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六百六十一章 再现诡牌
  • 第六百六十一章 再现诡牌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正所谓,人无害我心,我无杀人意。

        刘浪冷冷的看着尚化眉,却是轻哼一声,转身就走。

        “叔叔。”

        正当刘浪走到楼梯口的时候,唐小笛的声音响了起来。

        刘浪猛然间一怔,回头看了看,却见唐小笛正站在门口,眼巴巴的看着自己。

        刘浪勉强挤出一丝微笑:“小笛,睡醒了啊?”

        唐小笛赤着脚,走到尚化眉身边,两只手抱着尚化眉的脑袋,一脸认真的说道:“妈妈,我没事了,都是叔叔跟暖暖姐姐帮我回来的,你不要怪他们好吗?”

        童言无忌。

        尚化眉本来就心有愧疚,可此时听到唐小笛的话,更是泣不成声,连连摇头道:“小笛、小笛,妈妈没怪叔叔,妈妈对不起叔叔,你先回去好吗?”

        尚化眉不想让唐小笛知道自己的私心,带着祈求的眼神看着何尚,似乎想让何尚将唐小笛抱回去

        。

        何尚并没有动,只是死死的盯着尚化眉,眼神中尽是冰冷。

        尚化眉被何尚盯着有些发毛,连忙低下头,冲着唐小笛笑了笑,柔声说道:“小笛乖,小笛先回去,妈妈有话跟叔叔说,好不好?”

        唐小笛看了看尚化眉,又看了看刘浪,重重点了点头道:“妈妈,叔叔是好人,有话你一定要好好跟叔叔说,好不好?”

        “好、好好,小笛真乖。”

        尚化眉重重点着头,此时恨不得抽自己两个大嘴巴子。

        有时候小孩是紧张气氛的调和剂。

        刘浪看着唐小笛乖巧的样子,不自觉的想起了吴暖暖看着唐小笛时的眼神。

        每个女人都有母性的一面,就连吴暖暖如此冰冷之人都不例外。

        说起来,刘浪跟唐小笛相处的时间比尚化眉还要长上一些。又因为唐落珠的原因,刘浪心里倒也提不起恨来。

        毕竟尚化眉是唐小笛的母亲。

        也许,只是为了自己的女儿一时冲动做错了事而已吧。

        唐小笛回到了屋里。悄悄将门关上。

        刘浪看在眼里,不由得轻轻摇了摇头。再次回到尚化眉面前,伸手将尚化眉扶了起来,轻声说道:“尚姐,你不用愧疚,去了唐宅这一次,有些事情我也知道了,这一页就算是揭过去了。”

        尚化眉闻言,顿时一怔。眼中含泪的盯着刘浪,哽咽道:“刘先生,您、您真的原谅我了?”

        “呵呵,没有什么原谅不原谅的,那个黑衣人本就是要找我,只不过是借你的手一用而已,就算没有你,他还会用其它的办法将我骗过去的。”

        刘浪说这话时,一半猜测,一半安慰。

        虽然知道那个黑衣人就是影无垢。但对阴阳书之事,刘浪却不是很清楚。

        尚化眉见刘浪这么说,顿时停止了哭泣。直直的盯着刘浪,带着吃惊的眼神问道:“刘先生,那、那个黑衣人跟顽石……”

        刘浪轻轻摇头,呵呵一笑道:“尚姐,这些事情太复杂,小笛也是受害者,我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不过你放心好了,唐大哥已经被埋在了唐宅。可以安息了。”

        “顽、顽石他……”

        尚化眉张了张嘴,似乎还要说什么。可结结巴巴,似乎非常纠结。

        刘浪此时心胸大开。倒也不介怀,而是鼓励道:“尚姐,我说过,过去就过去了,唐宅比你想象中还要复杂,但与我关系匪浅,不是你所能控制的。有什么话想说,你就告诉我吧。”

        尚化眉抿了抿嘴,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忽然间说道:“刘先生,其实,顽石临死的时候给我留过一封信,我、我没跟您说。”

        刘浪一愣,不明所以的看着尚化眉

        。

        尚化眉没有动,却是说道:“那封信我看过之后就烧掉了,可是,大体意思我却清楚的记得。他、他告诉我,如果小笛再出问题的话,要我去找那个叫九让的和尚。可是天下如此之大,我一个弱女子哪里去找啊。”

        刘浪狐疑,不禁问道:“你是说当初在房间里布阵的那个和尚?”

        尚化眉轻轻点了点头,道:“嗯,顽石说那个和尚是他的领导,具体干什么的没有告诉我,但在危难关头可以去找他。”

        说着,尚化眉慢慢将手伸向了自己的胸腔。

        刘浪看着尚化眉的动作,顿时一怔,还以为尚化眉要干啥,不禁哆嗦道:“尚姐……”

        刘浪显然误会了。

        尚化眉只是伸手将挂在脖子上的挂件拿了下来。

        那个挂件跟一块老式怀表般大小。

        尚化眉将挂件送到刘浪面前,压低声音说道:“刘先生,这是顽石留给我的。我、我根本不知道有什么用,将他送给您,希望对您有所帮助。”

        刘浪皱着眉头,不明所以的低下头,接过挂件,仔细一看,顿时愣住了。

        “这、这是唐顽石给你的?”

        “嗯,顽石说,这个世界比我们看到的要复杂的多,如果最后实在走投无路的时候,就拿着这个东西去找九让和尚,他自然会帮助我们的。”

        刘浪手里赚着挂件,心中却是惊骇无比。

        这个东西与其说是挂件,倒不如说是徽章。

        刘浪对这个东西非常熟悉,因为刘浪也有一个,上面清楚的写着一个‘诡’字。

        当时冯一周为了感谢刘浪,给了他两样东西。

        一样是警徽,另一样,就是这个诡牌。

        当时冯一周告诉刘浪,这是诡案组的东西,有这个诡牌,就是诡案组的成员。

        刘浪虽然也被吸收进了组织,可从来没有见过诡案组的任何一个其它人,只知道那个组织在处理一些常人无法处理的事情,但再多却就不知道了。

        没想到,刘浪竟然第一个认识的诡案姐的人,却是一个死人。

        刘浪拿着诡牌的手微微颤抖了起来,不禁问道:“尚姐,那个九让和尚是唐大哥的组长?”

        “嗯,当时顽石的确是这样叫过的。”

        “那你知道哪里去找这个和尚吗?”

        尚化眉摇了摇头,却是茫然的说道:“我不知道,当时顽石在给我这个东西的时候,只要我好好保存,如果最后实在没有办法了,可以去祁连山一带找找。”

        “祁连山?”

        刘浪闻言,心中像是波涛一般汹涌了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