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斗破苍穹 > 正文 第一百零七章 云岚宗
  • 正文 第一百零七章 云岚宗

    作品:《斗破苍穹

        第一百零七章  云岚宗

        云岚宗,作为加玛帝国数一数二的庞大势力,其宗门直接设置在距离帝国都城仅有十多里距离的一座雄伟山峦之上,因云岚宗之名,此山故又被称之为云岚山。www.00ksw.org

        云岚山山势陡峭,三面临崖,仅有一条道路可通山巅,可谓是一处易守难攻的险地,而且满山上下,都有云岚宗的弟子严密巡逻,整个山峦,俨然是一座小型的要塞。

        在距离云岚山山脚仅有两里之外,有着帝国所驻扎在此处的五万铁骑,虽名为守卫都城,可任谁都能看出,这是帝国的统治者,在防备着这头临近都城的猛虎。

        云岚宗后山山巅,云雾缭绕,宛如仙境。

        在悬崖边缘处的一块凸出的黑色岩石之上,身着月白色裙袍的女子,正双手结出修炼的印结,闭目修习,而随着其一呼一吸间,形成完美的循环,在每次循环的交替间,周围能量浓郁的空气中都将会渗发出一股股淡淡的青色气流,气流盘旋在女子周身,然后被其源源不断的吸收进身体之内,进行着炼化,收纳…

        当最后一缕青色气流被女子吸进身体之后,她缓缓的睁开双眸,淡淡的青芒从眸子中掠过,披肩的青丝,霎那间无风自动,微微飞扬。

        “纳兰师姐,纳兰肃老爷子来云岚宗了,他说让你去见他。”

        见到女子退出了修炼状态,一名早已经等待在此处的侍女,急忙恭声道。

        “父亲?他来做什么?”

        闻言,女子黛眉微皱,疑惑的摇了摇头,优雅的站起身子,立于悬崖之边。迎面而来的轻风,将那月白裙袍吹得紧紧的贴在女子玲珑娇躯之上,显得凹凸有致,极为诱人。

        目光慵懒的在深不见底地山崖下扫了扫,女子玉手轻拂了拂月白色的裙袍,旋即转身离开了这处她专用的修炼之所。

        宽敞明亮的大厅之中,一名脸色略微有些阴沉的中年人,正端着茶杯。放在桌上的手掌,有些烦躁的不断敲打着桌面。

        纳兰肃现在很烦躁,因为他几乎是被他的父亲纳兰桀用棍子撵上地云岚宗。

        他没想到,他仅仅是率兵去帝国西部驻扎了一年而已,自己这个胆大包天的女儿,竟然就敢私自把当年老爷子亲自定下的婚事给推了。

        家族之中,谁不知道纳兰桀极其要面子,而纳兰嫣然现在的这举动。无疑会让别人说成是他纳兰家看见萧家势力减弱,不屑与之联婚,便毁信弃喏。

        这种闲言碎语,让得纳兰桀每天都在家中暴跳如雷,若不是因为动不了身的缘故。恐怕他早已经拖着那行将就木的身体,来爬云岚山了。

        对于纳兰家族与萧家的婚事,说实在的,其实纳兰肃也并不太赞成。毕竟当初地萧炎,几乎是废物的代名词,让他将自己这容貌与修炼天赋皆是上上之选的女儿嫁给一个废物,纳兰肃心中还真是一百个不情愿。

        不过,当初是当初,根据他所得到的消息,现在萧家的那小子,不仅脱去了废物地名头。而且所展现出来的修炼速度,几乎比他小时候最巅峰的时候还要恐怖。

        此时萧炎所表现而出的潜力,无疑已经能够让得纳兰肃重视,然而,纳兰嫣然地私自举动,却是把双方的关系搞成了冰冷的僵局,这让得纳兰肃极为的尴尬。

        按照这种关系下去,搞不好。他纳兰肃不仅会失去一个潜力无限的女婿。而且说不定还会因此让得他对纳兰家族怀恨在心。

        只要想着一个未来有机会成为斗皇的强者或许会敌视着纳兰家族,纳兰肃在后怕之余。便是气得直跳脚。

        “这丫头,现在胆子是越来越大了…”

        越想越怒,纳兰肃手中的茶杯忽然重重的跺在桌面之上,茶水溅了满桌,将一旁侍候地侍女吓了一跳,赶忙小心翼翼的再次换了一杯。

        “父亲,您来云岚宗,怎么不通知一下焉儿啊?”

        就在纳兰肃心头发怒之时,女子清脆的声音,忽然的在大厅内响起,月白色的倩影,从纱帘中缓缓行出,对着纳兰肃甜甜笑道。

        “哼,你眼里还有我这个父亲?我以为你成为了云韵的弟子,就不知道什么是纳兰家族了呢!”望着这出落得越来越水灵的女儿,纳兰肃心头的怒火稍稍收敛了一点,冷哼道。

        瞧着纳兰肃不甚好看地脸色,纳兰嫣然无奈地摇了摇头,对着那一旁的侍女挥了挥手,将之遣出。

        “父亲,一年多不见,你一来就训斥焉儿,等下次回去,我可一定要告诉母亲!”待得侍女退出之后,纳兰嫣然顿时皱起了俏鼻,在纳兰肃身旁坐下,撒娇般地哼道。

        “回去?你还敢回去?”闻言,纳兰肃嘴角一裂:“你敢回去,看你爷爷敢不敢打断你的腿!”

        撇了撇嘴,心知肚明的纳兰嫣然,自然清楚纳兰肃话中的意思。

        “你应该知道我来此处的目的吧?”

        狠狠的灌了一口茶水,纳兰肃阴沉着脸道。

        “是为了我悔婚的事吧?”

        纤手把玩着一缕青丝,纳兰嫣然淡淡的道。

        看着纳兰嫣然这平静的模样,纳兰肃顿时被气乐了,手掌重重的拍在桌上,怒声道:“婚事是你爷爷当年亲自允下的,是谁让你去解除的?”

        “那是我的婚事,我才不要按照你们的意思嫁给谁,我的事,我自己会做主!我不管是谁允下的,我只知道。如果按照约定,嫁过去地是我,不是爷爷!”提起这事,纳兰嫣然也是脸现不愉,性子有些**的她,很讨厌自己的大事按照别人所指定的路线行走,即使这人是她的长辈。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无非是认为萧炎当初一个废物配不上你是吧?可现在人家潜力不会比你低!以你在云岚宗的地位。应该早就接到过有关他实力提升的消息吧?”纳兰肃怒道。

        纳兰嫣然黛眉微皱,脑海中浮现当年那充满着倔性的少年,红唇微抿,淡淡地道:“的确听说过一些关于他的消息,没想到,他竟然还真的能脱去废物的名头,这倒的确让我很意外。”

        “意外?一句意外就行了?你爷爷开口了,让你找个时间。再去一趟乌坦城,最好能道个歉把僵硬的关系弄缓和一些。”纳兰肃皱眉道。

        “道歉?不可能!”

        闻言,纳兰嫣然柳眉一竖,毫不犹豫的直接拒绝,冷哼道:“他萧炎虽然不再是废物。可我纳兰嫣然依然不会嫁给他!更别提让我去道什么歉,你们喜欢,那就自己去,反正我不会再去乌坦城!”

        “这哪有你回绝地余地!祸是你闯的。你必须去给我了结了!”瞧得纳兰嫣然竟然一口回绝,纳兰肃顿时勃然大怒。

        “不去!”

        冷着俏脸,纳兰嫣然扬起雪白的下巴,脸颊上有着一抹与生俱来的娇贵:“他萧炎不是很有本事么?既然当年敢应下三年的约定,那我纳兰嫣然就在云岚宗等着他来挑战,若是我败给他,为奴为婢,随他处置便是。哼,如若不然,想要我道歉,不可能!”

        “混账,如果三年约定,你最后输了,到时候为奴为婢,那岂不是连带着我纳兰家族。也把脸给丢光了?”纳兰肃怒斥道。

        “谁说我会输给他?就算他萧炎回复了天赋。可我纳兰嫣然难道会差了他什么不成?而且云岚宗内高深功法不仅数不胜数,高级斗技更是收藏丰厚。更有丹王古河爷爷帮我炼制丹药,这些东西,他一个小家族地少爷难道也能有?说句不客气的,恐怕光光是寻找高级斗气功法,就能让得他花费好十几年时间!”被纳兰肃这般小瞧,纳兰嫣然顿时犹如被踩到尾巴的母猫一般,她最讨厌的,便是被人说成比不上那曾经被自己万般看不起地废物!

        被女儿当着面这般吵闹,纳兰肃气得吹胡子瞪眼,猛然站起身来,扬起手掌就欲对着纳兰嫣然扇下去。

        “纳兰兄,你可不要乱来啊。”瞧着纳兰肃的动作,一道白影急忙掠了进来,挡在了纳兰嫣然面前。

        “葛叶,你这个混蛋,听说上次去萧家,还是你陪的嫣然?”望着挡在面前的人影,纳兰肃更是怒气暴涨,大怒道。

        尴尬一笑,葛叶苦笑道:“这是宗主的意思,我也没办法。”

        “云韵她搞什么?竟然任由嫣然去做这些蠢事?如果三年后萧炎真的打败了嫣然,那她岂不是真要给人家为奴为婢?”听着宗主二字,纳兰肃怒气微微收敛了些,不过话语中依然有不少的怨气,毕竟任谁忽然间失去一个潜力极大的女婿,以及多了一个潜力极大地敌人,心情都不会好到哪去。

        “呵呵,纳兰兄不要着急,这事做也做了,现在说什么也没用了,而且就算你让嫣然去道歉了,那也难以弥补两家的关系,何必再去自讨没趣?至于那三年的约定,你大可放心,宗主最近已经亲自下山,替嫣然准备一方药材中的最后一种材料,只要到时候古河长老将丹药炼出,那萧炎,绝对难以追上嫣然的修炼进度,只要嫣然在三年之约时手下留点情,那也该磨去他心中的怒火了。”葛叶微笑道。

        “什么药方有这般作用?”眉头微皱,纳兰肃问道。

        “呵呵,这还不能说,这药方是古河长老去年在一次历练中,偶尔从深山中所得,想必应该是前人所留,至于药效,到时候你便知道…”葛叶神秘的道。

        瞧着葛叶不说,纳兰肃不耐的挥了挥手,望着那躲在葛叶身后,依然满脸倔强地纳兰嫣然,只得无奈地跺了跺脚,忿忿的道:“算了,难得管你,到时候败了,给别人做暖被地侍女,可别和你说纳兰家有关系,我还丢不起这人。”说罢,满腔怨气的出了大厅。

        望着那消失在视线尽头的背影,葛叶这才松了一口气,回过头望着同样是满脸无奈的纳兰嫣然,叹了一口气,道:“真的没想到…萧家的那小家伙,竟然真的爬起来了。”

        “爬便爬吧…”纳兰嫣然坐在椅上,无所谓的道。

        “嫣然,你…真的有信心在三年约定上打败他么?”迟疑了一会,葛叶忽然问道。

        “葛叔,怎么连你也认为我比不上那废…他。”闻言,纳兰嫣然顿时不悦的道。

        苦笑着摇了摇头,葛叶叹道:“总觉得那小家伙有些诡异…”

        撇了撇嘴,纳兰嫣然端着茶杯的玉手微微紧握,眸子盯着淡绿的茶水,心中冷哼道:“我就不信,你还真能爬到本小姐头上去了!还有一年半时间,我看你能从三星斗者,爬到什么级别?”

        “我纳兰嫣然,在云岚宗等着你!有本事就如约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