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七百四十四章 找到阴阳书
  • 第七百四十四章 找到阴阳书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刘浪最终还是将泥鳅放了,但却用乱神术给他中了石头蛊。

        石头蛊,是将结石类的蛊毒种进人体内,七天之内如果不解的话,体内就会长出拳头大的结石。

        这种结石不但会让人痛不欲生,甚至根本没有办法用手术接触。

        如果长时间不解,一直痛到七七四十九天,被施蛊之人就会活活的疼死。

        刘浪虽然不愿轻易动手乱神术,但对付这种恶人,倒也没有任何心慈手软之处。

        既然李邱想害自己,肯定不会只找泥鳅来杀自己,这个人不得不防,尤其是李邱身份特殊,一不小心就可能会遭了李邱的道儿。

        再者说来,李邱既然能找到鬼鬼学习草人术,难保不会再跟其它巫门道门之人勾结。

        正因如此,刘浪需要在李邱身边安插眼线,至少保证不会再被人捅刀子。

        刘浪只取了泥鳅的一只耳朵,并告诫泥鳅,如果李邱有任何举动,随时跟自己汇报。

        泥鳅本来还想着躲过一命之后再找刘浪算帐,可没想到他竟然给自己中了蛊。

        虽然泥鳅不知道自己具体中的是什么蛊,但跟道门有接触之后,对黑巫的蛊术也有一定的了解。

        泥鳅本来抱着侥幸的心理却是完全没了,听完刘浪的吩咐之后,连连点头道:“是是是,我明天就去燕京市,投靠李邱。”

        刘浪不怕泥鳅使诈。

        如今鬼王诀更进一步,对黑巫术也有了更深层次的了解。

        虽然同样是石头蛊,但刘浪相信,没有人可以轻易解开。

        就算是真有人有这个本事,能将石蛊解开,刘浪也会有所感应。

        月黑风高,杀人放火。

        刘浪再也没有心情待下去,自己运起鬼王诀,沿着七号公路跑了下去。

        冷风一吹,刘浪忽然有种觉。

        “竟然全杀了?”

        这要是换作以前,刘浪根本不相信自己会做出这种事,就算不是自己亲手杀的,可毕竟是二十多条人命。

        刘浪边跑着,忽然迷惑了起来:“花生,你说那些人该死吗?”

        “当然,他们的魂魄都是脏的,连妖精都不会拿他们的魂魄来修炼。”

        “可是,毕竟是生命啊。”

        “师父,刚才的你可不是这么想的,恶人自然要恶惩,想这么多累不累啊?”

        刘浪突然怔住了,若有所悟的看了花生一眼:“恶人自有恶惩?可他们毕竟不是真道士,只是混混而已。”

        “师父,以前我听过一句话,莫失初心。知道吗?有些恶人既然律法无法惩戒,就要有正义的使者站出来,而且,如果你不将他们杀了,会有更多的好人死于非命。这也不是师父想看到的吧?”

        刘浪迷惑了,古怪的看着花生,点了点头:“呵呵,花生,你竟然想的比我透彻。”

        脚步如飞,问路,换车,刘浪马不停蹄的往家赶。

        刘浪走后,泥鳅知道自己已经被刘浪牢牢攥在手心了,也彻底失去了想要逃脱的念想,将事故现场处理了一番,给李邱打了一个电话。

        “李局,事情办砸了。”

        “什么?怎么回事?”

        “不知道,根本没见到你说的那个小子,警车里面只有一个人,死了。”

        “什么?又让他跑了?”

        李邱眼中闪过一丝失望,怔怔的发了一会儿呆,挂了电话之后,又拨通了一个号码。

        “喂,哦,嫂子啊?不知道华老哥在吗?”

        “死了。”

        “什么?华哥怎么会突然死了呢?嫂子,你先别急,我马上过来。”

        华广堂,萧书娘面色如玉,吹弹可破,看着手机慢慢变暗,嘴角慢慢勾起一丝笑意。

        “老华,我虽然吸收了佩儿的精魄,可依旧不能保持多久,这个李邱倒是可以利用,哼哼,真是来得及时啊。”

        萧书娘的对面,坐着两具干尸,一老一少……

        …………

        燕京以北,人迹罕至的燕荡山。

        处处巨石大树相互交织,虽然有很大一部分已被开发出来做旅游景点,但更多的地方依旧处于原始的生态。

        这倒不是不想开采,只是每次深入燕荡山,总会发生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死人不算,甚至机器都会莫名其妙的停止运作。

        这种出力不讨好的事情当然没人愿意做,慢慢的,燕京的密林深处,便成了一片禁地。

        说是禁地,只是相对的。

        因为此时一处悬崖之中,正有一处秘密的基地。

        基地坐落在悬崖的半腰之处,大门被两棵半山松掩盖,如果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到。

        天光微亮之时,一架涂着迷彩的直升机正缓缓靠近悬崖处。

        一条绳索从直升机里延伸下来,一直延伸到松树上。

        一个人影慢慢滑下,两脚落在松树上,然后在松树间找到一个可容纳一人通过的缝隙,钻了进去。

        松树底下,别有洞天。

        一条长长的人工走廊,两边全是厚重的透明玻璃。

        玻璃里面被隔成了数十个房间。

        房间里面景致各异,放眼一看,竟然怪异无比,像是进入了一个完全诡异的世界一般。

        因为那些透明的玻璃后面,要么拴着长着两个脑袋的怪物,要么漂浮着一团黑烟,甚至还有人腰粗细的巨蟒。

        更为诡异的是,一个玻璃后面贴着一张类似道家的符咒,而地上,坐着一个长发披肩,面露幽怨的漂亮女人。

        人影沿着走廊一直往前走,走到尽头之后有一道大铁门。

        铁门左扇绘雕刻着一个巨大的八卦图案,而右扇却像是佛家的一念梵语。

        在连接八卦与梵语的中间位置,赫然写着一个龙飞凤舞的大字:诡。

        人影走到门口,推门进入。

        里面看起来像是一个办公室,但办公室却异常宽广,足有四五百平米。

        一个身穿袈裟的和尚坐在一个办公桌后面,背对着来人,缓声问道:“收回来了?”

        人影快步走到和尚身边,神色凝重道:“组长,这次恐怕真出问题了,虽然大部分鬼魂都收回来了,可很多还是逃走了。”

        和尚并没有回头,声音依旧不急不缓的说道:“虽然我们发现了一处阴阳间的缝隙,但据观察,已变得越来越不稳定了,恐怕光靠我们收,是根本收不住的。”

        “啊?那怎么办?”

        “只有一个办法,找到阴阳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