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五百八十五章 险中求胜
  • 第五百八十五章 险中求胜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噗噗噗!”

        三枚铜钱犹如三颗子弹一般,直飞向屈广财。

        屈广财身影轻快,完全不是那个大腹便便的屈胖子模样,快速的躲开了两枚铜钱,一伸手,竟然直接把第三枚铜钱抓住。

        与此同时,刘浪的拳风已然逼近。

        屈广财另一只手顺势一挡。

        刘浪只感觉自己的拳头再次撞到了石板之上。

        可是,这次刘浪却是心下一喜,无邪鞭瞬间脱手而出,冷声喝道:“疾!”

        “嗖!”

        一声锐响,无邪鞭一下子飞了出去,在离屈广财腹部一步远的地方猛然间打了一个回旋,瞬间勾住了屈广财肠子的一端。

        说时迟那时快,刘浪的拳头往后一撤,身体往前一倾,一把再次抓住无邪鞭,往外一拉。

        “刺啦!”

        屈广财的肠子像是决堤的洪水一般,呼啦一下全部被拽了出来。

        嘴角一直挂着诡异微笑的屈广财猛然间身体像是僵住了一般,一怔,下一刻,身体一晃,扑通一下摔倒在地。

        整个过程不足十秒。

        可是,刘浪已尽虚脱,看着屈广财倒在地了上,暗擦了一把冷汗,可并不敢多等,快速弯腰沾着地上的鲜血在屈广财的脸上画了一道符。

        “三清庇护,鬼魔禁锢,一念成空,化尘为土,急急如律令!”

        那道血符微微一动,竟然诡异的渗进了屈广财的身体里,消失不见了。

        做完这一切后,刘浪终于长长出了一口气,看着凌乱的房间,却是暗暗皱起了眉头。

        为防万一,刘浪直接加了一道不死符。

        这种不死符不是让人不死,而是让尸体彻底瘫痪,再也不会被别人利用。

        华灯初上,夜幕一点点将整个城市笼罩,办公室也慢慢陷入了安静。

        刘浪并没有收起无邪鞭,休息了一会儿之后,再次站起来,拿着无邪鞭围着办公室环绕了一圈,发现没有任何异常之后,才将无邪鞭收了起来。

        “走了?”

        刘浪心生疑惑,可的确感受不到一丝异常的气息了。

        刘浪开始时还以为屈广财死于玉面之后,甚至中了极乐盛典的巫术,但此时却愈发的肯定。

        肯定还有第三个人存在,而那个人正以某种诡异的方式控制着屈广财。

        妈的,对方到底是什么来历?到底是什么人?

        刘浪心中忐忑,但隐隐感觉,那个藏在暗中之人,跟抓走韩晓琪的那团黑影也有某种关系。

        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凌乱的衣服,刘浪见屈广财三魂七魄完全溃散,身上再也没有了起尸的可能,便缓步出了办公室。

        就在刘浪走出办公室的前一刻,守在门外的牛大壮却猛然间打了一个哆嗦,仿佛像是突然间惊醒一般,眼神竟然一片墨黑。

        “牛哥,没事了。”

        走出办公室后,刘浪看到牛大壮,勉强挤出一丝微笑说道。

        牛大壮怔了怔,木讷的点了点头。

        刘浪视线所及之处并没有其它刑警,只有牛大壮一个人。

        看着牛大壮反应迟钝,刘浪不禁有些疑惑,又问了一句:“牛哥,其它人呢?都不在?”

        牛大壮又点了点头道:“我让他们走了。”

        “嗯?”

        刘浪一转头,猛然间看到牛大壮的眼神有些不太对劲。

        可是,正当刘浪想要继续追问的时候,牛大壮忽然间打了一个冷战,瞬间又恢复了正常,朝着刘浪咧嘴一笑道:“刘兄弟,完事了?”

        刘浪不禁有些好奇的上下打量了牛大壮一眼,疑惑道:“牛哥,你没事吧?”

        这下轮到牛大壮奇怪了。

        “咋了?刘兄弟,我有什么事啊?嘿嘿。”

        说着,牛大壮上前拍了拍刘浪的肩膀,打开办公室的门往里一看,砰的一声又将房门给关上了。

        “我艹,那散落一地的是他的肠子吗?”

        刘浪点头,可依旧心中带着疑惑道:“嗯,牛哥,你在外面没有感觉有什么不正常的吗?”

        “不正常,什么不正常?”

        牛大壮看了刘浪一眼,回头一看,顿时大惊不已:“咦,那帮人呢?怎么这里只有我自己啊?”

        整层楼的确只有牛大壮一个人,而等走到一楼的时候,刘浪听其余的刑警说,是牛大壮让其它人暂时离开现场的。

        牛大壮听到这话,摸着脑袋却是一脸的茫然,完全不记得自己曾经说过这种话了。

        如今事情已经解决了,刘浪也无心追究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匆忙跟牛大壮告辞,离开了广电大厦。

        刘浪有一种感觉,今天屈广财的变化决非偶然,似乎跟唐落珠有着某种关系。

        或者说,自己碰到唐落珠也绝非偶然。

        刘浪本来想再缓两天,然后将唐落珠送回玩偶镇,可今天却突然有一种冲动,必须尽快将唐落珠送回去。

        玩偶镇,刘浪隐隐感觉,那里有什么东西在等着自己。

        刚刚走出广电大厦的大门,有刑警要送刘浪回去。

        刘浪说自已打个车就可以,没必要那么麻烦。

        刘浪还没打上车,何尚跟尚化眉就跟着从大厦里跑了出来。

        “姐夫。”

        “刘先生。”

        两人一看到刘浪就远远的叫了两声。

        刘浪回头看了看俩人,问道:“怎么,有事?”

        何尚一看到刘浪,竟然还有些害羞,目光躲躲闪闪道:“姐夫,我们都录完口供了,正好晚上没吃饭,尚姐也要带着她的女儿一起吃饭。要不,我们就一起吧?”

        何尚满脸的恳切。

        尚化眉更是一脸期待的盯着刘浪,脸上竟然擦着一抹绯红:“刘先生,是啊,我女儿就在前面的一家小餐厅等着我,您要是不介意……”

        “咕噜!”

        正在此时,刘浪的肚子竟然不争气的叫了一声。

        刘浪尴尬的笑了笑,心道:也是,现在已经天黑了,就算要去玩偶镇,恐怕也得明天了。算了,也不急于这一时了。

        刘浪想了想,点头道:“那好吧,正好也跟你们聊聊。”

        尚化眉跟何尚都是脸上一喜。

        尚化眉上前一把抓住刘浪的手,拉着刘浪就往前走。

        刘浪一怔,根本没有反应。

        何尚看到这种情景,顿时愣在了当时,眼神中闪过一丝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