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斗破苍穹 > 正文 第一百六十八章 炼药师的极品待遇
  • 正文 第一百六十八章 炼药师的极品待遇

    作品:《斗破苍穹

        第一百六十八章  炼药师的极品待遇

        望着弗兰克与奥托那满脸的惊叹,大厅之内,众人的喉咙,都是不由自主的轻轻滚动了一下,看两人这模样,那位少年的二品考核,明显…通过了。www.00ksw.org

        “真是个可怕的家伙…”众人面面相觑,皆是在心中轻叹了一声,十九岁的二品炼药师,这算是刷新加玛帝国的记录了吧?

        “这家伙…竟然真的成功了?他十九岁,就到了斗师级别?这怎么可能!”微张着红唇,琳菲惊愕的轻声喃喃道。

        一旁,雪魅也是微微点了点头,这家伙,也未免太变态了吧?

        瞧着大厅内满脸震撼的众人,弗兰克与奥托也是互相苦笑了一声,近距离的观察萧炎炼制了一次丹药,两人也实在是不得不为他所表现出来的炼丹天赋感到惊叹。

        虽然萧炎是第一次炼制考核时的药方,不过那对火候的杰出控制力,却绝不会比任何一名真正的二品炼药师逊色,而且炼药时,对于各种药材精华部分的提炼,也是拿捏得极为精准,如果换成一名有着丰富炼药经验的二品炼药师能有这般表现,弗兰克与奥托倒不会感到有多少惊异,然而面前的家伙,可才仅仅十九岁啊…

        他们当年在这个年龄时,还只是在自己导师的教导下,初步的学习药材辨认呢…

        “真是个让人受打击的家伙…现在我是越来越好奇,究竟是哪位大师,竟然能够教导出如此杰出的学生?”弗兰克苦笑道。

        “嗯,虽说这小家伙炼药天赋极为优秀,可再出色的璞玉,未经精心雕琢,也难以成大器…他的那位神秘导师。很是了不起啊,自少,如果换成我俩来教导萧炎,是绝对取不到这种效果。”奥托自叹不如的道。

        “不过他的那种紫色火焰,倒的确不是异火,虽然较之普通火焰要强上许多,可却并没有异火那般霸道与妖异…”弗兰克想起先前萧炎地炼药,微皱着眉头。有些疑惑的道。

        “呵呵,的确不像是异火,不过这也没什么,斗气大陆奇人异事数不胜数,总有一些不被人所发觉的神奇东西,那紫火虽然挺强,不过只是比起同阶炼药师的斗气火焰强上一些而已,与异火相比。无疑是相差太远。”奥托笑道。

        “嗯。”点了点头,弗兰克偏过头,望着屋内,笑道:“小家伙,东西收拾好了。那便出来吧。”

        随着弗兰克的音落,萧炎的身影缓缓的从屋内走出,轻拍了拍那身普通衣衫上沾染地一些药粉,目光在大厅内的众人面庞上扫了扫。微微笑了笑。

        见到萧炎望来,大厅之内的众位炼药师也是回以和善的笑容,虽然以他们的身份,在这黑岩城几乎是处于顶尖的地位,平日谁见了都得恭敬的打声招呼,然而面前少年所表现出来的炼药天赋,却是让得他们丝毫不敢有所怠慢,毕竟说不得日后。这少年便是一位比弗兰克与奥托成就还要更高地炼药大师。

        见到萧炎出来,弗兰克对着一名手下挥了挥手,后者赶忙快步行出大厅,片刻后,用玉盘托着一套精致的黑色长袍走进进来。

        “这是二品炼药师的特制服饰,这种长袍的材料,在制作之前,会被放进公会培育的药池中进行侵泡。所以。可别小看了它,穿上之后。布料中所侵泡地药液,会与空气接触,而逐渐的散发出奇异的味道,这种味道的效果,能使得其主人时刻保持着清醒状态,并且,在这种味道地刺激下,人体的肌肤,会变得有些敏感,而这样,则能使得炼药师在炼制丹药时,对火候的控制,要更加容易一些。”接过玉盘,弗兰克有些得意的将这长袍的功能详细的说了出来:“同时,它还具备免疫一些毒性的功能,再有,经过公会的特殊制作,这种炼药师长袍地防御力,可比一般的铠甲还要坚固许多,若不是由于造价昂贵,不可能大批制造,不然早被帝国抢过去当军用装备了…”

        听着弗兰克的这般介绍,萧炎也是有些愕然,他可没想到,这一件看似外表华丽的衣袍,竟然还拥有如此众多让人眼馋的功能。

        “难怪很多炼药师都喜欢加入炼药师公会,这种种待遇,实在是很让人心动啊…”接过黑色的精美长袍,萧炎在其上扫过,只见在那胸部的位置,还黏贴着一枚炼药师徽章,徽章之上,古朴的药鼎表面,两道犹如水银般地波纹,如同活物一般,不断地微微扭动着。

        手掌在漆黑的黑袍上抚过,那股柔软地触感,宛如女子柔嫩的肌肤一般,极为美妙。

        “啧啧…炼药师,不愧是斗气大陆最高贵的职业啊,光是这件长袍,恐怕造价就不会低于十万金币。”爱不释手的上下翻看着黑色长袍,萧炎褪去那件普通的粗布外衫,然后将之套在身上,顿时,被黑袍贴着的皮肤,就如同侵入水中一般,凉爽舒适,而且一股淡淡的异香,也是悄悄钻进鼻内,让得他略微有些疲惫的精神为之一振。

        经过近一年的苦修,萧炎的身材,也是逐渐的变得欣长,虽然脸庞看上去依然有些消瘦,不过如今穿上这一身得体的漆黑长袍,却竟然是隐隐有几分飘逸的感觉,脸庞上的那最后一抹稚嫩,也是被完美的掩藏了下去。

        望着那穿上炼药师长袍后,几乎是犹如焕然一新的萧炎,一旁的弗兰克与奥托,也是微笑着点了点头,显然,他们对萧炎现在的形象颇感满意。

        大厅内,一直紧盯着萧炎的雪魅与琳菲,瞧得他这般变化,俏脸上也是闪过一抹诧异,目光流转间,却是不可察觉的在萧炎含笑的脸庞上多多停留了一下。

        “好…”亲身体验着炼药师袍所带来的好处,萧炎赞不绝口的点了点头。

        见到萧炎满意的模样。弗兰克微微笑了笑,炼药师所能够造成地影响力实在是太过巨大,为了能够将这些具有强大能量的高贵职业聚集在一起,炼药师公会,真的是为此费了不少心思。

        “好了,考核已经完毕,诸位也就散了吧。”

        弗兰克对着大厅内的众人挥了挥手,然后转身对着萧炎笑道:“有时间么?如果有的话。我想我们或许可以聊聊。”

        闻言,萧炎笑着点了点头,微笑道:“也好,正好我也有事情想要请会长帮帮忙。”

        “呵呵,雪魅,琳菲,你们和其他几位通过审核的小家伙先去领一品炼药师徽章与衣袍吧,我们还有点事,便不陪你们过去了。”对着雪魅笑了笑。弗兰克与奥托对视了一眼,然后两人带路对着大厅之外行去。

        望着这明显差了一截的待遇,琳菲只得无奈的点了点头,然后不满地冲着弗兰克的背影作了个鬼脸,嘟囔道:“偏心!”

        “走吧。别抱怨了,人家有让老师偏心的资格,若不服气,你也马上去考核二品炼药师吧。”雪魅起身对着大厅外行去。轻笑道。

        “哼…有什么了不起嘛。”琳菲轻哼了一声,虽然脚步跟了过去,不过话语中明显没有多少底气,考一品炼药师便已经有些勉强了,还二品…她又不是没有自知之明。

        “萧炎,请坐吧。”安静整洁的书房之中,弗兰克笑眯眯的对着萧炎道。

        随意的在椅上坐下,萧炎开门见山的笑道:“两位大师。有问题便问吧,只要是不涉及到我的底线地问题,我应该不会隐瞒。”说到此处,萧炎眼中掠过一抹狡黠,这底线在哪,便是随便他设置了。

        “呵呵,真是个狡猾谨慎的小家伙。”笑着摇了摇头,活了好几十年。弗兰克自然明白萧炎话语中的意思。

        “既然如今你也在公会登了记。那我们自然也要履行一些公事,嗯…你先前登记的资料。关于导师这一项…似乎有点不对吧?在我的记忆中,加玛帝国中,似乎并没有一名炼药师大师名字叫做药老。”手中扬了扬萧炎先前所登记地资料,弗兰克笑问道。

        “抱歉,在出来之时,我的老师说过,不能暴露他的信息,不过他的确没在公会有过记录。”摊了摊手,萧炎道。

        闻言,弗兰克与奥托都是无奈地摇了摇头,看来想从这小家伙口中得到他老师的消息,是有些不可能了。

        “好吧,既然你不想说,我们也不为难你,在加玛帝国内,也的确有一些隐士强者,并不喜被人得知。”叹了一口气,奥托沉吟了一下,问道:“最后一个问题,是关于你操控的那种紫色火焰…你或许也知道,你的那种火焰,并不是异火吧?”

        “呵呵,如果是那倒好了…”笑着摇了摇头,萧炎半真半假的道:“这紫火是我在一次机缘巧合下,从紫晶翼狮王那里搞来的,别问我是具体怎么得到的,我偶然在魔兽山脉遇见它,就被它莫名其妙地喷了一口火,要不是有点保命的东西,或许就当场被焚烧了,在事后,我才发现体内多了一点紫火。”

        “紫晶翼狮王?”

        闻言,弗兰克与奥托都是一愣,旋即恍然的点了点头:“难怪…原来是紫晶翼狮王的紫火,我说怎么看上去隐隐有些狂暴的野性,你倒真是好运,竟然能侥幸得到这种东西,当初也曾经有不少炼药师想要打它的火焰的主意,可惜,最后都失败了。”

        “唉,算了,问了半天,基本上你这家伙没有吐出半点有用的消息。”挥了挥手,弗兰克无奈地道:“你有什么事,说说吧。”

        “嘿嘿。”咧嘴笑了笑,萧炎抿了抿嘴,目光紧紧地盯着两人,轻声道:“我需要一种东西,不知道两位大师能不能帮忙查查是否别的炼药师拥有?”

        “什么东西?”

        “冰灵寒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