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七百七十九章 照月很魅惑
  • 第七百七十九章 照月很魅惑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cpa300_4();    欧阳清织拉住刘浪躲在了一棵大树后面,然后一口咬破了自己的手指,在大树上画了一个奇怪的符号。

        那个符号看起来像是一个桃子,可比桃子要好看很多,而且在画完之后,竟然还放着淡淡的红光。

        刘浪歪着脑袋看了一会儿,却是看不出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正想发问,却见欧阳清织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刘浪立刻闭上嘴,奇怪的看着欧阳清织。

        欧阳清织紧紧帖在刘浪的身上,此时刘浪都能嗅到她散发出来特有的女人味。

        柔嫩的身躯挤在刘浪的身上,刘浪大气都不敢喘一口。欧阳清织对这一切浑然不觉。

        刘浪不自觉的心跳加速,怕低头看到不该看的东西,连忙抬起头来,看着那些白色。

        抬头之后,刘浪才发现,那些漫天的白色竟然是一根根白毛。

        刘浪使劲揉了揉眼睛,没有看错,的确是一根根白毛。

        不过,那些白毛大部分首尾相接,打眼一看跟蒲公英似的。

        “这是照月的白毛?”

        刘浪低声问了一句。

        欧阳清织轻轻点了点头道:“她在找我们。”

        果然,那些白毛慢慢压低,在只有四五米高的地方停了下来。

        而远处,有一个人影慢慢朝着刘浪二人走了过来。

        那个人影穿着一身雪白的长裙,肩膀上披着貂绒,身材高挑,皮肤白嫩好似能挤出水来,一对艳红的嘴唇透着无尽的诱惑。

        咕咚!

        刘浪不争气的咽了一口唾沫,心里暗骂了一句:竟然真是那只白狐。

        模样一点儿都没变,正是刘浪在茅山后山山洞里放走的那只白狐,照月。

        看着照月,刘浪心中的思绪禁不住飞了起来,一只手不自觉的伸进口袋里。

        那里,叠着太爷爷留给自己的那封信。

        看照月的外貌,虽然很成熟,但不过是二十五六岁的模样,甚至举手投足间都透着勾人的味道。

        别说是刘浪了,恐怕任何男人见了都会倾倒三分。

        可是,刘浪实在想不明白,太爷爷刘方明明是个道士,抓了一辈子的妖,为何到头来还栽倒在妖精的手里?

        在刘浪看来,太爷爷刘方肯定是一等一的道士,不仅修为高超,肯定定力也非常好。

        像照月这种以魅术为生的妖精,身上散发出来的诱惑也大都虚幻如泡影。

        但凡修过道的人都知道,妖精脱掉那身皮囊,不过是个动物而已。

        可是,为什么太爷爷如此厉害的人物,反而在临死的时候还忘不了照月?

        刘浪想不明白,此时心绪难以平复。

        在刘浪看来,照月身上肯定存在着很多秘密,一些关于自己刘家,甚至太爷爷刘方的秘密。

        刘浪努力的沉住气,死死的盯着照月。

        半空中的白毛如影随行,照月每走一步都会跟着她走一步。

        可是,让刘浪感觉惊奇的是,照月走到刘浪十步之外时,竟然依旧一脸的迷惑,似乎根本没有发现自己跟欧阳清织。

        “奇怪,胡老三明明说那只红狐跟一个陌生人在这里,为何找不到呢?”

        照月自言自语着,正想转身走。

        正在此时,刘浪二人所靠的大树忽然间颤抖了两下,树顶上飘下两片落叶。

        照月猛然间回过身来,大声疾喝道:“好啊,小崽子,竟然敢以禁制之术蒙骗我!”

        话音刚刚落下,照月的身影已迅即而止,朝着刘浪二人扑了过来。

        太快了。

        刘浪心下一惊,怕照月伤到欧阳清织,连忙往前一步,挡在欧阳清织身前,立刻运起鬼王诀,朝着照月拍了过来。

        照月见来人竟然在一息间还有时间还击,不禁一愣,忽然间咯咯笑了两声,一个飞旋往后一闪,立在了刘浪五步之外。

        照月眯眼看着刘浪,先是一愣,又看了看欧阳清织,脸上慢慢浮现出恍然之色。

        “咯咯,真是没想到,你们竟然凑到一起了,还真是体谅我呢,可以让我少跑两趟了。”

        刘浪此时有点明白了,虽然欧阳清织失去了修为,但天赋的禁制之术依旧还存在。

        刚才千钧一发之时,欧阳清织用禁制之术屏蔽了自己跟刘浪,可没想到,却不小心还是被照月发现了。

        照月见欧阳清织躲在刘浪的身后,不禁冷笑了两声,讥讽道:“啧啧,没想到,红狐一脉引以为傲的欧阳清织,如今竟然依附于一个男人。哈哈,哈哈,说出去真是让人笑话啊。”

        欧阳清织一听,立刻涨红了脸,大声反驳道:“谁依附于男人了?你、你是不好东西。”

        “哈哈,哈哈,我本来就不是好东西,怎么,你难道有本事来杀我吗?”

        照月极为嚣张的盯了欧阳清织一眼,然后再次将目光集中在刘浪的身上,抿了抿嘴唇,带着一脸妩媚的说道:“小子,按说当时你将我从那些臭道士的手里救出来,我应该感谢你,可是,哎……“

        照月长长叹了口气,伸出一只手托着下巴,轻笑道:“我竟然被你弄掉了一条尾巴,想起来就让人恼火,你说,这件事怎么办吧?”

        看着照月的模样,不像是要打架,却像是在讨价还价。

        刘浪心里不禁纳闷,犹豫着是否将太爷爷刘方的临终书信拿出来,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然后瞬间将照月收服了呢?

        可是,刘浪刚有这种想法,照月忽然间将脸一沉,一张嘴,露出了两排尖牙。

        “小子,你是刘方的后辈?哼哼,还真是冤家路窄,既然你是刘方的后人,省的我再跑一趟。今天,我先将你睡了,然后再将你抽筋剥骨,淬炼生魂,我倒要看看藏在阴曹地府的刘方能奈我何?”

        刘浪闻言,猛然间打了一哆嗦,脱口大骂道:“好你个歹毒的骚狐狸,还想睡老子?你他娘的真是犯贱,老子就算是死了,也不会让你碰一根手指头的!”

        边骂着,刘浪偷偷瞟了欧阳清织一眼。

        欧阳清织脸涨得跟熟透的苹果似的,此时低着头,恨不得堵上自己的耳朵,不去听刘浪跟照月睡来睡去的龌龊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