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五百七十四章 喜子快醒来
  • 第五百七十四章 喜子快醒来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刘浪开始时还以为徐甲身负仙体,哪儿成想,他跟赵二胆同命,却是将痛苦完全转嫁了。

        只见赵二胆身上跟被狗吭了一般,左一块血疤,右一个血葫芦,那模样看起来狼狈至极。

        尸傀婴每咬一口徐甲,赵二胆就啊啊的惨叫一声,本来恐怖的阴阳脸显得愈加狰狞瘆人。

        刘浪暗擦了一把冷汗,心中暗暗嘀咕着:这个徐甲果然人老长精了,虽然看起来是个小孩,但还不知道活了多少年了,那心眼绝对是个老妖精。

        尸傀婴跟徐甲又撕扯了一会儿,尸傀婴已经渐渐露出了颓势,只剩下皮包骨头了,哇哇叫着想要逃窜。

        可徐甲却像是狗皮膏药一般,把尸傀婴粘得死死的,完全一种不死不休的模样。

        一直跪在地上祭祀的冷氏兄弟见此情景,脸皮也跟着微微动了两下。

        “冷吉!”

        冷羽似乎已感觉到了威胁,猛然间低吼一声。

        冷吉立刻站起身来,手中拿着一柄匕首,直接走到躺在地上的鬼鬼面前,嘴角轻轻一勾,冷声道:“看来我还是低估了刘浪这小子了,今天,注定不死不休!”

        说着,冷吉也没再废话,忽然间将匕首直接扎在了鬼鬼的两腿之间,手腕往上用力,刺啦一下,直接从鬼鬼的腹部一直划到了鬼鬼的头顶,一刀贯穿。

        鬼鬼惊恐无比,可根本动弹不得,两眼瞪得滚圆,眼见自己的皮肉被一斩为二。

        冷吉手段极为娴熟,一刀将鬼鬼的前身劈成了两半,鲜血刚刚微微渗出。

        更为恐怖的是,这一刀之下,鬼鬼竟然还没有死。

        “啊……!”

        鬼鬼惨叫一声,大叫道:“教主,救我!”

        刘浪站在最高处,将这一切看在了眼里,顿时惊得腿一哆嗦。

        “难道他要抽筋剥骨?”

        刘浪冷不丁打了一个寒战,脑海中莫名想起了小时候见过村里的杀猪之人。

        那些屠夫相对于冷吉却是要仁慈很多,至少他们是在将猪先杀死之后,才会当腹一刀从头到尾,然后将皮肉剥开。

        可是,鬼鬼却是一个活生生的大活人啊。

        刘浪忍不住打了一个冷战,只感觉自己脊背生寒,也顾不得再多休息,大喝一声,一个俯冲直接跳了下去。

        “姓冷的,住手!”

        就在刘浪冲下来的间隙,冷吉已然出手,一只手抓住鬼鬼腹部的皮肤,用手一扯,只听刺啦一声响,直接将鬼鬼的整张人皮揭了下来。

        “啊……!”

        “啊……!”

        鬼鬼惨叫一声,登时晕死了过去。

        刘浪尖叫一声,只感觉胸中作呕,强忍着恶心,挥起无邪鞭就朝着冷吉就抽了过去。

        骨碌一下,鬼鬼的皮像是床单一般,从鬼鬼的身上完全剥离,猩红的血肉立刻暴露了出来。

        鬼鬼那张原本白皙水嫩的皮肤一点也不剩,反而被冷吉抓在了手里。

        眨眼间将人皮剥掉,太、太残忍了!

        刘浪不忍去看,心中的怒火已完全将恐惧占满。

        冷氏兄弟似乎根本不为所动。

        冷吉手里抓住鬼鬼的人皮,将手往上一扬,忽然间高喝一声:“哥,看你的了。”

        冷羽依旧跪在地上,两只手虔诚的结成了一个奇怪的形状,忽然间冲着人皮一指。

        那张人皮竟然诡异的飘动了起来,快速的缠到了巨大的王鬼曼童的脚上,然后一点一点向上蔓延,似乎要将王鬼曼童装起来一般。

        与此同时,王鬼曼童巨大的雕像竟然也在一点一点缩小,与鬼鬼的人皮慢慢融合到了一起。

        刘浪目瞪口呆,惊奇的看着这诡异的变化,一时间完全忘了要斩杀冷氏兄弟了。

        “哇!”

        半空中又传来一声尖叫,只听徐甲含糊的喊道:“喜子,你他姥姥的快点给我醒来,老子不想跟你玩了!”

        咚!

        一声闷响,一个东西正好砸到了刘浪的面前。

        刘浪一看,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刚才跟徐甲胶着在一起的尸傀婴,竟然只剩下了一块皮囊,像是一滩烂泥一般堆在刘浪面前,完全没了刚才的狰狞凶狠。

        刘浪一怔,终于如梦初醒,往前急冲了两步,挥起无邪鞭冲着冷吉的脖子上就抽了下去,边抽边大声喝道:“去死吧!”

        刘浪已经红了眼了,此时却是将全身的力气灌注在手中的无邪鞭上。

        刘浪并没有在无邪鞭上动用更多的咒念,仅仅凭着自己的一分蛮力,但无邪鞭毕竟不是凡物,而冷吉跟他哥哥又不一样,却是**凡胎。

        “噗!”

        只听一声闷响,冷吉正得意的看着鬼鬼的人皮一点点与王鬼曼童的雕像融合在一起,根本没有将刘浪放在眼里。

        可突然间,冷吉只感觉自己的脖子上传来了一阵微凉的寒意,转头一眼,却见刘浪正一手握着无邪鞭,双眼赤红的盯着自己。

        “冷吉……!”

        冷羽正在祭祀王鬼曼童,根本没料到会有如此异变,一看到冷吉的模样,顿时大叫一声。

        下一刻,冷吉的眼中闪过一丝难以置信的神色,嘴角咕嘟滚出了一口黑血,脑袋一歪,竟然直接从脖子上滚了下来。

        扑通!

        冷吉的身子一软,双膝直接跪倒在地,正好跪在了鬼鬼的身体面前。

        那颗滚下的脑袋,却是正瞪大着双眼,满眼惊恐、直勾勾的盯着刘浪。

        刘浪根本没想到无邪鞭竟然如此锋利,一下就将冷吉的脑袋给削了下来,顿时也怔住了。

        “啊……该死,我今天要将你们碎尸万段!”

        冷羽猛然间站了起来,两只手左右剧烈的摇晃着,不停的指来点去。

        王鬼曼童雕像与鬼鬼人皮融合的速度逐渐加快。

        那仅存的两只尸傀儡婴直接从王鬼曼童的身上跳了下来,跟疯了一样一个冲向冷吉的脑袋,另一个直冲向冷吉跪在地上的身体。

        “喜子!你快点给我醒过来!”

        徐甲口中满是鲜血,此时也已跳了下来,正站在刘浪的身后。

        赵二胆站在王鬼曼童的头顶上,早已是血肉模糊,重重的跺了两脚,粗声喊道:“快点醒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