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斗破苍穹 > 正文 第一百零六章 离开
  • 正文 第一百零六章 离开

    作品:《斗破苍穹

        第一百零六章  离开

        从拍卖场出来,萧炎立在人流拥挤的街道分岔口,望着这片相处了十多年的城市,许久之后,有些落寞的轻叹了一口气,旋即紧紧的握着拳头,似是在给自己打气般的轻声道:“外面的世界,一定会更精彩…”说完,萧炎笑了笑,甩去心中的一些惆怅,迈动着脚步,汇进人流之中,迅速消失不见。www.00ksw.org

        在将所有的物资准备齐全之后,剩下的两日时间,萧炎便停止了忙碌,静下心来享受着这极其短暂的平静生活,而似是清楚萧炎此时的心情,所以药老也一直没有出言打扰,任由他自己安排着时间。

        萧炎这两日的安静,也让得有些敏感的薰儿察觉到了什么,于是,小妮子一没事,就跟在前者身边,水灵的眸子中,泛着浓浓的不舍与眷恋。

        对于这跟屁虫,萧炎也是有些无奈,只得在独处之时,轻声的安慰着,这才让得薰儿情绪稍微提高了一点。

        行走在家族的小路上,萧炎舒展了一下懒腰,今天,便是离开的时候,刚才他已经去见了父亲,也与他说了自己的打算。

        而在听得萧炎今日便要动身离开之后,萧战虽然心中极为不舍,可他却是清楚,萧炎的视线,不会局限在这小小的乌坦城之中,以他的天赋,只有外面那无边无际的天空,才能让得他随心所欲的展现自己。

        雏鹰已长,当空而舞!

        “炎儿,日后若是有机会,可以去加玛帝国边境处的石漠城看看,你大哥与二哥,便是在那里发展,听说最近几年他们建立了一个名为“漠铁”的佣兵团。在当地也能算做是不弱的势力。”

        回想起先前在书房父亲所说的话语,萧炎微微一笑,在经历过成人仪式后,两位兄长便是出去历练闯荡,而当时的父亲,还并不是一族之长,最近几年内,或许是因为路途遥远或者佣兵团中事物繁忙地因故。他们很少回乌坦城,不过年少时的兄弟情感,倒也让得萧炎对他们有着几分感情。

        “萧炎。”转过路角,女子温柔的轻声,让得萧炎止住了脚步,抬起头,望着路旁的美丽女人,不由得笑道:“若琳导师。怎没去招生啊?”

        “回来拿了点东西,现在请薰儿顶替着呢。”微微一笑,若琳导师缓步走上,目光在萧炎身上扫了扫,柔声道:“打算走了?”

        “嗯。”摸着鼻子。萧炎点了点头。

        “不和玉儿和薰儿她们打声招呼么?”

        “算了,免得到时候分别搞得伤感,安静的走也好。”耸了耸肩膀,萧炎笑道。

        “你倒是洒脱。可却让别人来伤心。”嗔怪了盯着萧炎一眼,若琳导师略微沉默,旋即温柔道:“希望一年后,我能得到某人冲上云岚宗的消息。”

        萧炎微微一怔,旋即笑着点了点头,在家族中住了几日,总有一些大嘴巴会把自己与纳兰嫣然之间的事情说出来,所以萧炎也并未追问她是如何得知。

        “其实。我很想知道,如果当她知道你如今的实力后,会是何种表情?”若琳导师忽然俏皮地笑道。

        摊了摊手,萧炎再次与若琳导师笑谈了一会,然后便是在后者的注目中,缓缓消失在小路的尽头。

        顺着小路,行进自己的房间之中,萧炎从枕头下。取出三枚纳戒。将暗红色的一只戴在手指上,其余的两枚。则是小心的揣进了怀中,三枚纳戒虽然是低级,不过也能算作是珍贵之物,行走在外,财不露白,这点道理,萧炎还是明白得很清楚。

        萧炎所携带之物很简单,三枚低级纳戒便是将所有东西都收了进去,站在房门处,萧炎望着变得有些空荡的房间,淡淡一笑,伴随着房门地嘎吱轻声,最后一缕阳光,从门缝间,逐渐消失…

        萧炎的离开,没有惊动任何人,少年一身普通衣衫,双手空空的从大门中走出,然后在家族护卫恭敬的目光中,缓缓的消失在街道地尽头。

        或许这些护卫并不知道,他这一走,或许就得年许时间,方才能回家。

        薰儿今日有些心绪不宁,少女微簇的眉头,有着淡淡的忧郁,没有焦距的目光,任谁都能知道她此时地心不在焉。

        “薰儿学妹,喝点水吧。”

        一道柔和的男子声音,忽然的在薰儿身旁响起,一位模样俊秀的青年,正微笑着端着一杯清水。

        被打断了思绪,薰儿抬了抬头,望着身旁的俊秀青年,这位青年是此次招生队伍内男学员中实力最强之人,就算是罗布与之相比,也要弱上许多,而且这人也并没有罗布那种一眼就能看出的虚假笑容,薰儿偶尔与一些女学员聊天时,能够发现,似乎不少队中的女生,对这位实力既强,人又帅气温和的学长抱有好感。

        然而虽然青年地笑容温和而不刺人,不过这却并不能让薰儿有过多的关注,目光随意的瞟了瞟,淡淡的摇了摇头:“不用了,谢谢。”

        薰儿的冷淡态度,并未让青年脸色有什么变化,耸了耸肩,毫不介意的收起水杯,微笑道:“今天招生测验,若不是薰儿学妹帮忙,恐怕要把我们给忙得手忙脚乱,真是麻烦了。”

        “若琳导师请我来帮帮忙而已。”摇了摇头,薰儿微偏了偏头,望着那又欲说话的青年,轻声道:“学长,能让我静一静吗?”

        “呵呵,抱歉,我这人话总是有些多,打扰了。”青年笑脸微滞,旋即笑着点了点头,转身对着帐篷行去。

        “嘿嘿,林喃。怎么?对人家动心了?”行近帐篷,一道笑嘻嘻的声音,忽然地传了出来。

        脚步顿住,被称为林喃地青年瞥了一眼满脸笑容的罗布,身子斜靠在帐篷杆上,端起手中地水杯抿了一口,微眯的目光,望着那在夕阳地印射下。身姿修长的少女,目光中跳过一抹炽热:“很少见到这种极品女孩了,学院中可没多少女生能与她想比。”

        “可人家似乎对你不感兴趣啊。”罗布戏谑的笑道。

        “兴趣是需要培养出来的,日后还有的是时间,急什么?”林喃微笑道。

        “她…和那位叫萧炎的家伙关系不错啊。”瞥了一眼不远处的少女,罗布似是无意的道。

        晃动地水杯微微一滞,林喃眉头紧皱:“那家伙真的在若琳导师撑下了二十回合?”

        “的确是真的,那天你们几人在外面测验。所以并未看见,可我们一干人,却是亲眼所见,若琳导师最后使用出了“水曼陀罗”,可依然被那家伙抗了过去。”回想起那日的战斗。罗布脸庞上忍不住的闪过一抹惊骇,沉声道。

        手掌微紧,林喃将杯中的清水一饮而尽,撇嘴道:“就算是真的。那我也不会因此放弃她,那家伙修炼天赋地确很强,不过比起如何讨好女人来,却还差得远,嘿,而且他还要离开薰儿一年,这一年,我能有大把的时间。让得薰儿将对他的感情淡化…”

        说到此处,林喃略微有些得意,作为一名情场老手,他很有信心,如何捕获一名少女的芳心。

        “薰儿。”此时广场外,若琳导师忽然快步跑进,最后停在少女面前,喘了几口气。轻声道:“他走了。”

        小手微微一颤。薰儿沉默了片刻,微微点了点头。

        “薰儿。别伤心了,只是分开一段时间而已。”瞧着薰儿安静的模样,若琳导师叹了一口气,安慰道。

        “嗯。”轻点了点头,薰儿忽然站起身子,在若琳导师疑惑地目光中,对着帐篷处的林喃两人行去。

        少女缓缓走来,最后在两人面前停下,精致的小脸瞧不出一点喜怒,灵动的眸子盯着林喃,轻声道:“学长,能陪薰儿切磋一下么?”

        “呃…”听着薰儿这要求,林喃一愣,半晌后,方才笑道:“薰儿学妹有这要求,我自然不会反对,切磋之时,我会把实力压制在与你平级。”

        薰儿眨了眨修长地睫毛,没有再开口,小脸淡然的径直行进帐篷之中。

        “嘿,你小心点吧,她实力可是六星斗者。”望着那进入帐篷的少女,罗布笑着提醒道。

        “我两个月前就已经晋入七星了。”微微一笑,林喃望着帐篷,含笑道:“看来这似乎是一个不错的开头,女孩一般都是在这种时候,心扉最是脆弱。”

        嘴角微掀,林喃整了整衣衫,然后在罗布那艳羡的目光中,行进了帐篷。

        站在帐篷之外,罗布等待了几分钟,然后那帐帘便是被掀开,小脸淡漠的少女,缓缓渡出。

        “呃…”望着竟然是薰儿先出来,罗布不由一愣,不过瞧着少女的脸色,却是不敢开口询问。

        少女站在帐篷之外,抬起精致的小脸,望着那即将落下地夕阳,这时候,少年或许早已经出城了吧?

        小手锊过额前的青丝,片刻之后,薰儿偏过头,对着罗布轻声道:“日后再从谁口中听见萧炎哥哥的不是,我会杀人…”

        被那双水灵动人的眸子紧盯住,罗布脸庞上却是泛不起一点笑意,一股寒意从心中蔓延而出。

        收回目光,薰儿对着广场外缓缓行去。

        待得薰儿离开之后,若琳导师与罗布赶忙掀开帐篷,身躯陡然一震。

        帐篷之内,林喃正萎缩在地,原本俊秀的脸庞,此时已经布满青肿,显得丑陋之极,在其身旁的地面上,十几颗染血的牙齿,正随意的散落着,看上去,极为刺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