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八百二十章 红装女子
  • 第八百二十章 红装女子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刘浪没有接话,而是眯起了眼睛,任凭雨水浇在自己的身上。△↗,

        欧阳图韦不敢再看刘浪的眼睛,缓缓低下了头,沉声道:“其实,老田以前在黑巫教的时候就是我的下属,后来一直跟着我逃到了东北老林。这次决定来这里拍电影之前,我还偷偷让老田来勘察过。”

        刘浪微微一笑,不冷不热的问道:“欧阳导演,当初你们在东北老林里是不是碰到了什么事情?”

        欧阳图韦并没有惊奇,而是重重点了点头道:“其实,我这次来的确带着一份私心,就是想报仇的,可没想到,我准备了这么久,竟然还是斗不过对方。”

        朱涯一直在旁静静的听着,似乎这一切都跟他无关一般。

        可刘浪却听出了一点儿端倪,声音冰冷道:“欧阳导演,你是否真的想回到黑巫教我不管,但如果你真想活着回到燕京,最好将在这里发生的所有事都告诉我。”

        刘浪语气中透着威胁,意思已经非常明显了:如果你还不老实的话,我就不管了,你自己爱折腾就自己折腾吧。

        欧阳图韦自然听出了刘浪话中的意思,突然正色道:“教主,也许开始我还对回到黑巫教有所迟疑,可看着您杀死了泥尸,我就决定,誓死追随教主!”

        刘浪冷笑一声,却是没有答话。

        欧阳图韦此时面色诚恳,郑重的说道:“教主,我欧阳图韦对黑巫教历代教主发誓,如果我有半点私心,对教主不忠诚,定受万虫吞噬之苦,不得轮回!”

        这种誓言一发,基本上就是死心塌地了。

        黑巫教的人都知道,最毒莫过万虫吞噬。

        刘浪听到这句话后,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下:“欧阳导演,你还是说说吧,看如今我们还能有什么办法。”

        “是,教主!”

        此时欧阳图韦早已是心悦诚服,也不敢怠慢,连忙说道:“其实当初我在离开黑巫教的时候,虽然得知有黑巫教的人潜入了道门之中,并试图借助道术炼制出泥尸,可后来我只想着逃命,根本顾及不了这么多了。可没想到,这泥尸似乎成了我的宿命,在我逃到东北老林的时候,还是摆脱不掉。”

        欧阳图韦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

        欧阳图韦说,当时他跟老田逃到老林,接连三天没有正儿巴经的吃东西。

        也不知道是不是倒霉催的,正在他们饿得头脑发晕的时候,竟然出现了一头饿狼。

        那头饿狼骨瘦如柴,似乎也好几天没吃东西了,饿得两眼发绿,直勾勾的盯着欧阳图韦跟老田。

        俩人当时都吓傻了,别说是反击了,恐怕连跑的力气都没有了。

        他们心里不停的念叨着,希望饿狼发发慈悲,看在他们也没吃饱饭的份上放他们一马。

        可饿狼都饿直眼了,恐怕就算只剩下骨头,也会吃得一干二净。

        没想到,正当饿狼扑上来要吃他们的时候,却突然听到一声尖锐的呵斥声。

        那声尖锐的呵斥来自一个女人。

        女人穿着红装,大声喊道:“畜生,休得伤人!”

        饿狼听到喊叫,竟然跟老鼠见了猫似的,吓得嗷嗷叫了两声,转身就跑了。

        欧阳图韦二人可谓是绝处逢生,兴奋之情难以自制。

        当他们抬起头看着来人时,顿时惊呆了。

        来人不但身穿红装,就连脸蛋都美得冒泡,好似仙女下凡一般。

        欧阳图韦二人登时忘了害怕,盯着来人却是目瞪口呆,两人当时只有一个想法:“天底下竟然还有如此漂亮的美人?”

        刘浪听到这里,不禁有些狐疑,“你说的那个人到底长什么样?”

        欧阳图韦不知道刘浪为何突然这么问,但还是老老实实将对方的容貌描述了一下。

        刘浪听完之后一怔,不禁哆嗦道:“欧阳清织?”

        “啊?什、什么欧阳清织?”

        欧阳图韦有些奇怪,盯着刘浪。

        这下轮到刘浪好奇了:“你不知道欧阳清织?”

        欧阳图韦茫然的摇了摇头道:“不认识。”

        “啊?这、这是怎么回事?”

        刘浪在一开始听到欧阳这个姓的时候,最快就想到了欧阳清织,可此时听欧阳图韦描述了救他们那人的长相,又身穿着红装,不禁更加肯定那人就是欧阳清织。

        可是,欧阳图韦竟然矢口否认,这让刘浪大为不解。

        但看欧阳图韦的样子,却并不像是在说谎。

        难道只是相似?或者中间有什么没有解开的问题?

        一想起欧阳清织,刘浪的心思立刻就飞了起来,可思来想去却想不到其中的关键,只好问道:“那后来呢?”

        欧阳图韦虽然感觉刘浪有些奇怪,可还是点了点头,继续说道:“后来我们为了感谢她,就告诉她我的名字,说有机会好好报答她,可没想到……”

        欧阳图韦长长叹了一口气,“可没想到,后来却发生了一件事,差点要了我跟老田的命。”

        刘浪对红装女孩十分好奇,见欧阳图韦不说了,又问道:“那个女孩是干什么的,你问她叫什么了吗?”

        欧阳图韦摇头,唏嘘道:“她什么也没说,只是念叨了几遍我的名字,然后转身就走了。”

        “哦……”

        刘浪若有所悟的点了点头。

        欧阳图韦继续说道:“后来我们再也不敢在老林子里待了,就偷偷跑到了参场,躲藏了起来,整日偷吃些人参,那段时间,整天吃得流鼻血。”

        欧阳图韦一脸的哭丧样儿,差点儿没把刘浪给笑喷了。

        把人参当饭吃,那可真是牛逼的存在。

        “后来呢?”

        “后来,我们在参场上待了好几个月,正好赶上了那年的七月十五。”

        “鬼节?”

        欧阳图韦点头道:“对,就是鬼节那天晚上。”

        欧阳图韦深吸了一口气,组织了一下语言,低沉着声音说道:“那天晚上我跟老田见到的事情,这辈子都不能忘记,甚至每天晚上做梦都会梦到。第二天我们从参场逃出来之后,村子里的人就死了,那些人死时排列的形状,就是八卦形。”

        ps:朋友们圣诞快乐!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卜非’(28),支持选择qq阅读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