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五章 血珠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尚化眉一脸的茫然,愣愣的看着唐顽石跟和尚古怪的举动。

    唐顽石抱着唐小笛坐在房间的中央,而自己盘坐在唐小笛的面前。

    唐小笛依旧处于熟睡之中,似乎整个世界跟自己没有关系一般。

    和尚身后背着一个大包,见唐顽石坐好之后,竟然慢慢拿出一些古怪的东西。

    木鱼,钵盂,绘着符文的黄布,烟灰纸香,还有一串黑中透亮的佛珠。

    尚化眉不明所以,怔怔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和尚将黄布放到地上,然后将唐小笛放到黄布上面,将烟灰纸香洒在她的周围,将佛珠线掐断,拿出七粒,将六粒摆在唐小笛的周围,其中一粒塞到了唐小笛的身上。

    做完这一切后,和尚将钵盂放在唐顽石面前。

    唐顽石迟疑了片刻,将钵盂拿在手里,可拿的过程中竟然微微颤抖了两下。

    “顽石,你真的决定这么做?”和尚又问了一句。

    唐顽石看着熟睡中的唐小笛,犹豫了一会儿,再次重重点头道:“组长,来吧,为了小笛,我不后悔!”

    和尚没有再说话,可眼圈却是一红,回身对尚化眉说道:“施主,请退得远一点儿,如果你想要你的女儿活下去的话,接下来发生任何事情,请不要吭声,也不要激动。”

    尚化眉此时彻底蒙了,虽然不明白,但似乎也感觉到了气氛的凝重,连忙退到了门口,紧咬着牙关,瞪眼观瞧。

    和尚也盘膝坐了下去。将木鱼放在身前,跟唐顽石对立而坐。

    唐小笛安静的躺在俩人之间,一动也不动。

    时间一分一秒的慢慢流逝。和尚静如不动松,一只手拿着木鱼。另一只手拿着一串手珠,正不停的低声吟诵着。

    “咔……”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外面突然响起了一声炸雷。

    “咚!”

    炸雷声刚落,和尚的木鱼也在同一时间响了起来。接下来,咚咚声不绝于耳,木鱼也越敲越快,和尚的呤诵声也越来越快、越来越响。

    “啪啪啪!”

    窗户像是被什么东西猛烈撞击了两下般,竟然剧烈的抖动了起来。

    唐顽石脸色异常的紧张。可没有四处张望,而是拿起一把匕首,忽然间划破自己的手腕,放于钵盂之上。

    鲜血顿时狂涌而出,流进了钵盂之中。

    尚化眉本来已紧张得要死,突然见唐顽石这样,登时吓得脸色苍白,尖叫一声,立刻记起了和尚的话,连忙又用手将嘴捂住。可身体却剧烈的战栗了起来。

    唐顽石脸色愈加苍白,而鲜血从开始的流,到后来的滴。慢慢将钵盂灌满。

    “桀桀,我看你能躲到哪里?”

    眼见钵盂已有渗出来的迹象,突然,一声好似从地底下传出来的声音突兀的响了起来。

    下一刻,一道黑影慢慢出现在了唐小笛的面前。

    “啊……!”

    尚化眉再也忍不住,尖叫一声,顿时双脚一软,扑通一下坐到了地上。

    这一次,尚化眉早有准备。没有晕倒,但身体却像不是自己的般。根本动弹不了。

    黑影竟然跟一个星期前出现的那个黑影一般无二。

    黑影似乎根本没有留意到和尚跟唐顽石,而是直直的站在唐小笛面前。不停的桀桀笑着,声音阴森恐怖。

    和尚见到黑影,脸色也异常凝重,可身体却并没有动,伴随着木鱼的敲击声,口诵之音越来越响,好似天籁般回荡在整间屋里。

    “南无喝啰怛那哆啰夜耶,南无阿呖耶,婆卢羯帝,烁钵啰耶……”

    声音洪亮,阵阵钻进尚化眉的耳朵。

    尚化眉听到和尚的声音,心绪竟然稍微一安,像是回到了母亲的怀抱般安详。

    那个黑影猛然间低叫一声,似乎才刚刚发现和尚,疾吼一声,朝着和尚就扑了过来。

    可是,眼见黑影就要扑到和尚面前时,突然一道金光从木鱼上弹了出来,直接砸到了黑影的身上。

    “吼!”

    黑影像是被什么东西猛击了一般,身段猝然往后一撞,直接撞到了墙上。

    “秃驴,少管闲事!”

    黑影口出人言,怒吼一声,再次扑了回来。

    可是,此时黑影似乎极为忌惮和尚,不再冲向和尚,而是直接朝着正在熟睡的唐小笛扑了下去。

    嗖!

    一声锐响,黑影像是虚空一般,一扑到唐小笛的身上,竟然瞬间消失不见了。

    “哇!”

    本来熟睡的唐小笛忽然间哇的大哭一声,两只小眼睛立刻睁开,直愣愣的盯着周围,嘴角竟然勾起了一丝诡异的微笑。

    仅仅一岁的小孩,那笑容,让人一看,却是瘆人异常。

    尚化眉当时看到唐小笛的笑,冷不丁打了一个寒战,悬着的心立刻像是被什么东西重击了一般,剧痛无比。

    “小笛……”

    母女连心。

    尚化眉一看到唐小笛的模样,立刻意识到唐小笛可能被刚才那个黑影附身了。

    尚化眉往上一撑,想要站起来,可身体一软,却是根本不听使唤。

    心急如焚,却又无可奈何,只得眼睁睁的看着。

    眼见唐小笛要站起来,和尚忽然间疾喝一声:“就是现在!”

    唐顽石血已近流干,但依旧直挺挺的坐着,两眼已是空洞无光,听到和尚的喊话,条件反射似的将钵盂一翻,将自己鲜血直接倒了出来,浇到了唐小笛的身上,从头到脚。

    霎时间,鲜血几乎将唐小笛完全染红。

    “哇!”

    又是一声啼哭骤然响了起来,唐小笛的身体竟然剧烈的抖动了起来,那模样,完全不像是一个刚满一岁的小孩。

    唐小笛的身上竟然冒出了一道道黑烟,传来了嘶嘶的声响。

    “小笛……”

    尚化眉惊恐万分,瞪着双眼,声嘶力竭的喊着,脚不能动,却用两只手抠住地板,艰难的往前爬。

    唐小笛抖动的愈加厉害,整个弱小的身体像是筛糠一般快速又剧烈。

    唐小笛身上也传来了嗷嗷的痛苦的吼叫声,好似鬼哭一般。

    唐小笛身上冒出的黑烟惊慌失措的想要四散而逃,可一碰到周围的佛珠,顿时就会烟消云散。

    整个过程足足持续了一个小时,唐小笛的抖动终于慢了下来,而她身上的黑烟也慢慢消散,那些洒在唐小笛身上的鲜血竟然一点一点渗进了佛珠里。

    不一会儿工夫,连同唐小笛身上的那颗佛珠,竟然全部被染成了血红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