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八百一十二章 又遇泥人
  • 第八百一十二章 又遇泥人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刘浪看着这片让人毛骨悚然的坟场,不禁想起了刚进村时碰到的那几个村里人。

        那几个村里人穿着普通,上身穿着那种刚刚改革开放时的条绿色外套,下身藏青色裤子,甚至胳膊上都还带着袖章。

        开始时刘浪并没有多想,只当是他们要干活,所以才这么打扮,可此时仔细一想,竟然隐隐感觉不太对劲。

        刘浪眼中也涂了朱涯的阳关露,按说如果是鬼的话自然能看得一清二楚。

        可怪就怪在这里,那几个村里人不像是鬼,但却带着一股阴森森的气息,让人一看就浑身不舒服。

        刘浪皱着眉头,想起欧阳图韦跟小烟都有话跟自己说,也不想再多停留,转身就要离开。

        可正在此时,参场的大铁门突然咣当咣当撞击了两下,莫名其妙起了一阵阴风。

        刘浪扭头一看,却见一个人不知何时站在了大铁门的里面。

        刘浪眯眼观瞧,冷声问道:“你是何人?”

        来人穿着粗布麻衣,背对着刘浪,看不出年纪,听到刘浪的问话后,并没有回答,而是冷冷的哼了一声,沙哑道:“小子,你最好少管闲事,这些人的魂魄全是我的,如果你不想死,最好尽快滚开!”

        刘浪一怔,不禁怒极,吼道:“什么?你是什么狗东西,竟然敢取人魂魄?”

        “嘎嘎,嘎嘎,好个嚣张的小子……”

        那人忽然大笑了起来,猛然间转身,朝着刘浪合扑了过来。

        “好,既然你不识好歹,那今天就先替主人收了你的魂魄!”

        刘浪抬眼一瞧,顿时一怔。

        只见说话之人根本没有脸。

        不但没有脸,甚至连五官都没有,刘浪甚至搞不明白他是从哪里说话的?

        刘浪这一愣神间,无脸人已扑了过来,拳风带劲,直朝着刘浪的面门砸了下来。

        刘浪冷哼一声,怒道:“不自量力!”

        连躲闪都没有,刘浪迅速抬起手来,一把拧住来人的拳头,用力一扭。

        可是,让刘浪惊奇的是,那人的胳膊不但没有骨头断裂的声音,竟然像是橡皮似的,轻易的转动了一百八十度。

        无脸人胳膊被扭成了麻花,却飞起一脚,一个侧身朝着刘浪的脑袋踢了过来。

        刘浪心下暗惊:这种感觉好熟悉啊?怎么跟暗窖中那个叫樱子的泥人好像啊?

        说时迟那时迟,眼见无脸人的脚就要踢到刘浪的额头时,刘浪微微一笑,将头往后一仰,紧接着一弯腰,抓起一根枯草,飞速缠向攥在自己手中的泥人的拳头。

        枯草一折就断。

        可不出刘浪所料,枯草刚一碰到无脸人的胳膊,无脸人竟然像是被火烧着了一般,急速往后一躲,大叫一声:“好个小东西!”

        刺啦!

        无脸人直接拧断了自己的胳膊,往后急跳了好几步,一把抓起地上的泥土,飞快的在自己的断臂上捏了起来。

        眨眼之间,本来已断掉的胳膊竟然再次恢复了正常,而刘浪手中抓的那只断手,却像是散开的泥沙一般,哗啦哗啦的从指间流走了。

        刘浪此时哪里还不明白,对方又是泥人。

        “该死,怎么会又是泥人呢?难道跟之前那些鬼子兵有关系吗?”

        刘浪深吸了一口气,刷的抽出无邪鞭,脚尖轻点地面,凌空朝着泥人就奔了过去。

        泥人无脸的面庞抽搐了两下,大怒道:“好小子,你我井水不犯河水,你最好不要给自己找麻烦。”

        “哈哈,老子最喜欢的就是麻烦!”

        刘浪边说着,嗖的一下将无邪鞭甩了出去,瞬间缠住一把枯草,然后再次往上一甩,那些枯草竟然像是一柄柄利箭一般,刷刷刷射向泥人。

        泥人没想到会碰到如此厉害的角色,根本来不及躲闪,身上接连被扎进了数十根枯草。

        那些枯草几乎是在一瞬间将泥人扎成了草人。

        泥人站在原地,连动都动不了了。

        刘浪冷笑一声,一个箭步冲到近前,一把揪住泥人的衣领,质问道:“说,你的主人是谁?”

        泥人在被刘浪抓住的一瞬间,猛然哆嗦了两下,像是见到了什么惊恐的事情一般:“啊,是你?”

        刘浪一怔:“你认识我?”

        可是,泥人没有再说话,身上的皮肤竟然快速干瘪,很快就变成了皴裂的泥土模样。

        本来泥人看起来还像是一个人,可身上出现无数的裂纹之后,额头处更是裂开了一个类似八卦盘的东西。

        刘浪不明所以,却是不敢大意,连忙松开手,往后急退了两步,怔怔的盯着看。

        果然,泥人的身体越来越松,很快就变成了散沙,然后从脚底开始坍陷,一直坍陷到了头部,变成了一堆沙土。

        可是,就在泥人完全变成沙土的瞬间,那个八卦盘处忽然呜呜低叫了两声,从中冒出了一缕黑烟。

        刘浪一看到那团黑烟,立刻认出那就是魂魄,刚想上前抓住,却见黑烟忽然发出噗的一声闷响,竟然直接溃散了。

        “什么?究竟是什么鬼东西,竟然宁愿溃散也不想被我抓住!”

        很快,阴冷的气息也慢慢消散,整个坟场再次陷入了安静之中。

        刘浪深吸了一口气,抬头看了看天色。

        不知不觉中,太阳已经西下,眼见天就要黑了。

        “该死,这个泥人跟那个叫樱子的泥人差不多,可却要弱上很多。可是,这里怎么会出现泥人呢?”

        刘浪脑海中不自觉的琢磨了起来,一想起那几个古怪的村里人,立刻明白了。

        难怪那几个人身上没有丝毫鬼魂的气息,肯定也是泥人。

        可是,谁又有这么大的本事将泥人活过来呢?

        而且,这种本事比在玩偶镇时碰到的那种纸人术还要厉害。

        当时在玩偶镇时碰到的纸人,并没有战斗之力,可如今来到东北,先是碰到了樱子,又在这片坟场碰到了一个古怪的无脸泥人。

        这俩泥人个个懂得战斗,绝对不是玩偶镇那个纸人可以比的呢。

        “咝……刚才泥人在变成散沙之时,其体内竟然有魂魄,难道,是有人将魂魄炼进了泥人的体内,才会……”

        刘浪猛然间想起了其中的关键,正琢磨着是否再往坟场里看看,突然听到村庄里传来了急促的汽车鸣笛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