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六百九十七章 自作孽啊
  • 第六百九十七章 自作孽啊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华子佩正得意洋洋的看着刘浪,想仔细鉴赏刘浪痛不欲生的样子,忽然听到萧书娘惊慌失措的喊声。

        “娘,五步蛇比你那厉鬼还要厉害呢。”

        华子佩满足的看了萧书娘一眼。

        萧书娘此时却早已吓得三魂去了二魂,心中暗骂自己养了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儿子。

        “佩儿,快跑,一会儿五步蛇嗅到我们的气味,我们也完了。”

        一句话,彻底将华子佩从山巅坠落到了深谷。

        “什么?娘,这、这五步蛇……”

        还没等华子佩说完,五步蛇已从刘浪的脖子上跳了下来,细小的身体竟然跟离弦的箭一般,嗖的一下朝着二楼的栏杆处射了过去。

        “啊……娘,五步蛇发现我们了!”

        华子佩大叫一声,慌慌张张的朝着楼梯跑去,可刚跑到楼梯口,脚下一软,身体一歪,直接跌倒在地,骨碌骨碌滚了下去。

        华子佩身上中的篾片蛊虽然解了,但依旧还有些虚弱,此时一滚,加上惊吓过度,腿都软得爬不起来了。

        “娘,救我,快来救我啊!”

        华子佩直接哭了,脖子上青筋暴露,惊恐的看着慢慢逼近的五步蛇。

        萧书娘根本没想到报个仇竟然还搞出这么多事,心中暗暗后悔的同时,也哆哆嗦嗦将手中的小瓶子朝着五步蛇一扔,惊慌失措的叫道:“别、别咬我儿子。”

        还别说,萧书娘手中小瓶子正好砸到了五步蛇的尾巴上。

        五步蛇顿时被激怒了,一转身,朝着萧书娘就冲了过来。

        几乎是眨眼间,五步蛇口吐蛇信,一口咬在了萧书娘的手上。

        “啊……”

        萧书娘一声惨叫。扑通一下跌倒在地,脸色瞬间苍白如纸,没了血色。

        华子佩见萧书娘被咬,吓得登时怔住了,连喊叫都忘了。

        “娘、娘,你、你……”

        华子佩惊恐万分。眼睁睁看着五步蛇咬完萧书娘之后,竟然调过头来,一点点朝着自己爬了过来。

        猩红的蛇信,像是索命的无常一般。

        五步蛇此时仿佛带着一丝玩味的挑衅,并不急于靠近华子佩,而是一点一点朝着华子佩爬了过来。

        此时华子佩彻底绝望了,两眼中布满了血丝。瞪得跟牛眼一般大,身体抖成了筛子,连逃跑的勇气都没了。

        “娘……你、你咋不早告诉我啊!”

        华子佩扯着嗓子叫了一声,像是最后的哀鸣一般。

        萧书娘身体抖动的越来越厉害,意识也越来越模糊。

        可是。萧书娘毕竟懂得黑巫术,挣扎着坐了起来,两只手死死的抵在一起,暗暗催动着黑巫术。嘴中嘀咕着:“老华,老华。快来救我,快来救我啊。”

        黑巫术中有一种双修之法,名叫巫阴术。

        这种巫阴术的基本原理就是采阳补阴,以损害男方的体魄为代价。让女方保持着年轻美貌。

        这种巫阴术说起来并没有多大实际的用处,但却能让双修的双方达到心有灵犀的地步。

        也就是说,不论离到多远,只要有一方呼唤对方,而另一方就会有所感应。

        这种方法绝对比电话要强上多了,而且完全不用担心占线、没电等问题。

        萧书娘跟华子佩的老爹,也就是那个瘸腿老头华广,正是练的这种巫阴术。

        因为巫阴术在实际打斗中的用处并不大,所以,但凡练习这种巫阴术的人都会养一些防身的蛊虫,以备不时之需。

        萧书娘此时被五步蛇咬了之后,通过巫阴术呼唤着远在燕京市区华广堂的华广。

        可是,这幢破旧的别墅离华广堂足足三十多公里远,就算是一路疾驰,恐怕赶来的时候萧书娘的尸体也已经凉透了。

        但萧书娘此时根本没有其它办法,在她心中,只有华广以毒攻毒之法才能解开自己所中的五步蛇毒。

        “别、别过来,你、你别过来……”

        华子佩惊恐的盯着五步蛇。

        五步蛇一步步靠近,吐着信蛇,发出咝咝的声响。

        刘浪歪倒在地,只感觉脑袋沉重无比。

        与此同时,刘浪手心的鬼王印竟然慢慢浮现了出来,那副牡丹图案也越来越清晰。

        刘浪周身的血液慢慢的凝固,停止了流动,而手心的鬼王印却像是具有生命一般,一点点朝着刘浪脖子边的伤口处游走。

        这个过程看似非常漫长,但也不过几分钟的时间。

        鬼王印慢慢的流动着,一点点吞噬着伤口处的毒液。

        本来被五步蛇所咬的地方已变得青紫,可在鬼王印滋润之下,竟然慢慢恢复了红润,而且那两道蛇痕也在一点点愈合。

        萧书娘跟华子佩并没有注意到刘浪的异变,一个垂死挣扎着,一个却是汗流浃背、惊恐万分的盯着五步蛇。

        整整过了十多分钟,刘浪再次感受到身上传来的阵阵凉意,而鬼王印也一点点的消失,慢慢在刘浪的手心变淡。

        “啊……”

        刘浪深吸一口气,一下坐了起来,大口大口喘了两口气,木讷的往四周一看:“刚才发生了什么?”

        抬头朝着别墅里一看,刘浪脸色顿时大变。

        这十来分钟的时间,萧书娘浑身已变得紫红,半躺在二楼的楼梯上,而那条五步蛇竟然还在咝咝吐着蛇信,围着华子佩的周围转来转去。

        华子佩此时的神经已绷紧到了极点,一动也不敢动,甚至连呼吸都不敢了。

        说来也是奇怪,五步蛇似乎就是凭着人的呼吸在寻找人的方向。

        华子佩屏住呼吸,跟死人一般,竟然能坚持十来分钟。

        刘浪眉头一皱,脑海中一转,隐隐记起了刚才发生的一切。

        “我被这条小蛇给咬了?”

        思索了一会儿,刘浪不觉抬起左手,看着手心已经消失的鬼王印,暗暗惊喜不已:是鬼王印救了我?

        摸了摸脖子,蛇咬过的伤口已完全愈合,像是根本没有出现过一般。

        “啊……救命啊……”

        正在此时,华子佩似乎终于忍不住了,大叫一声,两脚往后一蹬,慌张的想要爬起来。

        可早就吓尿了的华子佩根本爬不起来,扑通一声又摔倒在地。

        五步蛇脑袋往后一缩,猛然间往前一窜,朝着华子佩的脖子就弹射了过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