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七百四十九章 两只鬼附身
  • 第七百四十九章 两只鬼附身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刘大伯的家人全部出了屋,然后将门关上。

        院外,刘海拿出一根烟,点上,递到刘父的手里:“三叔,你刚才说太爷爷的预言是真的?”

        刘父接过烟,狠狠的抽了一口,小声说道:“老大啊,咱们刘家这一代,就你最大,有些话我也得跟你说说了。”

        刘海一脸的凝重,点了点头,看了看屋里:“跟刘浪有关?”

        “哎,他是我儿子,可是,这件事就他自己不知道。我一直以为能把这件事带进棺材里,让刘浪能平平凡凡的活一辈子,可如今看来,难啊。”

        刘父又深深吸了一口烟,眼神中闪过一丝异样的色彩。

        “你爸跟你说过多少关于你太爷爷的故事?”

        刘海不知刘父为何突然这般问,茫然道:“三叔,我只知道太爷爷以前是个很厉害的道士,可最后却死的不明不白,很多人都说他是被妖精杀死的,难道是真的吗?”

        刘父不可置否:“我也不知道,这种事过去很久了,恐怕已很难再追查了。可是,对他留给我们刘家的预言,似乎在一点点实现了。”

        “啊?难道刘浪他……”

        刘父摇了摇头,叹息道:“看看吧,有些事该发生的,也许再怎么隐瞒还是要发生的。如今我只希望我们刘家人都不要受到伤害……”

        …………

        里屋的空气有些冷,阴冷。

        刘浪见其余的人都走了之后,慢慢走到刘大伯床前,然后在手心绘了一张开眼符,将自己的阴眼打开。

        刘大伯看起来已经睡熟了,可脸色却有些苍白,嘴唇发紫,在熟睡的过程中身体不停的打着哆嗦,很细微的哆嗦。

        刘大伯的手攥得紧紧的,不时会捏着床单,似乎在挣扎什么。

        刘浪打开阴眼之后,朝着床上一看,顿时明白了。

        刘大伯遇到的事,似乎不仅仅是鬼附身那么简单。

        只见了刘大伯的眉心处聚着一团黑气。

        这团黑气就是鬼附身的表现,可此时在刘大伯的身上,还有一只鬼。

        那只鬼披着绿发,眼睛是红色的,舌头比正常人的要大出一倍,浑身的皮肤是银灰色的,此时正趴在刘大伯的身上,抓着刘大伯的手,似乎想将他的手掰开。

        两只鬼?难道他们在配合?

        刘浪皱了皱眉头,猛然间抽出无邪鞭,朝着外面那只绿发鬼抽了过去。

        “嗖!”

        鞭子带起了风声,啪一声正抽到绿发鬼的身上。

        “呜呜……”

        绿发鬼似乎根本没想到有人竟然能偷袭自己,连躲都没躲开,正被无邪鞭抽了个正着。

        还没来得及挣扎,绿发鬼瞬间魂飞魄散了。

        收拾一只鬼魅对刘浪来说非常容易,可想要将刘大伯体内的那只附体鬼弄出来,却是难上加难。

        因为一不小心,就有可能会损伤刘大伯的魂魄,甚至如果激怒了里面那只附身鬼,他搞一个同归于尽,刘大伯直接会死掉。

        唯一的办法只能先将里面的那只鬼引出来,然后再想办法给刘大伯的魂魄用护身符稳固。

        可是,说起来容易,但真正做起来却是一件麻烦的事情。

        如果有符纸跟朱砂倒还可以,可刘浪走的匆忙,哪里去弄引魂符去?

        看着刘大伯的样子,刘浪不禁有些为难了。

        这种情况根本不能拖,再拖下去,就算救过来也是植物人了。

        “妈的,怎么会突然被鬼附身了?难道真跟那个刘大能耐有关?”

        一想起刘半头跟疤瘌脸嚣张时说起的话,刘浪在心中不禁泛起了嘀咕。

        看那两个人的样子,似乎有恃无恐,背后不仅仅只是刘大能耐那么简单。

        刘浪也看得出来,必须给刘大能耐来一个下马威,逼问一下试试,不然对手是谁都不知道,会非常被动。

        但眼下当务之急,还是要将刘大伯先治好。

        刘浪紧缩着眉头打量了一下屋子,看到在角落靠墙的地方摆着一个香炉。

        香炉里还燃着三根烧了一半的香,而供桌后面供的竟然是关公关老爷。

        刘浪本来紧缩的眉头终于舒展开了。

        快步走到供桌面前,刘浪一把将关老爷的画像扯了下来,然后低低的念叨了两句:“天灵灵地灵灵,太上天君来降临,协同关圣守我门,震妖除鬼凶恶神……”

        刘浪低声念了一通,又拿起香炉,将里面的半截香拿了出来放在一边,只拿着香炉跟画像回到了床前。

        刘浪将画像放到了刘大伯的头顶,然后快速用香灰涂抹在了刘大伯的五官跟手心脚心,然后唯独留下了肚脐眼处没有涂上。

        做完这一切后,刘浪看着刘大伯的身体抖动的越来越厉害,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挣扎一般。

        “哼,任你是什么鬼东西,敢动我刘家的人,今天我正好可以将你炼制成傀儡。”

        刘浪冷哼一声,一口咬破了自己的手指,快速将一滴鲜血滴到了刘大伯的肚脐眼上。

        “啊……”

        刘浪的鲜血刚刚落下,刘大伯猛然间睁开眼睛,大吼一声,张牙舞爪的朝着刘浪扑来。

        可正在此时,那张关公画像却是忽然间被风吹了一下般,猛然间发出一声细微的颤抖。

        刘大伯的身体刚刚坐起来,忽然间像是见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般,快速的退到了床的另一头,惊恐的盯着画像。

        刘浪见此,知道关公的震慑起了作用,微微一笑,立刻也跳上床,盘膝坐到刘大伯正对的那一头,闭上眼睛运起了鬼王诀。

        刘大伯蜷缩了一会儿,再次伸出手来想往前抓刘浪,可刚伸出手,手心的香灰却莫名其妙的变得通红,灼烧着刘大伯的手心。

        刘大伯吓得立刻缩回手,又张开嘴,而那涂抹在嘴唇上的香灰再次变得通红。

        如此足足十几分钟,刘大伯竟然像是走投无路一般,面部的表情开始扭曲了起来。

        正在此时,刘浪猛然间朗声呵道:“炼魂锁魄,引渡恶念,为我所用,不争不扰,临兵为界,斗者前行,急急如律令!”

        刘浪猛然张开左手,睁开双眼,怒视着刘大伯,疾声问道:“你有何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