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八百零七章 舍己救人
  • 第八百零七章 舍己救人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呼啦!

        很多剧组的人听到尖叫声,瞬间散开,那速度都快赶上百米冲刺了。

        就连曹星中都一个急退,跟众人一起退回去好几步远。

        只有欧阳图韦稍一愣神,一个箭步冲了上去,一把抓住夏怜歌的胳膊,大声喊道:“怜歌,快跑!”

        夏怜歌像是被吓傻了,指着小烟叫道:“导演,导演,小烟她……”

        小烟此时身体正剧烈的打着哆嗦,嘴唇已经发青,额头上往下滚着汗水。

        朱涯见此,也跟着跑到近前,抬手封住了关键的几个**位,朝着夏歌喊道:“蛇在哪儿?”

        夏怜歌惊恐的盯着小烟,听到朱涯的问话却是连连摇头:“不知道,我不知道,刚才只到声音之后,我只看到一道黑影嗖的一下钻进了草丛里,眨眼间就不见了。”

        在不知道毒蛇是哪种的时候,要解蛇毒最为有效的就是给被咬者服下蛇胆。

        看着小烟的小腿上两颗清晰的牙印,而且被咬的伤口处淤血已开始凝固,眼见皮肤之内的青紫色正在迅速的蔓延。

        小烟此时已动弹不得,努力睁着双眼,一副留恋的神色,伸手指着朱涯,虚弱的叫道:“救、救我……”

        刘浪眼皮一跳,也快步跑上前,一试小烟的脉搏,不禁脸色大变,转头问朱涯:“怎么办?”

        朱涯低沉着声音说道:“时间紧迫,在如此寒冷的情况下还能下口的蛇肯定毒性极强,必须尽快找到那条毒蛇,否则她可能会没命的。”

        听到朱涯的话,欧阳图韦脸色一变,似乎也有些慌了:“怜歌,你真没看到毒蛇在哪里吗?小烟这孩子不错,不能就这么死了啊!”

        小烟的确不错,至少刘浪不会让她轻易死掉。

        刚才小烟还给刘浪递了一只笔,就冲这一点儿,刘浪也得帮忙。

        夏怜歌也是一副惊恐的模样,脸色也吓得苍白,连连摇头道:“我、我真没见到那条蛇在哪儿啊?我、我真不知道……”

        刘浪一听,跟朱涯使了一个眼神,低声道:“你去找蛇,我试试看能不能救她。”

        说着,刘浪对着欧阳图韦说道:“导演,我懂得一点儿解毒法,你赶紧带着夏小姐离远一点儿,让大家留意周围,别再被那条蛇咬了。”

        欧阳图韦木讷的点了点头,似乎并没有更好的注意,拽着夏怜歌就走得远了些。

        众人看着小烟将死的样子,个个都露出了惊恐的眼神,大都惊慌失措的盯着自己的脚下,生怕被毒蛇咬了自己。

        杜仲看着刘浪守在小烟的身边,稍微一犹豫,还是走到刘浪的身边,低声道:“兄弟,需要我帮什么忙吗?”

        刘浪看了杜仲一眼,略一迟疑,问道:“杜大哥,你懂中医吧?”

        杜仲不明所以,但还是点了点头道:“懂,虽然我不如我爹那么厉害,但基本的中医知识还是知道的。”

        刘浪点头:“好,你先帮我按住她腿部的**位,不要让毒性蔓延,我给她吸毒。”

        刘浪懂得蛊虫,对毒蛇自然也有一定的了解,如果通过巫术来解毒的话,倒是很快就能将小烟身上的毒给解开。

        但如果真是这样,很有可能会暴露自己。

        刚才刘浪试了试小烟的脉搏,感觉根本不只是中了普通的毒蛇那么简单,而极像是一种蛊毒。

        据刘浪猜测,夏怜歌如果真能使出双生术,能养一条小小的蛊蛇更是一件简单的事。

        众所周知,东北的温度根本不适合蛇类生存,更别说这么冷的地方蛇还会主动攻击别人了。

        如果没有人刻意为之,这种可能性甚至可以少到忽略不计。

        所以,刘浪跟朱涯对视之后,也从朱涯的眼中看出了这种猜疑。

        如果太容易将小烟身上的蛇毒解掉的话,自然会引起别人的注意,此时既然有杜仲这个懂中医的人,做做样子将蛇毒解开倒更顺理成章了。

        杜仲似乎从来没有处理过如此紧急的情况,听到刘浪的吩咐之后,手下还有些微微的颤抖,好几次都没按对**位。

        好不容易稳住之后,杜仲这才抬起头来,面带惊恐的问道:“兄弟,下面该怎么办?”

        刘浪装作焦急的说道:“杜大哥,你既然懂得中医,应该知道蛇胆可以解毒,可朱涯还没回来,我怕来不及了。”

        杜仲点头,却是有些慌乱:“那、那该怎么办啊?”

        刘浪一咬牙,“这样,我把毒给吸出来,你试着将毒血流的反方向推拿一下,将蛇毒往伤口处逼。”

        周围的人一听刘浪要吸蛇毒,顿时吃惊的转过头来。

        夏怜歌却是眼皮一跳,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曹星中,眼神中闪过一丝狠毒之色。

        欧阳图韦同时惊奇不已,大声喊道:“这位朋友,小心点儿,千万别把蛇毒吸进肚子里啊。”

        这不是废话嘛,这么剧烈的蛇毒,不用吸进肚子里,就算沾到牙齿上都得玩完。

        可刘浪身上有游尸血,又精通乱神术,对这点小小的蛇毒自然不放在眼里。

        如今既要救命,又不能让夏怜歌看出自己身负黑巫术,必须要演一出好戏。

        刘浪朝着欧阳图韦一笑,摆手道:“导演,如果我出任何意外,不算剧组的责任,是我自己的问题。”

        刘浪说着,又朝众人都说了一遍:“大家都可以作证,跟导演没有关系。”

        众人一听,不禁都有所动容。

        甚至就连欧阳图韦的眼睛都急速的闪烁了两下,可却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剧组如果在拍摄中出了人命,无论是什么原因,肯定会被大肆宣扬,尤其对图韦影业如此大的公司,造成的负面影响更是不可估量。

        刘浪这句话,无疑于给欧阳图韦吃了一颗定心丸。

        欧阳图韦刚想说话,却看到夏怜歌眼睛一瞪,立刻又将话咽了回去,高声喊道:“小兄弟,如果你出任何意外,我们图韦影业一定会给你和你的家人都有一个交待的。”

        空泛的毫无价值的承诺。

        刘浪现在已管不了那么多了,他要在欧阳图韦心里留下一个印象,至少刘浪现在感觉这个图韦影业似乎比想象中还要复杂。

        刘浪没再说话,而是立刻低下头,朝着小烟的伤口处使劲吸了两口,然后将吸出的鲜血又快速的吐出来。

        整整吸了十几口,刘浪的脸色开始发白,身体也跟着哆嗦了起来,而小烟的脸色却恢复了一丝红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