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七百七十五章 刻意为之
  • 第七百七十五章 刻意为之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这个基地找金属制品倒是非常容易,可找木头却有些困难。

        欧阳清织正四处找木头,突然听到刘浪的喊叫,连想都没想,立刻朝着刚才来的地方跑了回去。

        刘浪一看大急,叫道:“清织,你去那边干嘛?”

        欧阳清织没有回答,虽然身体有些晃悠,可很快就走了回来。

        回来的时候,欧阳清织手里正拿着一把生了绣的步枪。

        原来,欧阳清织跑回之前被困的房间里,捡回来一把枪。

        步枪虽然大部分是钢制结构,可枪托却是实木的,而且非常硬。

        刘浪正在艰难的躲避着樱子的橡皮手,眼见欧阳清织真拿回来一把步枪,顿时大喜过望,叫道:“快、快点啊,我拖住她,你用枪托砸她。”

        说着,刘浪刷的抽出无邪鞭,往上一缠,正缠住了樱子的一只胳膊。

        下一刻,樱子的胳膊再次像是皮软了一般,很快就将无邪鞭覆盖在了下面。

        刘浪并不担心无邪鞭会出问题,刚才酥麻的手臂此时已渐渐恢复了正常。

        可是,樱子比想象中还要难对付,一只手跟无邪鞭缠到一起后,另一只手猛然朝着欧阳清织抓了过去。

        刘浪一看大急。

        欧阳清织身上没有修为,如果真被樱子抓住,恐怕得九死一生。

        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刘浪脚尖点地,用力往上一跃,身体直接腾飞而起,朝着樱子的另一只手抓了过去。

        “清织,快点!”

        刘浪一把抓住樱子的手臂,使劲往后一扯。

        樱子显然没想到刘浪如此不要命,咯咯一笑,竟然合身朝着刘浪扑了过来。

        如果这一下扑上,刘浪的身体恐怕真得被樱子的皮囊给完全包住了,到时候再想逃出来恐怕也得难上加难了。

        可是,就在此时,清织也终于明白了刘浪的意思,将步枪打了一个回旋,轮起枪托重重砸在了樱子的脑袋上。

        “砰!”

        一声沉重的响动。

        樱子的脑袋重重被砸陷下去一个大洞。

        “砰砰砰!”

        还没等樱子有所反应,欧阳清织轮圆了自己的胳膊,咬牙切齿的一下一下又砸了下去。

        每一下都会在樱子的脑袋上留下一个深深的疤痕。

        还真是一物降一物,竟然真被刘浪给蒙对了。

        樱子果然是泥塑的东西,很快就被木质的枪托砸烂了脑袋。

        樱子甚至连声惨叫都没有发出来,整个身体快速的萎缩,很快就变成了巴掌大小的泥人。

        可是,那个泥人脑袋已经耷拉到了一边,看起来带着几分瘆人。

        刘浪长长出了一口气,嘿嘿一笑:“清织,你好猛啊。”

        欧阳清织的确太猛了,那样子简直可以用彪悍来形容。

        用枪托对着樱子的脑袋上砸,恐怕没有几个女人有这份胆量。

        额,不对,欧阳清织本性为狐,杀个人还不跟吃饭那么简单?

        可欧阳清织毕竟还有些虚弱,看着危机解除之后,扑通一下坐在了地上,大口大口喘着气。

        刘浪连忙跑上前,扶住欧阳清织,关切的问道:“清织,你没事吧?”

        欧阳清织并没有回答,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那个泥人,目光竟然有些呆滞。

        虽然将自称为樱子的泥人给打死了,可是刘浪也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什么人有这种本事,竟然能让泥人来杀人?

        正琢磨着,泥人的身体忽然发出咔嚓咔嚓的碎裂声,不一会儿竟然碎成了数片。

        与此同时,一道黑影嗖的一下从泥人身体内飞了出去,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啊?这泥人是用别人的魂魄塑刻而成?”

        刘浪心下一惊,看了欧阳清织一眼。

        欧阳清织依旧有些木讷,身体还有些微微颤抖。

        “清织,你没事吧?”

        看着欧阳清织的样子,刘浪不禁有些担忧了起来。

        使劲晃了几下欧阳清织,欧阳清织似乎才慢慢反应过来,抬起头来看了刘浪一眼,喃喃道:“刘浪,我感觉有人似乎在对付我们狐仙家族。”

        “什么?怎么会突然有这种想法?”

        刘浪心惊不已。

        欧阳清织失神道:“刘浪,你没感觉许多事情太巧了吗?”

        刘浪不明白:“什么太巧了?”

        欧阳清织深深的看了刘浪一眼,沉吟道:“你看,这个日本兵的基地竟然出现了一些幽枯,而幽枯竟然将我拉来注射了奇怪的毒药,这种毒药可以让我失去修为。”

        刘浪依旧还没听明白,又问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欧阳清织叹了口气,幽幽的说道:“如果说是幽枯可以自发形成,可刚才那个泥人樱子,明显是人为制作的。”

        刘浪听到这里,似乎也有点儿明白了,不禁轻轻点了点头道:“你是说,有人刻意利用这个基地进行某种研究,正是针对你们狐仙家族?”

        欧阳清织道:“对,这里本来就是东北的深山老林里,离我们三脉狐仙的居住之所并不远,难道真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吗?”

        经欧阳清织这么一说,刘浪愣住了。

        我靠,似乎还真是这么一回事呢。

        一切太巧合了。

        如果不是刻意为之,谁会闲着没事放一只那么厉害的泥人在这种地方?

        而且,幽枯的数量太过惊人,所组成的方阵之中还蕴含着一些道家法术。

        基地的位置离狐仙家族居住的地方不近不远,既不算侵入到了狐仙家族的领地,又不时还能抓一两只落单的狐仙。

        我艹,绝对是有人刻意做的。

        刘浪啪的一拍地面,恶狠狠的说道:“谁这么狠毒?难道想将你们全部斩草除根不成?”

        欧阳清织不无担忧道:“可是,如今胡老三自恃狂妄,就算回去报信都不可能,我怕……”

        边说着,欧阳清织的身体瑟瑟抖动了起来,慢慢靠在了刘浪的胸膛上。

        刘浪猛然间一怔,默默的将欧阳清织搂在了怀里,脑海中却是思绪飞扬。

        如果真跟猜测的一样的话,整个狐仙家族恐怕面临着灭顶之灾。

        虽然胡老三罪大恶极,可大部分狐妖却罪不至死。

        如果那些蛊毒般的东西真的打在了那些狐妖的身上,就算他们修炼的时间再长,恐怕也毫无还手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