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七百四十一章 鲜活的生命
  • 第七百四十一章 鲜活的生命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七号公路一处无人的路段。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浩浩荡荡二三十人,队伍前面站着一矮一高俩人。

        “泥鳅哥,李邱怎么会突然想起我们来了?”高瘦的男人问道。

        矮子长得又矮又胖,跟肉墩子似的,眼睛中却透着精光。

        肉墩男人微微一笑,故作神秘的说道:“呵呵,这有啥奇怪的?这个地方死人容易活人难,不找我们找谁?”

        “也对,听说他这次办案专门来看望了泥鳅哥?”

        “嘿嘿,他李邱看起来在燕京混的不错,可却窝囊,听说被一个会巫术的小子给欺负了。听他的口气,我们要对付的应该就是那小子。啧啧,不就是条人命嘛。”

        肉墩子满脸的不在乎,在他眼里,似乎杀个人跟杀只鸡那么简单。

        肉墩子绰号泥鳅,只是这长相跟泥鳅这个绰号却是完全不搭。

        泥鳅身后站着足有二十几个人,个个手里拿着长剑,穿着却是不伦不类,长衫、短袖、牛仔,反正穿什么的都有。

        这些人看起来非常兴奋,杀人跟捕猎一般。

        高瘦男人看了看那些拿长剑的人,咽了一口唾沫,忍不住问道:“泥鳅哥,你真忍心扔下咱这帮兄弟自己去燕京啊?”

        “嘿嘿,怎么可能?不过嘛,我听一个同门师兄弟说,最近燕京出现了啥三书,反正赏金很高,当然要去碰碰运气喽。”

        “三叔?有人丢了三叔?”

        高瘦男人不解的问道。

        泥鳅白了他一眼,抬手打了高瘦男人一脑袋:“平时让你们好好学习道术,你们就是不听。什么三叔三婶的,是三本书,听说那三本书道门之间争着抢呢。”

        高瘦男人将头一缩,嘿嘿笑道:“泥鳅哥,你又不是不知道,咱们都不是学习的料。你看这帮兄弟,这不是正在往道上靠嘛。人家打架都拿砍刀,咱们打架拿剑,现在全国上下也是咱独一份了吧?”

        泥鳅闻言,不禁梗起了脖子,洋洋得意的说道:“那是当然,谁敢叫我们流氓?哼,我们是正宗的武当俗家弟子。”

        “那,咱要不要弄两件道袍穿啊?现在听说道士抓鬼很赚钱呢。”

        泥鳅使劲挖了高瘦男人一眼:“等我从燕京回来再说!”

        正说着,前面闪过了两道灯光,泥鳅几人连忙闪到了路两旁。

        “宋警官,这趟真是麻烦你了啊。”

        刘浪跟宋学习年纪相仿,很快就混熟了。

        这个宋学习跟李邱完全是两路人,说起来话来很诚恳,正因如此,跟李邱却是完全不对付。

        所以自打宋学习进警队那刻起,李邱有啥苦活累活都会吩咐他去干。

        这次送刘浪,自然又少不了宋学习的份。

        宋学习见刘浪客气,憨厚的一笑:“刘浪,看你说的,相识就是缘分。”

        宋学习顿了顿,又憧憬道:“我都想好了,先在警队待两年,然后转业到地方,当个局长啥的。”

        刘浪一听,不禁愣了愣:“宋警官,这你都打算好了啊?”

        “当然,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嘛,再说了,跟着李局……咳咳。”

        宋学习刚想说什么,立刻又把话咽了回去,冲着刘浪咧嘴一笑:“刘浪,我还是不说领导了坏话了,对了,你咋这么急着回家啊?”

        “哎……”

        刘浪闻言,不禁长长叹了一口气,刚想找个理由搪塞过去,忽然听到啪的一声巨响。

        紧接着,警车像是陀螺一般,急速的朝着侧前方旋转而去。

        宋学习啊的大叫一声,连忙往回打方向盘。

        可巨大的惯性还是让宋学习的脑袋猛得往前冲了一下,咣的一声正撞到了前窗玻璃上。

        咔!

        又是一声巨响,玻璃生生被撞成了碎片。

        刘浪大惊,在车窗破开的同时,猛然间往前一跃,直接飞出了车子。

        刘浪的双脚刚刚落地,警车的车轮发出吱吱的摩擦声,轰的一声正撞到了路边的一块大石头上。

        顿时,刺啦刺啦的火星在引擎处冒了出来。

        刘浪急得大叫一声:“宋警官!”

        边喊着,刘浪飞速的跑回警车,一把抓住宋学习,用力往外一扯,直接将他从警车里拽了出来。

        说时迟那时快,刘浪刚刚将宋学习拽出来,警车忽然窜起了一团火苗。

        刘浪见势不好,连忙将宋学习往身后一背,飞速的冲出去十多米。

        “轰!”

        一声巨响,警车起火爆炸。

        刘浪看着被火光包裹的警车,眼皮急跳了两下:怎么这么倒霉,难道又有恶鬼作祟?

        一转头,刘浪看到宋学习满头是血,不禁面色一沉:“宋警官,你没事吧?”

        刘浪连忙将宋学习放到地上,一拭鼻息,没气了。

        刘浪的心里咯噔一下:“死了?”

        似乎依旧还不相信,刘浪连忙又试了试宋学习的脉搏,已没有了丝毫的波动。

        刘浪顿时怔住了。

        刚才还活得好好的,还说自己已将人生规划好了,可这一眨眼间……

        刘浪呆住了。

        要不是自己非要李邱派人送自己,恐怕根本不会出现这种事情。

        一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一条鲜活的生命,就这一瞬间的事……

        刘浪看着火车事故现场的惨状,心情刚刚好了一点儿,此时再次低落了起来。

        正在此时,刘浪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了冷笑声。

        “哟,还有两下嘛,竟然没死?”

        泥鳅等人从路两边窜了出来,一脸笑意的盯着刘浪。

        刘浪噌的一下站了起来,怒视着泥鳅等人。

        “是你们做的?”

        “哈哈,小子,有人想要你的命,怎么,是我们做的你又能奈我们何?”

        二十多个大汉,个个手持长剑,将刘浪团团的围困了起来。

        刘浪眼皮一跳:“你们是道士?”

        “哎哟喂,有眼力见儿嘛,竟然知道我们是道士,哈哈,哈哈,不错!”

        泥鳅刷的抽出了一把宝剑:“老子行不更名,坐不改性,人称符咒小王子的泥鳅。”

        “哈哈,哈哈,符咒小王子,泥鳅哥啥时候成符咒小王子了啊?”

        那些混混见泥鳅说得有模有样,个个都笑出眼泪来,似乎死的宋学习根本与他们无关一般。

        刘浪眼睛红了,强压下心中的怒火,问道:“谁指使你们来害人的?”

        泥鳅正仰头大笑,猛然间直视着刘浪,阴笑道:“哟,小子,都到这时候还这么嘴硬。好啊,反正你也活不过今晚了,老子就告诉你,你得罪了李邱,他想取你的狗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