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七百三十九章 我在超度
  • 第七百三十九章 我在超度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武当山,清风堂。品书网(..)

        安玉桥居中正襟危坐,目光扫视着堂下跪拜的一干弟子,眼带笑意,嘴角轻扬。

        “诸位,相信茅山那边传来的消息大家都知道了吗?”

        一个高瘦弟子抬起头来:“师父,知道了。”

        “好,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废话了。”

        安玉桥看了一眼身边的安可希,对着堂下弟子一挥手,吩咐道:“众弟子听令。”

        所有弟子纷纷抬起头来,凝目而视。

        “从今天开始,所有武当弟子除少数留守武当之外,都下山搜集黑巫教教众,凡遭遇者,不必留情,格杀勿论!”

        “是!”

        众弟子纷纷答应着。

        安玉桥摆了摆手,示意所有人退下。

        很快,整间清风堂里只剩下安玉桥跟安可希父女。

        安可希一直没有吭声,张了张嘴,眼圈有些发红。

        安玉桥轻轻叹了一口气,幽幽的说道:“可希,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可是,你师兄他……”

        安可希上前跪在安玉桥的面前,眼中再也止不住滚出两行泪来。

        “爹,你说知非师兄修炼巫术走火入魔了,可是,他、他也只是想振兴我们武当,请不要伤害他好吗?”

        安玉桥冷眼一挑,冷声哼道:“可希,我明门正派与黑巫教势不两立,既然步知非已入魔道,哪里还能将他留下?”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的,知步非不尊师命,妄自修炼巫术,走火入魔,落得疯癫的下场,全是他咎由自取。”

        说着,安玉桥神色又柔和了起来,轻轻抚了抚安可希的头发,柔声说道:“可希,有些事情你就不要管了,这段时间爹先带着一干弟子下山,等覆灭了黑巫教之后,再回来。”

        “那师兄他……”

        安玉桥缓缓摇了摇头道:“可希,如果能找到你师兄,我尽量将他带回来吧。”

        安可希眼中挂泪,却是不解的问道:“爹,难道黑巫教真的是邪_教吗?上次那个刘浪似乎也修习的巫术,可看他的样子,并不像是恶人啊?”

        安玉桥将眼一瞪,怒道:“可希,如今人心险恶。当初知非被逼使出巫术,走火入魔,变成那副疯癫的模样,难道不是因为那个刘浪吗?”

        安玉桥顿了顿,语重心长的叹息道:“哎,可希,你母亲走的早,我也没有时间照顾你,如今黑巫教猖獗,暗中残害我道门中人,我不能坐视不理啊。”

        安可希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道:“那,难道非要相互残杀吗?”

        “这不叫残杀,是惩恶!”

        安玉桥将手一抬,指着外面说道:“可希,你先出去吧,我走的这段时间,你好好待在山上,有事跟二师兄多商量。”

        安可希怔怔的看了安玉桥两眼,却是缓缓站了起来,转身出了清风堂。

        清风徐徐来,巍然不自真。

        看着安可希渐渐远去的背影,安玉桥脸上慢慢变得阴毒,眯起了眼睛,自言自语道:“步知非,我在你身上中下八蛊之术,没想到却无意中打开了你的丹脉灵根。哼,纵然如此,你也不过是个傻子而已。”

        安玉桥冷冷的笑着,目光慢慢越过门口,看着院中的一棵垂杨柳。

        “道、卜、命三书再次现世,呵呵,这倒是个极具诱惑的借口。可是,饶无贪,你以为你这点儿小伎俩就能瞒得我过安玉桥吗?呵呵,等我真正掌握了黑巫教,到时候,再来陪你玩玩……”

        …………

        火蛇翻滚,惨叫连连。

        事发地点有些人死在了梦中,还没来得及看到第二天的太阳就已堕入阴曹。

        而有些人从梦中惊醒,看到自己的身体已完全不听使唤,却是一时木讷,根本反应不过来。

        刘浪所待的那节车厢,似乎终于如梦如醒。

        锋仔跟小文浑身酸痛,幽幽的转醒之后,听到外面嘈杂的喊叫声,往外一看,脸刷的一下就白了。

        “蟑螂,这、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锋仔吓得腿都哆嗦了起来,慌乱的摇着头,结结巴巴的说道:“我、我不知道,刚才、刚才……”

        边说着,两人同时将目光盯到了桌上的那张白纸:死!

        刘浪站在火车头处,看着这如人间炼狱般的事故现场,心中却是无尽的悲凉。

        “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

        “轰隆隆……”

        天空中传来了直升机的声音。

        刘浪抬起头来,看着一辆涂着迷彩的直升机正在头顶上盘桓,不一会儿放下了一条梯子,有人顺着梯子滑了下来。

        刘浪借着火光,看着滑下来的那个人,不禁愣了愣神,疑惑道:天暮?

        从直升机上下来的那个人,正是之前刚刚用黑狐牙将胡老三击退的小白脸天暮。

        刘浪此时脑袋有点儿转不过弯来,迷惑了一会儿,急走两步迎向天暮,远远的问道:“你怎么来了?”

        天暮听到有人跟自己的打招呼,一回头,不禁也有些吃惊:“你怎么在这里?”

        刘浪摇了摇头道:“我正好坐的这辆火车。”

        “哦。”

        天暮闻言,点了点头,没有再理会刘浪,而是快速拿出一个巴掌大小的八卦盘,嘴角轻轻念动了起来。

        刘浪有些疑惑,可没有阻拦。

        八卦盘绘着乾坤八卦组成图案,中间两根指针。

        两根指针一上一下,分别指着乾位和坤位。

        随着天暮口中念念有词,那根黑色的指针也跟着缓缓转动了起来,而且越转越快,不一会儿竟然跟风扇一般飞速转动了起来。

        指针的表面慢慢出现了一道黑色的漩涡,而漩涡也随着指针的转动变得越来越大。

        不到三分钟的时间,漩涡的直径已近一米左右。

        那些正在作恶的鬼魂突然像是见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般,嗷嗷叫着想要逃窜。

        可是,离得近些的鬼魂竟然被漩涡吸引住,很快就被吸进了八卦盘里。

        那些离得远些的鬼魂,见势不好,纷纷逃遁而去。

        十几分钟后,火车周围几乎再也看不见鬼魂,只剩下那些苟延残喘活下来的人,还有尸体。

        刘浪有些发愣,靠近天暮低声问道:“你在干什么?”

        天暮看了刘浪一眼:“超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