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七百一十八章 只做死人生意
  • 第七百一十八章 只做死人生意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马小帅骨碌从床上坐了起来,快步走到宁凝的身边,低头一看,惊异道:“宁凝,你怎么受伤了?”

        宁凝勉强抬起头来:“主、主人……”

        刚说完,宁凝扑通一声歪倒在地,身体抽搐了两下,竟然慢慢幻化成一只兔子的模样。品书网(..)

        只是这只兔子看起来太过巨大了,足有半米长,通体雪白,如果常人看到,肯定会以为自己眼花了。

        洁看了一眼宁凝,也立刻跑到洁的身边,使劲摇晃了两下,大叫声道:“宁凝,宁凝。”

        没有任何反应。

        洁抬起头来,一脸期待的盯着马小帅:“主人,求你救救宁凝。”

        马小帅没有吭声,却是回身走到床边,将床上的被褥掀开,底下露出了一个暗格。

        马小帅将暗格打开,拿出了一粒红色的药丸,再次回到宁凝的身边,递给洁:“给她服下去。”

        洁一把将药丸抓了过去,立刻塞到了宁凝的嘴里。

        过了一会儿,宁凝的身体又在一点点涨大,像是一个充了气的气球一般,慢慢恢复了正常人的大小,再次变成了那个穿着运动装的女孩。

        只是,此时的宁凝左耳朵依旧血淋淋,却是有一半不见了踪迹。

        宁凝幽幽的睁开眼睛,一眼看到了马小帅,连忙惊慌失措的爬了起来,跪在马小帅的面前。

        “谢主人救命之恩。”

        马小帅摆了摆手道:“行了,快跟我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宁凝跟洁对望了一眼,张了张嘴,虚弱的说道:“我去追捕其中一个契人,没想到,却被那个叫刘浪的人给碰到了。”

        “什么?你认识刘浪?”

        宁凝点了点头道:“嗯,当时有过一面之缘。”

        宁凝将当时被刘浪所救的事情跟马小帅说了。

        马小帅听完,眼中慢慢显露出一丝狠毒之色。

        “又是这个刘浪,当初他将清织从我身边抢走,如今竟然又想破坏我的好事,哼,真是找死!”

        马小帅冷冷的说着,又似是忽然间记起了什么般,问道:“他竟然能将你打成这样?”

        宁凝眼中也闪过一丝恐惧,颤声道:“主人,他、他似乎还没有尽全力……”

        “咝……”

        马小帅难以置信的盯着宁凝,回身又拿出一粒蓝色药丸,递到洁的手里。

        “你去找那个人,将这个东西给他,让他帮忙杀了刘浪。”

        洁接过蓝色药丸,不解的问道:“主人,那个刘浪并不坏,而且,用这么珍贵的丹药换一条命……”

        马小帅摆了摆手,厉声道:“洁,不用多言,我虽然身无半分修为,但母亲让我有了炼丹的本事,大不了多抓点魂魄而已再炼一颗,不碍事。”

        洁闻言,迟疑了片刻,看了看宁凝,转身出了暗室。

        见洁走了,马小帅的脸上再次恢复了柔和,将宁凝扶了起来。

        “乖凝儿,以后可要小心了,母亲将你们交付给我,可不能在我这里受到伤害啊。”

        说着,马小帅一弯腰,将宁凝抱了起来,转身往床上走去。

        一把将宁凝扔到了床上,马小帅直接压在了宁凝的身上。

        “主、主人……”

        宁凝低叫了一声,不觉有些慌乱。

        马小帅双眼迷醉,冷冰冰的呻吟着:“清织、清织,早晚有一天,我也会将你压在身下。哼哼,刘浪想要从你将我身边抢走,他必须死!还有那个胡老三,他、他也得死!”

        马小帅的双眼赤红,面目有些狰狞。

        那模样,倒不像是在享受,却像是在发泄。

        ……

        洁的身影从暗室中出来之后,很快又没入了黑暗之中,一直跑到了一处极为空旷的十字路口。

        正对着十字路口有一处偏僻的所在,那里有一间破旧的房屋。

        房屋门口摆着一块褪色的木牌,木牌上歪歪扭扭用红漆写着三个大字:殡葬店。

        这间殡葬店正是刘浪之前来买铁屑的地方。

        上次在刑警大队发生的起尸事件,刘浪特意出来转了几圈,正好无意中找到了这家殡葬店。

        殡葬店的中央一口黑色的大棺材,店门一半开一半关。

        开的一半为活人,关的一半为死人。

        洁走到店门口,踟蹰了一会儿,却并没有进去,而是将手摊开。

        那粒蓝色药丸正在洁的手心。

        洁没有说话,里面也没有半点声响,除了洁后面的十字路口传来轰隆的汽车声外,并没有其它声音。

        整个过程显得有些诡异。

        洁足足站了三分钟,手心的蓝色药丸依旧还在。

        洁眼神中显出一丝着急,刚想出声发问,却听里面传来一个沉闷的声音:“回去吧。”

        “可是……”

        “我说,回去吧!”

        洁张了张嘴,还想着再说些什么,却终究还是叹了一口气,收起蓝色药丸,转身走了。

        洁刚刚离开,殡葬店里就传来一声幽幽的叹息:“哎,我只想苟延残喘的活着,不想陷入任何纷争之中,看来,如今却是不可能了……”

        “咚!”

        一声巨响,殡葬店本来开着的那扇门竟然像是被一阵疾风刮过一般,直接关上了。

        “从今天开始,不再做活人的买卖了……”

        洁还没走出多远,忽然听到身后传来的关门声,猛得回头一看,眼神中不禁有些诧异。

        脚步不再停留,洁快速的潜回了鸳鸯浴的暗室之中。

        这一来一回不过半个小时。

        马小帅正压在宁凝的身上卖力,见洁进来之后,并没有任何反应,冷声问道:“办妥了?”

        洁看了看宁凝,又看了看马小帅,迟疑了片刻:“他、他将那半扇门关上了。”

        “啊……”

        宁凝一声尖叫,马小帅气喘吁吁的趴了下来。

        “什么?他、他将那半扇门关上了?”

        “是,关上了。”洁肯定的回答道。

        马小帅脸色蜡白,一个翻身从床上滚了下来,眼中的恨意愈加明显,喃喃自语道:“这个刘浪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连他都不想动?还是,他根本就不敢?”

        开门为活人,闭门为死人。

        从今往后,只做死人的生意……

        马小帅眼中眼中透着冰冷的寒意,冷声道:“既然他不管,去找胡老三,这个刘浪,必须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