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七百九十五章 我是胡三太奶啊
  • 第七百九十五章 我是胡三太奶啊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落叶悬浮,积雪融化,就连地下的黄沙都轻轻流动了起来,像是在迎接什么一般。

        刘浪目瞪口呆的盯着胡老三的身后,使劲揉了揉眼睛,根本不相信自己所看到的。

        胡老三脸皮一跳,似乎也感觉到了不妙,僵硬的扭过脑袋,整个身体瞬间像是被电击了一般,剧烈的抖动了起来。

        胡老三惊恐万分,本来苍白的脸显得愈加苍白,没有了半丝血色,本来的气势像是瞬间被打散了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活像一只摇尾祈食的丧家之犬。

        欧阳清织的瞳孔也瞬间收缩,一脸的难以置信。

        朱涯努力站了两下,却依旧没有站起来,一只手支持着自己的身体,好不容易靠在了一棵树上。

        在所有的人注视中,一个道靓丽的身影,像是圣洁的仙女一般,款款而来。

        刘浪顿时感觉呼吸有些急促,就连小心脏都剧烈的跳动了起来。

        波涛汹涌,大篮球,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这是怎么回事?

        刘浪的脑袋中有一千万个问号,盯着远处的身影,一时竟然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只见那道身影下身穿着一件黑皮紧身裤,上身大开的v领短衫,头上戴着一顶时髦的黑色的螺纹帽,整个人的身材显得没有一分一毫的杂质。

        身影给人的感觉只有一个,多一分肉嫌多,少一分又会嫌少。

        咕咚!

        刘浪又不争气的咽了一口唾沫,两只眼睛仔细打量着,心中的震撼却是无以复加。

        为何以前没有见过她如此的诱人?为何在气势上给人的感觉跟之前完全不一样?

        还没等刘浪得到答案,胡老三却忽然间转身来,两条跪在地上的腿不停的发着抖,两只手死死的抓在泥土之中,也剧烈的摇晃着。

        “太、太奶,我、我……”

        胡老三显然已吓得说不出话来。

        可是,刘浪听到胡老三的话,本来已惊得巨大的双眼立刻像是听到了天方夜谭一般:“什么?什么太奶?菊花怎么成了太奶了?”

        欧阳清织使劲拽了刘浪一下,示意他不要乱说话,而自己也扑通一下跪倒在地,朝着那道靓丽的身影叩头道:“胡三太奶,红狐一脉欧阳清织叩见胡三太奶。”

        “啊……你、你、你是……”

        刘浪的脑袋已经成了一团浆糊,指着款款而来的沈菊花,竟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沈菊花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此时完全没了之前的风骚劲,甚至那以一对大篮球为傲的举动都看不出一丝轻薄。

        只是此时,刘浪的目光根本不在大篮球上,而是死死的盯着沈菊花的眼睛,想看出个究竟。

        沈菊花脸上一直挂着迷人的微笑,连正眼都没看胡老三一眼,而是轻轻走过刘浪的身边,来到了已化为白狐的照月的身边。

        沈菊花轻轻抬起一只手,朝着照月的狐身指了指。

        白狐尸体慢慢漂了起来,落在了沈菊花的手上。

        沈菊花抱着照月的尸体,脸上的笑容也慢慢凝固,隐隐有悲伤之色。

        沈菊花喃喃自语道:“我们狐仙一脉不能死在外面,就算死了,也要葬在狐墓之中。”

        边说着,沈菊花轻轻抚摸了两下照月白洁的皮毛,对着照月又吹了一口气。

        诡异的是,照月的尸体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竟然慢慢消失,一会儿不见了踪迹。

        在场的所有人都大气不敢喘一口,甚至就连刘浪都惊得张大了嘴巴,不知该说些什么。

        做完这一切后,沈菊花才走到刘浪的面前,脸上再次泛出了让人迷醉的笑容,缓缓抬起手来,柔声说道:“老同学,可以还给我了吧?”

        刘浪一愣,见沈菊花指着自己手中的震山木,尴尬的笑了笑,连忙送到沈菊花的手里,结结巴巴的说道:“你、你究竟是沈菊花,还、还是胡……”

        还没等刘浪说完,沈菊花摆了摆手,示意刘浪不要再继续说下去。

        沈菊花自顾自的对着震山木吹了一口气,像是要把上面的尘埃吹掉一般,然后将震山木的一头放在了嘴里,另一头用手指一弹,嗖的一声点燃。

        沈菊花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震山木的烟袋杆子竟然真的冒出丝丝青烟。

        “咝……”

        沈菊花一脸的陶醉,自言自语道:“好多年没有尝到这种味道了,终于又回来了……”

        刘浪张着大嘴,竟然不知该如何接话了。

        刘浪的确凌乱了,他实在想不明白,自己的老同学怎么就变成了胡三太奶了?

        沈菊花?

        胡三太奶?

        沈菊花?

        胡三太奶?

        刘浪想来想去,实在想不明白,这两者到底有什么联系。

        可是,明明是沈菊花的模样,而且还叫自己老同学,可却被胡老三跟欧阳清织尊为胡三太奶。

        看着沈菊花对震山木的熟悉程度,这绝对是胡三太奶啊。

        刘浪只感觉自己的脑袋有点儿短路,完全搞不明白了。

        胡老三此时早已吓得五体投地,除了瑟瑟发抖之外,竟然一动也不敢动。

        沈菊花自我迷醉的吸了两口烟后,终于再缓缓睁开了眼睛,微笑的盯着刘浪,缓声问道:“老同学,你是不是很奇怪,怎么会是我啊?”

        说实话,刘浪都快好奇死了。

        可是,不知为何,虽然沈菊花并没有任何过激的举动,但刘浪心中却惊恐无比,不敢有丝毫的违逆。

        听到沈菊花问话,刘浪连连点头,想笑,又立刻忍住,一脸正色道:“奇怪,你、你怎么会是胡三太奶?”

        沈菊花又是吸了一口烟,将头一偏,娇声道:“你看,因为我有这个啊……”

        刘浪一看,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只见沈菊花的身后赫然出现了一只黑色的狐狸尾巴。

        沈菊花的意思非常明显,因为我有尾巴,所以我是胡三太奶啊。

        对刘浪来说,这完全是在搞笑。

        刘浪的确笑了,紧张的气氛也立刻缓和了很多。

        刘浪定了定神,刚想上前来一个拥抱,可忽然意识到不合适,连忙又止住脚步,盯着沈菊花,热切的问道:“那、那我该如何称呼你?”

        “老同学……”

        沈菊花又是妩媚一笑,却跟之前的放荡完全不一样了,处处透着成熟的韵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