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五百九十四章 不可能是他
  • 第五百九十四章 不可能是他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在道家的历史上,恐怕真正能触及天道,最为有名,甚至被后世戏剧化的,也只是武当的张三丰而已。

        张三丰是否真的得道飞仙,没有人知道。

        可是,泥人王在钻进山洞之后,却被眼前的情景给震惊了。

        整个山洞看起来杂乱无比,像是打斗过一般。一个身影身穿道袍,正坐在蒲团之上打座。

        人影背对着泥人王,一动也不动,甚至泥人王进来都没有一点反应。

        可泥人王一眼就认出来了,人影正是饶无贪。

        “师兄!”

        泥人王低叫一声,急走两步,绕过饶无贪的身前,抬头一眼,本来焦急的表情立刻变成了惊恐。

        “师兄,你、你怎么了?”

        泥人王扑通一下跪倒在地,使劲晃了晃饶无贪。

        饶无贪盘膝而坐,十指扣在一起放于盘腿之间,紧闭着双眼,被泥人王晃了一下,竟然身体一歪,朝着一边就倒了过去。

        泥人王大惊,连忙将其扶住,颤声叫道:“师兄,你、你怎么了?”

        饶无贪没有任何反应。

        泥人王伸手试了试饶无贪的鼻息,顿时身体跟僵住了一般,脸色瞬间煞白如纸。

        “死了?”

        泥人王手一哆嗦,连忙将饶无贪放平,立刻盘膝而坐,从怀中掏出一个拳头大小的泥人,放于饶无贪的身前,口中念念有词。

        泥人虽然不大,但栩栩如生,那模样竟然跟饶无贪有着几分相似。

        最为神奇的是,随着泥人王的念咒,饶无贪的头顶竟然慢慢飘出了七道七彩光芒,如丝般缠向小泥人。

        泥人本来只是土黄色。被七彩光芒缠绕之后竟然慢慢生出七彩脉络,清晰的布在泥人的周身。

        过了一会儿,泥人竟然诡异的动了一下。小嘴轻轻一张,说出了三个字:“黑巫术。”

        话音落下。那缠在小泥人身边的七彩光芒也慢慢溃散,消失不见,而饶无贪的身体微微动了一下,嘴角慢慢滚出了浓浓的黑血。

        “师兄!”

        泥人王扑通一下再次跪倒在地,上前抱着饶无贪的尸体大哭了起来。

        饶无贪的身体愈加冰冷,彻底没了生机。

        泥人王痛哭不已,眼泪跟断了线的珠子一般疯狂的涌了出来,吧嗒吧嗒滴到了地上。

        “师兄。没想到,你竟然会被黑巫教的人给害死了!”

        “师兄,我们跟黑巫教的人向来没有瓜葛,他们竟然突然下此毒手,我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师兄,我想告诉你,我们的九妹定的那个娃娃亲,不但没有死,而且还活得好好的,正在跟九妹谈恋爱呢。”

        “师兄。我们师兄弟打小就相识,虽然我只是俗家弟子,但我知道。你从来都把我当成亲弟弟看。”

        “师兄,王无念对天发誓,整个龙虎山一定会给你报仇,不铲除黑巫教,誓不为人!”

        “师兄……”

        泥人王抱着饶无贪,语无论次的说着,吼着,哭着,喊着……

        远在燕京市的饶九妹此时正在值夜班。手中正拿着针管给病人打针,忽然间手一哆嗦。扎得那个病人嗷嗷大叫。

        “你怎么回事?扎得我屁股都出血了。”

        饶九妹一愣,低头一看。却见那个病人的屁股上不但出血了,还出了一块大淤青。

        饶九妹连忙道歉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旁边一个饶九妹的同事看着饶九妹精神恍惚的样子,不禁满脸的疑惑,问道:“九妹,你怎么了?病人都说你打针从来不疼,今天怎么了?”

        饶九妹笑了笑,一脸歉意的说道:“没事,没事,只是突然间有些心绪不宁。”

        父女连心。

        饶九妹刚刚收拾好手中工作,还没回到休息室坐好,电话就响了起来。

        饶九妹一看,竟然是自己的哥哥饶万春打的。

        “哥,咋了?”

        “九妹,父、父亲不在了,他死于黑巫术……”

        “啪!”

        饶九妹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手一抖,电话直接掉到了地上。

        眼泪刷的一下从饶九妹的脸上滚了下来。

        饶九妹突然感觉自己的心像是被掏空了一般,喃喃的自言自语道:“黑巫术?怎么会这样?难道跟刘浪有关系吗?不可能,不可能的……”

        饶九妹疯狂摇着头,沉浸在悲痛中的心情却是纠结又复杂。

        自从上次茅山之行后,饶九妹就知道,刘浪懂黑巫术,而且在黑巫教中的地位也不低。

        在听到饶万春说饶无贪是死于黑巫术之后,饶九妹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刘浪。

        饶九妹清楚的知道,刘浪就在燕京市,不可能有如此分身之术。

        可是,如果饶九妹知道刘浪如今已是黑巫教的教主的话,就算跟刘浪没有半点关系,却是又怎么能轻易放下心结?

        龙虎山陷入了一片悲痛之中,愤恨与恼怒更是充斥着每一个龙虎山弟子的内心。

        在泥人王将饶无贪的尸体运出山洞之后,洞内的墙壁之中,竟然缓缓显出一人身穿黑衣的影子。

        黑衣影子木然的环顾了一下山洞,冷冷的哼了一声,竟然再次诡异的消失了。

        来无影去无踪。

        如果有人看到这副情景,肯定会惊恐万分。

        燕京市,西城警局。

        何尚与尚化眉等人已赶到了警局的大门口,高声呼喊着要人释放刘浪。

        屈广财刚刚死掉,副台长突然抓到了如此一个爆炸的新闻,在第一时间给了尚化眉全部的支持,甚至直接现场转播。

        一时间,整个燕京市的目光瞬间集中在了西城警局上。

        警局门口戒备森严,可那些警察看到电台的人也来了,顿时就着了慌了。

        一名警察终于承受不住压力,急冲冲的跑到李邱的办公室门口,焦急的喊道:“李局,不好了,大事不好了,电台的人跟目击证人都来了,怎么办啊?”

        李邱此时想死的心都有了,肠子都悔青了。

        李邱心中暗骂:李别三,你还真是一个小瘪三啊,简直就是一个坑爹的货,怎么会惹上这么一个麻烦,这下可好了,你死了倒是利索了,我可彻底完蛋了。

        李邱此时哪里还有什么丧子之痛,恐怕更加担心的反而是自己的小命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