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六百五十九章 阴兵不多了
  • 第六百五十九章 阴兵不多了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我心目中的白马王子是位盖世英雄,有一天,他会身披金甲圣衣,脚踏七色云彩来娶我……”

        吴暖暖心中悲苦不已,可却强忍着钻心的疼痛,牢牢把刘浪抱在了怀里。

        刘浪此时像是一个听话的孩子一般,嗅着吴暖暖体味的芬芳,竟然越钻越紧,脑袋也开始迷糊了,感觉自己都快睡着了。

        天空中乌云渐渐散去,但那些白骨却透着阴森,让人看来触目惊心。

        刘浪趴在吴暖暖的怀里足足半个多小时,身上的体力也终于恢复了过来,可又舍不得离开。

        又过了十几分钟,被放在远处的唐小笛忽然醒了过来,哇哇大哭个不停。

        小黑也像是掺和热闹一般,汪汪叫了起来。

        刘浪一皱眉头,暗暗嘀咕道:这小丫头,早不醒晚不醒,咋这会儿醒了呢?

        “妈妈……”

        唐小笛哭得非常厉害,而小黑也在狂吠。

        吴暖暖终于也清醒了过来,用力将手撒开,匆匆忙忙的说道:“刘浪,小笛醒了,我……”

        吴暖暖话刚说了一半,却见刘浪正贼兮兮的盯着自己,顿时将脸一别,直接站起身来,飞速冲下了坡,朝着唐小笛就跑了过去。

        刘浪被吴暖暖一下扔到了地上,一个踉跄差点将头都撞到了骨头上,顿时郁闷无比,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转头朝着吴暖暖的方向看去,却正看到两个人影正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月光明亮,加上如今的目力已非常人所比,刘浪一眼就认出了那俩人,正是老杨头跟兰花。

        “他们怎么来了?”

        刘浪连忙下了坡,也跑向唐小笛的身边。

        小黑一直围着唐小笛不停的汪汪大叫着,见老杨头父女走了过来,将头一转,朝着老杨头父女也狂叫了起来。

        “汪汪汪……”

        小黑叫的极为疯狂,甚至比之前刚刚碰到刘浪时叫得还要厉害。

        刘浪不禁有些奇怪,连忙上前抱起小黑,轻声安抚道:“小黑,别叫,叫什么叫!”

        “汪汪……”

        小黑两只小眼睛死死的盯着老杨头父女,似乎还有些惧怕的样子,一被刘浪抱了起来,小脑袋不经意的往后蜷缩了两下,缩在了刘浪的怀里。

        刘浪冲着老杨头父女笑了笑:“你们怎么来了?”

        老杨头被兰花扶着,轻轻咳嗽了两声。

        “女婿,看你这么长时间没有回来,我跟兰花来看看,怕你出什么意外。”

        刘浪一愣,没想到老杨头会这么说,不禁心中一暖,连忙道:“没有没有,我能有什么意外啊。”

        此时吴暖暖已将唐小笛抱了起来,哄得唐小笛也不哭了。

        只是小笛此时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看那模样,应该是真想妈妈了。

        刘浪正想介绍一下老杨头,却见老杨头目光直接越过刘浪,看着刘浪身后的那片滚出来的白骨。

        老杨头脸色极为难看,声音也有些发颤:“女婿,那些是不是人的骸骨啊?”

        此时刘浪他们所站的位置距离乱骨坑足足两里路,就连刘浪也只能勉强辨认出那些东西是骸骨,没想到老杨头一眼就看出来了,不禁一愣,忙问道:“大叔,怎么,你知道?”

        一个叫女婿,一个叫大叔,这俩人也真是够奇葩的。

        可是,这次老杨头没有在意刘浪的称呼,反而紧紧皱起了眉头,幽幽的说道:“女婿,你可能不知道,我听说那里在一百年前是个万人坑,里面埋了不下一万具骸骨,怎么……”

        刘浪闻言,顿时愣住了,心中暗惊:果然有问题。

        “怎么了?大叔,那里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刘浪连忙追问。

        老杨头表情有些凝重,瞟了刘浪一眼,似乎刻意要告诉刘浪一般,叹了口气,缓声说道:“女婿,你可能不知道,我们别看地多,但人非常少,不是因为别的,就是因为那个万人坑。”

        “据老一辈说,在一百年前,这里有十几个村子,而且还是集市,都快赶得上一个小县城了,非常的繁华。可后来出了一件怪事,村子里近乎一半的人一夜间暴死。”

        老杨头越说越认真,像是那些事情都是他亲眼所见似的。

        而刘浪跟吴暖暖却是越听越心惊。

        吴暖暖虽然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可刘浪却听明白了,怪不得这个地方能形成骨灵这种东西呢。

        老杨头告诉刘浪,当时一夜死了近万人,而活人的恐慌是可想而知的。

        没有人知道暴死的原因,甚至活着的人都不敢好好的埋藏死者,只是匆匆挖了一个大坑,将这些人全部埋在了一起。

        当时挖这个大坑的时候,整整挖了三天三夜。

        而诡异的是,那三天三夜里,天气出奇的好,至到大坑挖好的时候,突然间暴雨倾盆,阴风阵阵,甚至很多人都听到呜呜咽咽的鬼哭之声。

        当时活着的人都吓傻了,可又没有其它办法,只得壮着胆子将死人全部放进了大坑里填埋了起来。

        那时十几个村子的人加起来,不过两万来人,一下死了一半,没有人敢再在这里住下去了。

        于是,活着人的都大量的迁徙了出去,只剩下很少一些不愿离开的人留了下来。

        慢慢的,埋骨的周围几乎寸草不生,甚至方圆十里都极为荒凉。

        当时在这些活着的人中有一个瞎子,那个瞎子会点卜卦之术,虽然时灵时不灵,但在埋那些死的时候,瞎子突然说了一段让人匪夷所思的话。

        瞎子告诉村里人,阴间起了战乱,能打仗的兵不多了,所以从阳间抽了一些人。

        开始时村里人都当瞎子瞎说,可后来惊奇的发现,死的那近万人,竟然全部是男人,而且都是壮年。

        这样以来,活着的人也都半信半疑了。

        有好奇者更是问瞎子,会不会还会继续死人?

        瞎子却神神叨叨的说道:阳寿未尽就死,怨气极重,一旦有重见天日的机会,肯定会大肆报复。

        说到这里,老杨头微微颤抖着瘦弱的身躯,使劲咽了一口唾沫,胆战心惊的看了刘浪一眼,颤声道:“女婿,这些尸骨本应该永远留在地下的,怎么会突然出来了?”

        刘浪一听,顿时郁闷无比,心道:我要是知道就好了。这么大个坑,挖也得挖好几天,你们附近村子的人都不知道,我上哪儿知道去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