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六百五十章 老子就是老大
  • 第六百五十章 老子就是老大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刘浪本以为彪子说出的人自己不会认识,可听完之后,立刻愣住了。

        刘浪的脑筋转了一百八十弯也没搞明白,这、这说的是自己吗?

        刘浪强压下心中的怒气,面带微笑的盯着彪子:“彪哥,你说你们老大是KTV的老板?那他叫什么呀?”

        彪子被刘浪笑得浑身发毛,激灵灵打了一个寒战,连忙说道:“姓刘,哥,我们老大叫刘浪。”

        “我艹,你他娘的……”

        刘浪登时将肺都气炸了,一把将彪子摔倒在地,一脚踹在了彪子的胸膛上,双眼瞪得跟铜铃一般,破口骂道:“彪子,老子什么时候让你们去拐卖人口了?老子什么时候干这么龌龊的事了?妈的,你竟然敢说我是你的老大!他娘的,你睁开狗眼看看,老子一表人才,为人正义,什么时候干过这种缺德的事!”

        刘浪彻底气疯了,砰砰砰的疯狂的踢着彪子,不一会儿将他踢得满嘴是血,哀嚎着连声求饶。

        “哥,哥,我、我……”

        彪子根本没明白刘浪连珠炮的吼叫是啥意思,可老瓜此时却听明白了。

        老瓜趴在地上装死,心里却跟吃了赖蛤蟆一般暗暗叫苦:我滴个乖乖,这是什么情况,怪不得黄历说不易出门呢,咋能在这种地方碰到彪子的老大?这、这往哪儿说理去?

        老瓜跟彻底死了一样,两只眼珠子骨碌骨碌乱转,偷眼瞧着刘浪,察言观色之后,已非常肯定刘浪就是彪子口中说的老大。

        彪子被彻底打懵了,跟杀猪般嗷嗷叫着,根本没有还手之力,也不敢还手。

        惨叫声响彻了整个小村庄,那些躲藏起来的村民个个惊异不定,偷偷伸出脑袋想看看到底是啥情况。

        结果这一看,村民们纷纷惊奇的张大了嘴巴。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本来凶悍无比的彪子被一个年青人跟训孩子似的,边打边骂?

        刘浪是真的生气了,自己一直自诩光明磊落,竟然有人还打着自己的旗号干这种拐卖妇女的事情?

        整整被打了十几分钟,彪子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了,脸上肿起了大包,流着血,嘴巴一张一张的,两只手还在不停的求饶,含糊的说道:“别、别打了……我、我错了……”

        还没说完,彪子一歪脑袋,竟然直接晕了过去。

        看着彪子的样子,刘浪心中的气也消了一半儿,可对这种事情依旧耿耿于怀,指着老瓜就吼了起来。

        “你,给我过来!”

        老瓜此时正装死呢,听到刘浪的喊叫,吓得微微一颤抖,可根本不敢动。

        “妈的,你再给我装死,下一个直接将你打死在这里!”

        刘浪怒了,又吼了一句。

        老瓜一听,连忙睁开眼睛,一骨碌滚到刘浪面前,咚咚咚的磕起头来,大声叫道:“大哥、大哥,老瓜不懂事,刚刚醒来看着大哥一脸的怒气,不知啥地方得罪大哥了,还望大哥赎罪。”

        娘的,这个老瓜倒是会装。

        刘浪最讨厌这种虚伪的人了,本来消下去的气立刻又涨了起来,一把抓住老瓜,再次凌空将老瓜举了起来。

        “好你个狗但,你再给我装,老子直接将你摔成肉泥。”

        “别别别,大哥,老瓜不敢,老瓜不敢。”

        老瓜一听,心里咯噔一下,暗暗抽自己的嘴巴:贱,又撞枪口上了。

        刘浪竖眉瞪眼,直直的盯着老瓜,前胸一起一伏的吞吐着,咬牙切齿的吼道:“说,你们到这种地方弄些女孩干什么?要是敢有一句谎话,我保证明年的今日是你的忌日!”

        老瓜哪里还敢说慌,一听刘浪这话,顿时双腿一哆嗦,连连摆手道:“大哥,我不敢对您撒谎,打死都不敢。”

        “别他娘的废话。”

        “是是是。”

        老瓜连连点头,战战兢兢的说道:“大、大哥,我、我只是负责牵线给彪哥的,具体情况我、我也不知道,不、不过,彪哥好像……”

        老瓜边说着,低头看了彪子一眼。

        刘浪大吼一声:“说!”

        老瓜吓得一怔,连忙说道:“彪哥说如今燕京市有三分之一的业务已经揽在我们手下了,女人不够使的了!”

        “我艹你大爷,谁说的这种混账话!”

        刘浪一听说明白了,这个彪子应该是赵二胆的手下。

        赵二胆是经营红灯小屋起家的,再加上有自己照应着,如今可能已翻了不止十几倍那么简单。

        只是最后刘浪忙于自己的事情,根本没有去想这些事,加上前段时间赵二胆处于昏迷的状态,整个红灯业务也处于游离的状态。

        刘浪已让赵二胆将红灯业务解散掉了,有想留下的就去KTV当服务员,不想留下的就另觅它路。

        刘浪也不相信赵二胆会违逆自己的想法,唯一的可能就是下面的小弟见赚钱容易,暗中操作。

        老瓜贼眉鼠眼,听到刘浪的吼声,胆都快吓破了,惊恐不已的叫道:“哥,大哥,我只是牵线的,具体情况真不知道啊。”

        此时老瓜恨不得将自己推得一干二净。

        可在刘浪眼里,哪里能推得干净?

        “牵线?哼!”

        刘浪冷哼一声,一把将老瓜摔到了地上,指着周围一圈被自己打倒在地的混混们吼道:“都他娘的给我起来,老子今天一个个的问,有谁敢说一句谎话,我叫他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过了这么一大会儿,刚才痛得要死的小混混们也稍微缓和了一点儿,可见彪子都被打得半死不活的,哪里还敢嚣张,个个学着老瓜的样子装死。

        没想到,刘浪这位祖宗根本没打算放过自己。

        刚才的对话,这些小混混个个都听在了耳朵里,隐隐也猜出刘浪可能就是他们的老大,但又不敢肯定,个个战战兢兢的站了起来,排成一排,跟罪犯似的低着头。

        村里人看到这副情景,不禁越来越好奇,纷纷从躲藏的地方走了出来,指指点点,似乎根本不明白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况。

        刘浪看着这些人还算老实,心中的气也稍微消了一点儿,一指两个混混,吼道:“把彪子给我拉起来,弄醒!”

        那两个混混一哆嗦,稍一迟疑,还是上前架起了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