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七百九十一章 藏匿震山木
  • 第七百九十一章 藏匿震山木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朱涯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实力。

        虽然朱涯不愿意承认,但刘浪长成的速度的确太快,快得让人恐怖。

        朱涯能明显的感觉得出,刘浪虽然油嘴滑舌,可如今手上的功夫只在自己之上,绝不在自己之下。

        拌嘴归拌嘴,朱涯知道如果二人今天不好好配合,肯定会死在胡老三的手下。

        所以,从一开始出剑,朱涯就打定了主意:吸引胡老三的注意力,让刘浪伺机出手。

        胡老三开始时根本没将朱涯放在眼里,可一招之下竟然打了个平手,顿时大骇。

        胡老三本来想直接将刘浪废掉,然后抓住欧阳清织完事。

        可没想到,朱涯竟然还有点儿难缠。

        胡老三本质为黑狐,又加上其以生魂修炼,功法之中阴毒之术居多。

        眼见胡老三的两只利爪像是两只黝黑的铁钩一般抓向朱涯,刘浪再也不敢迟疑,连忙抽出无邪鞭,朝着胡老三的身上就抽了下去。

        朱涯的宝剑刚刚挣脱而出,却见胡老三再次攻了过来。

        朱涯大惊,可并没有后退,而是猛然间从手中掏出一张符纸,朝着半空一扬,高声喝道:“急急如律令!”

        那张符纸嗖的一下贴到了胡老三的前胸。

        胡老三一怔,身体瞬间僵硬,可几乎是眨眼间,胡老三勃然大怒,一把将符纸扯了下来,大叫道:“该死的臭道士,竟然敢把我当成普通的鬼物,哼,这小小的定身符对我有个屁用!”

        “砰!”

        胡才三的利爪正撞到了朱涯的肩膀上。

        朱涯躲闪不及,身体立刻嗖的一下飞出去好几米,两脚飞旋,好大一会儿才稳住身形。

        正在此时,刘浪的无邪鞭已到了胡老三的身上。

        胡老三正想追上朱涯,一招解决了他的性命,可忽然感受到背后传来的疾风,一愣神间,啪的一声正被无邪鞭抽中。

        “嗷……”

        胡老三大叫一声,一个急跃跳出去好几米,双脚刚刚落地,再次一个回旋,朝着刘浪就扑了过来。

        无邪鞭竟然没对胡老三造成多大的伤害?

        刘浪大惊,连忙运起鬼王诀,大声喊道:“化鬼!”

        刘浪的周身立刻布满了一层浓郁的黑烟。

        黑烟笼罩,像是一个虚无的巨人一般,举起拳头朝着胡老三砸了下去。

        胡老三不躲不闪,两只利爪往前一勾。

        刺啦!

        刘浪明显感觉到黑烟被划破了一条长长的口子。

        “妈的,胡老三竟然这么厉害?”

        刘浪大惊,连忙反手招架,再次喝道:“鬼破!”

        黑烟瞬间化成了数道剑雨,密密麻麻的朝着胡老三射去。

        胡老三上次虽然被天暮用噬魂毒给伤到了,可却完全没将刘浪放在眼里。

        胡老三几个照面之下没有将刘浪打倒,不禁有些怀疑,眼见那些黑烟化成了剑雨,心中顿时惊骇无比,身体立刻像是猿猴一般往后一窜,瞬间立在了一棵大树上。

        又没伤到。

        刘浪心下一沉,知道单纯用鬼王诀可能不行,必须要将鬼王诀用在无邪鞭上。

        这无邪鞭既然是麒麟鞭,厉害程度绝非自己用的这么少。

        一咬牙,刘浪再次运起鬼破之术,灌注于无邪鞭上。

        胡老三刚刚站稳脚根,朱涯却是深吸一口气,猛然间甩出数枚桃木钉。

        桃木钉像是一只只子弹一般,带着呼呼的风声,嗖嗖的朝着胡老三射去。

        胡老三此时也没工夫骂人,双眼一眯,猛然将两只利爪往外一勾,大叫道:“黑狐化尾!”

        砰砰砰!

        接连数声响,像是鞭炮爆炸一般,胡老三整个人形竟然瞬间涨大了很多,而他的周身,竟然被密密麻麻的黑色尾巴笼罩了起来。

        胡老三的尾巴明显跟照月的不一样。

        照月的尾巴只是长在身后,而且攻击显得有些单一。

        可是,胡老三的四脚竟然也长出了尾巴,让人打眼一看,竟然有种三头六臂的感觉。

        当啷啷!

        噗噗噗!

        接连数声响,那些桃木钉纷纷被胡老三打开,有的撞到了石头上,有的直接钻进了树干之中。

        朱涯眼见再次失利,可脚步并没有停,再次举起宝剑冲了上去。

        此时的朱涯就像是一根劲一般,不被打得不能动弹,似乎根本不会退缩。

        刘浪见朱涯一副不要命的架式,心中大急,可又没有办法,连忙一个箭步,同时冲向了胡老三。

        朱涯虽然同样是举剑便刺,可招数明显不同,而且,在冲上去的同时,朱涯口中一直念念有词。

        刘浪见朱涯冲了上去,身体跟着一抖动,大声喊道:“无邪鬼破!”

        砰!

        朱涯的宝剑像是扎到了一块铁板上一般,再也进不了分毫。

        刘浪嗖的一下甩起无邪鞭,刚刚抽下去,只听也是砰的一声闷响,同样像是抽在了钢板上一般。

        朱涯跟刘浪同时脸色大变,惊恐不已。

        胡老三见此,哈哈大笑了起来:“好个不知死活的小子,今天,我胡老三就将你们抓来,做为我跟小红狐的聘礼,哈哈,哈哈!”

        胡老三将尾巴一抖,竟然像是铁甲一般,猛然间朝外反弹开来。

        朱涯抵挡不住,胸口一闷,哇的吐了一口鲜血,嗡的一声响,宝剑直接脱手而出,飞扎到旁边一棵树上。

        刘浪眼见胡老三卸开了狐尾的防护,心下一喜,猛然间大喝道:“鬼破!”

        啪!

        无邪鞭发出一声清脆的抽击声,竟然直接钻到了胡老三的胸膛上。

        胡老三一怔,身体一个踉跄,猛然间急退了两步,低头一看,却见胸前密密麻麻的像芝麻粒大小的纹路。

        那些纹路隐隐形成了一个字:鬼。

        胡老三震惊的抬起头来:“这是什么东西?”

        刘浪心下一缓,冷声道:“鬼破之术!”

        “鬼破之术?”

        胡老三双眼一眯,猛然间再次将尾巴一抖,张狂的大笑道:“什么狗屁鬼破之术,哼,今天老子就让你们这些乳臭未干的小子尝尝震山木的厉害!”

        啪!

        胡老三一回身,抓住自己的一条尾巴,用力一扯,顿时鲜血迸溅。

        “啊?他、他竟然将震山木藏在自己一条狐尾之中?”

        一直在远处观战的欧阳清织大叫一声,两只眼睛瞪得滚圆,似乎根本没有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