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七百四十章 给我放死里打
  • 第七百四十章 给我放死里打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整个过程中,直升机一直在头顶盘桓。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等做完这一切后,天暮收起八卦盘,伸手要去拉直升机上的梯子。

        刘浪一看急了,连忙拽住天暮,急问道:“这就要走了?”

        天暮冲着刘浪点了点头:“电话是你打的吧?”

        刘浪看着从列车长那里拿的名片,不禁更加疑惑。

        天暮轻叹一口气,一脸正色道:“刘浪,有些事情我现在还不能跟你说,但这些魂魄不能让他们肆意游走。”

        顿了顿,天暮又道:“我再回去研究一下噬魂毒,回头去将胡老三宰了。”

        天暮恨恨的说着。

        刘浪怔了怔,还是放开手,喃喃的问道:“那这些人……”

        “哎,我只管这些魂魄,至于这些伤者,自会有人来处理。”

        说着,天暮抓住伸下来的梯子,走了。

        刘浪愣在了当场,不禁疑惑不已: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

        刘浪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忽然间脑海中灵光一闪。

        对了,刚才天暮用的那个八卦盘背面好像刻着什么字,似乎是个诡字呢。

        “诡字?”

        刘浪想了想,不觉想起了自己那个诡牌:“难道他也是诡案姐的人不成?”

        正想着,远处传来了消防车跟警车、救护车呼啸的声音。

        抢救队伍终于在两个小时之后赶到了。

        可是,人该死的早已经死了,不该死的也死了很多。

        刘浪呆呆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心中却像是一团乱麻一般,自言自语道:“阴间怎么突然跑出这么多鬼来?难道真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吗?”

        “刘浪?”

        刘浪正想的出神,忽然听到有人喊自己,回头一看,不禁迟疑了几秒钟:“李邱?”

        喊刘浪的正是李邱,李局。

        上次李邱的儿子李别三被宁凝吸走魂魄之后,李邱将这些帐都算到了刘浪的身上。

        可是,刘浪哪里是吃素的?

        李邱虽然懂得草人术,想用草人术对付刘浪,没想到不但被刘浪破了草人术,还差点死在了刘浪的手下。

        李邱对刘浪是又恨又怕,此时正好带着局里的几个警察外出办案,没想到赶上事故,便被派来应急救援。

        刘浪并不知道李邱已暗中投靠了南洋巫教,看到李邱先是一怔,却是问道:“李局,你怎么会在这里?”

        李邱深知刘浪的厉害,连忙点头哈腰的抽出一根烟,递到刘浪手里。

        “刘兄弟,我正好在附近,听说出了事故,就被派过来了,没想到你也在这里啊?”

        刘浪摆手推掉烟,点了点头道:“嗯。”

        表情淡然。

        说实话,刘浪不想跟李邱废话太多,只想着尽快回家对付那只黄皮子,此时看着事故现场一片惨状,更是于心不忍。

        李邱表面上恭恭敬敬,可心底里却恨死刘浪了,只是不敢太过造次,怕被刘浪发现自己的小心思。

        “刘兄弟,你没事吧?”

        李邱殷勤的上前问候了两句。

        刘浪摆了摆手:“你们有多余的警车吗?”

        李邱一怔,连忙点头应道:“有有有,如果你有什么事,我现在马上派人去送你。”

        刘浪想了想,看着自己对现场也没有多大作用了,点头道:“好,那你派人送我回家吧。”

        火车已走了一半的距离,再开车回家差不多还要五六个小时,但毕竟这里是荒郊野地,加上路又不好走,恐怕再走到大道上,还要得花一些时日。

        李邱闻言,连忙招呼一个身着制服的警察:“小宋,你开辆车将这位刘兄弟送回家。”

        一个看起来跟刘浪年纪差不多大,却比刘浪整整矮上了一个头的警察听到李邱的喊声,连忙跑了过来,看了刘浪一眼,扭头回去开车了。

        刘浪走的匆忙,并没有随身的行李,坐上警车就走了。

        刘浪刚刚坐车走,李邱本来挂在脸上的谄媚却慢慢凝重了起来,眼中狠毒之色愈加浓烈。

        “刘浪,没想到,冤家路窄,你竟然会出现在这里?哼,我看你命到底有多硬!”

        看着救援人员在忙活,李邱悄悄走到一边,拿出电话:“喂,泥鳅,去七号公路上帮我拦辆警车。”

        电话那头传来一声粗重的声音,答应着:“怎么?有人惹到你了?”

        “哼,别问那么多,给我往死里打,打死勿论。”

        李邱刚想挂掉电话,突然又响起了什么:“对了,多带些人,不好对付。”

        七号公路,早已出了燕京市,属于河县的范围,是一条土路,周围也是人迹罕至,平时几乎没有什么人。

        李邱在爬上现在位置之前,正是这个地方的小片警。

        当时的李邱可谓混得风声水起,方圆二百里却是没有敢动李邱的毫毛。

        河县虽然是个小县城,但里面的水却很深,尤其是这个泥鳅,以前就跟李邱关系不错。

        后来李邱走了之后,这个泥鳅就成了当地的一霸,手底下足有二三十号人。

        泥鳅这个绰号可不是随便起的,之所以叫他泥鳅,是因为这人很滑。

        无论做什么事,几乎都不动声色,不露痕迹,根本抓不到他的把柄。

        后来李邱也慢慢知道了,这家伙曾经在道观里修得一些符咒之术。

        正因如此,李邱对这种玄妙的东西也变得非常痴迷,到了燕京之后也一直打听着可以学到这种东西。

        后来,李邱在梦里香无意中与鬼鬼接上了头,习得了草人术,之后更是步步高升,但凡与他有仇的,几乎都会莫名其妙的死掉。

        自打进了燕京之后,李邱一直没跟泥鳅断了联系。

        这次李邱本来是借着办案的机会来找泥鳅请教一下符咒之术,让泥鳅帮忙牵着线,没想到正好碰到了刘浪。

        有句话说的好,冤家路窄。

        挂了电话之后,李邱的心情莫名的轻松,一扭头,挪动着自己肥胖的身体加入了救助大军。

        刘浪回家一直都是坐火车,对路也不熟悉,跟警察小宋说了地址之后,直接开了导航。

        小宋叫宋学习,是警校刚刚毕竟的大学生,一个礼拜之前才到李邱的手下。

        宋学习一听刘浪也是学生,很快就拉近了距离。

        “什么?你还没毕业啊?我刚才看李局对你礼貌有加,还以为你……呵呵。”

        宋学习话说了一半,却是一笑。

        刘浪心情沉重,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宋警官,以前跟李局发生点儿事而已。”

        警车在七号公路上奔驰,而在七号公路前面的一段路上,已被布上了拦路虎、专门扎车胎的钢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