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一百二十三章 这一天起,人族只相信自己!
  • 第一百二十三章 这一天起,人族只相信自己!

    作品:《纯阳武神

        (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湿婆!

        战神阿瑞斯!雷神托尔!天御中主神!加上一头金翼血族侯爵!

        此刻,五具无头的庞大躯体坠落在北京城郊外,整个地球都剧烈震动了数秒之久。

        这是怎样撼动人心的一幕,对于世界上很多人来说,即便他们不是神明的信徒,但漫长岁月以来,一些观念植根于历史中,对于鬼神,都是有一定的畏惧的,就像是华国,俗语中就有这样一句话,叫做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可见对于鬼神的态度,大多数的民众还是秉承着一定的敬畏之心的。

        但就在这一天,接连有几位神话传说中的主角现世,古老而强大的神明,如同巨人一般,现在却都成了无头的尸体。

        紧接着,天裂中,一袭粗布白袍的身影飘落,衣不染血,点尘不沾。

        人们看这个气息平静的年轻人从天而降,那种沉稳的气韵,宛如在所有人的心中,落下了一座大山,镇压住了一切躁动和波澜起伏。

        故宫大门前。

        伊势神宫神主面如死灰,一切信仰、支撑精神的支柱都在这一刻崩塌,他目光有些混沌,竟生出了陷入沉沦的迹象。

        如那天照大御神,此刻也只剩下骇然,美丽而冰冷高傲的眸子,此时只剩下惊惶,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他们哪里是什么神祗,与远古黄昏的诸神相比,他们只是一个笑话,不过为了蒙蔽,窃取这地球上人族的信仰,奴役这些人类的精神罢了。

        嗡!

        与此同时,京城郊外,那五具庞大的神尸一一开始变化,故宫大门前,那天照大御神先是一怔,既而就大惊,但如何能够阻止,仅仅数秒之后,世界再次哗然。

        “我去!那是什么东西!”

        “一只金色的鸟,尾巴像凤凰,生有三足,这不是……传说中的太阳神鸟,神话中被后羿射落的金乌吗!”

        “日国的神是金乌,果然拜的是妖神!”

        诸国人民眸子湛亮,没有什么比这一刻的揭露更加具有颠覆性,原来所谓的神祗,真的不是人。

        “六对金色羽翼,像是天使,却又有些区别,那雷神托尔与战神阿瑞斯看上去,似乎是属于同一个种族。”

        “湿婆倒是与传说中的佛陀没有什么区别,只是看上去不是那么祥和,也不像是人,不是说释迦摩尼出身于古印度的王室吗?印度教虽然是后来衍化而成,但湿婆也该是佛陀,怎么会生得如此古怪。”

        “不错,不要拿古怪当神圣,过去一些雕刻家,就喜欢雕这些牛鬼蛇神,还以为能够护佑平安财运,都是些什么鬼!”

        最后,唯一没有被诸国人民所诟病的,反而是那头血族,因为本体就是一头金色的蝙蝠,与传说相符,只是看上去十分巨大,哪怕死去了,也有一种阴冷的气息在弥漫,将大地都冻结,生出寒霜。

        “真是牛鬼蛇神!”

        故宫大门前,齐恒武感慨道,就是这些东西,成为人类的信仰逾千年,乃至近两千年,被当成神明一样供奉,甚至还因此衍生了诸多教派,各种礼仪,繁琐的祭祀仪式,还有各种传说、野史,如制线香这样的老行当,也是因此而兴起,几乎贯穿了整个人类的文明史。

        “进化的道路上,人类要走的路还很长。”

        圣儒也感叹一声,解开了道困之后,看到了更上一层的天地,愈发觉得宇宙浩渺,也不仅仅只是局限于文字,随着生命的进化,对于浩瀚的宇宙星空,就会生出愈发浓重的敬畏与渴望。

        “余孽!”

        似乎是猜测到了接下来自己的结局,那天照大御神不再平静,她冷笑一声,道:“你们这些余孽能够存活至今,当真是侥天之幸,不过接下来,你们会迎来最大的绝望,等到诸位大人回归,所有人都要死!”

        圣儒转过身,这位活过了两百余年的儒家后裔这一刻目光很冷,道:“伪神,终于露出了吃人的本性!”

        显像腕表前,一片死寂,很快又恢复哗然,甚至更加人声鼎沸。

        “她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这是神明吗?”

        “果然神爱世人都是假的,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感到一阵轻松,原来这些鬼神都是假的,那么还有什么可惧怕的,我们以前所敬畏的,其实也就是力量,但力量唯一不能压垮的,就是我等的脊梁!”

        不为伪神奉信仰!

        此时此刻,几乎所有的诸国人民,心中都浮现出来同样的念头,世界上,数以千万计的神明信徒,则一个个瘫软在地,没有什么,会比信仰供奉多年的神明的背叛,更让他们深受打击,精神的崩塌,远比**的折磨更加哀痛。

        华国京城。

        故宫门前,苏乞年转过身,看向那本体为金乌的天照大御神。

        随着苏乞年看似平静的目光落下,这位金乌族女子只感到精神一阵颤栗,妖魂都生出了崩溃的迹象,她惊骇欲绝,这种可怖的意志,简直比族中的绝顶圣者还要可怕,像是可以照见心灵深处的一切阴秽角落,一切念头都无所遁形,很难想象,当年清剿之后,人族在这颗星球上,居然还有这么强的余孽存活下来。

        “人族,你最好能够认清现实!”

        即刻,这金乌族女子强打起精神,更感到一种强烈的羞辱感,被豢养的生灵踩在头顶上,没有比这更加糟糕的体悟。

        她冷冷地看向苏乞年,再次道:“卑微的人,你有一些战力,但在诸位大人面前,不过是蝼蚁般的存在,你阻挡不了大势,当年那些余孽曾经尝试过,最后尘归尘,土归土,现在只剩下你们几个,不要妄图逆天!”

        什么!还有更强的存在!

        这一下,就是圣儒,也不禁彻底凝住了目光,能够被这伪神称之为大人的,必定是了不得的强者,且似乎还不止一人,这绝对是糟糕到不能再糟糕的消息,地球太脆弱,就眼下看来,未必经得起更强的神战,必将令生灵涂炭。

        “她说什么,还有更强的伪神将要降临!”

        “这是亡我人类之心不死!现在再看,过去的诸多信仰,实在是可悲。”

        “不错,将我等当成蝼蚁,这是将我等的生命当成玩笑,觉得可以肆意践踏,这就是伪神的本性!”

        “人类当自强,伪神当诛!”

        显像腕表全球直播,一切声音都被捕捉,诸国人民愤怒,哪怕是无神论者,也感到了一种深切的背叛感,因为连历史都受到了欺骗。

        如果说,时间最能见证一切,哪怕逾千年的历史已经足以令人们认识到诸多事物的本质,也没能识破神明的本质,这几乎令得每一个身为人类的地球人,都感到一种源自心灵深处的羞耻感,枉费他们号称欲要征服星辰大海,到头来,却被一群伪神蒙蔽了近两千载。

        这一刻,苏乞年开口了。

        他语气很平静,带着一种漠视,在俯瞰面前这个金乌族的女子,淡淡道:“远古诸神不敢称天,上古诸皇不敢称天,到了近古一百零八纪元,在我族诸人皇面前,百族诸皇更不敢称天,你是什么东西,也敢在苏某面前妄言逆天!”

        说到后来,苏乞年目光锐利如两口天刀,径直扎入了这金乌族女大能的神庭识海中,噗的一声,将其妖魂腰斩,连同小世界剖成两半,他已经不想和这种什么,因为在刚刚的洞虚世界中,击毙四大圣者时,他早已强行慑魂,得悉一些东西,虽然因为遭受一些反抗,得到的记忆片段并不完整,但拼拼凑凑,也有了七七八八。

        “你居然……”

        最后吐出三个字,那金乌族女子瞳孔收缩,带着惊惶和错愕,她没有想到,这个人族余孽居然知晓这么多,就算是当年那些被剿杀的所谓仙神佛陀,也只是从一些古迹残器中窥见一二,才心生反叛,能知晓如此清晰的脉络者,怎么都有些不可思议,不过,她已经没有机会深究,下一刻显化出原形,赫然是与那天御中主神一般的三足金乌,只是看上去小了不少,但一样魂飞魄散。

        四月四号。

        这一天注定被整个地球的文明史所铭刻。

        传说中的神祗接连现世,包括雷神托尔,战神阿瑞斯在内的四大神祗,以及一头可怕的金色吸血鬼,齐齐陨落于华国京城郊外,本体显露,同时揭开了绵延逾千年的神明骗局,为人类文明的进化史,打下了耻辱的印记。

        也正是这一天,一个对于诸多极限宗师而言,还十分年轻的强者,被世界上每一个角落的人们所铭记。

        而四月四号这一天,也逐渐被所有人当成了新生日,于人类而言,抛却神明信仰,找回自我的新生日。

        从这一天起,在地球上,人族只相信自己,不求仙,不拜神,不礼佛,因为他们都是敌人!(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