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七百二十四章 黄色药丸的端倪
  • 第七百二十四章 黄色药丸的端倪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马家老祖本名马探花,就是希望他能重振马氏一族。

        可没想到,马探花天综奇才,就是不愿涉及官场,甚至在赴京赶考的头一天偷偷跑进了山林里躲了起来。

        没想到却一躲,却救了一只兔子的命。

        当时,那只兔子被猎人下的套子给套住了,眼见兔子脖颈之处就要勒出血来,马探花心生仁慈,上前将兔子救了。

        没想到,十几年后,兔子修成人形,而马探花也当上了马家的族长。

        那只兔子正是圣母,心中感念马探花的救命之恩,便悄悄潜进了石窟村,想要报答马探花。

        当时圣母也算是妖精中的佼佼者,她的修炼之法与大多数妖精有所不同。

        圣母不伤人命,只是采集日月精华,将山中富含灵性的植物采集出来,炼制成丹药,不断服食以提高自己的修为。

        那时圣母刚刚化成人形,又炼出了一粒上好的丹药,便想着以此报答马探花。

        结果,马探花在看到圣母的第一眼,就喜欢上了圣母,甚至在圣母拿出丹药的时候,连想都没想,一口吃了下去。

        那粒丹药对长期服用丹药的圣母来说,的确是上好的丹药,可对一个食五谷杂粮的马探花,却是夺命的毒药。

        圣母根本不知道丹药会对马探花产生什么影响。

        马探花吃完之后,整个人变得癫狂,甚至见人就杀,暴虐无比。

        村子里被杀了好几个人后,村民终于害怕了,在圣母的帮助下,合力将马探花逮了起来。

        但那粒丹药威力太猛,就连当时已成人形的圣母都没有办法。

        村里人更是无可奈何,只好将马探花杀了,葬在后山的山洞之中。

        可没想到,丹药在马探花死后,依旧还有作用,生生的将马探花进化成了一只飞僵。

        从那以后,圣母也在石窟村待了下来,被全村人奉为保家仙。

        至到遇到马有才之后,圣母的兔生轨迹再次发生了改变。

        吴暖暖跟天暮自然不知道飞僵的事情,可听马有才讲完之后,心中却是无比的震撼。

        这其中竟然还有如此多的故事,看来,石窟村的人也非恶人,当初杀死马探花也是情非得以。

        马有才眼中垂泪,泪水一滴一滴的滴到了照片上,哽咽道:“长依她一直责怪自己,她一直说是她害死了老祖,直到死的时候依旧耿耿于怀。”

        “我、我以为长依死了,一切都会结束了,可没想到,小帅却继承了长依炼制丹药的天赋……”

        “什么?马小帅会炼制丹药?”

        刘浪闻言,顿时大惊。

        丹药这东西是一种神奇的存在,甚至就连刘浪打小吃的黄色药丸极有可能就是一种厉害的丹药。

        所以,刘浪一听到马小帅会炼丹,不禁面色大变。

        一旦有丹药掺和进来,许多东西都会发生变数。

        丹药可能会改变体质,可能会让人变得更加厉害,甚至之前看到疯了的步知非,竟然能用丹药让一只大花猫变成猫老太。

        丹药对刘浪来说,是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

        马有才看着刘浪惊异的模样,却是轻轻点了点头道:“不但小帅会炼丹,而且,他一直还以妖人自居,整天跟当年长依给他留下的两只兔妖混在一起。”

        “你是说宁凝跟洁?”

        “是是是,长依曾经用丹药救过这两只小兔妖的命,所以,他们一直称呼长依为圣母,而且对她的话也言听计从,甚至在长依死后,她们就一直追随在小帅的身边。”

        “嘶……如此说来,事情似乎有些复杂了啊。”

        刘浪深吸了一口气,死死的盯着马有才,沉声问道:“那你知道马小帅开了一家鸳鸯浴的洗浴中心吗?”

        马有才一脸的凝重:“听说过,但我从来没有管过。”

        “哼,那你知道他利用这家洗浴中心在害人吗?”

        “害人?刘浪,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他跟黑狐勾结,抽取活人的魂魄!”

        “什么?抽取魂魄?”

        马有才一听,一个踉跄坐到了靠椅上,两只眼睛瞪得巨大,惊恐万分道:“难、难道他真的在炼制那种丹药?”

        “什么?马有才,你在说什么?”

        刘浪闻言,顿时感觉其中大有玄机,连忙急问道。

        马有才怔怔的看着刘浪,喃喃道:“刘浪,你知道当初害死老族的那粒丹药叫什么名字吗?”

        “什么名字?”

        “七尸蚀魂丸!”

        “七尸蚀魂丸?”

        刘浪一听,小心脏跟着扑通扑通急跳了两下,不觉有些茫然:七尸蚀魂丸?这个名字怎么听起来这么熟悉呢?

        刘浪使劲揉了揉脑袋,猛然间记了起来。

        对了,当初遇到那个叫泥人王的老家伙时,他似乎就提过种七尸蚀魂丸,而且说我吃的就是这种药丸。

        一想起自己吃的黄色药丸可能就是这种七尸蚀魂丸,刘浪的心情再也无法平复了。

        “马有才,这七尸蚀魂丸到底是什么东西?”

        马有才茫然的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长依只是说,她发明了这种药丸是这辈子做的最错的事情,甚至在老祖死了之后,她都将炼制药丸的配方毁了,可是……”

        “可是什么?”刘浪大急。

        马有才此时也脸色涨白,显然也担忧无比,“可是,长依曾经说过,这种七尸蚀魂丸必须要以人的魂魄为引。生魂可炼出上品丹药,为蓝色。如果用的是普通的鬼魂,只能炼制出下品丹药,是为黄色。”

        “黄色、黄色、竟然真的是黄色?”

        刘浪的身体像是触电了一般,身体一歪,往后急退了两步,扑通一下把自己扔到了沙发上。

        “黄色?为什么是黄色?难道,我一直吃的就是这种下品七尸蚀魂丸?”

        “不可能,不可能,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刘浪根本无法接受这个现实,猛然间又弹跳了起来,一把抓住马有才,大声问道:“马有才,这七尸蚀魂丸有什么作用?到底会让人变成什么模样?”

        马有才慌乱的摇着脑袋:“刘浪,你松开,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这些,我所知道的全部都告诉你了。”

        吴暖暖看着刘浪反应如此激烈,不禁上前拉了两把:“刘浪,你没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