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斗破苍穹 > 正文 第一百五十六章 吞噬紫火之前的准备
  • 正文 第一百五十六章 吞噬紫火之前的准备

    作品:《斗破苍穹

        第一百五十六章  吞噬紫火之前的准备

        自从那日小医仙因为服毒而昏迷之后,小谷中的日子,再次变得犹如以往那般悠闲而平和了起来,而且或许是因为萧炎在知道了她的身份后,依然没有与她疏远的因故,小医仙也是颇为感动,现在对待萧炎,几乎是到了无话不谈的地步。www.00ksw.org

        看来,萧炎的这原本是出于一些同情心的举动,却是误打误撞的赢得了小医仙真正的全部信任,而对此,萧炎也是未曾意料。

        谷中平静的日子,一天天的缓缓渡过,萧炎体内的紫火,也是在顶着烈日,坚持不懈的苦修之中,不断的变得越加雄厚,当然,能有这般速度,自然是全都依仗着紫晶源的相助,若不是有这神奇的东西,萧炎想要让紫火成长到现在这一地步,没有个好几年时间,是绝对不可能的事。

        又是一个炎日之下的苦修,萧炎缓缓睁开双眼,漆黑的眼眸中,浓郁的紫华持续了好片刻时间,方才逐渐消散。

        此次的修炼结束,萧炎却并未如同以往那般起身躲避炎日,反而抬起头来,虚眯着眼睛,望着遥遥天空上巨大的烈日,手掌缓缓抬起,轻喝道:“现!”

        随着轻喝的落下,萧炎手掌之上,紫色火焰猛的腾现而出,此时的紫火,不仅已经能够将手掌包裹,而且还顺着手臂一路沿上,直至肘处,方才缓缓停止。

        低头望着变成紫色火焰的手臂,萧炎脸庞上涌上一股欣喜,拳头紧握,旋即狠狠的击在地面之上,顿时,随着一道爆声炸响,一条条裂缝。顺着萧炎拳头的接触点,不断的对着四面八方蔓延而出,直到碰触到山壁,方才停止。

        “好强的威力。”望着这一拳所造出的破坏,萧炎忍不住地惊叹道。

        “还算勉强吧,不过现在紫火的力量,已经快要达到你控制的极限了,如果再继续修炼下去。反噬恐怕也将会来了。”药老从戒指中飘荡而出,瞟了一眼那包裹着萧炎半只手臂的紫火,笑道。

        “的确快要到极限了,现在我控制气旋中的紫火,明显没有以前那般得心应手了,若是继续让它成长,恐怕它就该反客为主了。”点了点头,萧炎道。

        “既然这样…”药老微微一笑。轻声道:“那么…你就抢在它反噬之前,提前吞噬它吧。”

        低头望着手掌上翻腾的紫火,萧炎裂嘴笑道,偏头问道:“什么时候动手?”

        “明日晌午吧,今天。你需要准备一些东西。”药老微笑道。

        “还需要准备什么?”

        “吞噬紫火,进化功法,并不是你想象中的那般简单,这紫火虽然远远比不上“异火”。不过以你这九星斗者地实力,却极难顺利的将之吞噬,所以,你需要准备两种丹药,以备不时之需。”药老笑吟吟的道。

        “护脉丹,冰心丹,这两种丹药是二品丹药,按照常理来说。以你一品炼药师的实力难以炼制成功,不过你现在拥有比普通斗气火焰强上许多的紫火,所以倒能提高一些成功率。”

        “护脉丹,顾名思义,有着保脉护体之用,你在吞噬紫火之时,便需要将紫火按照焚决的运功路线来运转,而这种实质紫火。可不比温和的斗气。它们所过之处,造成的破坏颇为巨大。而经脉是修炼最重要地东西,万万不能伤之半点,所以,这护脉丹,是你必须准备的东西。”药老认真的道:“而且,由于紫火生性霸道狂野,在吞噬之时,那种紫火中所蕴含的狂暴之意,将会随着吞噬的进行,而沾染你地心神,若你心神被侵蚀,那么吞噬的打算,自然宣告破碎,并且,说不得还会给你留下难以抹去的后遗症,因此,这两种东西,是你吞噬紫火时,必不可缺的两种东西。”

        见到药老那凝重认真地神色,萧炎也是不敢怠慢,赶紧点头。

        “这是两种丹药的药方,其中所需要的药材,刚好能够在这小谷中凑齐,不过除此之外,还需要二阶的木属性魔核以及冰属性魔核,各自一枚。”药老手指轻轻点在萧炎额头之上,将药方的信息传了过去,旋即又补充道。

        “木属性与冰属性的二阶魔核?”

        闻言,萧炎一怔,旋即无奈的点了点头,他的存库中只有一枚冰属性地二阶魔核,这还是上次在衡量自己实力时,费尽心机猎杀了一头二阶魔兽,方才得到,而至于二阶木属性魔核,他却是拿不出来,看来,接下来的时间,他必须自己进入魔兽山脉猎杀拥有这种魔核的魔兽了。

        闭上眼睛,回忆了一下两种丹药所需要的药材之后,萧炎再次望了望天色,然后跃下山岩,在山谷中找到正在安静研读七彩毒经的小医仙,与她说明了自己出谷的目的。

        听得萧炎要出去猎杀二阶魔兽,小医仙顿时有些担忧的想要一同前往,不过却被萧炎阻拦了下来,毕竟以他现在地实力,可不能在一头二阶魔兽面前保证她地安全。

        被萧炎阻拦,小医仙也只得无奈的放弃了一起地决定,不过她却依然有些不放心的递给了萧炎一枚她精心配制的毒药药丸。

        非常清楚小医仙对毒药的制造能力,所以萧炎这次倒没推辞,将那枚漆黑的药丸小心翼翼的收起,然后道了一声谢,飞快的冲至山壁之前,在小医仙的注视下,脚掌踏出炸响之声,身形犹如大鹏一般,直冲向山谷之巅。

        站在山巅上,萧炎对着谷底的小医仙摇了摇手,然后身体微振,紫云翼便从背后舒展开来,在日光的照耀下,散发着点点紫色光泽。

        站在谷顶,萧炎一抬眼,便能够看见小半个魔兽山脉的轮廓。入眼之处,碧绿的树木,占据了绝大部分的视线,偶尔一阵狂风从山脉内部刮出,顿时在这片森林之上,掀起一阵绿色的风浪,颇为地壮观。

        抬头望了下烈日,萧炎抹了把汗。背后双翼微振,然后便是跃身跳下了悬崖,双翼扇动间,借助着一股浮力,飞速的对着魔兽山脉之中飞掠而去。

        魔兽山脉极为辽阔,想要在这么大的范围中,寻找出一头二阶的木属性魔兽,还真是有些困难。在寻找了接近一个小时依然无果之后,萧炎只得无奈的请药老出手,依靠他那变态的灵魂感知力,方圆千米内魔兽的等级,至少难以逃过他的搜索。

        虽然口上一直说进入魔兽山脉后什么都要靠萧炎自己。可如今这情况,药老倒并未再找借口推辞,只是略微闭目了半晌之后,缓缓睁开眼来。手指指向东南边地方向,笑道:“那里有二阶的木属性魔兽,不过似乎还有点其他的状况,去么?如果不去的话,我们可以换其他的地方再搜索,只不过要再搜索一段时间。”

        见到药老手指指处,萧炎双翼一振,身形便是迅猛的飞掠而去。同时飞快的往嘴里丢了一枚回气丹,含糊的嘟囔道:“先看看吧。”

        快速地飞掠过半空,在即将到达目的地时,萧炎眉头忽然微皱,下方的森林中,传出了惊慌的大喝声,听声音的大小,似乎人数还不少。

        “老师。就是这里?”萧炎疑惑地问了一句。

        “嗯。下面有些佣兵在猎杀魔兽,不过他们似乎在吸引魔兽时。失误的多引了一头二阶木属性魔兽,现在正被撵得鸡飞狗跳。”戒指中传出药老的笑声。

        无奈的摇了摇头,萧炎背后双翼缓缓收拢,最后化为纹身贴在了背面之上,身体凌空一翻,双脚稳稳地穿过茂密的枝叶,落在了一颗巨大的树干之上,目光扫向下方。

        在萧炎的下方,是一处颇为宽敞的空地,此时的空地上,正狼狈的逃窜着起码几十名佣兵,而在这些佣兵身后,是两头两阶的魔兽正在锲而不舍地追杀着,以这些佣兵仅仅斗者的实力,自然不可能和两头两阶魔兽相抗衡,所以下方的局面,基本是一面倒的追杀。

        目光仔细的扫过这些佣兵,萧炎忽然发现,这些人似乎都是隶属于一个佣兵团,而且看那有些熟悉的团徽,好像正是当日萧炎所遇见的卡岗几人所在的血战佣兵团。

        “啊…”就在萧炎扫视之时,一道熟悉地惊恐尖叫声,忽然在下方狼狈地人群中响起,萧炎微微一愣,目光扫移而下,只见那人群中的一位少女,似乎是因为脚下地石头被绊倒,而此时,后面的一头二阶魔兽,正张大着獠牙巨口,对着她凶悍扑去。

        目光盯着那名尖叫的少女,萧炎眉头微皱,这少女,正是那日卡岗小队中那名叫做苓儿的少女。

        以萧炎此时的距离,就算是有心想要救援,也赶不过去,所以,他也只得苦笑着摇了摇头。

        就在魔兽即将扑杀苓儿之时,一声怒喝骤然响起:“畜生,滚开!”

        随着喝声的响起,一道壮硕的人影,猛的自树林中暴射而出,手中有些巨大的宽剑,泛起浓郁的斗气,狠狠的劈在二阶魔兽掌爪之上,顿时,两者都是急退了一步。

        “咦?”望着那忽然出现的人竟然能够与二阶魔兽硬拼而不落败,萧炎顿时惊咦了一声。

        “费雷大叔!”本来俏脸惨白的少女,见到壮年的出现,小脸上顿时涌出劫后余生的欣喜,急忙道。

        “苓儿,退后!”

        被称为费雷的壮年,没有回头,低喝了一声,然后目光扫向那因为他的出现,而再次开始汇聚的两头魔兽,不由得满嘴发苦,以他二星斗师的实力,顶多只能够应付一头二阶魔兽啊。

        “团长,怎么办?”一名中年人从佣兵群中走出,焦急的问道,他非常清楚费雷的实力。

        “卡岗,先整合队形,千万不要乱了,否则会被它们逐个蚕食!”费雷沉声喝道。

        “费雷大叔。你一人可打不过那两头二阶魔兽啊。”苓儿急声道,刚欲前走,一条修长的手臂便是从后面伸出,一把抓住她,同时,女子清冷的声音,也是传了出来:“别去打扰团长!”

        被女子抓住,苓儿可怜兮兮的转过头。望着身后那有着一副堪称魔鬼般身材的清冷女子,道:“晴姐姐,我们去帮费雷大叔暂时抵御一下吧?”

        被苓儿成为晴姐姐地女子,娇躯颇为高挑,而且浑身的肌肤,并非是那种洁白如玉,反而是有些偏向性感的古铜色,黑色的紧身短皮衣。将胸前凸出一对傲人的弧度,由于皮衣颇短,刚好到肚脐之处,所以,那光滑平坦。不足盈盈一握的纤腰,竟然便是**的展现了出来,极为的引人垂涎。

        女子下身同样是一件短短地紧身黑色皮裙,修长紧绷的双腿之上。佩戴着一把修长的匕首,她的这种形象,就犹如是森林中的一头母豹一般,充满着爆发力与狂野的野性。

        而这种充斥着野性的女人,男人见到她的第一个印象,那便是,征服她,让这头犹如母豹般地女子。在身下匍匐婉转,当然,这种念头,萧炎在初始瞟见时,也的确同样产生过,不过,念头刚刚出现,便是被抛了开去。毕竟。他不是精虫上脑的人,长久来的苦修。让得他的自制力,也极为地不凡。

        “以我们这里这些人,若是不整合好队伍,只能被二阶魔兽一个个的扑杀,现在还是听从团长的吩咐吧,把队伍收拢,你也别再添乱了,先前若不是你捣乱,又怎会引出两头二阶魔兽?刚才我们可差点为此付出同伴的性命!”被称为晴姐姐地女子,微皱着柳眉,对着苓儿轻叱道。

        被这番训斥,苓儿也是有些委屈,不过却不敢再多嘴,只得乖乖的站在女子身边。

        “晴叶,待会若是出现了事故,你带着苓儿先走吧,这里我们来拦住。”一名身着白色衣衫的青年,凑了过来,笑道。

        眼波瞟了青年,被称为晴叶的女子淡淡的道:“团长未下令,我不会先走,而且,论起实力来,你可远远不如我。”

        闻言,白衣青年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对着一旁正做鬼脸的苓儿无奈的摊了摊手。

        见到木阑吃鳖,苓儿偷偷地笑了笑,若是以前她看见木阑对晴叶讨好的话,心中定然会暗暗的有些不痛快,可现在,不知为何,这以前让得自己颇为崇拜的木阑大哥,现在却是再难以让她有以前的那种感觉,并且偶尔之时,少女胡思乱想的小脑瓜中,还会莫名其妙的跑出一位少年的背影,那位背负着巨大黑尺地少年…

        “听说他竟然把狼头佣兵团地穆蛇也杀了,那家伙可是连费雷大叔也头疼不已的强者啊,真是个爱骗人地家伙,竟然说自己才八段斗之气…”小手抓着身旁晴叶的手臂,苓儿回想起那在青山镇传了一个月依然火爆的消息,少女的心中,不由得泛起莫名的意味。

        “血战团员,结队!替团长拦住那头木系二阶魔兽!”

        在苓儿呼吸乱想时,一旁的卡岗,已经快速的将队伍整顿好,手掌一挥,几十名变得配合有素的佣兵,顿时快步冲出,然后将那正想对着费雷围杀而去的一头二阶魔兽拦截而住。

        被一群杂鱼拦住去路,这头体型颇为不小的魔兽顿时发出一声愤怒的咆哮声,巨大而锋利的爪子,猛的挥舞而下,顿时将几块盾牌凭空撕裂。。

        “拦住它!土系斗者排前,火属性斗者攻击它的要害!”望着刚一接触,便是落入下风的队伍,卡岗急忙喝道。

        卡岗的喝声刚落,那头木系魔兽便是不耐的仰天一声巨吼,顿时,浓郁的绿光自其体内暴涨而出,一条条由绿色能量所汇聚的蔓藤铺天盖地的从其体内犹如利剑一般暴射而出,附近的一些佣兵,躲闪不及下,被蔓藤狠狠的弹飞而去。

        好不容易整合起来的队伍,在二阶魔兽的这轮攻击之下,脆弱得几乎不堪一击。

        攻破了阻拦在身前的队伍,木系魔兽双眼赤红的开始了杀戮。几名躲避不及地佣兵,顿时便被砸得吐血狂退。

        “团长,守不住了!”见到肆意杀戮的二阶魔兽,卡岗脸色苍白的对着那正与另外一头二阶魔兽苦战的费雷大喊道。

        手中巨剑狠狠的将对面的二阶魔兽劈退,费雷急退了几步,在众人的注视下,忽然抬起头来对着一处巨树高声喝道:“朋友,大家都是在魔兽山脉混饭吃。若是方便,还请能够出手一救,血战佣兵团感激不尽!”

        见到费雷这般举动,周围的血战佣兵顿时有些惊愕地面面相觑,然后都将目光投向费雷所望之处。

        在费雷喝声传出之后片刻,密林之中终于才有所回音:“呵呵,帮忙可以,不过若这头魔兽其体内有魔核…”

        “归阁下!”闻言。费雷一喜,毫不犹豫的喝道。

        “呵呵,团长真是豪爽,前段时间受了贵团几位朋友相助,今日便权当还个人情吧。”随着一阵轻笑声响起。树林之上,树叶一阵晃动,一道黑影猛然犹如大雕一般迅猛扑下。

        “叮!”

        晴叶咬着银牙,与那追杀而来的木系魔兽硬拼了一记。强大的力量,顿时让得她俏脸微白的急退着。

        魔兽击退晴叶,发出一声狰狞的咆哮声,然后再次猛扑而来。

        就在晴叶打算再次相拼之时,半空之上,一道黑影猛的飙射而来,最后狠狠的砸在了地面之上,在传出一声暴响之余。也溅起了漫天尘土。

        灰尘缓缓散去,一道背后背负着怪异地巨大黑色铁尺的单薄身影,出现在了在场所有人眼中。

        “萧炎?!”背后那独特的巨尺标志,立刻让得卡岗等人失声喝了出来。

        “呵呵,卡岗大叔,别来无恙啊。”萧炎缓缓转过头来,目光先是在身后的晴叶身上扫过,然后对着一旁的卡岗笑道。

        “好了。叙旧地话。待会再说,先把这畜生解决吧。”

        对着满脸狂喜的卡岗摇了摇手。萧炎转过身来,望着面前这头巨大的二阶魔兽,不由得微微一笑,脚掌缓缓的抬起,然后重踏着地面,随着一声炸响,萧炎地身形,化为一道黑影闪电般的出现在魔兽左侧,手掌紧握着尺柄,猛然一抽,玄重尺离背而起,带起一股剧烈的破风声响,重重的轰击在了其头颅之上,顿时,巨大的力量,竟然将魔兽那庞大的身体击飞而起,在砸断了好几根大树之后,方才缓缓停止下来。

        “好!”眼角一直瞟着这边的费雷,瞧得萧炎这恐怖的一手,不由得失声赞叹道。

        那站在萧炎身后地晴叶,望着那被萧炎犹如打皮球一般打出十多米的二阶魔兽,玉手不由得捂上了红润的小嘴,满脸的惊愕,很难想象,这看起来身躯单薄的少年,竟然拥有这般狂猛的力量,当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那不远处的苓儿,自从萧炎出现之后,一双视线便是牢牢的贴在他地身上,见到此时他这般大发神威,水灵地眸子中,顿时异彩掠过。

        “吼!”

        远处,被击飞的魔兽再次爬起来,被人击飞地耻辱让得它愤怒的咆哮了起来,浑身上下,汹涌的绿色能量,逐渐的缭绕,巨嘴一张,十几根布满毒刺的绿色蔓藤,便是对着萧炎飞射而去。

        望着那些射来的蔓藤,萧炎手掌之上,紫火火焰藤烧而出,在尺身之上一抹,一缕缕淡紫火焰,便是被留在了尺身之上,手掌紧握着重尺,朝前一劈,那十几根蔓藤,便是被迅速焚烧殆尽。

        “吼!”

        见到攻击无效,魔兽再次仰天发出怒啸,浑身毛发倒立,一阵碧绿的绿色能量围绕在周身,瞬间之后,竟然凝固成了绿色的甲壳,甲壳将魔兽的身体完全掩盖,在日光照射下,反射着森冷光泽。

        覆盖上绿色甲壳之后,魔兽再次迈开四蹄,犹如一俩坦克一般,对着萧炎冲撞而来。

        抬眼望着那暴冲而来的魔兽,萧炎缓缓的舒了一口气,手掌竟然松开了重尺,拳头紧握着,紫色火焰,腾烧而出,包裹了将近半条手臂。

        低头望着手臂上袅袅升腾的紫火,萧炎抬起头,望着那越来越近的魔兽,此时,因为其身体之上的甲壳,压迫的劲气,迎面扑来。

        轻吐了一口气,萧炎脚掌猛然重踏地面,身体犹如离弦的箭一般,在周围那目瞪口呆的视线中,居然选择了与魔兽硬碰硬。

        “这家伙…疯了么?”望着萧炎的举动,在场的所有人,都是这般惊愕的喃喃道。

        “八极崩!”

        就在双方即将碰撞之时,萧炎心中骤然一声轻喝,被包裹在紫火中的拳头,猛然传出尖锐的破风之声,瞬间之后,夹杂着恐怖的劲气,狠狠的砸在了魔兽脑袋之上。

        刚刚接触,魔兽身体之上的绿色甲壳,便是被萧炎的紫火,摧枯拉朽般的融化出了一个巨大的空洞,露出了里面魔兽的头颅。

        “嘭!”

        拳头夹杂着紫火,重重的砸在魔兽脑袋之上,略微沉闷之后,萧炎的拳头,借助着紫火的灼热温度,竟然是在一道闷响声中,生生的将洞穿了魔兽的脑袋。

        沉闷的声响,在空旷的森林中响起,萧炎的手臂,几乎没入了将近半截在魔兽的头颅之内,鲜血沿着手臂滴答而下,最后在略微有些安静的树林中,形成了诡异的轻响。

        淡漠的注视着面前这头睁大着血红巨眼的魔兽,萧炎轻吐了一口气,手臂缓缓的抽离,掏出布巾,搽拭着手臂上的血液。

        随着萧炎的手臂的抽离,面前那将血战佣兵团几十名团员撵得四下逃窜的二阶魔兽,终于是在众人震撼的目光中,轰然倒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