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八百零六章 毒蛇咬人
  • 第八百零六章 毒蛇咬人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手机阅读

        在黑巫教的历史上,这把骨刀的传说跟乱神术差不多。品书网(..)

        据说曾经有个修习黑巫术的巫师,因为厌倦了教众之间的争斗,便偷偷离开了黑巫教,然后找到了一处隐蔽之所做了一名铁匠,娶妻生子,想安安稳稳的过下半辈子。

        可让这个巫师没想到的是,身负黑巫术,想要退出黑巫教却是难上加难。

        有一次那人外出给人送已经打好的铁器,等再次回家时却发现自己的老婆孩子已经死在了家里,在女人的身上还留了一张字条。

        字条写得清清楚楚,重回黑巫教,帮助黑巫教铲除异已。

        当时那个巫教教主心狠手辣,刚刚坐到教主的位置上,可却有很多人反对自己,于是便采取这种高压手段想控制自己的地位。

        巫师心痛不已,趴在自己老婆跟孩子的身上整整哭了一天一夜,从第二天开始,再次支起了铁炉,砍下了老婆的右手,在高温中整整烧了三天,锻炼出了一把刀柄。

        然后,巫师又折下儿子的一根肋骨,在烈火中再次煅烧了三天三夜,炼成了一具刀刃。

        最后巫师将老婆孩子埋葬了之后,把用老婆孩子的骨头炼制出的骨刀捅破了自己的心脏,任凭鲜血侵满了整个刀身。

        巫师最后没有死,凭着强大的巫术将灵魂压制在自己的体内。

        巫师将骨刀送到了那个教主面前,然后用骨头割下了自己的脑袋。

        那个教主对骨刀爱不释手,清晰的感受到了骨刀之中的巫力,也不管巫师的死活,接连屠杀了几个反抗自己的人后,竟然莫名其妙的疯了。

        更加诡异是,那个教主疯了之后,竟然用骨刀将自己的亲人全部杀死,最后也拿着骨刀割下了自己的脑袋。

        那段时间整个黑巫教都陷入了恐慌之中,甚至曾一度被其它的门派挤压,差点覆灭。

        后来经过一段时间的修整,黑巫教再次兴盛起来,可骨刀却诡异的消失了。

        从此以后,骨刀便成了与乱神术齐名的存在。

        刘浪想着骨刀的来历,砸吧着嘴,看着拍戏现场,不禁有些忧心。

        照乱神术中的记载,骨刀不但身具巫性,甚至似乎还具有了一份魔性,让每一个使用它的人都会发狂。

        可看着夏怜歌,却根本不像是疯癫的样子。

        清晨的一场戏主要内容是讲夏怜歌知道了曹星中变成鬼的身份,不忍出杀手。

        可是,阴间知道了曹星中饰演的书生死而复生的消息,便派黑白无常前来抓魂。

        借着暮霭之色,正是黑白无常跟夏怜歌的一场伺斗。

        临近上午十点多的时候,所有的戏份都拍完了。

        欧阳图韦似乎非常兴奋,不停的夸奖大家拍得好。

        据杜仲说,剧组在东北已取了很多景,早晨的一场戏也是最后一场,面包车也早在森林不远处的一个村子里等着了。

        刘浪听他们说要回燕京,不禁心下一喜,连忙走到欧阳图韦面前,讨好般的说道:“导演啊,我想搭着顺风车一起回燕京,不知道可不可以啊?”

        欧阳图韦心情很好,看了刘浪一眼,只是问了一句:“你是谁啊?”

        杜仲连忙上走前,笑呵呵的跟欧阳图韦解释,说刘浪是出来玩时,迷了路,现在还在燕京读大学呢。

        欧阳图韦只是摆了摆手:“没事,让他坐车上吧,反正有地方。”

        说着,欧阳图韦又高声喊了起来:“大家赶紧收拾啊,去村子里吃完钣,回燕京再拍一场戏就收尾了,大家都辛苦了啊。”

        刘浪见欧阳图韦似乎并不想跟自己多说话,也不在意,而是走到曹星中的面前,伸出手来,笑嘻嘻的说道:“你好你好,我看你演的书生好真啊,真高兴认识你。”

        曹星中看起来有点瘦弱,比刘浪稍微矮上一点儿,脸上的肉也不多,瞟了刘浪一眼,并没有理会刘浪,扭头就走了。

        刘浪尴尬的笑了笑,转身走到夏怜歌身边,伸出手来说道:“夏小姐,我仰慕您很久了,给我签个字好不好?”

        夏怜歌看了刘浪一眼,怔了怔,立刻露出一副让人迷醉的笑容,娇声道:“哦,我没有笔呢。”

        旁边一个看起来比刘浪还要小一点儿、扎着两个辫子的女孩,拿着一只笔走了过来:“夏姐,我这里有笔。”

        刘浪感激的冲着那个女孩点了点头。

        上午的拍戏的时候,刘浪一直在旁边观察,基本把夏怜歌跟曹星中这些人也认识了一遍。

        曹星中没有大腕的模样,基本上不说话,给人一种很冷的感觉,身边连个助理都没有。

        可夏怜歌却完全不一样,身边不但有助理,而且几乎整个剧组都在为她服务。

        那个递笔的小女孩就是夏怜歌的贴身助理,名叫小烟。

        夏怜歌接过笔后,一直保持着职业般的微笑:“签哪里啊?”

        刘浪将手背一举,笑呵呵道:“夏小姐,就签我手背上好了,嘿嘿,我可喜欢您了,回头我跟同学显摆一下,他们肯定非把我的手给亲肿了不可。”

        看刘浪的模样,倒的的确确是个追星族。

        夏怜歌也没拒绝,笔下生花,很快就在刘浪的手背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刘浪大喜,连连点头道:“夏小姐,谢谢,谢谢!我以后这只手就不洗了,就算上完厕所也不洗了,嘿嘿。”

        夏怜歌娇声一笑,看了刘浪一眼,欠了欠身,转身走到一边坐了下去。

        小烟抿嘴笑个不停,见夏怜歌走了,连忙跟着,端起一杯茶水送了过去。

        刘浪偷偷观察了两眼,那个曹星中虽然也坐在夏怜歌不远处,可却是一个人,眼神一直看着前方,并没有朝着夏怜歌这边多看一眼。

        刘浪看着大家都在忙活,跟着闲人似的溜达了一圈,顺便搭了两把手,最后才绕到朱涯的身边。

        “猪牙,回去的路上小心点儿啊。”

        朱涯声音冰冷:“我会比你小心的。”

        “哼,臭屁样儿啊。”

        刘浪低声讥讽了一句,看着杜仲正在收架子,连忙跑了过去,“杜大哥,这次真是多亏碰到了你们了,来来来,我帮你一把。”

        杜仲咧嘴一笑:“兄弟,真是谢谢你,呵呵。”

        刘浪刚将手伸了过去,还没碰到架子,突然听到啊的一声惨叫。

        众人歪头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一看,却见夏怜歌身边的小烟竟然爬在了地上。

        夏怜歌尖叫的指着小烟:“啊……蛇,有毒蛇把小烟给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