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穿越小说 > 我本三国一路人 > 卷三 第三百五十二回 我又是谁(四)

卷三 第三百五十二回 我又是谁(四)

    “……大男孩本身也已经是好几天没吃过东西,身上没了什么气力,现在被人围住自然是想跑也跑不掉。www.00ksw.org 零点看书更为重要的,是这个大男孩想着要回去救弟弟妹妹,拼尽全力的护住了他偷来的那点食物,却也惹得人们对他下手是越来越重。如果再这样下去,只怕这个大男孩会这么被人给活活的打死……婉儿姐,战乱之中的人命那都是不值钱的,一个人就这样被打死那是常事。”

    婉儿点了点头。对于以前的事婉儿虽然不记得什么了,但是在来到安息之后吧,安息这里也并不是什么平安乐土,内部有争权内斗,外部有与罗马之间的战争,打的仗和死的人也一样不少,所以婉儿很清楚什么是战乱之中人命有如草芥。

    而这时的陆兰的脸上却挂上了微笑,微笑之中则带着满满的感怀与温情:“可就是在这个时候,有人及时的喝止住了正在痛殴大男孩的人群,然后不但放走了大男孩,还悄悄的跟在了大男孩的后面,帮着还不太懂事的大男孩把弟弟妹妹给救了回来。”

    说着陆兰就望向了婉儿,见婉儿好像是没什么反应,心中既松了口气,却又有那么些的失望与难过。松了口气,是因为婉儿并没有出现什么头痛的反应,这就表示陆兰可以继续把她的这个故事述说下去;至于有些失望,却是因为婉儿这时那可是半点相关的反应都没有,显然是对这些事情什么都不记得了,陆兰当然会觉得很难过。

    不过陆兰可不会就此放弃,而且接下来那一幕,可以说是陆兰这一生之中最深的记忆,每每想起这些,陆兰的心头都会涌起丝丝的甜意:“婉儿姐你知道吗?那个跟在大男孩的身后,然后帮着大男孩把弟弟妹妹给救回来的人也是花了很大的劲才把人给救回来的呢!因为饿晕过去的弟弟妹妹已经到了濒死的边缘,牙关都是紧咬着的,一般的方法根本都办法给他们把食物喂进肚子里去……”

    话到这里时,自己也有些陷入了回忆之中的陆兰,微笑得很是甜蜜:“不过那个救人的人很有办法,他先是想办法撬了弟弟妹妹紧咬的牙关,然后是自己嘴对嘴的把稀粥喂进了那个妹妹的腹中……婉儿姐,你是不知道这个妹妹在幽幽醒来的时候,看到这个救人的人时,心里面有着一股什么样的感觉。而那个小女孩当时只有九岁还是十岁,说懂事不懂事,说不懂事却又懂那么一点点。反正到后来这个小女孩渐渐长大之后,就认定了自己以后一定要跟在这个人的身边。”

    好吧,陆兰是在试着用这种办法来唤醒婉儿的记忆,而反过来说,婉儿就真的会以为这只是一个故事?其实婉儿已经猜到了这就是陆兰的往事,故事里的妹妹就是陆兰,而救下陆兰的人当然就是陆仁。不过嘛,婉儿即便是知道这些,但头痛的事却迟迟没有再次发生。

    或许这是因为在陆兰的故事之中,还一直都没有提及婉儿,算是没有触及到婉儿的“封印”,亦或许是婉儿那个“不完善的封印”只要不是直接触及婉儿与陆仁之间的“敏感”,这个“封印”就不会有什么反应,而陆兰又恰好是以自己的角度来述说这个故事,刚好不会触及到……反正现在的婉儿的确是没有什么头痛的情况发生。

    然后再转回到婉儿的身上,婉儿自知失忆,又何尝不想知道一些以前的事情?现在见与陆兰这样相处不会引发头痛,而陆兰所说的那些,又似乎在自己的脑海之中有着一些模模糊糊、朦朦胧胧的映象,那自然会由着陆兰把这个故事继续的说下去。

    这个事或许也是一个意外吧?陆仁当然也想唤回婉儿原本的记忆,但陆仁本人就是婉儿那虚假的记忆之中的“重点目标”,婉儿对上陆仁本来就太容易触及“封印”,而陆仁又总是会提及太过直接的事情,所以婉儿的“封印反应”总是会相当的大。

    可陆兰走的是旁敲侧击的路线,就不会那么容易的触动“封印”。这就好比是一个守卫森严的关卡,陆仁走的是正面攻击的路线,当然会引进这个关卡强烈的反击;而陆兰走的是迂回到关卡的侧面甚至是后面,这个关卡的反应就不是那么大了。

    再看陆兰又确定了一下婉儿的状态,这才接着道:“三个小孩子被救下之后,因为他们也不知道以后该如何过下去,就想着能不能投奔到那个人的身边,好歹当个小书僮、小丫环什么的,至少能混口饭吃,而那个人也就这样收留了这三个小孩子。但是那个人并不是把这三个小孩子视为下人仆从,而是把他们视为了弟弟妹妹,视为了家人。”

    说到这里的时候陆兰就小心了起来,因为这时就不可避免的要扯上婉儿了:“两个小男生当然是跟在了那个人的身边,跟着那个人读书识字和学习怎么做事;到是那个小女生呆在了那个人身边的女子的身边,和那个女子作个伴。”

    婉儿自然知道这个“身边的女子”多半是提及了自己,因此忍不住开口问道:“小女生跟在了那个女子的身边?那么那个女子是什么人?对小女生又如何?”

    陆兰道:“那个女子其实也只不过是一个出身卑微的侍女而已,是那个人在立下了些功绩之后,某个大人物赏赐给那个人的。不过在小女生的眼中,那个人从来就没有把这个女子视作是什么侍女,而是真心的很喜欢这个女子,平日里可以说是爱护有加。可以说要不是顾及着身份,怕惹来什么非议,那个人可能早就娶了这个女子了。婉儿姐你别见笑,这种身份、地位的事情可是很难说得清的。”

    婉儿摇了摇头:“不用说,我懂的。”

    是啊,能不懂吗?还真以为所谓的“门当户对”这种事情只有华夏才有不成?明明是古今中外哪里都有好不好?而且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西方文明里这种情况可能还要更加严重一些。而安息虽然不是西方文明那一系,但其本身是处在一个半奴隶制的格局之下,其等级制度一样的非常的森严,婉儿就算是没有以前的记忆,在安息这一类的事情见得也同样不少。

    这些不多扯,只说陆兰接着道:“小女生是跟在了那女子的身边,从那个人、这个女子的身上学到了很多很多的东西。而在小女生看来,这个女子就是她的姐姐,关怀着她、爱护着她。会为了这个小女生的淘气而头痛,也会为了这个小女生的事情而担忧。甚至在很多时候,小女生与那个女子之间完全就是在相依为命……婉儿姐,你能理解这种感情吗?”

    此时的婉儿心情复杂的看了陆兰一眼,却没有说话,只是向陆兰轻轻的点了点头。还是那句话,婉儿的“封印”其实是已经有了些“松动”的,所以在脑子里对某些事情也有些模模糊糊的映像。这回听着陆兰所述说的故事,到是有让婉儿脑海里的那些模模糊糊的画面变得清晰上了那么一些,而对于陆兰的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亲近感,似乎也变成更浓厚了一点。

    只是如此一来,到是有点触及了“封印”,那股子痛意也再次的冒了出来。但是与往常不同的是这次的痛意没那么难受,确切的说就是有些麻麻的、痛痛的,总体上来说到是有点像人在感冒时的那种疼痛感,换言之就是现在的婉儿完全能够承受得了。所以尽管痛意在冒头,婉儿仍然是忍了下来,并且示意陆兰继续往下说故事。

    陆兰也察觉到了婉儿身上的这点变化,不过见婉儿好像也没什么大问题,兼之陆兰也很想把故事说下去,所以就接着道:“就这样,几个人在一起开开心心的过了好几年的时间。当然了,在这几年的时间里,那个人因为是身在仕途,也难免会碰上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甚至还曾经被罢过官,所以这一家子人也总会有些波折。不过这一家子人一直都守在一起、相互扶持,所以有些时候即便是日子过得不太好,但大家都还是开开心心的。直到有一天……”

    话到这里陆兰的语气变得有些沉重了:“那个人的身上有着非常出众的才华,而且他的真实来历很不简单,因此大人物是很希望那个人能一直留下来辅佐大人物成就王霸之业。可是那个人原本是打算差不多的时候就带着心爱的女子回到家乡隐居,所以并没有留下来继续辅佐大人物的心思。本来大家各走各的、好聚好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大人物担心那个人回乡隐居的话会被大人物的敌人给招走,结果却变成和大人物作对,所以……”

    婉儿接上了话:“俊才者,能为我所用,用之;不能为我所用者,杀之……是这样吗?”

    陆兰点了点头:“就是这样,所以说大人物对那个人已经动了杀心,而那个人却对此好像还一无所知。如果这样发展下去,那个人被大人物设计杀掉就会是铁定的事。不过在这个时候,那个人的一个好朋友为了救他,不得已之下想了一个无可奈何的办法。”

    “什么办法!?”

    婉儿嘴里是这么问出了口,但脑海里却浮现出了一连串的画面,连带着却也让她的头痛感又加剧了几分。事实上,当初婉儿就是意外的闻到了郭嘉身上的那股子熟悉的酒气而查觉到了一些事情,换句话说这个事情最先看破的人就是婉儿,脑子里的映像又岂能不深?而这件事情又直接的关系到了她与陆仁,自然而然的会触及到“封印”的敏感之处。所幸的是虽然头痛感又加剧了一些,但眼下婉儿还能挺得住。

    这头的陆兰幽幽长叹道:“那个人的朋友是这么想的。大人物想杀那个人的原因,无非就是担心那个人不再帮大人物,甚至被别的大人物召走,所以只要那个人留下来继续帮助大人物,大人物自然就会没有了要杀那个人的心思。可是用什么样的方法把那个人留下来?以朋友对那个人的了解,恐怕就只有仇恨,对大人物的敌人的仇恨。

    “但是那个人对大人物的敌人本身是没有任何的仇恨的,所以是要把一个祸给嫁到大人物的敌人的身上,并且一定是要那个人对大人物的敌人恨之入骨。而在这个时候,能让那个人生出那么大的仇恨之心的因素只有一个,就是那个人身边的女子,也是那个人所深爱着的女子。”

    又偷偷的看了眼婉儿,发觉婉儿的状态已经有点不太对了,但显然也是在极力的挺着,陆兰就咬了咬牙,继续的道:“所以那个朋友是设了一个这样的局……说起来,大人物的敌人也很欣赏那个人的才干,曾经有过要召纳那个人的意思,那个朋友就以此为前题,安排了一些心腹之人假冒成大人物的敌人的细作,先是绑架了那个女子,然后假装在囚禁的时候失手被这个女子逃了出去,却在女子逃跑的时候害死了这个女子。

    “而如此一来,就等于是大人物的敌人害死了那个人所心爱的女子,仇恨的帐也就自然是记到了大人物敌人的头上。再接下来也就正如那个朋友所料想的那样,那个人为了给心爱的女子报仇而选择了留下来辅佐大人物,全力的帮助大人物去对抗大人物的敌人。”

    说到这里时,陆兰的声音也已经变得哽咽了:“只是那个朋友也没有想到,这个女子虽然看上去柔柔弱弱的,多多少少的还有点笨笨的,可实际上她的心思很细。或许正是因为这个女子平时看来有点笨笨的吧?那个朋友就因此而有所松懈,在乔装的时候无意之中流露/出来的一个习惯被这个女子给认了出来。而这个女子虽然认出了那个朋友,却也感觉到事情不太对头,而且在临死之前理出了头绪。

    “但是这个女子知道自己不能乱说出口,因为那样只会使那个人不顾一切的去找大人物报仇,结果却会是害死了那个人。所以在她临死的时候,只是把这个事情告诉了另一个信得过的姐妹,并且希望这个性格稳重的姐妹无论如何都要瞒着这件事,同时还要苦劝那个人就此离开,离开这个陷阱,离开这个尔虞我诈的世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