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八百章 不该问的别问
  • 第八百章 不该问的别问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眼见夏怜歌的宝剑就要刺到书生胸膛的时候,导演突然大喝一声:“道士,上!”

        话音刚刚落下,朱涯猛然间一个弹跳,直接腾飞而起,将手中的禁鬼符往前一扔。

        只听嗖的一声响,禁鬼符直接帖到了书生的面门之上。

        书生立刻往后一仰,扑通一声甩倒在地。

        夏怜歌见此,脸色一变,连忙上前一把将符纸揭了下来,擦擦擦撕成了数块。

        “咔!”

        正在此时,导演突然大喊一声,连连拍手叫好:“好啊,今天大家演的都很好,那个道士的演员,你过来一下,这是盒饭钱。”

        导演指着朱涯,手里拿着五十块钱朝着朱涯扬了扬,差点没把看热闹的刘浪给笑喷了。

        朱涯瞪了夏怜歌一眼,什么都没说,一扭头走到导演面前,一把将五十块钱抓在了手里。

        夏怜歌惊恐的盯了朱涯一眼,似乎心有余悸,连忙上前扶走演书生的曹星中,趴在他的耳边嘀咕了一会儿。

        导演满脸的喜色,赞赏的看着朱涯,笑嘻嘻的问道:“你是哪里的群众演员啊?嘿嘿,好像还有些身手嘛。刚才贴符的一手,如果不是在拍戏,我还以为你真会道术呢。”

        导演正说着,朱涯却是冷哼一声,回头看了曹星中一眼。

        只见曹星中此时面色略微有些蜡白,额头上滚着汗珠,也惊恐的盯着朱涯,却是一声不吭。

        导演见朱涯不说话,不禁有些悻悻然,本来的笑脸也拉了下来:“你是嫌钱少?行,看你表现不错,下一场给你一百块钱。”

        导演挥了挥手,高声喊道:“大家收拾一下,今天就到这里,明早拍晨景,晚上就在这里休息了。”

        一声令下,整个剧组的人立刻忙活了下来。

        导演笑呵呵的走到夏怜歌面前,拿出手帕擦了擦夏怜歌的脸,亲昵的说道:“怜歌,辛苦辛苦了。”

        夏怜歌微微一笑:“导演,不辛苦。”

        可是,曹星中却装作没看见导演一般,竟然扭头进了旁边一张帐篷里。

        夏怜歌瞟了曹星中一眼,却是什么都没说,上前挽住了导演的胳膊,娇声道:“导演,我饿了,这荒郊野地,今晚我们吃啥啊?”

        “呵呵,烧烤,当然吃烧烤喽。”

        一直蹲在树上的刘浪本来只想看个热闹,可此时见到刚才的一幕,心中莫名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刘浪只有一种感觉,这戏他娘的演的太真了,完全跟真的一样。

        而且,更让人奇怪的是,那个曹星中似乎不仅仅是被鬼附身了那么简单。

        朱涯看了曹星中走进了帐篷,也没跟任何人说话,而是转身朝着黑暗处走去。

        刘浪知道朱涯不想暴露自己,连忙也跟了过去。

        走到拍摄现场几百米远的地方,剧组的灯光已完全照不到了。

        刘浪飞身跑到朱涯的身边,笑嘻嘻的问道:“猪牙,当群众演员的感觉怎么样啊?”

        朱涯瞟了刘浪一眼,将那张五十块钱的钞票拿在手里,嗅了两下:“哼,我出力了,这是我应得的。不过,那只鬼有问题啊。”

        刘浪一怔,忙问道:“有什么问题?”

        朱涯皱着眉头,并不确定道:“刘浪,我们一直猜测那人是被鬼上身了,可是,刚才我用禁鬼符的时候,感觉并不只是那么简单呢。”

        “啊?你什么意思,说清楚点啊。”

        朱涯沉吟了片刻,将钱收了起来,凑到刘浪的耳边,低声说道:“刘浪,你刚才应该已经看到了,那个叫夏怜歌的女人表现的太过异常,她似乎知道禁鬼符是真的,而且在第一时间撕了下来。”

        “什么,你是说夏怜歌真的知道那个书生体内有鬼?”

        刘浪有些难以置信,可看着朱涯一脸认真的模样,已信了半分:“你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朱涯摇了摇头道:“现在还不清楚,所以我感觉有些怪异。”

        刘浪想了想,看着朱涯,嘿嘿笑道:“猪牙,你不是成了他们剧组的临时演员了嘛,那今晚你都待在那里看看,继续观察观察嘛。”

        朱涯一听,连连摇头道:“不行不行,那个女演员明显已看出我是真道士,而非群众演员了,恐怕会有所提防的。”

        刘浪点了点头,觉得有些道理,眼珠子转了两圈,嘿嘿笑道:“那……要不我去?”

        朱涯闻言,一咧嘴:“你早就想去了吧?”

        “你看你,什么叫我早就想去了啊,真是的。”

        刘浪一看被朱涯看穿,连忙转过脸,看着亮灯处,深沉的说道:“哎,哪里都有鬼,谁叫我身负一颗正义之心呢。罢了,我不取义谁取义,我不舍身谁舍身?”

        刘浪将脖子一仰,朝着剧组走了过去。

        朱涯动了动嘴,啥说也没说,也跟在了后面。

        在往剧组走的间隙,俩人也将彼此的身份商量好了。

        朱涯既然被认定了是群众演员,那就将演员进行到底。

        而刘浪的身份更加简单,就当是一个迷了路的驴友,无意中看到了剧组,借宿一晚。

        刘浪飞速的跑到剧组里,正看到大家在收拾东西,连忙拉住一个人问道:“大哥,你们这是在干啥啊?”

        那人好奇的看了刘浪一眼:“你是谁?”

        “哦,我本来跟朋友出来玩,结果走散了,身上什么东西也没带,正好看你们这里有亮光,就过来了。”

        刘浪这么一解释,那人倒也没有怀疑,说道:“我们正在拍电影呢,晚上这里不太安全,要不回头你跟我一个帐篷凑合一宿吧。”

        那人倒还蛮热心的。

        刘浪一听,连忙感激的说道:“谢谢,谢谢大哥。”

        边说着,刘浪双眼便开始四处扫了起来。

        在刘浪十几米远的地方,此时已支起了一个烧烤架子,只见有人从背包里拿出了烤肉,一块块放在架子上正在烤。

        而在架子的旁边,那个导演跟叫夏怜歌的女演员坐在一起,关系看起来颇为亲密。

        虽然有时候导演跟演员关系亲密已成了不公开的事实,可如此旁若无人,刘浪倒有点新奇。

        刘浪上前帮助收拾架子的那人,嘴里抹了蜜一般问道:“大哥,你们在拍啥电影啊?谁是主角啊,谁是导演啊?还有,那俩人是情侣吗?”

        刘浪抬手指了指导演跟夏怜歌。

        抬架子的人顺着刘浪的目光一看,脸色瞬间变了数变,低声道:“小兄弟,不该问的别问,过了今晚赶紧走。”

        刘浪一怔,不禁暗暗吃惊,感觉这人的反应有点不正常,忙转移话题道:“大哥,不知道怎么称呼您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