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六百二十五章 院中垂柳树
  • 第六百二十五章 院中垂柳树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掌风迅疾,刘浪只感觉迎面劈向自己的脑袋,根本没来得及反应,忽然眼前一黑,哇的吐了一口鲜血。

        “小花!”

        刘浪大惊失色,嗖的睁开眼睛,顿时惊恐不已。

        “黑衣人?又是那个黑衣人?难道唐落珠口的那个男人,害死唐家的人、给唐家施加诅咒的人,全是那个黑衣人?”

        刘浪平息了好大一会儿,才慢慢恢复了一点儿,可心中却是异常震惊。

        刚才的情况像是在看电影一般,小花躲在门后,看着那个黑衣人出现在了唐顽石的身后,然后只是轻轻甩出了一掌,竟然直接将唐顽石的胳膊斩断了。

        而小花,竟然也被黑衣人给劈散了。

        该死!

        因为傀儡鬼小花与刘浪的七魄想连,小花魂魄溃散,刘浪的一魄受损,脸色此时也有些难看。

        那个黑衣人究竟是什么人?怎么会这么厉害?

        而且,唐顽石跟老者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唐落珠是巫师,而且他们唐家是巫冥门的人?

        巫冥门又是什么东西?

        刘浪边想着,盘膝闭目,心神灌注于受损的那一魄上,慢慢运转道术,过了好大一会儿才慢慢恢复了一点儿。

        可恶,那个黑衣人肯定有所图谋。

        稍微好了一点儿,刘浪再次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画像,不禁再次疑惑了起来。

        画像怪不得这么重呢,原来内有乾坤,这种本事简直闻所未闻,此时竟然亲眼所见。

        画像里面似乎记载着一段故事,而那段故事正是唐家生死攸关的时候。

        只是刚才太过紧张,竟然暴露了自己。还损失了小花。

        刘浪轻轻摇了摇头,一脸的懊恼,将画像收了起来。放进背包,然后站起身。沿着刚才小花走的路,一直走到左边偏厅尽头的卧室。

        卧室的格局跟画中看到的一模一样,只是显得陈旧了很多而已,而且已经出现了*的迹象。

        刘浪的目光围绕着整个房间转了一圈,最后落在了那张床上。

        床上的床单已经腐烂,可能因为年代的原因,跟画中看到的倒不太一样。

        “那个老者是唐顽石的父亲?看样子当时应该是病得不轻,可后来究竟又发生了什么?”

        刘浪边想着。缓缓走到床边,仔细观察了起来。

        因为床单已经有些腐烂,露出了最下面的床板,刘浪来回看了两遍,开始时并没有发现任何异样,正当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发现床沿靠中间的位置竟然有一道划痕。

        那道划痕足有十几公分,从下往上,看样子像是最近才刚刚划上的。

        刘浪盯着划痕看了一会儿,眉头不禁皱了起来。

        “唐顽石的左臂被黑衣人砍断了。可是,我在将他的骸骨埋起来的时候,明明有两只胳膊。这是怎么回事?”

        刘浪百思难得其解,脑海中像是裹了一团浆糊一般。

        突然,刘浪猛然间想到了那个古怪的伛偻骸骨。

        刘浪在与唐顽石的骸骨打斗的时候,那具伛偻骸骨突然出现,而且两只胳膊明显不一样,最重要的是,唐小笛管他叫爷爷。

        难道,那具骸骨就是躺在床上的那个老者?

        刘浪想明白了此节,顿时又惊又奇。

        我靠。不会这么牛逼吧?

        当时唐顽石的左臂被斩断了,而老者又把自己的左臂接到了唐顽石的身上。这次刘浪将唐顽石的骸骨带回来之后,唐顽石又将自己的左臂还给了老者。

        这、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接骨术?这可比自己给吴暖暖使得断骨重生之法还要牛的多呀。

        刘浪越想。感觉这种可能性越大。

        可是,那两具骸骨究竟想干嘛?为何带着唐小笛跑了?

        又一个疑问钻进了刘浪的脑海中。

        刘浪又盯着划痕看了一会儿,再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便转身往回走,一直走到右边三间房子里。

        这三间房子除了破旧之外,并没有任何异常。

        不对,唐顽石在回来之后骸骨能动了,而唐小笛回来之后竟然也变得极为诡异。

        这一切肯定跟唐宅有关。

        他们可能根本没有离开唐宅。

        想到这里,刘浪心中莫名激动,连忙走到了前院,仔细观察了起来。

        那副画似乎对骸骨有控制作用,而骸骨既然跑了出去,想必是有什么目的。

        庭廊、小桥、假山,刘浪快速在各个房间之中游走着,想找到什么线索。

        可是,三个院子全搜了一个遍,甚至将假山也翻了一个遍,除了刘浪自己之外,根本找不到其它的东西。

        刘浪不禁更加疑惑了:奇怪?难道凭空消失了吗?

        刘浪再次回到前院,站在院中怔怔的发着呆。

        黑衣人不见了,吴暖暖也不见了,骸骨跟唐小笛都不见了。

        刘浪不相信他们会离开唐宅,可此时找不到,不禁让人懊恼不已。

        刘浪看了看天色,依旧阴沉,估计再过一两个小时就会天黑了。

        晚上阴气重,光线差,自己对这里又不是很熟悉,万一真出现状况,对自己大为不利。

        刘浪这么想着,不禁纠结着是否要先离开唐宅,回王五酒吧休息一晚上,待明天再过来。

        一边想着,刘浪的目光落到了面前十步外的一棵大柳树上。

        柳树枝叶茂盛,生在前院的左墙根处,又高又大,足有四五个人才能环抱。

        微风呼呼一吹,柳树便会发出沙沙的声响,如果不仔细听,还以为有人在窃窃私语。

        “看样子,这棵柳树至少也得几百年了。”

        刘浪轻轻叹了一口气,正想感慨树的寿命比人的寿命要长多了,忽然记起了在酒吧时老板娘给自己的讲的故事。

        故事里唐落珠正是被吊在树上活活打死的。

        难道就是这棵柳树?

        刘浪猛然间打了一个激灵,不禁大疑,连忙急走两步,来到柳树面前。

        柳树长得粗壮,可并不是很高,在差不多三米的地方分了岔。

        其中一根树杈上正挂着一截绳子。

        那截绳子常年风吹雨淋,已经烂的差不多了。

        刘浪看着烂绳子,愈发肯定这就是吊死唐落珠的那棵树。

        如果唐落珠真是极为厉害的巫师,怎么可能如此轻易的被吊打而死?

        这里,肯定有问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