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斗破苍穹 > 正文 第一百二十四章 杀戮
  • 正文 第一百二十四章 杀戮

    作品:《斗破苍穹

        第一百二十四章  杀戮

        茂密的丛林,寂静而安详,偶尔几头小兽从林间跳跃而过,惊起歇榻在树枝之上的群鸟。www.00ksw.org

        僻静的气氛,持续了没多久,便是被一道狼狈的背影所打破,瞬时间,惊走满林鸟兽。

        没有理会自己所造成的破坏,这位有些狼狈的影子不断窜逃着,偶尔满脸惊恐的对着身后漆黑的密林中扫视一眼,那恐惧的模样,就犹如身后有着洪荒凶兽在追逐一般。

        再次奔跑了一段距离,这名身着佣兵服装的人影抬头望着不远处的光亮,脸庞上浮现出狂喜,只要出了这该死的密林,那他就能呼喊同伴前来救援,到时候,也不用再惧怕身后那索命的死神了。

        身体猛然一阵前冲,佣兵身体微微跃起,脚掌在树干之上狠狠一踏,顿时,身形对着不远处的光亮暴射而去。

        近在咫尺的光亮,使得佣兵脸庞上的狂喜越来越浓,然而,就在下一刻,狂喜却是骤然凝固,佣兵惊骇的发现,一股突兀出现的凶猛吸力,不仅强行将自己前冲的身形生生的止了下来,而且还把自己的身体扯得倒飞了回去。

        脸庞上掠过一抹惊骇,佣兵还来不及呼喊,一道黑影便是从身前闪掠而过,强大的破风劲气,携带着闷雷般的声响,重重的砸在了胸膛之上。

        “嘭!”沉闷的声响,让得佣兵眼瞳骤然紧缩,胸膛之处,竟然生生的凹陷了下去。

        巨大的力量,将佣兵悬在半空的身体,重重的砸下了地面,泥土飞射间,鲜血夹杂着破碎的内脏。狂喷而出。

        睁大着眼瞳,死死的望着头顶上空那站立在树枝上地人影,佣兵眼瞳逐渐的泛白,片刻之后,气息湮灭…

        淡漠的看着那气息消逝的佣兵,树枝上那背负着巨大黑尺的少年微微握了握手掌,轻声呢喃道:“第十一个了…既然打算拿别人的脑袋去换钱,那便自己先有被别人斩杀的心理准备吧。”

        树枝上的少年。正是从修炼之地离开地萧炎,离开小山谷之后,萧炎仅仅是两天时间,便是遇见了十几波前来搜寻他的狼头佣兵团队伍,对于这些打算拿自己回去换赏钱的人,萧炎并没有丝毫留情的念头,一路而来,凡是八星斗者之下的狼头佣兵团团员。几乎被他全部杀了个尽。

        以萧炎如今的实力,在取下玄重尺之后,即使是七星斗者,也能在二十回合之内将之斩杀,当然。这里的七星斗者,是并没有与他等级相平的斗技地前提下,不过,这样的人。恐怕即使在整个狼头佣兵团里,也寻不出来吧?

        前一天,萧炎从一名佣兵嘴中撬得了一些关于狼头佣兵团内部的消息,按那名佣兵所说,现在的狼头佣兵团,实力最强者,便是处于二星斗师的团长穆蛇,在他地下面。还有一位九星斗者与一名八星斗者的狼头高层,除去这三人,喏大的狼头佣兵团,将再没有人,能单枪匹马的与萧炎相抗衡。

        目光再次瞟了一眼那失去生机地尸体,萧炎脚尖在树枝上轻点,身体借力飘向密林之外,轻声冷笑。缓缓的盘旋消散。

        “穆力少爷。我看你狼头佣兵团有多少人可死?你派出来一个,我杀一个…现在。游戏才刚刚开始!”

        “混蛋!该死的!”

        宽敞的大厅之中,穆蛇听得手下不断传来的消息,暴怒的他,一掌将手中的茶杯捏得粉碎,怒声咆哮道。

        望着陷入暴怒的穆蛇,大厅内地狼头高层,皆是一片寂静,谁也不敢在这时候去触他的霉头。

        “短短两天时间,我们就已经死了十五位骨干成员,这要是继续下去,我们狼头佣兵团还有人吗?”重重的喘了几口粗气,穆蛇嘶声道。

        众人面面相觑,都是哑口无言。

        “下手之人,已经确定是萧炎无疑了…”望着沉默的大厅,穆力干咳了一声,只得硬着头皮说道。

        “你不是说他实力顶多与你持平么?那为什么派出去的三名七星斗者,都是死在了那家伙手中?”手掌重重的拍在桌面之上,穆蛇怒喝道。

        苦笑了一声,穆力无奈的道:“三个月前,那家伙就算拿出隐藏的实力,也地确只是和我不相上下,要不然,在山洞之中,他也不会被我带地人逼成那副狼狈模样。”

        “可现在他所展现的实力,绝对不下七星斗者,说不定,还是八星!”穆蛇阴沉着脸,想起某种可能,嘴角不由得抽了抽,声音中,更是泛起了一抹凉意:“难道那家伙,在魔兽山脉中待了几个月,便成长到了这地步?”

        闻言,穆力眼角跳了跳,眼瞳中隐晦地掠过一抹骇然,仅仅三个月的时间,那家伙,却竟然连跳了两星?这该死的混蛋,究竟是怎么修炼的?这速度…也太恐怖了吧?

        “看来,我所预料的果然没有错,那小子,不是盏省油的灯啊。”缓缓的从暴怒中回复了理智,穆蛇坐回了椅子,手指敲打在桌面之上,沉吟片刻,阴冷的道:“先暂时让我们的人撤出魔兽山脉,等两日之后,把队伍编制成五人一组,然后带好指向所用的信号弹,一同进入魔兽山脉。”

        “我要撒一张天罗地网,看那小混蛋躲哪里去!”手掌紧握,穆蛇脸庞之上充斥着狰狞的杀意。

        “是!”

        “对了,赫蒙那家伙呢?怎么没见到他?”微微点了点头,穆蛇目光在大厅内扫过,忽然皱眉问道。

        “呃…”闻言,底下众人一愣,片刻后,一人才干笑道:“听说赫蒙三团长带了几个弟兄,陪蓝花酒馆的蓝夫人进入魔兽山脉抓雪狐了。”

        嘴角一抽。穆蛇怒骂道:“这脑子里只知道女人的蠢货,难道不知道狼头佣兵团最近的处境吗?竟然还敢私自进入魔兽山脉,该死的家伙,迟早死在女人肚皮上!”

        “团长,三团长是八星斗者,如果他遇上萧炎,说不定还能顺便把他给收拾了呢。”

        “以那家伙的脑子,他能活着回来。我就满意得很了!”穆蛇冷哼了一声,旋即烦躁的挥了挥手,不知为何,他心中总有股不安地感觉,赫蒙不同别的团员,如果他不幸也死在萧炎手中,那对狼头佣兵团来说,可是一个不小的打击。

        “那家伙回来之后。让他来见我。”丢下一句怒意颇浓的话后,穆蛇转身离开了窃窃私语的大厅。

        淡淡的月光之下,一座帐篷营地耸立在树林之中,几团淡黄的篝火,在夜幕中看上去显眼之极。

        站在一处树梢之上。萧炎斜靠着树干,嘴中轻轻咬动着碧绿的草根,一股淡淡地苦涩味道,在嘴中弥漫开来。

        站在树梢上。借助着重重树枝的掩护,萧炎刚好能够将下方的营地看得清清楚楚,营地**有十五名佣兵,实力大多在五星斗者左右,而在最居中的那处帐篷中,更是有一位八星斗者,而他便是萧炎此次的目标,据说。他还是狼头佣兵团的三团长。

        以萧炎此时的实力,独斗一位八星斗者,虽然胜算颇大,不过这是在排除掉对方没有帮手的前提,看现在地情况,想要顺利击杀那名八星斗者,就必须先把其他的佣兵解决。

        皱着眉头望着那防守颇为严密的营地,萧炎并未立刻采取行动。而是安静的等待着最好的时机。

        天空之上。弯月逐渐高升,大地一片寂静。

        再次等待了半晌时间。淡淡地微风,忽然在天地间吹拂而起,微风刮过树林,响起一阵哗哗声。

        感受着这股微风的风向,萧炎脸庞上扬上淡淡的笑意,手指在纳戒上轻轻一弹,一小袋药粉出现在手中,这药粉是当日与小医仙分开时,她所赠送,那种能够令人陷入睡眠的特效,正是现在萧炎最需要地东西。

        抛了抛手中的药粉,萧炎微微一笑,刚欲动手,却是发现营地中缓缓对着这边走出两名佣兵护卫。

        “被发现了?”

        眉头微皱,萧炎身形向阴影中缩了缩,然后淡漠的望着越来越近的两名护卫,与此同时,体内的斗气,也是开始了流淌。

        就在两名佣兵来到萧炎树下之时,却是忽然的停了下来,两人四处望了望,然后掏出家伙,小解了起来。

        瞧得两人的举动,萧炎松了一口气,心中低声骂了一句…

        “妈的,那娘们实在太风骚了,那大屁股看上去就想把她按在地上给干了。”小解之时,一名佣兵忽然满嘴粗话地骂道。

        “小声点吧你,那娘们可是三团长的禁脔,你敢对她做出格的事,三团长会直接把你丢去喂狼。”另外一名佣兵小心的提醒道。

        “嘁,一个烂货而已,上次我还看见她被二团长给上了呢,不过看来,她没敢对三团长说这事,嘿嘿。”

        “算了,算了,这些事别去乱说,不然倒霉的是我们这些小兵,走吧…”收拾好家伙,左边的佣兵率先转过身来,面前黑影忽然闪过,尚还来不及反应,喉咙处便是一阵剧痛,紧接着,意识迅速模糊。

        “走吧。”另外一名佣兵,啰唆了一阵后,方才转过身来,望着空荡荡的身后,顿时一愣,还没来得及开口,喉咙处微微一凉,然后视线陷入黑暗。

        悄无声息的将两人地尸体抬进密林中,萧炎再次攀上树顶,望了望下方地营地,手中的药粉缓缓撒落。

        药粉借助着黑夜地掩护,在微风的携带下,悄悄的飘进了营地之中。

        在药粉的作用之下,营地周围的佣兵,顿时接二连三的软倒而下。

        只是片刻时间,喏大的营地,便是完全的寂静了下来。

        望着安静的营地,萧炎再次静等了片刻,方才从树干上跃下,提着一把从佣兵身上取下的长剑,缓缓的行进营地之中。

        提着长剑,萧炎顺利的穿过几座空着的帐篷,片刻后,来到了营地中央位置的那所大帐篷之外。

        在帐篷内部火团的反射下,两条交缠的**,正卖力的耸动着。

        萧炎听着那从帐篷内部传出来的男人粗重喘息声以及女人的呻吟声,嘴角挑起一抹森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