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七百八十八章 老好人不好当
  • 第七百八十八章 老好人不好当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我们是不是曾经见过。

        照月顿时又是一愣,以为饶三变认出自己就是三年前的那只白狐了。

        可是,照月还没来得及回答,却又听到饶三变说道:“我感觉我们上辈子似乎就相识,今日得见姑娘,真是三生有幸啊。”

        照月转惊为喜。

        饶三变这是在向自己示好呢。

        可是,照月心里一直惦记着救自己命的傻小子刘方,听到饶三变的话后,却是微微一笑道:“掌门,您真是说笑了,小女子何德何能……”

        还没等照月说完,饶三变忽然将脸一沉,一把抓住了照月的胳膊,恶狠狠的低吼道:“小妖精,少在老子面前耍花招!”

        照月刚刚放下的心立刻又提了起来,慌张的问道:“掌门,您、您是什么意思?”

        “哼哼,说,你是什么妖精?”

        饶三变的脸就像天气一般,说变就变,一只手死死扣着照月,另一只手竟然伸向照月胸前的衣扣……

        “啊?饶、饶三变他……”

        听到这里,欧阳清织突然惊呼一声。

        刘浪也是神经一紧,却是没有吭声。

        照月瞟了一眼欧阳清织,继续说道:“我一直以为饶三变只是比较圆滑,根本算不上是坏人,可是,后来我才知道,我错了,大错特错了。”

        照月说,那天她以损失了一条尾巴的代价,终于从龙虎山逃了出来。

        而逃走之后,照月又花了整整三年才重新将那条断尾修炼出来。

        说来照月也是一只悲催的狐妖,在碰到刘浪之前尾巴就已经断过几次了,碰到刘浪之后,竟然断得更勤了。

        这种技能,想不被人叫做壁虎都难。

        照月重新修炼之后,没有再贸然闯入龙虎山,而是多方打听寻觅,终于找到了刘方。

        再一次看到刘方的时候,刘方身上正穿着一件破旧的道袍,双眼无神的走在大街上,那模样,完全是一个无家可归的乞丐。

        照月并没有急于与刘方相认,而是装作不认识般悄悄跟踪了刘方好几天。

        在跟踪的几天里,照月发现了一个问题:刘方每天晚上都会做噩梦,而每次总会大叫着‘不要不要’,然后会把自己吓醒。

        照月知道,刘方的心里肯定藏着什么惊天的秘密。

        于是,照月便假装成一个无家可归的女孩,在一个偶然的机会晕倒在了刘方的面前。

        要知道,那个年代饿死人都很正常,何况晕倒?

        刘方一看有人晕倒了,连想没想,连忙将自己仅有的一块馒头给照月塞了下去。

        照月清楚的记得那块馒头的滋味,有些馊,可却甜到了心里。

        后来的事情也就顺理成章了。

        照月无家可归,刘方也无家可归,两人便凑合着相互扶持,以兄妹相称,相依为命了。

        整整一年的时间,刘方没有对照月表现出丝毫的不敬,甚至从来没有正眼看过照月。

        君子目不斜视。

        在照月的眼里,刘方不是一般的傻,简直是傻到骨头里,傻的可爱。

        刘方本就没有多少心计,虽然身负极强的道术,但从来却没有用自己的道术去赚一分钱。

        在刘方的身上一直放着一个线制的本子,里面记载着修炼的心得。

        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刘方就会拿着本子发呆。

        照月曾问过刘方好多次,问他干嘛不用道术抓鬼赚钱啊?

        刘方总是笑呵呵的说道:“如今我道术不精,万一抓不住鬼反而会砸了师父的招牌,不敢不敢。”

        照月一脸的无奈,可又没有办法,几次旁敲侧击下,终究还是打听出了当初刘方为何下了龙虎山。

        那一次照月买了一瓶烧酒,一喝就上头的烧酒,然后诓骗刘方是打的水。

        结果倒好,刘方渴得要命,闷头灌下去一大口,瞬间面红耳赤,胡话连连。

        刘方谨尊师父的教诲,从来是滴酒不沾的。

        可让照月没想到的是,刘方酒量竟然如此差,只喝了一点儿竟然醉得一塌糊涂。

        那一次,照月终于知道了藏在刘方心底里的苦闷。

        在听完刘方的愁肠之后,照月竟然对这个傻乎乎的男孩生起了莫名的情愫。

        当时照月只有一个想法:还刘方一个公道。

        听到这里,任谁都听明白了,刘浪更是捏紧了拳头,身体微微颤抖了起来,咬着牙问道:“太爷爷当时是被饶三变赶下山的?”

        照月看了刘浪一眼,轻轻点了点头道:“其实说是赶也可以,但更准确的说,倒不如说是逼。”

        照月抬起头来,目光悠悠的盯着远方,深吸了一口气,脸上全是哀怨之色。

        “刘方酒后失言之后,对自己非常自责,并一而再再而三的求我不要将事情说出来,还替饶三变说话,说饶三变心性不坏,既然当上了掌门,就让他好好当掌门好了,不要再打扰他了。”

        照月像是在喃喃自语,幽幽的继续说道:“刘方的师父弥留之际,曾想着将掌门之位传给刘方,可刘方生性不好争,又没有什么野心。师父怕刘方吃亏,便将自己修炼了一辈子的手记给了刘方。”

        那本手记后来经过刘方的补充,变得愈加完善,自成修道一系。

        可是,在刘方的师父死前,饶三变已经开始活动了起来,大肆宣扬师父已将掌门之位传给了自己。

        那个时候,整个龙虎山修为最高的后辈也就是饶三变跟刘方。

        刘方生性愚钝不好争,在所有师兄弟眼里都是老好人,而且大家关系都很好。

        可饶三变却完全不一样,不但心生好强,而且手段狠辣。

        他们的师父死后,龙虎山的众人恐惧大于诚服,还是默认了饶三变这个掌门。

        可让刘方没想到的是,饶三变一当上掌门,竟然一改往日的模样,将刘方视为了眼中钉肉中刺,使用各种方法找刘方的麻烦。

        刘方虽然不聪明,可并不真笨,哪里还不明白饶三变的想法。

        刘方被逼无奈,还是下了山。

        可让刘方没想到的是,饶三变竟然还不满足,而且要求刘方下山之后不得使用师父教的道术。

        刘方连想都没想,竟然答应了。

        不错,刘方答应了这种无理的要求。

        刘浪虽然猜到了这其中的可能,可听到照月说出来之后,还是心中一揪。

        “妈的,饶三变竟然如此歹毒!哼,他们饶家……”

        刘浪狠狠的捶了一下旁边的一棵树。

        树干足有半米多粗,被刘浪一捶之下竟然剧烈的晃动了起来。

        饶九妹?

        刘浪本来想骂饶家肯定没有一个好东西,突然想到了大眼睛小_护士饶九妹,不禁一怔:“饶三变是饶九妹的太爷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