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七百六十三章 痴念
  • 第七百六十三章 痴念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挂了电话之后,刘浪不禁陷入了沉思。

        当时明明感觉很多鬼魂身上阴气充足,根本不像是阳间的鬼魂。

        难道那里真跟阴间有什么联系不成?

        刘浪想了想,却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却听到了报站的广播。

        “下一站,燕京西站,请下车的乘客准备下车。”

        这么快?

        刘浪一歪头,看到欧阳清织竟然靠在自己的肩膀上着了。

        哎,看来她也是心神疲惫啊?

        刘浪不觉有些心疼,一动也不动,准备等着到站了再叫醒她。

        可是,广播的声音刚刚落下,欧阳清织猛得睁开眼睛,忽然说道:“兰花出事了。”

        …………

        蓬莱阁。

        游人如织,络绎不绝。

        柔软的沙滩上,有些游人对着一个地方指指点点。

        “那个人好奇怪啊,穿着道袍躺在沙滩上睡觉,连海水都没了他身子了,那人竟然一动不动。”

        “嘿嘿,这就不懂了吧?人家说不定在修炼闭气功呢。”

        “切,还闭起功呢,你没看那个乞丐的眼神,说不定看上那人的衣服了呢。”

        很多人来来回回,但没有一个人上前。

        “咳咳!”

        朱涯猛然间感觉自己的胸口发闷,剧烈的咳嗽了两下,睁眼一看,连忙急慌慌的从水里跑了出来。

        “怎么回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朱涯快速的扫视了一圈周围,却并没有看到吴半仙的影子。

        “师叔,师叔……”

        朱涯急了,大叫了起来。

        这么一喊,那些游人更是将朱涯当成了疯子。

        吴半仙不见了。

        朱涯清楚的记得自己将吴半仙绑在了背上,打的死结,一起跳进了大海里。

        可是,此时自己身上打的死结还在,唯独少了吴半仙。

        朱涯身上的汗刷的就滚下来了,逮着人就问道:“你看到我师叔了吗?你看到我师叔了吗?”

        行人见朱涯狼狈不堪、疯疯癫癫的模样,纷纷敬而远之。

        “去去去,哪里来的疯子,赶紧滚一边去。”

        呵斥声,怒骂声响了起来。

        朱涯失神落魄,喃喃道:“师叔丢了?我把师叔弄丢了?”

        一屁股坐在了沙滩上,朱涯直勾勾的盯着大海,心中却是难受至极。

        本来想帮助吴半仙治好疯病,可此时竟然把人给丢了。

        茫茫大海,一晚上的时间,活下来的希望近乎为零。

        “我怎么这么笨,我怎么会相信有神仙?我该死,师叔,我、我对不起你!”

        朱涯使劲抽着自己的脸,一下一下,却浑然感觉不出疼痛。

        在朱涯的身边一个穿着邋遢的乞丐,手里正拿着半截捡来的烟头抽得津津有味,猛然间听到啪啪的耳光声,不禁歪着脑袋看了一眼。

        “嘿嘿。”

        乞丐冷冷的哼了一声,站起身就要走。

        朱涯听到笑声,一扭头,正看到乞丐。

        此时朱涯心里憋屈,满心的自责,感觉是自己害了吴半仙,不禁心生绝望。

        刷!

        朱涯一把抽出自己背后的宝剑,往乞丐面前一送,悲戚的说道:“先生,请留步。”

        乞丐大约四十来岁,中等个头,看起来挺壮,下颚挂着一小撮胡须,浑身穿的破破烂烂,手里拄着一根打狗棍。

        乞丐被朱涯这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连忙叫道:“喂,有剑就了不起啊?你、你吓人干嘛?”

        朱涯满脸的尴尬,连忙将宝剑一甩,自己抓住剑尖,将剑柄送到乞丐面前。

        “先生,我求你件事。”

        乞丐被朱涯搞得莫名其妙,可嗓门却不小,高声问道:“啥事?”

        “求你刺我一剑。”

        乞丐一怔,转身就走,嘴里还嘀咕着:“神经病啊。”

        “嗖!”

        朱涯一个箭步挡住乞丐的去路,诚恳的说道:“先生,我弄丢了师叔,罪孽深重,请你刺我一剑,我绝对毫无怨言。”

        乞丐看了朱涯一眼,乐了:“我说小子,你有没有怨言管我鸟儿事啊?嘿嘿,看你长得还算清秀,竟然跟个疯子似的。切,我是乞丐,不是疯子,别把我跟你混在一起。”

        说着,乞丐转身就要走。

        朱涯顿时不乐意了,又上前拦住乞丐的去路:“先生,求求你。”

        “边去。”

        “刺我。”

        “滚!”

        乞丐怒了,一挥手,当啷一下将朱涯的剑打到了一边。

        朱涯不但没有生气,弯腰捡起宝剑,再次举到了乞丐面前:“刺我!”

        朱涯真疯了。

        游人跟看戏一般,看着一个乞丐跟一个浑身湿透的道士在争执,纷纷驻足观瞧。

        “嘿嘿,天下之大真是无奇不有,这个道士这是想干嘛?”

        “谁知道啊,精神有问题吧?不过,看那乞丐的样子,哪里像乞丐啊,简直是大爷。”

        此时乞丐虽然身上穿着很破烂,但直着腰,两眼炯炯有神,没有一点儿可怜巴巴的模样,倒是身上散发出莫名的气场。

        接连将朱涯的剑打走了三次,第四次时,乞丐笑了。

        “真要我刺?”

        “嗯!”

        朱涯重重点了点头。

        乞丐问道:“为什么?”

        “我丢了师叔,不忠不孝。”

        “你师叔对你很重要?”

        “比我的生命还要重要!”

        “那如果用你的命跟他换呢?”

        朱涯瞪大了眼睛,没有丝毫犹豫:“如果能用我的命将师叔的拿换回来,我愿意!”

        “哈哈,哈哈,好个刚毅的道士。”

        乞丐大笑了起来,一把抓住剑柄,往前一探,指着朱涯的胸膛问道:“你不怕死?”

        这下把围观的行人给吓懵了。

        怎么个情况?难道这乞丐想杀人不成?

        朱涯面不改色:“先生,动手吧,这样我心里至少不会自责。”

        乞丐将眼一眯:“不后悔?”

        朱涯神色暗淡:“师叔死了,我罪孽深重,不后悔!”

        “好个不后悔!”

        乞丐嘴角一勾,将宝剑往前一伸。

        噗!

        一声闷响,宝剑直直的穿进了朱涯的胸膛。

        顿时,一股透心凉的感觉从胸膛处传了过来。

        “死了?师叔,我对不起你……”

        朱涯笑了,看着乞丐笑了。

        “啊……杀人了,乞丐杀人了……”

        周围的人群骚动了起来,纷纷朝远离乞丐的方向跑去,生怕乞丐再次将剑尖指向自己。

        “谢谢……”

        朱涯感觉自己的身体越来越软,轻飘飘的,像是要飞起来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