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斗破苍穹 > 正文 第一百八十六章 青鳞
  • 正文 第一百八十六章 青鳞

    作品:《斗破苍穹

        第一百八十六章  青鳞

        在初到石漠城后的当夜,滴酒不沾的萧炎,也是破例的与萧鼎,萧厉痛快的来了个一醉方休。www.00ksw.org

        翌日,当萧炎脑袋有些昏沉的从睡熟中睁开迷糊的眼睑时,却是发现天色已然大亮,手掌揉了揉有些发疼的脑袋,偏头望着身上的薄被,缓缓的坐起身来,狠狠的甩了甩脑袋,苦笑了一声,然后盘起双腿,双手结出修炼的印结,进入了修炼状态,开始驱逐着体内残余的酒精。

        修炼持续了半晌,萧炎手指轻弹,一缕浓郁的酒气从指间喷射而出。

        将酒精逼出体内之后,萧炎轻舒了一口气,这才逐渐的睁开双眼,漆黑的眸子中,再度回复了以往的冷静。

        “嘎吱。”

        就在萧炎睁开眼眸后不久,房门忽然轻轻的被推了开来,一道娇俏的身影,悄悄的走了进来,不过当瞧得坐在床上的萧炎后,微微一惊,赶忙对着他行了一礼,声音怯怯的道:“萧炎少爷,您醒了么?”

        进门的女孩,年龄似乎并不大,看上去似乎比萧炎还要小上一点,一身淡绿的清雅装束,身子虽然娇小,不过倒也有些奇异的发育得较为成熟,只不过看上去略微有些青涩而已。

        一张可爱的精致瓜子脸,犹如一个美丽的瓷娃娃一般,怯生生的模样,如同那担惊受怕的小兔子,让得人心中不免有些怜惜的感觉。

        初一看见这绿衣女孩,萧炎也是愣了一愣,旋即冲着她和善的点了点头。

        “萧炎少爷,我…我来帮您洗漱吧?”将手中的水盆轻放在床榻之外的木架上,可爱的女孩紧张的站在床榻边,低声道。

        “呵呵,不用了。我自己来。”笑着摇了摇头,萧炎从床榻上行下,然后来到木架旁,随意地洗漱一遍,偏头望着女孩那紧张的模样,不由得笑道:“你叫什么名字?”

        “啊?”闻言,女孩微愣,旋即吞吐的道:“我…我叫青鳞。”

        “哦。”微微点了点头。萧炎拿着帕子搽拭着脸庞,然后将帕子丢进盆中,仰天轻吸了一口清爽的空气。

        见到萧炎洗漱完毕,青鳞赶紧端着水盆,小跑着对着门外行去。

        偏过头,望着女孩那娇小的身影,萧炎的目光忽然瞟到女孩的那不堪盈盈一握的腰肢之上,不知道为何。他总觉得这女孩那纤细地腰肢扭动起来,竟然有种异样的诱惑…那就犹如…犹如一条美女蛇在妩媚的扭动腰肢一般。

        “我靠,在乱想些什么…”莫名其妙的念头让得萧炎苦笑着自骂了一声,回到床榻之旁,手掌紧握着巨大的玄重尺柄。然后用力一提,一声低喝,将之抗在了肩膀之上。

        抗着玄重尺,萧炎轻轻的跃了跃身子。笑了笑,经过一年的苦修,现在的他,几乎已经完全地适应了玄重尺的重量,不过每次当他取下玄重尺之后,速度与力量,都会猛涨一截,萧炎相信。若是与敌人对战之时,这猛然飙升的速度与力量,定会让得对手措手不及。

        手掌反握住玄重尺柄,萧炎猛的抽出,随着一声带有剧烈压迫的声响,一旁地木架,轰然崩裂。

        望着爆裂的木架,萧炎咧嘴一笑。将玄重尺负于背上。

        “啊…”门口处。那刚刚倒水回来的青鳞,瞧得屋内的狼藉。不由得轻轻地惊呼了一声,然后赶紧跑过来,蹲下身子捡着地上的衣衫。

        瞧得忙里忙外的小女孩,萧炎尴尬的一笑,不好意思的蹲下身子,伸出手来,刚欲帮忙捡掉落的衣衫,那移动的目光,却是骤然停在了青鳞那露出衣袖的一截雪白手腕之上。

        在那雪白手腕处,竟然是生长着许些青色地…蛇鳞?

        目光惊愕的盯着那些青鳞,萧炎目光不由自主的扫向了青鳞的双脚,不过却并未看见蛇尾,只看见那两只让得人有种将之放在手中把玩的小小三寸金莲。

        正在收拾衣衫的青鳞,忽然的抬起小脸,瞧得萧炎惊愕的目光,顺着他地目光缓缓移下,最后停留在了自己那不小心露出来地手臂之上,顿时,可爱的小脸立刻惨白了起来,一把揉下衣袖,小心翼翼地退后了两步,然后双手抱着小腿,靠着墙角蹲了下来,小小的身躯不断的颤抖着。

        “对…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吓您的。”小女孩颤抖着抱着小腿,胆怯的声音中竟然有些点点焦急的哭腔。

        被小女孩这敏感的情绪弄得愣了愣,望着青鳞那胆怯的模样,萧炎心头轻叹了一口气,他以前就听说过,在塔戈尔沙漠附近,偶尔会有着人类女人被蛇人凌辱的事情,按照常理来说,蛇人与人类发生关系,一般并不会怀孕,然而万事无绝对,总有一点极为稀少的几率,与蛇人发生关系的女人,会怀孕,并且诞子…

        然而虽然会诞子,不过这种有着人与蛇人血脉的婴儿,一般很难活过两岁,可萧炎面前的青鳞…似乎年龄已经到了十三十四了吧?这怎么回事?

        目光怜悯的看着小女孩,萧炎苦笑了一声,就算能活到这么大,那又有什么用?类似青鳞这种类型的人,人类与蛇人都是将之视为诅咒,能多活这么多年,除了受到的白眼与嘲讽更多之外,似乎并没有别的东西…

        缓缓的来到青鳞身旁,萧炎蹲下身来,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小女孩的脑袋,然后在她恐惧的神色中握着她的手臂,小心的掀开衣袖,望着那些青色蛇鳞,忽然柔和的轻声道:“好漂亮的鳞片。”

        闻言,小女孩恐惧的神色一愣,自从她出生以来,萧炎是第一个竟然会说这些让得连她自己都害怕的鳞片很漂亮…

        那几乎是满目疮痍的弱小心灵之中,悄悄的泛起一点奇异地感觉。睁着那隐隐散发着许些异样魅惑的眸子,怯生生的道:“少爷难道不怕么?”

        盯着青鳞的那对水灵眸子,萧炎这才发现,这对眸子,略微有些偏向绿色,而且…那瞳孔深处,似乎隐藏着三个极为细小的碧绿小点。

        紧紧的盯着那有些妖异的碧绿瞳孔,萧炎忽然间精神略微有些恍惚。瞬间之后,心中猛的一震,迅速地回过神来,脸庞上隐隐的浮现一抹惊骇,这是什么妖异的眼瞳?以自己的灵魂之力,居然都会略微有些失神?

        惊骇之余,萧炎再度盯着小女孩的眸子,却是愕然的发现。三个细小的碧绿小点,竟然消失了?

        “难道看花眼了?”惊愕的喃喃了一声,萧炎狠狠地甩了甩头,再度盯着小女孩看了片刻,除了眸子有些偏向绿色之外。似乎并没有那小点的存在。

        “唉…多半是昨夜喝酒的缘故吧。”无奈的摇了摇头,萧炎将青鳞的衣袖拉下,然后将之拉起身来,笑眯眯地望着这齐及自己肩膀的胆怯女孩。微笑道:“抱歉,让你受了些惊吓。”

        青鳞赶忙的摇着脑袋,小手紧张的绞着衣角,在她地认知中,这么多年来,萧炎也是第一个对她道歉的。

        “少爷,这段时间,我会是您的贴身侍女。您有任何事,尽管吩咐青鳞就好。”弯着身,青鳞低声道。

        微微笑了笑,萧炎轻点了点头,揉着女孩的脑袋,笑道:“我大哥他们呢?”

        “萧鼎团长与萧厉团长都已经去整理团中的事物了,他们吩咐我,若是少爷想要找他们的话。让我带您去前院的议事厅便好。”青鳞柔声道。

        “呵呵。既然他们在忙,那便算了吧。”笑着摇了摇头。萧炎背负着玄重尺对着外面行去,笑道:“走吧,带我逛逛这漠铁佣兵团。”

        “嗯。”柔柔的应了下来,青鳞小心翼翼地跟了上去。

        行出房间,屋外的阳光挥洒而下,让得人浑身暖洋洋的,虽然沙漠炎热,不过现在正是清晨时期,阳光的温度,刚好不至于让人感觉到炎热。

        一路与青鳞行走在佣兵团内部,凡是遇见来往的佣兵,这些人都会停下来对着萧炎和善的打着招呼,想来他们也都知道了萧炎的身份。

        不过当他们的目光扫到一旁地青鳞之时,笑容则是逐渐冷淡,而且一些人地眼眸中,更是隐隐的噙着一些厌恶。

        对于他们地这种表情,萧炎也只得无奈的轻叹了一声,看来青鳞的身份,这些人也同样是知道,萧炎当年在沦落为废物的时候,曾经也受到过这种待遇,所以才会对可怜无助的青鳞有着几分同情之心,不过沙漠边缘的佣兵,都是与蛇人有着难以抹去的血仇,只要这些佣兵每次想到面前的小女孩体内流淌着那些肮脏蛇人的血液之后,便是会忍不住的流露出一些厌恶的情绪,这种情绪,几乎没有任何东西能够压制,这是人类与蛇人交恶已久的互相抵触而产生的厌恶。

        同时拥有人类与蛇人血脉的青鳞,则承担了双方的歧视与厌恶,说起来,她也是一个极为无辜的女孩。

        一路上,跟着萧炎身边,周围每次射来的那些厌恶目光,都会让得青鳞娇小的身躯微微颤抖,那本来该让得无数人爱不释手的可爱小脸蛋,也是布满着黯淡。

        走过一处转角,萧炎忍不住的叹出了一声,缓缓的止下步子,偏头望着因为他的叹息,而忽然变得满脸忐忑不安起来的青鳞,沉默了一会,方才柔声道:“青鳞,不要太过在意别人的目光,你只要记得,你不是为别人而活着,你为的,是你自己!”语罢,萧炎揉了揉青鳞的脑袋,继续对着远处走去。

        听着萧炎的话,青鳞愣在原地,许久之后,可爱的精致脸庞上露出许些莫名的异彩,俏鼻轻轻的抽了抽,抬起小脸,那对碧绿色的瞳孔之中,三个极细的绿色小点,忽然再度悄无声息的浮现而出。

        “谢谢您,萧炎少爷…”

        轻声呢喃了一句,青鳞小脸上突然的展现出一抹充满异样诱惑的笑意,然后小跑着追上了前面的少年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