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七百六十七章 真是神仙?
  • 第七百六十七章 真是神仙?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刘浪接连打飞了两只恶狼之后,终于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

        照这个打法,如果要将这群恶狼全部打死,非得把自己活活累死不可。

        “清织,怎么办?这帮东西根本打不死啊。”

        刘浪扯着嗓子大叫了一声,一甩无邪鞭,啪的一下将一头恶狼抽出去老远。

        可是,那头恶狼呜呜低叫了两声,绿油油的眼睛闪了两闪,竟然再次扑了回来。

        欧阳清织身影上下翻飞,两只手好似两道闪电,每击中一头恶狼,那头恶狼立刻像是触电了一般,扑通一下摔倒在地,却是再也爬不起来。

        难道红狐对这东西有克制作用?

        刘浪刚有这种想法,却听到欧阳清织大声喊道:“打它们的眉心,打其他地方根本没用!”

        刘浪一愣,这才注意到欧阳清织每一击必中恶狼的眉心处。

        “靠,怎么不早说?”

        刘浪瞬间明白了。

        这些恶狼是被什么东西控制住了,而那控制之力正在每头恶狼的眉心处。

        “收到!”

        刘浪大喜,左手运起鬼王诀,右手甩起无邪鞭,眼见一头恶狼再次扑了过来,啪的一甩无邪鞭。

        “噗!”

        一声闷响,无邪鞭正好抽中了那头恶狼的眉心处。

        恶狼呜呜低叫了两声,扑通一下摔倒在地,挣扎了两下不动了。

        “哈哈,原来这些东西也不是这么难对付的嘛。”

        刘浪大喜,犹如狼入羊圈一般,用鬼王诀跟无邪鞭左右开工,竟然一口气打倒了四五只恶狼。

        “嗷……”

        正当刘浪杀得起劲的时候,远处忽然响起了一声狼嚎。

        这些恶狼像是受了什么召唤一般。立刻扭头就跑。

        “喂,还没打够呢。”

        刘浪一看恶狼要跑,不禁急了。正要去追,却被欧阳清织一把拉住。

        “刘浪。真正厉害的角色还没出来呢。”

        “什么?”

        刘浪止住脚步,回头看了欧阳清织一眼,不禁双眼一滞:“清织,你、你怎么长出尾巴来了?”

        在欧阳清织的身后赫然出现了一条红色狐狸尾巴。

        欧阳清织此时没有跟刘浪开玩笑的心情,狠狠挖了他一眼:“明知故问。”

        “不是,我不知道你们妖族到底……”

        刘浪说了一半,忽然感觉自己这么说有点儿不对劲,连忙闭上了嘴。讨好般笑道:“清织,你变成本体的模样,竟然也这么漂亮。”

        刘浪这话虽然带着讨好般的意味,但说的倒也是实话。

        红狐跟黑狐和白狐有着明显的区别,需要修炼成形的时间要长上很多,而一旦修炼成人形,基本就很难再恢复到狐狸的模样。

        红狐想要施展法力的时候,只会头上长出耳朵,身后长出尾巴,根本不需要变回狐狸的本体。

        正因如此。红狐其实是与人类最为接近的狐妖家族。

        也正是这个原因,胡老三垂涎红狐的这种本事,想逼迫欧阳清织嫁给自己。

        被刘浪一夸。欧阳清织脸刷的一下就红了,狠狠的白了刘浪一眼,低声道:“油嘴滑舌。”

        “哪儿有啊,我这个人最大的本事不是抓鬼,而是说实话,我才不会油嘴滑舌呢。”

        刘浪举起手来,恨不得对天发个誓。

        欧阳清织眼中泛着柔情,面色却是一沉,低声道:“行了。少贫嘴了,等过了这一关再说吧。”

        “嘎吱、嘎吱……”

        在刚才恶狼逃离的地方。突然响起了齐刷刷的踩踏积雪的声音。

        齐,非常齐。像是部队里经过专门训练的士兵踢正步一样齐。

        刘浪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眯眼一看,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

        我艹,这是什么鬼?

        …………

        蓬莱阁附近的一家小医院。

        一个护士不停的推着一个躺在病床、身穿道袍的男人:“喂,同志,你没事了,该出院了啊。”

        朱涯幽幽的睁开眼睛,长长伸了一个懒腰,打个哈欠问道:“我这里哪里?在地狱吗?”

        护士穿着一身洁白的衣服,鹅蛋脸,盯着朱涯一眼,没好气的说道:“你这人会不会说话啊,这里是医院,什么地狱不地狱的,真是的。”

        朱涯迷惑的打量了一下病房。

        病房不大,有两张床,灯光明亮,的确跟地狱不太像。

        从病房的窗户往外看了看,漆黑一片。

        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晚上十一点多。

        “怎么回事?我不是被那个乞丐给刺死了吗?怎么不但没死,还感觉浑身上下有使不完的力气呢?”

        朱涯从床上跳了下来,伸展了一下筋骨。

        没事,一点儿鸟儿事都没有。

        朱涯一脸的迷惑,看了鹅蛋脸一眼,板着脸问道:“我没死?”

        “死?谁知道你跟那个乞丐搞什么鬼?哼,你不会是跟乞丐在逗我们玩吧?”

        “逗你们玩?”

        朱涯不禁更加迷惑,伸手试了试被宝剑刺中的地方。

        没有丝毫的疼痛感。

        朱涯大为不解,连忙将衣服一扯,低头一看,连伤口都没用。

        鹅蛋脸一看,立刻叫了起来:“喂喂喂,你这个人怎么回事!注意形象好不好,这里是医院别动不动扒衣服。”

        朱涯尴尬的冲着鹅蛋脸笑了笑,又问道:“我真活着?”

        “有病!”

        鹅蛋脸似乎懒得跟朱涯废话,扭头走出病房。

        刚走到门口,鹅蛋脸又回头说了一句:“赶紧走啊,这里不收乞丐。”

        鹅蛋脸竟然把朱涯当成跟乞丐一伙儿的了。

        朱涯看着宝剑就立在床边,而随身带的包袱也安静的躺在床头,不禁更加疑惑,连忙收了起来,追着鹅蛋脸就跑了出去。

        “护士大姐,护士大姐,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能跟我说说吗?”

        鹅蛋脸白了朱涯一眼:“我说你这个人好奇怪啊,你跟乞丐演了一出戏,我们都以为你被乞丐给捅死了,这下倒好,竟然还问我发生什么事?你说你这个人闲得蛋疼是吧?”

        鹅蛋脸一阵抢白,弄得朱涯脸皮青一块紫一块。

        蛋不疼啊?

        朱涯看着鹅蛋脸一脸的不耐烦,下意识的低头看了看,脑海中仔细琢磨起晕倒之前发生的事情。

        “我叫任逍遥,天地之间任逍遥……”

        “你不会死,吴得钱也不会死。”

        师叔,对了,我的师叔?

        朱涯一怔,刚想往外冲,可突然又想起了什么,歪着脑袋自言自语道:“不对不对,怎么可能?当时我明明被自己的宝剑刺中了啊,难道?”

        朱涯突然间惊喜不已,大叫道:“难道那个乞丐真是神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