,便是弥漫了这片天地。

        身体悬浮在半空之中,黑袍人冷冷地望着那些升腾而上,将视线遮掩的黄沙。低低的冷哼了一声,

        根本没有理会黄沙,目光在黄沙弥漫的下方扫了扫,纤手飞快的结出手印,轻喝道:“四方风壁!”

        随着黑袍人喝声的落下,四扇巨大的风壁,突兀的出现,并且将附近近百米地范围。全部笼罩在了其中。

        在风壁出现的霎那,地面上正想借助着黄沙的遮掩而逃跑的萧炎顿时停下了脚步,傻傻的望着几米之外的巨大风壁,半晌后,苦笑道:“这下是真的要拼命了。这家伙,也太冷静了,竟然能在这么快速的时间内选择最有效地拦截。”

        “阁下,我的耐心有限。你已经快要接触到我的底线了。”略微有些冰寒的淡淡声音,再度在头顶上空响起,黑袍人冷冷的瞥着那黑衣背影,缓缓地落下地来,纤细的左手间,实质的小小风旋,调皮的旋转着,释放着凶悍地劲气,右手一晃。一把模样有些奇异,并且散发着淡淡青光的长剑浮现而出。

        “唉…”轻叹了一口气,萧炎微微蹲下身子,将青莲小心翼翼的放在沙丘之上,轻吸了一口气,清秀的面容间,无奈的颓丧迅速消散,取而代之的。是那被逼得走投无路。准备即将狗急跳墙的阴森狠厉。

        站起身来,缓缓的转过身。萧炎终于是首次正面对着这位神秘地斗皇强者,手指轻轻的刨动纳戒,巨大的漆黑玄重尺,闪现在掌心中。

        手掌紧握着玄重尺,萧炎将之重插在沙丘之中,冲着黑袍人微微耸了耸肩,笑道:“看着我的容貌,你应该有点吃惊吧?你们在沙漠中随意救下的一个少年,竟然会是最让得你们头疼的家伙。”

        吃惊…的确很吃惊,因为这吃惊已经快要到了震惊的地步…

        在萧炎转过身地霎那,黑袍人地身躯,骤然僵硬,黑袍下的一对美丽眸子,布满错愕地望着那张含笑的清秀面孔,她没想到,这几乎差点让得自己一行人功亏一篑的人,竟然会是这个小家伙…这何止只是吃惊啊…简直就是被天雷劈中一般的震撼了。

        “嘶…”黑袍之下,黑袍人的胸脯明显剧烈的起伏了一次,一口长长的气息被吐了出来,黑袍人的声音中,兀自有些难以置信,她低声喃喃道:“怎么可能是你?怎么可能是你?”

        听得黑袍人嘴中重复的话语,萧炎捎了捎头,低头瞟了一旁的异火一眼,无奈的道:“抱歉,我很需要它,所以…”

        “我不是让你回去吗?你还在沙漠里面乱闯什么啊?”黑袍下,女子的声音忽然略微有些愤怒。

        “呃…”被黑袍人的态度弄得一愣,萧炎有些哭笑不得,摇了摇头,道:“这位大姐,我来沙漠就是想要寻找异火,而且我也早就知道美杜莎女王手中有着我所需要的东西,我为什么要走?”

        “异火现在在我手中,想要我交出去,阁下还是自己动手来拿吧,不过在下也绝对不会轻易放手便是!”萧炎豁然抬起重尺,指向黑袍人,颇有些豪气的笑道。

        “你…”瞧得萧炎的举动,黑袍人着实是有些气乐了,这才半年不见,这家伙竟然便是敢向自己挑战了?

        黑袍之下,一双美眸又气又乐的望着那一本正经向自己挑战的萧炎,良久后,苦笑着摇了摇头,纤手上的劲气缓缓收敛,她实在是对这家伙有些下不了手…

        “唉,真是个冤…”心中这般想着,黑袍下那张俏美的脸颊却是浮上了许些绯红,无奈的摇了摇头,沉吟了许久时间,心烦意乱挥着手,素来以矜持淡雅自持的她,却是忍不住的轻叱道:“滚吧,滚吧,拿着异火快滚,就当今日我没追上你。”

        “呃…”黑袍人这更加离奇的举动,直接是让得萧炎脸庞上瞬间布满了呆滞,半晌后,方才兀自有些不敢相信的道:“你…你不要异火了?”

        “我没有太大的义务帮古河做太多的事,这次冒险护卫他们进入沙漠,已经是尽到最大的本分了。”黑袍人淡淡的道,说着,她忽然偏过头望了眼身后的天空,然后转身便走。

        “……”无语的望着转身就走的黑袍人,萧炎忽然道:“你干嘛去?”

        黑袍人微微一顿,沉默了一会,方才轻声道:“有追兵来了,你先走吧,我…挡着。”

        “那个…大姐,你确定你脑袋不是被门夹了?难道你是我哪门亲戚?大姨妈?”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萧炎实在是有些忍受这女人的怪异举止,忍不住的大喊道。

        “滚!”听着萧炎这话,黑袍下顿时传出一道羞怒的叱喝,袖袍一挥,一股黄沙气箭,狠狠的对着萧炎暴射而去,在即将到其脑袋时,砰然爆裂开来,洒了他满头的黄沙。

        连忙挥开黄沙,萧炎目光扫向那条即使是被大黑袍包裹着,可依然是隐隐透露着几分窈窕的动人背影,满头雾水的叹了一口气,低身将青莲座托在手掌之上,忽然似是想到了什么,身体骤然一僵,豁然抬起头来,眼睛死死的盯着黑袍人手上那把泛着青光的奇异长剑,慢慢的,那黑袍身影,忽然在脑海之中,与当初那位敢与紫晶翼狮王相抗衡的雍容华贵的美丽身躯,缓缓的融合在了一起,再不分彼此,极其完美而契合。

        脑海之中,犹如是一道雷霆劈开了重重迷雾,一个淡雅却让得萧炎难以忘却的名字,缓缓的从记忆深处涌现而出,最后犹如烙印一般,狠狠的印在脑海之中。

        随着这个名字的涌现,面前黑袍人那先前本来傻得有些可怜的举动,却是让得萧炎鼻尖有点泛红了起来。

        “云芝!是你吗?哈哈,我爱死你了!!哈哈!”

        漫天风沙之中,少年那洋溢着得意的狂笑声,忽然顺着狂风的吹舞,传进了转身而走的黑袍人耳中。

        这一刻,黑袍人娇躯骤然僵硬,纤细的身躯,在狂风中犹如随风摇摆的美丽牡丹,高贵而优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