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五百七十章 装作互不认识
  • 第五百七十章 装作互不认识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何尚这小子竟然喜欢上了比自己大十几岁的尚化眉,而且还是一见钟情。

        何尚的表现就算是傻子都能看出来。

        刘浪是彻底无语了,本来只是想帮助一下尚化眉,没想到会促成了一段佳话。

        刘浪没有、也不想干涉别人的爱情,况且何尚从来都是见一个爱一个,心性不定,但毕竟尚化眉的确不容易。

        刘浪皱了皱眉头,语重心长的说道:“何尚,你知道尚化眉有一个女儿吗?”

        “知道。”

        何尚低着头,跟一个做错了事的小孩一般,似乎在他的心中,刘浪就是家长。

        “那你知道尚化眉生活不容易?”

        “知道。”

        “哦,好吧,我希望你能好自为之。”

        再说更多,反而有点不合适了。

        刘浪点了点头,不再提及这个问题,而是说道:“我也有打个广告的想法,可花广告费还有些肉疼,这样吧,你想办法弄个新闻,让尚化眉来采访。”

        何尚见刘浪的语气不再跟拷问似的,连忙抬起头来,一脸喜色道:“姐夫,这么说,你同意了?”

        “我跟你说广告的事!”

        “哦哦哦,姐夫,好,回头我就想想,看弄出个什么新闻来。”

        何尚乐滋滋的转过身,像是有什么急事一般,刚想离开,却忽然间看到大门口又走进一个人来。

        刘浪也没有再留何尚的意思,正准备趁着空回趟学校,看到进来的那个人,顿时愣住了。

        此时正值中午,门口光线明亮,刘浪抬头间,一眼就看到了对方窈窕的身姿。

        “陆小倩?”

        刘浪一眼就认出了来人,不禁有些惊奇,满脸的狐疑。

        刘浪已知道如今的陆小倩是玉面易容的,见她突然出现在这里,不禁立刻警惕了起来。

        刘浪知道这种时候千万不能暴露自己的力量,连忙低声吩咐赵二胆,带着徐甲跟老鼠精先行离开。

        赵二胆略一迟疑,还是拽着徐甲走了。

        玉面走进KV大厅,上下打量了两眼,满眼的好奇,亦步亦趋的走到刘浪面前,咯咯一笑道:“你就是刘浪吧?”

        “你是?”

        刘浪装作不认识的问道。

        玉面柔手一抬,从怀中掏出一张工作证,在刘浪面前一晃道:“刘先生,我是电台的,听一个朋友说你这里要打广告,所以特意过来看看。”

        刘浪顿时了然,看来尚化眉已经跟玉面说了。

        只是,刘浪根本没想到,玉面竟然来得这么快,看来玉面对自己的确已经恨之入骨了。

        刚想离开的何尚有些惊奇,问道:“姐夫,这是……”

        刘浪微微一笑,道:“没事,你该干嘛干嘛去吧,我跟这位小姐好好聊聊。”

        何尚带着满脸的疑惑,也离开了KV。

        离开的时候,何尚特意将大门关上了。

        KV的大门又厚又重,根本不透光,在关上的刹那,整个KV的光线也顿时暗了下来,再加上以灵异为主题塑造的气氛,整个大厅显得极其诡异。

        玉面虽然易容成了陆小倩,但显然没有得到陆小倩的记忆,依旧装作第一次见到刘浪一般,极尽妖娆之能势,不自觉的朝着刘浪靠了靠,呼气如兰般娇声哼道:“刘先生,您的创意可真好啊,我听说有这么一个地方要打广告,第一时间就赶来了,不知道您是想怎么弄啊?”

        玉面上身白色貂绒衫,下身褐色短裤,配上原本陆小倩窈窕的身姿,任何男人都忍不住多看两眼。

        可刘浪知道这张皮囊下面包裹的是个干瘪的老太太,本来还有点的感觉也瞬间被击得烟消云散了。

        玉面故作姿态的将挂在脖子上貂绒拿了下来,顿时香肩半露。

        “哎呀,没想到这种地方竟然还这么热啊。”

        玉面边说着,像是不经意间慢慢朝着刘浪靠了过来。

        刘浪心中一动,嘴角诡异的笑了笑:哼,该死的玉面,我倒要看看,你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刘浪忽然间一回身,挡住玉面的视线,顺手将手机的录音打开。

        再次转过身,刘浪呵呵笑道:“哦,原来是电台的陆记者啊,没想到你来的这么快。你快看看,我这里要是在你们电台打个广告,需要多少钱啊?”

        刘浪轻轻往旁边一闪,玉面一下子扑了空,脸上顿时有些恼怒。

        “哟,刘先森,干嘛这么着急谈广告啊,我们还是先谈谈别的事吧。”

        玉面边说着,脸上浮现出一丝潮红,连舌头都开始打转了。

        这要是换作其他男人,肯定连腿都酥软了。

        但刘浪知道,这个女人全是装的,还学人家大舌头,自以为性感,要不是中午没吃得太饱,恐怕刘浪早就吐了。

        刘浪呵呵一笑,一把抓住玉面的手,玩味般的问道:“哦?不知小姐想谈什么别的事啊?”

        “咯咯,刘先森,一看你就是个有情趣的人。哎,不瞒你说,我都不想在电台工作了,不知道你这里缺不缺老板娘啊?”

        我艹,玉面这个贱人说话真是露骨,还没两句竟然就直接奔这种话题来了。

        刘浪心中暗暗咒骂着,心道:这不是废话嘛,我缺老板娘,可不缺娘啊。像你这种老太婆,还学人家搞爱昧,也不知道撒泡尿照照镜子。

        刘浪强忍着压下了心中的怒火,微笑道:“陆小姐是吧?嘿嘿,怎么,你想当这时的老板娘?”

        “刘先森,你真坏,我只是问问嘛,你看你。”

        说着,玉面身体一倾,直接倒在刘浪的怀里,顿时一股酥软的感觉钻进了刘浪的脑海。

        我晕,这是要诱惑我犯错误吗?

        刘浪算是明白了,这个玉面已经贱到家了。

        刘浪本来想直接甩她两大耳刮子,直接将她揭穿,拘出她的魂魄,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可刘浪现在心里没底,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玉面的对手,只得勉为其难的将手一摊,正想将玉面拽到一边。

        正在此时,玉面忽然间脸色一变,脑袋往上一扬,那张性感的小嘴竟然朝着刘浪的脸上就凑了过来。

        舌如吐信,乱红无数。

        刘浪一怔,行动却是突然间迟缓了很多。