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六百一十五章 魔鬼变天仙
  • 第六百一十五章 魔鬼变天仙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刘浪听到老板娘的话,彻底懵了。

        其中的真假刘浪分辨不出,可是,无论是老板娘还是唐落珠,肯定有一个人说了假话。

        但照目前的情况来看,似乎问题不是唐家,而是整个玩偶镇。

        卧室比想象中还要清爽,梳妆台、桌椅,床,一应俱全,而装修也是古代的风格。

        看到老板娘这间卧室,刘浪莫名想起了龙门客栈,冷不丁打了一哆嗦,心中暗道:这里不会是家黑店吧?

        这么一想,刘浪立刻又否认了自己。

        这里又不是单独一家店,有整整一条街呢,怎么可能会是黑店?

        边想着,刘浪一直警惕的看着老板娘,怕她一不小心就扑上来,又用余光朝着窗外看去。

        除了刚才进来的那道门边闪着光亮之外,后面的两道窗全是黑漆漆一片。

        刘浪皱了皱眉头,勉强挤出一丝笑,问道:“貂蝉姐,我、我这第一次来,有什么事情您直接跟我说好不好?”

        老板娘咧嘴一笑,正要朝刘浪身前靠。

        刘浪吓得往后一退,神色紧张道:“貂蝉姐……”

        “呜呜……”

        突然,外面响起了一阵奇怪的吼声,像是什么野兽一般,吓得刘浪猛然间哆嗦了一下,惊异不定的盯着老板娘。

        老板娘并没有任何的惊恐,反而似是长长出了一口气般,莫名有些放松,而嘴角,竟然还勾起一丝笑意。

        刘浪越看越惊,忍不住问道:“貂蝉姐,这、这是什么声音?”

        老板娘笑了笑。轻轻叹了一口气,说道:“哎,刘小弟。还不是因为唐家的诅咒的,不但是唐家。我们整个玩偶镇都造了报应呢。”

        说着,老板娘又上伸手去拉刘浪。

        刘浪不禁一脸的郁闷,心中暗暗叫苦:这个女人咋老想占自己的便宜呢?

        此时已过半夜十二点,刘浪不认路,更搞不清这里的情形,出去还不知道会碰到什么东西,不禁强压下心下的苦涩,一咬牙。暗道:罢了,只是不把我拐到床上,占点便宜就占点便宜吧。

        人家都是牺牲色相,没想到刘浪也有这么一天呢。

        老板娘似乎根本没有留意刘浪的心理波动,拉住他的手就坐到了屋中的桌子旁,两只手紧紧的夹住刘浪的手,来回的摩擦着。

        刘浪强忍着心中的恶心,不觉已是汗流浃背,急急的问道:“貂蝉姐,我、我也没有带什么东西。晚上住在这里也不方便,要不,你给我重新开一间房?”

        “哪儿用啊。就在这里,不用去别的房间。”

        老板娘倒是爽快,边摸着刘浪的手,边幽幽说道:“刘小弟,实话跟你说吧,我们镇子上虽然人不多,但也偶尔会有外乡人来,幸亏是碰到了我,否则还不一定能活着出去呢。”

        老板娘说得跟一件稀松平常的事一般。刘浪却是听得心惊胆战。完全忘记了自己正在被一个打扮得不伦不类的女人正在揩着油。

        刘浪虽然知道世间有鬼,甚至也相信很多事情可能根本是自己无法想象的。

        但却从来没有想过。在这个世界上,竟然还会有这么一个地方。

        这个地方的人说话古怪。个个神秘,甚至总给人一种琢磨不透的感觉。

        而且,他们似乎对鬼怪之事深信不疑。

        刘浪感觉自己仿佛穿越到了一个电影世界中一般,脑袋越来越糊涂。

        老板娘眯着眼睛,不停的来回在刘浪身上打量着,耳朵却不时的侧着去听外面的情形,鲜红的嘴唇不停的上下摆动着,跟刘浪说道:“刘小弟,实不相瞒,自从唐家遭到报应之后,我们这里只要过了晚上十二点,就没有人敢出门,万一被那东西带走了,就再也回不来了呢。”

        “啊?貂蝉姐,那东西?到底是什么东西?”

        “嘿嘿,吃人的东西呗。”

        老板娘轻轻一笑,忽然站起身来,直接放开刘浪,竟然朝着床边走去。

        刘浪好奇无比,此时被打断,不禁更加疑惑,急问道:“貂蝉姐,什么吃人的东……”

        话还没说完,刘浪的双眼立刻瞪得滚圆。

        老板娘竟然正在往外脱着衣服,睡衣本来就很宽松,被她往上一扯,竟然直接露出了里面。

        刘浪瞠目结舌,脸腾的一下就红了,忙不迭的将头一扭,哆哆嗦嗦的问道:“貂、貂蝉姐,我、我还在这里呢。”

        除了沙沙的脱衣声,老板娘竟然没有说话。

        过了一会儿,整间屋里死一般的寂静,就连外面的吼声也消失的无影无踪,似乎有什么东西很快沿着街道跑过去了一般。

        刘浪的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惊惧不已的同时,却是又羞又恼。

        自己一个大老爷们,精通巫术与道术,竟然刚来这个小破镇子就被人揩油,还碰到一些莫名其妙的人,这都大半天了,不但没有找到唐家,甚至连吴暖暖跟唐小笛都丢了。

        如果唐小笛真有个三长两短,那自己怎么向尚化眉交待?

        刘浪心中纠结无比,可却只能干着急。

        不行,管他刀山火海,什么吃人的鬼东西,我必须尽快先找到吴暖暖跟唐小笛。

        想到这里,刘浪立刻站起身,将唐顽石的骸骨使劲往自己的后背上绑了绑,然后伸手刚想摸出无邪鞭,却听到身后传来了一个慵懒的声音。

        “刘小弟,貂蝉姐还有话没跟你说,你怎么这么着急走啊?”

        刘浪刚迈出去两步,却是一愣神,回头一看,顿时血往上涌,脑袋眩晕。

        我艹,这、这还是老板娘吗?

        就这一会儿工夫,老板娘竟然卸了妆,散开头发,换了件清爽的衣服,跟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

        风韵犹存!

        他娘的,刘浪的脑海中顿时钻出了这个词语,莫名想起了被千叶杀死的那个赛老板。

        这种风韵与成熟的魅力,完全不比赛老板差多少。

        都说化妆能将魔鬼变成天仙,天呀,竟然还有人喜欢把自己变成魔鬼。

        刘浪眼都直了,身不自觉的哆嗦了两下,却忽然看到老板娘完全变了样儿的美丽脸庞下,竟然露出了一丝淡淡的微笑。

        笑得那么迷人。

        刘浪感觉脑袋一阵眩晕,像是喝醉了酒一般,双眼渐渐睁不动了。

        朦朦胧胧中,刘浪看到老板娘正摇曳着身枝,缓缓朝着自己走了过来。

        这种情景,怎么有种熟悉的感觉啊?

        刘浪心头一动,身体不听使唤的倒了下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