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五百九十二章 她们是什么人?
  • 第五百九十二章 她们是什么人?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事情发展的太快,别说是牛大壮了,就连刘浪都满脸的震惊。(看小说去最快更新)

        牛大壮看着洁逃走的方向,转头看了刘浪一眼,惊异道:“刘、刘兄弟,真诈尸了?”

        刘浪没有看到,自然不知道是否是真的诈尸了,可是,一想起宁凝说的莫名其妙的话,刘浪莫名心中急跳了两下。

        “要死的,是那个小流氓!”

        “调虎离山!”

        刘浪一拍脑门,似乎忽然间明白了什么,也不顾牛大壮满脸的疑问,直接跳下车,朝着李邱父子待的警车跑了过去。

        “喂,刘兄弟,你不能逃!”

        牛大壮一看急了,这种时候如果逃跑可真就有理说不清了。

        可是,刘浪刚跑了两步,却忽然间听到最前方那辆警车传来了一声惨叫:“啊!”

        紧接着,又是一声喊叫跟着响了起来:“啊?小三、三儿,你、你怎么了啊?”

        这个声音是李邱的。

        刘浪脚步一顿,也没再停留,急跑了两步,快速靠近了第一辆警车。

        正在此时,一个人影快速的从警车中钻出,然后朝着夜幕中急速移动,跟刚才诈尸的洁一般,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是宁凝?”

        刘浪一愣,连忙冲到警车跟前,朝里一看,顿时大惊失色。

        在后车厢里,李别三正直愣愣的躺着,脸色铁青,两只眼睛瞪得跟铜铃一般,嘴唇发紫,可身上却没有半点伤口。

        李邱趴在李别三的身上,不停的哆嗦着,显然是又悲又惊,声音很快就变成了破锣嗓子了。

        “三儿啊,你、你怎么了?你、你可别吓爹啊!”

        刘浪眼皮急速的跳动了两下,已完全感受不到李别三身上的生机,像是魂魄在一瞬间被抽掉了一般,只剩下了一具躯壳。

        牛大壮跟另外两个刑警也很快跑上前来,看到挺尸的李别三,顿时也愣住了。

        “刘兄弟,这是怎么一回事?”

        刘浪略一迟疑,又摇了摇头道:“不知道。”

        李邱抱着李别三的尸体嚎啕大哭着,身体也跟着微微颤抖着,两只眼睛怨毒的盯着刘浪,像是要将刘浪生吞活剥了一般。

        牛大壮见又出了人命,立刻对身边的两个刑警说了两句,自己直接跳上了警车。

        其中一个刑警一把拉住刘浪,低声说道:“刘兄弟,你最好先回警车。”

        那个刑警显然对刘浪也很好感,说话间也不时的朝着刘浪眨眼睛。

        刘浪会意,强压下心中的疑惑,跟着那个刑警回到了第三辆警车。(最快更新)

        另外一个刑警在外面警戒,牛大壮上前检查了一下死者,然后很快就做出一个决定:死了。

        李邱哭得早已是泣不成声,一把抓住牛大壮的胳膊,痛苦的大叫道:“我、我儿子被那个小子害死了,帮我、帮我啊……”

        牛大壮没有吭声,或者说是不敢吭声。

        开始时牛大壮的确没有怀疑刘浪,可看着李别三的死状,牛大壮不禁皱起了眉头。

        牛大壮清楚的知道刘浪的本事,如果刘浪想要杀个人,就算隔了十步之外,恐怕也有可能。

        李别三死的样子太过诡异,经历过一些灵异事件的牛大壮一眼就能看出来,李别三死的不正常。

        如果真要追究起来,刘浪身负异术的本事恐怕反而成了一件麻烦事。

        正当牛大壮犯愁的时候,突然间看到在李别三的脚边放着一张白纸。

        牛大壮一愣,连忙拿起白纸一看,脸上的疑惑顿时更盛了。

        白纸是张普通的a4纸,上面写着四个大字,灵魂契约。

        除此之外,竟然再也没有其它的字了。

        牛大壮努力平复了一下心情,将白纸放在李邱面前问道:“李局,这张纸是你的吗?”

        李邱边哭着,脑海中却开始盘算着怎么置刘浪于死地了,听到牛大壮的话,低头一看,却是连忙摇头道:“不是不是,我从来没见过这张纸。”

        十几分钟后,那些警察纷纷无功而返。

        因为现场的人都有嫌疑,不但是刘浪,就连牛大壮三人也被押回了西城警局。

        刘浪被单独关进了一间单间,牛大壮跟另外两个刑警被关在了另外一间。

        李邱回到警局之后,胸中已被复仇的火焰完全填满,心中认定了李别三是死于刘浪之手。

        “刘浪!刘浪?”

        将刘浪几人关押起来之后,李邱也顾不得管自己儿子的尸体,吩咐警局不允许任何人进出后,自己一个人匆匆跑回了办公室。

        “刘浪,都是因为你,没有你我儿子也不会死,我绝对不会罢休的!”

        李邱眼神中透着阴毒,将门窗全部锁死之后,径直走到办公桌后,从办公桌抽屉里拿出一个小盒子。

        盒子看起来很普通,比手掌要稍微大点儿,长方形,外面包着一层红布。

        李邱慢慢将红布揭开,然后再将盒子打开。

        盒子里露出了一个穿着衣服的小草人。

        李邱看着草人,冷冷的笑了两声,然后从抽屉的一旁拿出了一张长方形的白纸和一根毛笔。

        李邱用毛笔将刘浪的名字写到白纸上,然后将白纸塞到草人的里面。

        “哼,臭小子,我的儿子由你而死,今天,我就用这草人术结果了你的性命,让你的灵魂永远受折磨!”

        李邱边说着,从抽屉的旁边又拿出了数根针,嘴中念念有词,不停的在草人的身上扎来扎去。

        却说刘浪此时呆在小黑屋里,脑海中一直琢磨着今天发生的事情,越想越糊涂。

        “奇怪,那两个女孩看起来不像是修道之人,也不是修巫之人,可是,她们到底是什么人呢?”

        刘浪仔细想着,却依旧像是一团浆糊一般,百思不得其解。

        突然,正当刘浪想得出神的时候,胸口猛然间像是被什么东西刺痛了一下般。

        “嗯?”

        刘浪脸色一变,眉头一紧。

        “妈的,有人在对我使草人术下咒?”

        草人术正是黑巫术的一种。

        刘浪瞬间意识到了问题所在,脸上立刻闪过一丝阴寒之色。

        “岂有此理,这里竟然会有黑巫教的人?哼,竟然还敢对我使草人术,简直活得不耐烦了!”

        正所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刘浪冷哼一声,立刻盘膝而坐,两目紧闭,一口咬破手指,扯破上衣,在自己的胸膛上画起了血符。

        ...

        重磅推荐【我吃西红柿(番茄)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