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斗破苍穹 > 正文 第一百四十四章 甘慕
  • 正文 第一百四十四章 甘慕

    作品:《斗破苍穹

        第一百四十四章  甘慕

        缓缓的行走在密林之中,望着周围逐渐稀疏起来的森林,萧炎轻松了一口气,现在的他,已经处身于魔兽山脉的外围位置,再往前面走一段距离,或许就应该能碰到一些进入山脉猎杀魔兽的佣兵队伍。www.00ksw.org

        抬起头来,萧炎望了望略微昏暗的天色,眉头不由得微皱,看来今夜又得在山脉中露宿一夜了。

        摇了摇头,萧炎轻拍了拍背上那被黑色布条完全包裹起来的玄重尺,由于自己这把怪异的巨大重尺已经成为了一个独特的标志,所以萧炎不得不想办法将它掩藏起来,以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再次穿过一个小树林,天色终于是完全的黯淡了下来,无奈的摇了摇头,萧炎刚欲准备寻找一个安身之所,那移动的目光,忽然顿了一顿,只见在不远处的森林之中,一团篝火,正缓缓的升腾中,犹如黑暗中的引路灯。

        “呃,竟然有人?”望着那朵篝火,萧炎微微一愣,略微沉吟后,抬脚对着篝火燃烧处走去。

        走得近了,萧炎能够模糊的看见,在篝火旁边,坐着五道人影,其中三男二女,各自都配有贴身武器,而且在他们的胸口处,都配有相同的徽章,想来都是属于一个团队的佣兵。

        就在萧炎缓缓走过来之时,那篝火旁,一名中年男子忽然猛的回转过头,眼睛直射向萧炎所在处,冷喝道:“是谁?”

        听得他的喝声,其身旁的三人,呛的一声拔出腰间武器,然后对准着中年男人视线望处,其中的一名年纪颇小的女孩,连着抽了两次。才把剑抽出来,当下脸颊被羞得有些涨红。

        “呵呵,各位别慌,我只是路人,看见篝火,这才过来。”一处阴暗的大树之后,少年微笑着走出,似是为了证明自己并无恶意。他还特地摇了摇空着地双手。

        见到萧炎这幅少年面孔,那五人明显的松了一口气,中年男子刚欲笑着说话,一道娇脆的少女声音,便是从那名刚刚连剑都拔不出来的少女嘴中吐出,看来,她是把自己先前露丑的气,毫无预兆的转移到了萧炎身上:“你这人懂不懂规矩?悄无声息的进入别的佣兵队伍领地。你想窃听我们地谈话是不是?”

        被无缘无故扣了顶大帽子,萧炎眉头微皱,将目光移向那名女孩,看外貌,这名少女似乎比自己还要小上一两岁。一张被篝火印得红扑扑的脸蛋也算是俏丽,不过她脸颊上似乎总是隐着一抹娇蛮,连带着说话的语气,也是有些不太让人喜欢。

        “苓儿。别乱说。”见到萧炎的脸色,中年男子回过头来,轻斥了一声,然后转头对着萧炎笑道:“小兄弟也是佣兵么?怎么竟然单身进入魔兽山脉啊?”

        “呵呵,我是一名医师,因为药材的枯竭,所以单独进来寻找药材,没想到拖延了这么久的时间。”萧炎从怀中掏出几株药草。冲着这明显有几分戒意的中年人微笑道。

        “哦。”听着萧炎的解释,再细细看了眼其手上地草药,中年人这才略微释然,对着身旁的火堆指了指,豪迈的笑道:“小兄弟过来坐吧,夜晚是魔兽出没的高峰期,一人在外,也实在有些危险。”

        感激的点了点头。萧炎在几人地注视中。行至火堆旁,然后盘腿坐了下来。有些腼腆的对着几人笑了笑。

        “小兄弟,我叫卡岗,这里你也看见了,呵呵,五星斗者。”中年人指着胸口上佣兵团徽章下面的五颗金星,笑道。

        “药岩,我学的是医师,实力只能算八段斗之气吧。”萧炎眨巴着眼睛,笑道。

        “胆子还挺大,区区八段斗之气,竟然便敢闯进魔兽山脉,今夜若不是遇见我们,恐怕你就得被成为魔兽肚中地食物了。”听得萧炎自报的实力,那名被称为苓儿的少女,顿时笑道,笑声中噙着许些不屑。

        淡淡的笑了笑,以萧炎的心智,自然不会理会她,将目光投向另外一女二男,微笑道:“药岩,八段斗之气。”

        “清心,四星斗者。”那名身穿绿色裙袍的女子,对着萧炎礼貌的一笑。

        “磨狮,四星斗者,嘿嘿,小兄弟叫我狮子就好。”一名体型有些壮硕的汉子,冲着萧炎憨厚地笑道。

        轮到最后一名白衣男子时,他刚欲开口,一旁被萧炎无视的少女便是抢着道:“这是我木阑大哥,他可是五星斗者,就连我们团长,也说他天赋绝顶,和你比…自然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上。”

        微笑着冲着对方点了点头,萧炎瞟了一眼那得意洋洋的少女,忽然发现,她似乎颇为崇拜这位英俊的白衣男子,甚至,那抹崇拜中,还有着许些少女的情窦,不过也难怪,类似她这种女孩,最喜欢的,便是木阑这种既有实力,又有相貌的白马王子。

        双方简单的认识了一番,便是初步地活络了起来,在谈话中,那名叫做卡岗地中年男人,再次不着痕迹的询问了萧炎几个与医师有关地问题后,都被萧炎给予了完善的回答,这般,他也终于消去了最后的疑心,几人互相的畅聊了起来。

        在聊天中,萧炎有些惊愕的发现,这几人居然是青山镇三大佣兵团之一的血战佣兵团团员,而且据说那名叫做苓儿的少女,其父亲还是佣兵团中的高层,难怪她做起事来有些刁蛮,以血战佣兵团在青山镇的势力,也的确够她横着走了。

        在互相熟络之后,萧炎也并没有忘记自己过来的目的,偶尔间,会随意的询问上一些有关于狼头佣兵团的情报以及现在青山镇的局势。

        对于这些并不算什么秘密的问题,卡岗倒是没有怎么隐瞒,将狼头佣兵团最近地处境以及一些动向,笑着说了出来。

        听得从卡岗嘴中说出的消息。萧炎这才松了一口气,还好,他想象中的三大佣兵团联手追捕他的事情并没有发生,以他现在的实力,仅仅一个狼头佣兵团,并不足为惧。

        得到自己所需要的消息之后,萧炎本来想现在离去,可却耐不住热心的卡岗的邀请。所以也只得顺了他地意思,在营地之中休息了一晚上,当然,休息期间,那名因为萧炎的原因,而使得她出丑的少女,更是少不了一通冷嘲热讽,不过对此。萧炎也懒得理会,在走进帐篷后,便是闷头睡觉,将那名有心撒气的少女气得直跺脚。

        安静的夜,在卡岗几人的轮番守夜中。安全渡过,在天色蒙蒙亮时,萧炎舒畅的帐篷中钻出,望着已经开始收拾营帐的卡岗几人。不由得笑着想要上前帮上一把。

        “哟,你终于起来了啊?我们辛苦地替你守了大半夜,你倒好,一觉睡到现在,真是个大少爷。”还没走过去,少女那冷笑声,便是在清晨的上空响起。

        目光连看都没看那名插着腰的少女,萧炎自顾自的帮卡岗将帐篷收了起来。若不是自己在营帐周围撒了高阶魔兽的粪便,她难道以为真地昨夜会过得这般平静么?

        而瞧得萧炎这幅无视自己的模样,少女更是气得竖起了眉头,若不是一旁的木阑拉着,恐怕又要出言讽刺了。

        将营帐收拾好之后,由于顺路,萧炎又跟着几人走了一段距离,当望着那前面不远处的巨大道路之后。萧炎不由得轻笑了笑。上次,逃亡就是从这里开始地吧?

        笑着摇了摇头。萧炎对着卡岗拱了拱手,笑道:“卡岗大叔,我们便在这里分别吧,多谢你一路的照顾了。”

        “药岩,你不是要去青山镇么?我们正好顺路啊。”见到萧炎有要离开的意思,卡岗愕然的问道。

        萧炎笑着摇了摇头,虽然他可以选择无视那名叫做苓儿的刁蛮少女,可她的那种噪音,实在是让得人有些心烦,他不想自虐,所以还是单独走为好。

        “呵呵,忽然记起来,我还有点事,恐怕还要在这里停留半天时间,你们先走吧。”

        “走吧,走吧,卡岗大叔,带着一个拖油瓶很好玩么?八段斗之气?哼,连我都不如。”瞧得卡岗欲开口,刁蛮少女赶忙催促道。

        无奈的摇了摇头,卡岗只得对着萧炎歉意一笑,然后刚欲转过身,却是微微一愣,皱眉道:“真是倒霉,竟然遇见这讨厌的家伙。”

        本来刚想离开地萧炎,听得卡岗这话,不由得将目光投向大道之上,只见七八道骑着独角马的人群,一路狂催的飞掠而来,沿途上,所有路人都是赶忙逃窜着躲开,生怕被误伤。

        “他是谁?”望着首位骑着独角马的干瘦男子,萧炎不由得好奇的问道。

        “狼头佣兵团的二团长,甘慕。”卡岗苦笑道:“这家伙与我们不对路得很,每次遇见他都没好事,而这家伙又是九星斗者,我们可打不过。”

        “狼头佣兵团二团长?”闻言,萧炎微微一愣,旋即脸庞扬上了笑容。

        “又是这家伙,卡岗大叔,我们快走吧,快走啊!”瞧得那名骑马男子奔来,刁蛮的少女,忽然俏脸微微一白,有些慌忙的道。

        瞧得她那惊惧地神色,萧炎轻轻摇了摇头,果然是恶人自有恶人磨啊。

        在几人说话间,那干瘦男子已纵马而来,目光在卡岗几人身上扫过,咧嘴笑道:“哟,这不是血战佣兵团地卡岗么?怎么,这次进魔兽山脉,有什么收获啊?”

        眉头紧皱,卡岗没有理会他。

        瞧得卡岗不说话,干瘦男子也不介意,继续讲目光转移到那躲躲闪闪的苓儿身上,淫秽地舔了舔舌头,笑眯眯的道:“苓儿越来越水灵了,叔叔我最喜欢的,就是你这种小女孩了,哈哈,那滋味,特别棒!以后可别落单哦,嘿嘿…”

        听得干瘦男子这阵淫笑,苓儿身体急颤,赶忙将身子藏在卡岗身后,不敢再开口说话。

        “嘿嘿,大爷今天还有急事,就不陪你们玩了,哈哈,下次遇见,可不会这么好过!”调戏了一下小女孩,干瘦男子哈哈一笑,皮鞭在马屁股上使劲一抽,便欲离开。

        瞧着干瘦男子就欲离开,卡岗几人都是松了一口气。

        然而,就在干瘦男子马儿急冲而出之时,一道炸响,猛的在一旁道路上暴响而起,而与此同时,一道黑影,也是闪电般的对着前者急射而出。

        人影瞬间掠上马头,身体一旋,右脚狠狠的踢在干瘦男子下巴之下,顿时,后者身体在半空划起了抛物线,重重的砸落在地。

        “噗嗤!”一口鲜血从最终喷出,干瘦男子还未反应过来,一只脚掌便是踩在了胸膛之上,少年淡淡的笑声,缓缓响起:“还是留下吧,懒得我去找。”

        一切的事故,都是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卡岗几人,望着那忽然就变成了别人脚下之物的甘慕,不由得满脸愕然,特别是当他们的目光,顺着踏在甘慕身体上的脚掌缓缓上移时,愕然,则是变成了呆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