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客户端番外 初来时,雨寨早已北地横刀
  • 客户端番外 初来时,雨寨早已北地横刀

    作品:《传奇再现

        林军初到缅甸,正是雨寨开始强势崛起,欣欣向荣之时。因为有了向南和各种关系在国内的支持,这里早就不是遍地罂粟花开的景象,取而代之的是更宽阔的马路和风景如画的旅游景区,还有那平地拔起的赌场等灰色产业。

        在雨寨的第一次聚餐,初来乍到的林军和张鹏,不光见到了李浩,也认识了小辰,阳等十多个小伙,他们也是从国内通人介绍过来的,不过这些人大多数都当过兵,个人素质远非在家瞎混的林军和张鹏可比。

        聚餐地点是在李浩居住的小院内,十多个人坐了一大桌,搬了五六箱国内产的啤酒。

        “这就算拜山门,入社团了呗?”张鹏笑嘻嘻的冲着介绍人老董嘀咕了一句。这人是张鹏一个朋友的亲大哥,半年前通过金贝贝介绍才来的缅甸,但主要工作并不是参与枪和刀的事儿,而是在小勐拉的赌场工作,算是个小经理级别的。

        “社团个鸡毛啊,咱家浩子是当过兵的,你们来这儿啊,就算是非常规服役了。”老董夹着菜,轻声回应道:“这么跟你俩说吧,雨寨不差钱,大老板向南,不管是在国内,还是在这边儿,那能量都嘎嘎的!所以你们只要有点眼力价,上升空间还是挺大的。”

        “恩,我们听话,上面让干啥就干啥。”张鹏笑着点头。

        “算是入伍了?”林军抻着脖子,顶着还没修剪的乱糟糟发型问道:“这块还有枪啥的啊?”

        “呵呵,枪?”老董一笑:“慢慢你就知道都有啥了!”

        话音落,李浩端起酒杯,扫了一眼众人后,声音爽朗的说道:“我这人性格直,喜欢有啥丑话都说在好话前头!”

        众人听音禁声,全部把目光看向了李浩。

        “有几个事儿,我需要提前交代一下!第一,你们都是通过熟悉的人介绍来的,而了解你们的也是介绍人,但我对你们却一无所知,所以在以后的日子里,如果你们这些人出现问题,那我第一个找担保人。如果问题严重,你们挨什么样的处罚,介绍人就得挨什么样的处罚;第二,咱们雨寨的人比较多,所以我拒绝任何本地的老乡,在一块给我搞小团体,小队伍……如果让我发现有人合伙祸害新来的,别说我翻脸;第三,这边的环境跟国内比不了,勐拉县里你们也经常能看到有拿枪,甚至开武装皮卡的私人武装……所以,别看我给你们开的钱不少,但这儿确实是在拿脑袋挣钱,一不留神……可能小命都没了。所以到底是留下,还是走,我给你们三天时间考虑……三天后,新来的开始分班,参加常规化训练。”李浩端着酒杯把话说完之后,摆手就招呼了一句:“来,话说完了,喝酒吧!”

        众人听完李浩的话之后,大气都没敢出,因为谁都感觉这个领头的脸太黑,说话太直接,似乎不太好相处。

        “你瞅你说的血淋淋的,这谁还敢喝酒啊?不会温柔点啊?”光明一笑,扭头冲着众人补充道:“在这边呆着,确实不会比你们想象的轻松。这几天呢,你们先感受感受这边的情况,如果真呆不了,那你们来找我,我找人给你们送回去,大不了这几天,我也算你们工资!”

        “哈哈!”

        众人听到光明的话之后,才放松的一笑。

        “来,喝酒吧!”光明招呼了一声。

        “呼啦啦!”

        众人齐刷刷起立敬酒。

        ……

        当天晚上,林军,张鹏,小辰,还有阳这帮新来的小年轻,喝的酩酊大醉,躺在雨寨外面的草甸子上,烤着篝火,唱着那一年最流行的《相见恨晚》,对着满天繁星吹着牛B,瞬间就把自己早已身在异国他乡和即将面对的事儿忘在了脑后。

        时间过去一个多月,啥都不懂的林军摸了枪,打了靶,也开过皮卡,架过沉重的老款机枪,跟着同龄的哥们兄弟,经常绕着邙山进行常规的拉练。但此刻的他们在心里也早已认为,这边的生活好像并不是有多难适应,无非是训练苦点,教官李浩没素质点,动不动就体罚。不过这些事儿对于年轻力壮的小伙子来说,也不是很难忍受。而最重要的是,他们在呆了一个月后,雨寨确实是真金白银的给大家开了工资。

        然而,事情真的这么简单吗?钱就这么好赚吗?

        一周后,雨寨中心楼内。

        李浩单手指着木桌上的两公斤DP,面无表情的冲着跪在地上的一人问道:“谁做的?”

        “浩爷,真不是我……我就是跟着想赚点钱花,原材料是查立在勐拉买的,东西也是他找人做的,我就是答应他跟他送点货进国内。”跪在地上的中年哭着解释道。

        “别扯没用的,你啥都没干,人家白分给你钱啊!”光明翘着二郎腿骂了一句后,再次问道:“你们准备从哪儿走货?”

        “河上!”

        “准备卖给谁?”光明又问。

        “云南的阿牙!”中年低头回了一声。

        “嘭!”

        李浩上去就是一脚:“我他妈告没告诉你,别打着雨寨的旗号,往外给我出这玩应?再说外面的人都死绝了啊,你们非得往国内给我整这玩应?你怕雨寨不上线是吗?”

        “浩哥,我也是一时糊涂……!”

        “你糊涂你妈了个B!”李浩连续踹了两脚之后,摆手喊道:“来人,把他给我送第四特区缉毒处去!”

        光明闻声想劝一句,但仔细思考了半晌后,还是没有吭声。

        “浩哥,浩哥,你看在我在雨寨……!”

        “别吱声了,去缉毒处你脑袋还能留住,再废话……你活不活了?”光明放下茶杯训斥道。

        话音落,中年在尿裤子的情况下就被拖出了门口,而光明则是站起身问了一句:“查立这边怎么解决?!他也算是雨寨的元老,咱用不用……!”

        “刷!”

        话还没等说完,李浩直接拿起电话拨通了查立的号码。

        “喂,浩哥!”

        “两个小时后,你必须给我带着货,还有跟你一块办事儿的人回来!少一分钟,我扒你皮!”李浩瞪着眼珠子,不容置疑的说道。

        “浩哥,我……我不在雨寨干了!”查立沉默半晌后,直接把话挑明。

        “不干了是以后的事儿,今天要解决的是你以雨寨名义私自贩货的问题!”

        “李浩,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我都说我不干了,你非得较这个真是吗?”查立咬牙反问了一句。

        “你翅膀硬了?”

        “……!”查立沉默。

        “行,呵呵,行!”李浩等了三四秒后,直接就挂断了手机。

        “他怎么说?!”光明主动问道。

        “你等我给他脑袋拧下来,你亲自问问他!”李浩咬着牙就往门外走。

        “哎,你再考虑考虑,要不我去给他叫回来……!”光明还想劝阻。

        “私自卖货的事儿,一但开了口子,那你按都按不住!这次我要不杀疼了,下次全是铤而走险的!”李浩回了一句后,站在门口喊了一声:“三班,给我全员集合!!”

        “是!”

        “等一下,让新兵班集合,再带一组三班的老人!”李浩想了一下后,马上就又调整了思路。

        “你净扯犊子,新兵班那帮傻小子,还天天莺歌燕舞的在寝室打扑克呢,他们能干了这活儿吗?”光明骂着劝说道。

        “你一直不让他们干,他们就老也干不了!”李浩皱眉应道:“我亲自去!”

        ……

        新兵班寝室。

        “我艹,来活儿了?!”林军一边往身上套着作训服,一边冲着小辰问道。

        “好像是!我刚才就听说李疯子在中心楼那儿骂人!”阳插了一句。

        “……妈的,真拿枪干啊?”林军还是有点懵。

        “要不你拿手指头干吧,反正我是得拿枪了!”张鹏系上武装带,就率先奔着武器库跑去。

        “妈了个B的,我头盔呢!”林军慌张的在自己铺面上翻找着。

        “昨晚锁门锁的早,张鹏后半夜好像拿它尿尿了!”小辰提醒了一句。

        “我CTM的,畜生啊!”林军一阵痛骂后,连头盔也没带就跟着众人跑出去了。

        ……

        半小时后三台皮卡车离开雨寨,直奔西北方向的山区行驶。

        头车内。

        “都给我精神精神昂,查立那边有不到二十人,手里也有枪!”李浩拿着对讲机嘱咐道:“一会进院,保险都给我打开,枪口冲下,别伤到自己人。我这边有反应,你们直接就开火!”

        话音落,车内的新兵班成员,表情都显得有些紧张,因为他们第一次感觉到平时像是玩具的各种步枪,是如此沉重。

        如果李浩真下令,那就真要往人身上打吗?

        会死人吗?

        坐在车内越想,这精神就越紧绷着,内心就越发忐忑!

        林军从裤兜掏出烟盒,低头刚要点一根,副驾驶坐着的三班老队员皱眉就骂了一句:“谁他妈让你在车里点烟的?没人告诉过你,出勤的时候车内不能有明火吗?”

        “不好意思……我……!”

        “亢!”

        “哗啦!”

        林军的话还没等说完,山坡方向就传来一声枪响,副驾驶玻璃碎裂,老队员脑袋暴起一团血雾,额头当场就砸在了中控台上!

        “……有……有人,来人了!”张鹏反应过来后,脸色煞白的吼了一句。

        “哒哒哒!”

        自动步的声音澎湃响起,林军双耳嗡嗡作响,脸上全是老队员脑袋中迸溅出来的血点子,看着异常惊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